210 警察来了/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媛怡晃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写的名字是“梁珍”,她才蓦地松了一口气。

梁珍带着宋琦涵住在宾馆里,就是宋翊现在仍旧住着的那个宾馆,因为毕竟是想要强化宋琦涵在宋翊内心的位置。好歹是她的亲生儿子。

但是,梁珍也应该能够想到,宋翊已经对徐媛怡恨到了一种程度,再说两份鉴定报告都已经是板上钉钉地说明了,宋琦涵不是宋翊的孩子,又怎么可能得到他的怜悯了,就从八年前,宋翊对席美郁的决绝就已经可以看得出来了,他这个人刚愎自用,执意相信自己。

宋琦涵也并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十分闹腾,梁珍需要整夜整夜的守着,这两天给徐媛怡带孩子哄孩子,她就已经到了崩溃边缘了。

关键是。在晚些时候,梁珍接到了一个私人侦探的电话。然后发给她一些照片和视频,在照片中,赫然就是自己的老公徐毅,和另外一个女人滚在床单上,不,是另外两个女人……

梁珍顿时火冒三丈了,她现在费力不讨好地在为徐家的事情东奔西跑,还来到C市这边给人当起保姆来了,而徐毅你好啊,竟然背着她在外面偷情了!

偷情还不算,反正之前也有过,只不过徐毅做的不是太过分,梁珍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这一次,竟然就对着摄像头说他要和她离婚,就为了一个小情妇!

梁珍受不了,当天晚上就订了返回S市的机票,给徐媛怡打了电话。

“媛怡,你这边的事情我真的是管不了了,你二哥,竟然在外面包二奶了!我这里证据确凿,还有他对那些小妖精说的话,说要跟我离婚。”

徐媛怡说:“二嫂,你别乱想,说不定只是别人弄错了,我二哥不是那种人……”

“是不是那种人,我比你清楚!这事儿网上都已经沸沸扬扬了,我这个当事人估计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徐媛怡说,“明天我走之前,先把宋琦涵给你送到医院里去。我的机票是明天早上九点的。”

“你不要来了,”徐媛怡说,“我明天出院,直接酒店接涵涵。”

其实,网上沸沸扬扬的,不光有徐毅的事情,还有已经进了局子的徐战杂志社造谣的事情,也都被扒了出来,原因都是徐媛怡,估计徐家的祖宗十八代都要被翻出来了。

………………

徐媛怡在C市并没有太熟悉的人,除了宋洁柔。

第二天,她在办过出院手续之后,一只手拎着自己的行李,拿着手机给宋洁柔打了电话。

宋洁柔因为长时间在C市,有几套房产。

但是,徐媛怡打过去电话,说明了来意,却被宋洁柔直接气冲冲的拒绝了。

“我这里没有时间,我告诉过你,徐媛怡,我现在要看着我的女儿!”

徐媛怡皱眉:“现在我这个城市里带着涵涵没有落脚的地方了,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个方便么?”

宋洁柔说:“我之前几次告诫你,不要去招惹到宋予乔和宋疏影,也不要试图去挑战裴斯承的权威,好好的做你的豪门太太就行了,但是你偏偏就是要去招惹到他们!现在搞得如今这个下场,都是你自找的。”

徐媛怡一听宋洁柔的这话,也急了,说:“当年你也参与了啊!你别想撇的一干二净了!”

宋洁柔说:“你有证据么?什么证据证明我参与过那件事情?没有的话就别血口喷人,看看现在这种时候是我大哥宋翊相信我的话还是相信你的话。”

说完,宋洁柔就把手机给切断了,继续在厨房研究给徐婉莉食补的菜谱。

然而,不过五分钟,徐婉莉就大声叫了一声:“姑姑!姑姑!”

宋洁柔将手上的面粉擦去,说:“莉莉,怎么了?”

徐婉莉说:“我妈说宋叔叔要跟她闹离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她说要带着弟弟来这里住一个晚上。”

宋洁柔简直就咬碎了一口牙齿,根本就没有想到,徐媛怡这个女人竟然会从徐婉莉这边下手,真的是猪狗不如!

徐婉莉已经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一连叫了宋洁柔好几声“姑姑,姑姑,我妈还等着这边我回话呢。”

宋洁柔笑了笑:“可以,反正咱们这儿够大,足够你妈带着你弟弟来住了。”

“好!”徐婉莉一笑,已经对这电话听筒说话了,“妈,我姑姑说可以,这里有空闲的房间……”

宋洁柔现在听见徐婉莉叫徐媛怡妈妈,就觉得心里生了毛刺,难受的要命。

她一定要找一个机会,将原本属于自己的女儿,再重新抢回来!

徐婉莉也就只是趁着这个时候,给徐媛怡挂断了电话,便直接将一张抄在小纸片上的手机号存进了手机里,打了过去。

“你说的条件我答应了。”

对方说:“先打过来十万,等到事成之后再打过来十万。”

徐婉莉咬了咬嘴唇:“我并不是想要让你杀人越货,要二十万,是不是太多了。”

“就这么个价钱,你说给不给?”

徐婉莉一咬牙,说:“好。”

………………

裴氏大厦,六十三层。

就连一向粗枝大叶的于欣欣,都发现了,虞娜这几天面色特别好,而且对人说话不再是那种刻板语气公事公办了,微笑着,甚至在早上的时候还给楼层的每一个人都冲了一杯咖啡。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就是从上一次收到一束红玫瑰之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宋予乔怀孕,不能喝咖啡,于是虞娜便泡了一杯蜂蜜柠檬水,给宋予乔端到面前。

等虞娜一转身,宋予乔就拉着坐在对面的于欣欣问:“虞娜是不是……”

于欣欣与宋予乔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人异口同声地说:“恋爱了。”

是的,恋爱了。

以前,虞娜是出了名的工作狂人,每天晚上就算是没有裴斯承的特意要求,她也会自主的留下来加班,而现在,没到下班的时间点,甚至裴斯承和宋予乔还都没有离开之前,她就已经拎着包下了楼。

这个下午的下班时间,宋予乔特意跑到裴斯承的办公室里,从来落地窗向下看,然后上了一辆白色的宝马。

那辆宝马车,是叶泽南的车,是在年前叶泽南买的,但是那个时候宋予乔和他的关系已经势同水火了,所以只是见到过,却从来没有坐过。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虞娜的约会对象,应该就是叶泽南。

就在宋予乔还在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陷入沉思中的时候,身后裴斯承已经一步一步地靠近过来,直接将她一把就搂在了怀里。

宋予乔吓了一跳。

裴斯承说:“你想说什么?”

宋予乔反过身来,看着裴斯承的眼睛,“你有没有和虞娜谈过,她是真的想要和叶泽南交往么?”

裴斯承抬手抹了一下宋予乔嘴角沾着的一片菊花瓣,说:“喜欢了,动心了,就试试看。”

宋予乔摇了摇头:“裴斯承,你知不知道,叶泽南是一个处女控,他觉得一切被别人染指过的东西都觉得脏,这是我之前没有察觉到的,但是后来才知道,这是一种病,可能是因为长时间的自我暗示,心理暗示,然后就真的成了那种癖好。”

裴斯承微微蹙眉。

这一点,他在之前几个月之前调查乔沫,就已经了解到了。

只不过虞娜的话……斤帅长才。

裴斯承顺手掐了一下宋予乔后腰上的肉,说:“这种乱七八糟的癖好你是从哪儿听到的,有这种时候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不如多做做胎教。”

宋予乔挡掉裴斯承的手:“没听说过一孕傻三年啊!我现在处于呆傻期,你最好不要惹我……哎,你干嘛啊?!”

宋予乔还没有说完,裴斯承已经蹲下身去,顺带撩起了宋予乔身上的衣服,看了一眼她微微凸起的小肚子。

然后凑上去去听。

“为什么听不到呢?你说宝宝们真的存在吗?”

因为宋予乔比较瘦,所以现在小腹微微凸起了一点点,但是就算是仍旧穿紧身的衣服,也看不出来。

宋予乔现在站在落地窗前,身后的阳光好像金子一样洒落在地上,将一站一蹲的两个身影投射在地面上,安静美好。

………………

虞娜确实是开始和叶泽南约会了,每天早上,叶泽南都会开车去接她上班,晚上接她下班,两个人在一起吃一顿饭,有时间的话再去看看电影。

在叶泽南眼里,虞娜是女强人,她绝对是那种能够高傲的踩着高跟鞋在职场上驰骋的人。

只不过,这个下午下班时间,叶泽南原本说要带着虞娜去一家日本料理店吃东西,但是开车的时候却一直紧紧锁着眉头,没有说一句话。

虞娜观察力敏锐,当即就察觉到了叶泽南的不适,便问:“你胃疼了?”

叶泽南一时间很诧异,“你怎么知道?”

“以前在查你医院的病历单上看见过,而且你服用的那些药物中,也有胃疼药,”虞娜打手势让叶泽南把车停在路边,一遍解掉自己的安全带:“你坐到副驾上来,我来开车。”

虞娜开车,叶泽南将日本料理店的地址告诉她,只不过她开车的路并不是向这个料理店。

“你要去哪儿?”

“你不是在盛庭还有一套房子么?”虞娜说,“借用一下你的小厨房。”

不是小厨房,而是大厨房,豪华奢侈的大厨房。

盛庭的这套房子,在乔沫不曾搬进来之前,叶泽南特别喜欢在这里居住,因为里面的装饰风格,完全都是按照他自己喜欢的风格装修的,可是,自从乔沫住过,又被她下毒之后,就不再踏足这里了。

但是虞娜不在意,她说:“房子是死的,人是活的,你喜欢的话,就住下去,我也喜欢。”

结果,叶泽南当天就找人,干脆利落地把盛庭的这套房子过到虞娜的名下了。

“到了。”

虞娜解开安全带想要下车,却被坐在一边的叶泽南拉住了手腕。

“我先去外面的超市里买点东西,你胃不好,以后就不要在外面吃饭了,我给你做。”

虞娜微微转脸,说道。

“你先转过来。”

虞娜狐疑,转过身来,面向叶泽南。

叶泽南说:“伸手。”

虞娜听了就伸手,一个房产证并上一把门钥匙,就放在了自己的手上。

她看见房产证上自己的名字,诧异的嘴唇半张着,但是转瞬就已经将这东西还有钥匙又还给了叶泽南。

“我不能要。”

“你说过是你喜欢的……”叶泽南微蹙眉。

“我是很喜欢,可是不是我的东西,”虞娜看着叶泽南确实也去办好了过户,便将叶泽南手里的钥匙拿过来,说,“房产证你拿着,钥匙我拿一把,你那里配一把,等我家什么时候房子塌了,就来你这里住。”

叶泽南笑了一下,别开了脸。

虞娜去超市买了肉丝和青菜,等到了楼上,洗手进了厨房,不过二十分钟,就给叶泽南端了一碗肉丝面出来,颜色很漂亮,勾人食欲。

叶泽南拿过筷子闻了一下,说:“好吃。”

虞娜笑了:“还没吃呢就说好吃啊。”

“又不是没有吃过,之前在郊外别墅里,已经吃了两个月。”

这样的生活,是叶泽南曾经向往的,也是现在最终得到的。

吃过饭,叶泽南在家庭影院搜了一部影片,让虞娜来跟着一起看,虞娜看时间还早,便留下来看电影。

是一部喜剧片,是叶泽南写来能让虞娜笑的电影。

一场电影看下来,虞娜笑的都已经嘴巴抽筋了,肚子都有点疼。

叶泽南说:“就像你们这种小白领,就是需要时常大笑,来减压。”

“我才用不着减压,就算是公司倒闭了,也上面的总裁给顶着呢,大不了找个公司从头再来,反正我一身才华没有丢。”

叶泽南笑了一笑,和虞娜这样开玩笑的时候,就感觉到很轻松。转脸,正巧对上虞娜的视线,在影音室的家庭影院里,除了大屏幕上投下来的隐隐光线之外,周围全都是黑的。

莹莹的光线照在她修长的颈项上,叶泽南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虞娜脸上有些许红晕,但是因为没有灯的缘故,叶泽南看不见,大屏幕上,正在放着电影结束之后的彩蛋,而两人两两对视,相近可闻的呼吸,都让虞娜觉得心浮气躁。

她被这种氛围压抑的难受,站起身来:“我要走了……”

叶泽南一下子拉住了她的手腕,“别,今天太晚了,留下来吧。”

确实是太晚了。

已经快十二点了。

虞娜摸出来手机一看,果然是有父亲打过来的电话,她急忙就给父亲回过去一个电话,报平安,说:“今晚就不回去睡了,在朋友家睡。”

挂断了电话,叶泽南问:“为什么不说在我这里?你爸爸妈妈都认得我。”

虞娜摇了摇头:“我爸妈都是那种特别保守的人,你还是给他们留一个好印象吧。”

在走出家庭影院之前,叶泽南在后面扣住虞娜的腰,然后搂着她开始忘情的吻着。

他忍不住了,想要吻自己最爱的女人。

而虞娜,从最开始的被动承受,很快就变被动为主动,虞娜是那种很聪明的女人,不管是在任何事情上,都学的特别快,就连这种接吻的事情,也同样是。

只不过,这两个人也仅仅是局限于亲吻,两人缠在一起,吻到难解难分。

但是,这个晚上,虞娜仍旧睡在客房,叶泽南睡在主卧,并没有发生想象中应该发生的事情。

………………

徐媛怡抱着宋琦涵去了宋洁柔家中,宋洁柔脸上神色淡淡,倒是徐婉莉十分热切地叫妈妈过去坐。

徐婉莉对徐媛怡几乎是讨好的,因为母亲对她从来都是爱理不理的,所以她才更像亲近她。

宋琦涵看见徐婉莉都愣住不敢走了,然后怯生生的叫了一声:“姐姐……?”

徐婉莉笑着答应了一声,想要伸手去抱这个小弟弟,但是却被宋琦涵给躲开了。

徐媛怡安抚的说了一声:“没关系,他认生。”

其实不是认生,等到宋琦涵跟着徐媛怡进了房间去收拾东西,宋琦涵都扯着徐媛怡的衣服,说:“妈妈,刚才那个不是姐姐,她为什么跟姐姐长得一样?”

小孩子的观察力是敏锐的,宋琦涵喜欢宋予乔,也会记得宋予乔的声音和性格,但是这个徐婉莉,长得是宋予乔的模样,却不是同一个人。

徐媛怡听了愣了一下,旋即皱了眉:“别乱说,那就是你姐姐。”

当天下午,宋洁柔就接到了来自宋翊的电话。

宋翊说:“听说徐媛怡去你那里住了?”

宋洁柔心里暗自说了一句:得到的消息真是快啊。

“是啊,大嫂她说来到C市这边没有地方住,才过来这边,反正房子大,也够住。”

宋洁柔这样说,只是想要探探宋翊的口风。

宋翊说:“她以后也不再是你的大嫂了,今天晚上我的律师会直接上门去与她谈判,你注意一下时间。”

宋洁柔佯装讶异:“大哥,你要跟大嫂离婚了?”

“是的,”宋翊说,“莉莉的事情,你抽个时间告诉她,不要让她为了这个妈伤心。”

“嗯,我知道,大哥,您也不用多伤心了,徐媛怡是什么人,咱们彼此都已经知道了。”

这些话,被站在外面的徐媛怡,听的一清二楚,直接一把掀开了厨房的帘子,箭步过去抢了宋洁柔手里的手机,对着话筒喊:“宋翊你个傻子,当初你觉得只有我一个人吗?如果不是你亲爱的妹妹在旁边煽风点火,可能那么顺利么?”

宋洁柔一下子慌了,狠狠地推了徐媛怡一下,徐媛怡的后腰撞上了后面料理台,被棱角顶的生疼,案板上的刀具啪的掉在了地上。

在厨房里厮打的两人顿时都是汗毛直立起来,低头看着就在脚边银光闪闪的刀具。

宋洁柔匆忙拿起掉落在案板上的手机,冲着手机内喊:“大哥,别听这个疯婆子在这里乱说!”

而那边,宋翊已然挂断了电话。

………………

宋翊现在已经不再被人蒙蔽了,他已经开始着手调查。

他也有他自己的一些路子,但是,越是调查的深入,就越是觉得心惊,又心凉,心惊的是,在自己身边八年的枕边人,竟然是这样一个蛇蝎女人,心凉的是,竟然连自己的妹妹都算计自己。

更加让宋翊觉得心里万分担忧的,是徐媛怡竟然还给她的母亲下毒!

宋翊当即就给宋老太太打了电话。

电话里,宋老太太听了儿子的话,语重心长道:“你总算是开窍了,都是五六十的人了,你看看你,还不如人家二十多的姑娘明白事理。”

“妈,我错了,您现在好些了么?”

宋老太太说:“药早就停用了,是裴斯承那孩子给我过来换的药,现在在山上住,我很好,等过一段时间风头过了,我就下山。”

“妈,这一次我绝对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

“什么公道?”宋老太太摇了摇头:“宋翊,我告诉你,你心里有弱点,当年要是席美郁肯低声求你一句,兴许也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的一个局面了,但是,徐媛怡这个女人拉的下脸,她的什么话都敢给你说,哪怕是要她下跪求人,都很简单。”

“妈,你放心,我的离婚协议书已经写好了,这一次一定会断的干净。”

………………

宋老太太挂断儿子的电话,叹了一口气。

她活了八十多年,现在已经到了什么都看得开的地步了,却就是放不下自己的儿子孙子孙女这些后辈。

之前有席美郁在,她也放心,看得出席美郁是一个很强势的人,有主心骨,但是,既然离婚了,又嫁去国外了,也便罢了。

在老太太身后站着的刘婶问:“您又叹什么气?”

宋老太太摇了摇头:“之前斯承给我说是找到了证据,已经报到了公安局,这两天就可以将徐媛怡调查了,就是因为下毒这件事。”

刘婶说:“那您就要宽心了呀,这个孙女婿帮了您很多。”

“嗯,是啊,”宋老太太端起一杯水,“我在想,能不能帮得上什么忙……”

刘婶没有说话,老太太虽然人老,但是心不糊涂,比一些年轻人要好的多了。

………………

在C市这边,确实是已经是风云将变了。

宋老太太没有想错徐媛怡,徐媛怡抱着宋琦涵,已经在宋翊刚刚入住的套房门前,站了整整两个小时。

宋琦涵一直在哭,因为妈妈说爸爸就不要他们了。

一张小脸哭的通红,眼睛都是红的,宋琦涵转过来,“妈妈,我想要去尿尿。”

徐媛怡说:“去吧。”

宋琦涵小跑着到走廊尽头的一个公共卫生间内。

这边,宋翊也给徐媛怡开了门。

宋翊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冷冷的看着徐媛怡一双泫然欲泣的脸,说:“我说过,如果是要谈离婚协议的话,请联系我的律师,你现在对我哭,已经没有用了。”

徐媛怡一把拉住宋翊:“那儿子呢?儿子你也不管了么?”

她说完,就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一份鉴定报告:“你看!宋翊,我真的没有骗你,这是你的儿子!真的是你的儿子!当年是我伪造鉴定报告,我的错,但是当初我能伪造,现在别人就不能伪造来骗你了么?”

“是啊,这就是天理昭昭,都是报应,你当时用在别人身上的下三滥招数,这一次让别人也用在你身上了!”

徐媛怡摇着头:“当时真的是我昏了头,我是想要嫁给你啊!”

宋翊打断她:“不,你不是想要嫁给我,你是想要嫁给钱。”

徐媛怡被噎了一下,她觉得现在除了从宋琦涵身上来打动宋翊拖延时间之外,其余的方法根本都没有用了。

她拉过已经从厕所回来的宋琦涵,问:“你难道不请我们进去么?涵涵已经在外面站了两个小时了就算是谈离婚协议,也是要进去谈的,现在这样站着,算是什么样。”

宋琦涵双眼通红,捂着自己的肚子:“爸爸,我饿。”

大人怎么有错,也不能波及到孩子。

宋翊最终还是对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狠不下心来,便让徐媛怡拉着宋琦涵先进了门。

徐媛怡在走进这间房子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大,装修不错,很奢侈。

但是,房子算是什么,在S市的那一套别墅她都已经不在乎了,还会在乎这套房子?呵呵,她要的是更多更大的东西。

她清楚宋翊的性格,宋翊就是那种听得好话软语,却不能听那些顶撞的话,席美郁是知道宋翊的这种弱点,却不屑于去用,她不一样,只要是能让宋翊松口。

只不过,徐媛怡没有想到,宋翊开口就是问的宋老太太砷中毒的事情。

徐媛怡摇头说:“这事儿我不清楚啊,不是从乡下回来就成了那样了么,医院不是说的是接触农药了么?”

“农药?你以为一个八十多的老太太,就算是在乡下需要她下地干活么?你到现在,就别装了,我都已经找人调查清楚了,”宋翊若不是顾及到尚且在阳台上玩遥控汽车的宋琦涵,他真的现在就一巴掌打在徐媛怡的脸上,“真是没有想到,你不光谋财,还害命,第一步是我妈,那第二步就死我了吧,把我也害死,我们宋家的钱就都是你的了!”

………………

当晚,宋疏影给宋予乔打电话,让宋予乔过来吃晚餐。

“妈今晚做排骨汤。”

这是宋疏影的原话。

下班后,裴斯承和宋予乔先去学校接了裴昊昱,然后两人再一同开车去顾青城的半山别墅。

在路上,裴斯承对宋予乔说:“你给顾青城打个电话,看他是不是今晚也去。”

宋予乔拿出裴斯承的手机,直接放在裴斯承的耳边,“接通了你说,我才不说。”

坐在后座上正在吹今天的手工课上做成的风车的裴昊昱,学宋予乔嘟囔了一句:“你说,我才不说。”

裴斯承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儿子,说:“开了外放吧,”

宋予乔依言开了外放,那边顾青城接通了,一声懒散的喂,后面裴昊昱也跟着学了一声“喂”,还是刻意捏着嗓子说的。

裴斯承说:“晚上你要去你半山别墅吃饭么?予乔妈妈说今晚要做排骨汤。”

“呵呵,”顾青城说,“你这是在炫耀么,我又不是予乔妈的女婿。”

“哦,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裴斯承说,“那没事儿,我就是在炫耀。”

顾青城:“……”

后面的裴昊昱也学着老爸的语气,用童声说出一模一样的话来:“我就是在炫耀,哼,我就是在炫耀,呵呵,我就是在炫耀。”

顾青城真的是很不忿啊,在我的地盘,还敢这样炫耀炫耀炫耀,等老子有了岳母,也要对你炫耀炫耀炫耀……

等到了半山别墅,裴斯承停了车,手机响了,是许朔的电话,他便让宋予乔带着裴昊昱先上楼,自己靠在车门上,接通了电话。

许朔说:“我们已经和S市那边的警方联络了,现在正在商定抓捕计划,预计应该就是在今夜或者明早行动。”

“嗯,”裴斯承说,“这个事情,越快解决掉越好。”

“但是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许朔说,“你可以联系一下朱启鸿,只不过政府那边的人,在这种关键时期,现在正在严打,风头上,还是不要去触动的好。”

“嗯,我知道,你们那边秉公办,我看结果。”

裴斯承挂断许朔的电话,靠在车上抽了一支烟,才转身向别墅内走去。

裴昊昱现在对于宋疏影的肚子很感兴趣,一见到宋疏影的面,就围着她转悠,瞬间化身为“十万个为什么”小恶魔,翻来覆去地问几个问题:“大婶,你的肚子为什么这么大?”“大婶,难道乔乔的肚子以后也会像你这么大么?”“大婶,我觉得你肚子里是个女孩子啊!你为什么一定要说是男孩子呢。”

反反复复的几个问题,后面的宋予乔听的都脑子里嗡嗡嗡乱响,好像是有一只蜜蜂在打转,但是,宋疏影却依旧在吧台前面站着,专心致志地用牙签调她的花式咖啡。

裴昊昱惊奇地叫了一声:“哇,大婶,我喜欢这个花!”

宋疏影向前推了一下:“送给你了。”

“好!谢谢大婶!”

裴昊昱既然已经习惯叫宋疏影叫大婶,宋疏影也就不再纠正他了,小孩子,随便称呼,等到长大了就明白了。

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吃饭,却唯独少了宋予珩和韩瑾瑜。

宋予珩是因为在S市陪着宋老太太,而韩瑾瑜,则是因为不好露面。

桌上的排骨吃完了以后,宋疏影直接将面前的盘子拿了起来,“我去厨房里盛来。”

宋予乔看着宋疏影挺着大肚子还端着个盘子,就急忙在后面跟上:“姐,你让我来吧。”

“我现在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就小腿肚子有点肿,更需要多走走,没事儿。”

但是,宋予乔仍旧是跟着宋疏影进了厨房。

宋予乔问:“韩哥呢?妈是不是知道韩哥了?”

宋疏影用勺子舀排骨,摇了摇头。

“姐,你是说你不知道妈的想法啊还是妈不知道啊,”宋予乔说,“不过应该也没有什么,韩哥人好,妈应该不会有太多偏见的。”

“但是,我还是决定等到妈回加拿大之后,再让韩瑾瑜回来。”

厨房里两姐妹说话,在厨房外,岳母和女婿也在说话。

裴斯承先是向岳母大人禀明了已经领证了,等到抽个时间,双方家长见个面,就可以办婚宴了。

“我爸那边说了,是先订婚再结婚,还是直接办婚宴,都是您这里说了算。”

席美郁笑了一声:“证都领了孩子都能下地打酱油了,直接婚宴吧,也不用之前有什么正式的会面了,我抽个空自己就去了。”

“嗯,好,那我给我爸妈打好招呼。”

其实,这一次回来吃饭,裴斯承和宋予乔都以为,席美郁要问起有关于父亲宋翊的事情了,但是,一句都没有,甚至连相关事情的提及都没有。

吃过饭,宋予乔陪着宋疏影上去,看了看婴儿车,婴儿衣服,还有一些必备的纸尿裤、尿布之类的东西,真的是应有尽有,竟然连婴儿床都给买了。

宋予乔坐在床边,看见这些特别精致小巧的东西,都想着自己肚子里的这三只,真的是三只……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很不可思议。

宋疏影说:“到时候你那是那三个孩子,可够裴斯承头疼的,不过也不要紧,找了保姆月嫂就足够了,等出了月子,你想去学校,还可以去。”

下面,裴昊昱被外婆叫到房间里,然后拿出来两本买的硬纸板童话故事书,“来,小火,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裴昊昱有些奇怪:“可是我还没有生日啊。”

席美郁说:“这是外婆欠你去年的生日礼物,现在补给你。”

“噢,”裴昊昱长长的哦了一身,“那我现在五岁半,外婆你还欠我四年的生日礼物哦。”

席美郁:“……”

一边的裴斯承直接拉起裴昊昱:“给你你就拿着,小孩子不要话那么多。”

到九点半,裴斯承一家三口才决定告辞,宋予乔不让宋疏影下来送,就几步路的事儿。而在一边,裴昊昱捧着一个漂亮的马克杯,小心翼翼地扶着栏杆下楼,护着不让里面的液体洒出来。

裴斯承皱了皱眉:“你拿着一杯咖啡干什么?”

裴昊昱说:“这是大婶送给我的!我要带走!”

裴斯承:“……”

三个人上了车,缓缓驶离半山别墅。

而与此同时,也警队方面,也开始了抓捕行动。

………………

徐媛怡知道宋翊现在已经查的很清楚了,她也就不再抱希望不离婚了,就离婚协议上的条款,她拿出来自己写的离婚协议书。

“这一份协议上的条款,我已经退让过了,”徐媛怡看宋翊正在低头看着协议书,默然地掉下了眼泪,“宋翊,嫁给你这八年,八年,我熬成了黄脸婆,这几年我完全是在家里相夫教子,我没有出来工作,我前一段时间出来,都以为自己已经跟社会脱轨了,看在这八年这么长时间的份儿上,你……不要那么狠心,好么?”

宋翊看着手中的离婚协议书,漠然的抿了抿嘴唇。

这八年来,若说完全没有一丁点感情,那也决然不可能,况且徐媛怡也真的是甜言蜜语说的多了,有时候在工作上难以纾解内心的时候,那些话确实听起来十分受用。

毕竟还是要养宋琦涵,这个孩子,宋翊真的是一直当成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在养的,但是现在……

徐媛怡知道,现在这就已经算是成功了一半,心中正在窃喜,想要如果自己拿不到公司股份的话,退一步的话,给宋琦涵,那也是自己拿到了,就宋琦涵的抚养权,徐媛怡就猜到宋翊不会要,要不然当年也不会那么痛快的把宋予珩给席美郁带去国外了。

宋翊没有抬头看徐媛怡,手中摩挲着已经打开笔帽的签字笔。

这两天和徐媛怡在纠缠,宋翊也感觉到身心俱疲了,现在他想要重新去找席美郁,这边就必然是要趁早脱手掉。

宋翊抬笔,笔尖落在纸上。

徐媛怡的心跳如同雷鼓一样嘭嘭嘭地乱跳,她的眼睛里冒出红光,看着宋翊落笔,瞬间攥紧了手掌心……

只要是拿到了这个东西,以后就绝对吃喝不愁了!

而就在宋翊落下笔的一瞬间,门口响起敲门上,宋翊微微皱眉,听见门外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收物业费的!”

宋翊心想,不是刚刚付了现款,物业费都已经交了一年了。

他将笔放在一边,走到门边去开门。

徐媛怡看着落笔刚刚点下的一个黑点,就差一点点,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赶紧将协议书签了字,她就好走人。

但是,有些时候,对于心肠歹毒的人,就偏偏不如你所愿,就算是没有乱子,也要制造出乱子来。

宋翊这边刚刚开了门,还没有来得及打开,门就被嘭的一下撞开了,宋翊被推到一边的墙上,后脑勺一下子撞在了墙面上,眼前冒金星,隐约看见前面突然就窜出很多黑影,紧接着就是徐媛怡的尖叫声。

来的人是警察。

当宋翊眼前恢复清明的瞬间,就已经看清楚了。

徐媛怡在一瞬间就被压制在沙发上,然后双手背到后面,咔嚓一声,手铐落下。

徐媛怡尖声叫着:“不!你们这是干什么?快放开我!”

一个警察已经出示了自己的证件,“你好,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你涉嫌故意杀人罪嫌疑,现在批准逮捕。”

徐媛怡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了,好像是被一道天雷劈中了,愕然睁大了眼睛,为自己辩解:“不,我没有,你们有证据吗?”

两个警察已经拉着这个人向外面走去,留下一个嘴里尚且叼着烟的男人,这个男人没有穿警察制服,只是便衣。

这人是许朔。

许朔对尚且没有回过神来的宋翊说:“您是宋先生吧,这件事情是S市警方调查结果,我们C市这边协从调查,是涉及到你母亲的中毒事件。”

宋翊咽了一口唾沫,点了点头,脸色已经有点黑了。

许朔将烟拿下来,说:“虽然打扰到您了,但是现在还是请您跟我们走一趟警局,做一个笔录,不会耽误太多时间。”

“……好。”

已经到了现在,宋翊多余的话也不必说了。

许朔让一个警员先带着宋翊下了楼,临出门的时候,还特别转身将宋翊客厅的电灯开关关掉了。

前面有一个下属说:“队长,阳台那边还有一个孩子。”

许朔自然在回头的时候,也看见了。

因为阳台的推拉门是关上的,上面贴着有贴纸,所以看不太清楚外面的情况,这个时候,推拉门被宋琦涵的小手给使了全身的力气推开,手里还抱着一个玩具汽车,“妈妈呢?妈妈!”

许朔觉得有点头疼,便将烟给掐了,走过去蹲下来,对这个小孩子说:“你妈妈有事情要出门,你现在跟叔叔走,好不好?”

宋琦涵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我不要!我不认识你,我不要跟你走……”

作为一个小孩子来说,宋琦涵的做法无疑是正确的,也是大人一直都在教导的,不能和陌生人说话,不要吃陌生人递来的糖果。

许朔知道,这个宋琦涵既然算是宋予乔的弟弟,那跟裴斯承也就沾亲带故了,毕竟是小孩子,不管大人做了什么事,小孩子都是无辜的。

但是他对于哭闹的小孩子还真的是没有一点法子。

许朔原本想要给裴斯承打一个电话的,但是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二点了,便自作主张,先将宋琦涵给带走到警局了。

不过好在跟着他的这个下属,长了一张娃娃脸,能哄的了小孩子。

在临出门之前,许朔看了一眼散落在地面上的文件纸,用鞋尖踢了一下,让纸页翻转过来,上面离婚协议书几个字赫然映入眼帘,而下面还可以看到在宋翊的签名处,已经勾出来的一笔。

………………

第二天一大早,许朔就给裴斯承打来了电话。

宋予乔刚好坐在床边叠衣服,而裴斯承在浴室内洗漱,她看了一眼裴斯承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姓名,向浴室内叫了一声:“斯承!你电话,是许朔!”

裴斯承一想就想到了来电一定是关于徐媛怡的事情,便拿了毛巾擦一下脸上的水珠,向外走去。

宋予乔将手机递给他,裴斯承也没有避开宋予乔,顺手帮宋予乔将一件已经叠好的衣服放进衣柜中。

许朔说:“这边徐媛怡已经批准逮捕了,现在在总局里接受调查,可能两天之后就要转给S市警方继续调查。”

“什么时候的事?”

“凌晨,我们是在宋翊刚刚买的新房内抓到的徐媛怡,我看到桌子上还有一份即将签字的离婚协议书,”

裴斯承冷冷笑了一声,听见门外有裴昊昱的声音,已经抬步走出去,开了门放裴昊昱进来,自己反而走到走廊上,“真的该让他签了字,那些钱徐媛怡反正也要不到,都捐给灾区。”

许朔这个时候打电话,当然也不仅仅是这件事情,还有另外一件事,就是关于宋琦涵。

宋翊现在被调查,徐媛怡逮捕,而之前一直临时照顾宋琦涵的梁珍又已经因为徐毅出轨的事情回了S市。

“这孩子已经在警局哭了一个晚上了,毕竟是宋予乔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你看要不要把他先领回去?要不然这边我就先临时送到福利院了,等到宋翊调查结束之后,再将孩子领回去。”

裴斯承说:“半个小时之后我就到。”

………………

警局内。

宋琦涵抱着自己的玩具汽车,双眼通红,因为一直在哭,导致缺水,现在嘴唇有些干裂,却最终还是哭累了,熬不住了,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宋予乔刚刚进门,看见的就是歪倒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宋琦涵。

她走过去,宋琦涵似乎是有了感应一样,睁开了眼睛,睫毛上还有已经干涸的泪水。

“姐姐?”

宋予乔笑了笑:“来,涵涵。”

宋琦涵坐起来,忽然笑了笑:“你怎么来接我了,是妈妈让你来的么?”

宋予乔摸了摸宋琦涵毛茸茸的小脑袋,说:“嗯,姐姐先接你会家。”

裴斯承靠在门口,看着蹲下身来的宋予乔。

后面,许朔向裴斯承打了个手势,裴斯承跟出来。

许朔自己叼了一支烟在唇边,裴斯承伸手:“给我一支烟。”

许朔咬着烟嘴,咕哝不清地说:“你不是要保证精子的质量么?”

裴斯承抬手就直接从许朔的烟盒内抽出一支烟来,“那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早就有了。”

许朔来找裴斯承,主要还是说起有关于徐媛怡的事情。

“你的证据并不确凿,况且宋老太太现在并没有出什么事,原来我想的简单了,要比想的复杂的多。”

裴斯承之前已经了解到一些情况,明白清楚,现下也并不想要许朔为难,说:“什么时候S市那边要人,你就放手,这事儿跟你没有关系,别连累到你。”

只不过,就在调查没有多大进度的时候,从S市却传来了一个消息。

宋予乔在看到网上的这个消息之后,手中的水杯啪的一声摔碎了,一边的宋琦涵都吓了一跳,抱着玩具转过来问:“姐姐,你怎么了?”

宋予乔脸色有些白,她叮嘱宋琦涵不要乱动,慌忙拿起手机来给宋予珩打电话,但是电话一直是占线,她便打给了裴斯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