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尾声一:秘密/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泽南总觉得内心揪着一根弦,扯不开又放不下,车子起步,依旧是在道路上飞驰,可是。他心里扑通扑通地跳,好像总有事情要发生了一样。

到前面的一个十字路口,前面红黄灯之间闪烁,叶泽南猛的踩了刹车,那种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等到信号指示灯已经到了绿灯,后面有车摁喇叭,叶泽南才一下子回过神来。

原本应该直走,现在他右打方向盘,从一条路绕过去,还是开往虞娜家里的方向。

他不放心。

还是到了虞娜家里的那个小胡同,叶泽南将车停了,向前走了一段路进了院子,因为来过一次,所以就显得轻车熟路了。

敲响了门。里面来开门的是虞娜的父亲。

“泽南……”

叶泽南没有等虞娜的父亲把话说完,直接就打断了问:“娜娜回来了没有?”

“我刚就是想说呢,不是和你一块儿去吃饭了么?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晚……诶,泽南!”

叶泽南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转身向楼下跑,两级两级楼梯的踩下去,出了院子就发足狂奔。

虞娜的父亲一看叶泽南这种样子,也知道是出了事了,便在后面打了电话报警电话。

叶泽南顺着刚才来的路,原路返回。一路跑,一路都在四处张望,周围黑漆漆的一片,他拿出手机来照亮光,可是,在这个时间点,根本就没有人了。哪里全都是黑漆漆一片,就连在路上来来往往的路人都很少。

“虞娜!”

叶泽南扯着嗓子叫了一声,他不敢相信,他宁愿相信自己是想多了,或许虞娜只是在路上遇上了朋友,然后说了一些话。

“娜娜!”

“虞娜!”

叶泽南心头越来越慌乱,他不敢跑的快了,怕在黑影中错过虞娜,也不敢跑的慢了,唯恐慢了之后耽误了找到虞娜的最佳时机。

虞娜的父亲走的慢,在后面走得慢,心里也很是焦躁。

叶泽南的手机亮光打在一个已经关掉的商店右侧的一个黑漆漆的小胡同里,恍然间看见一个人影,只是一闪而过,叶泽南重新用手机照过来,借着微弱的手机亮光。他看见了一个人。

是虞娜。

小胡同并不是太长,而是一个死胡同,前面对着大片杂乱的碎石。

叶泽南死死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咬出了血。

兴许是叶泽南的视线一直盯着虞娜,脚步一直向前走的缘故,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路上横出来的一个人,脚步一顿,绊了一个踉跄。

是一个横趴在地上的男人,这个男人肥头大耳,已经被叶泽南踩了一脚也没有反应,好像是死了一样。

虞娜浑身上下的衣服已经被撕烂了,头发乱七八糟,脸庞也是肿着的。她抱着双腿,双眼无神的盯着就在前面两步远的空地,听见前面有声音,惊惧地一下子抬起头,一双眼睛里全都是恐惧。

叶泽南的手机屏幕亮光在地上晃了一下,地上有一大滩鲜血。

抬眼,虞娜两边的脸颊都肿的很高,地上的鲜血上面缠绕着一团一团杂乱的头发,蜷曲地沾在一大滩血上。

在虞娜的左手边还有一个高跟鞋,渐渐的鞋跟上都是鲜血。

“娜娜……”

叶泽南向前走了两步,但是虞娜却在一瞬间避开了叶泽南的胳膊,向后瑟缩了一下,不停地摇着头,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哽咽着,但是听不清是说的什么。

这样的虞娜,让叶泽南目眦欲裂,觉得喉头一阵腥甜。

虞娜向后退着,拼命地摇着头,身上有深一道浅一道的红痕。

叶泽南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给脱了下来,披在了虞娜身上,虞娜却向后瑟缩了一下,西装外套滑落在地上。

“不要动我!不要靠近我!滚开!”

说着,虞娜的左手已经拿了自己的高跟鞋,向叶泽南砸过去,手下没有一丝放松,在叶泽南的额角染上了鲜血,不知道是鞋跟上原本的鲜血,还是被虞娜现在突如其来的动作给砸出来的。

他放低了声音:“娜娜,是我,我是叶泽南,你看看我,我是叶泽南,我是阿南,来,你看看我。”

虞娜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双腿,拿着高跟鞋的手脱力,啪嗒一声,高跟鞋摔在了地上。

她的目光落在叶泽南脸上,没有任何反应,只不过视线一动不动地落在他的脸上。

“泽南……”

“嗯,是我,是我。”

叶泽南将西装外套给虞娜披在身上,这一次,虞娜没有再继续挣扎了,只不过浑身都在发抖,让叶泽南的双手放在她的肩上,都抑制不住地在发抖。

叶泽南将虞娜拥在怀里,虞娜只是后背僵了一下,也没有挣脱。

警笛声由远及近。

有两辆警车已经在街口停了下来,在道路口,一抹黑影,是虞娜的父亲,他扶着墙面站着,似乎已经不能移动一步了,移动一步就会有灭顶之灾。

警察从警车上冲下来,看见地上的这个人,首先摸了一下他的鼻息,然后才抬头看向这边的虞娜和叶泽南。

叶泽南根本就当这些警察不存在,现在他的眼里只有虞娜一个人,心都已经快被攥碎了。

他用西装外套将虞娜包裹起来,然后打横抱起来,“乖,娜娜,我们去医院。”

前面的一个警察拦住了叶泽南的去处,问:“先生,我们想要问几个问题。”

叶泽南冷冷的看过去,吼道:“滚!”

警察明显也是愣了一下,“先生,请您可以配合我们……”

叶泽南双眼全都是红的,“等什么时候你的女朋友遇到这种情况,你再来跟我说配合。”

说完,叶泽南已经抱着虞娜出了街道,根本就不理会后面的警察。

在经过虞娜的父亲面前的时候,叶泽南停下了脚步:“叔叔,我会给您一个交代,娜娜我先带去医院,这件事情暂时就不要告诉阿姨了,避免阿姨受不住。”

虞娜的父亲点了点头。

他不会告诉虞娜的母亲,这件事情他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又怎么会去害虞娜的母亲也受到这样的轰顶之灾。

叶泽南抱着虞娜一路走,影子拉着他的身影很长,却步履坚毅。

他打开了车门,将虞娜放进副驾的位置上,轻轻地为她系上安全带,从车后拿出一条毯子来给虞娜盖在身上,然后关上车门,绕过车头,才上了驾驶位。

………………

这件事情,裴斯承是在第二天一大早知道的。

首先是虞娜并没有请假,也没有来上班,其次是警局的许朔打来了电话,说在北区那边昨天死了人。

北区……

裴斯承想了想,虞娜的家貌似就在北区。

果然,许朔下一句话说的就是:“昨晚虞娜差点被人轮奸,然后用高跟鞋砸了一个人的脑袋,砸了个窟窿,失血过多死亡,这是今早分局的警察的调查结果。”

裴斯承足足愣住了有十秒钟,“我现在就去警局。”

虞娜跟了裴斯承有五年,一直是上司与下属之间的关系,可是,两人也算是亦师亦友,在最开始的时候,虞娜刚来给裴斯承打工,还是一个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学生妹,很多在工作中,在职场上的道理,除了她自己的摸索,还有就是裴斯承的指导。

其实,裴斯承在年初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想要将虞娜提拔到地区经理,还有黎北,都是比较信得过的人,现在特助做到这个份上,已经相当不错了,虽然裴斯承给两个人的福利待遇相当优渥,可是并没有可以升职的空间。

裴斯承从出门到警局,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

在警局内,裴斯承将昨天的情况大致了解了一下,虽然是在比较偏僻的道路维修路段,也正是因为道路维修,才在道路上安装有摄像头,所以,也就将从始至终的过程给拍了下来。

因为处于黑夜,所以看不太清楚人的面貌,只能看见,是虞娜从路段维修的防护网走出来,前面就有五六个男人向她围过去,虞娜将包里的钱全都砸给前面的人,然后转身就要跑,却已经被一个人给压住了,一个人捂着她的嘴,另外两个人拉扯着她的胳膊,将她拉拽到一个漆黑的死胡同里,就看不到了。

许朔说:“里面没有摄像头,看不见,但是警察找了后面住户的目击者,说是一直有在踢打辱骂的声音,当时还是一个住户先拨打110报了警。”

裴斯承看着录像,让一个警员将录像带向后倒了一下,说:“停。”

一共六个人,死了一个。

“另外五个人呢?”

许朔说:“已经抓到了,在审讯室。”

“那死的那个人……对虞娜呢?”

许朔说:“从现场的痕迹来看,还有后面法医对这个死者的验伤报告,是被用钝器所伤,是属于正当防卫,现在只需要虞娜能配合做一下笔录,然后将医院提供的验伤报告拿过来一份,就没有问题了。”

裴斯承皱了皱眉:“虞娜不配合?”

许朔摇了摇头:“昨晚我已经让女警察去了两次了,但是你的那个大外甥守着,甚至都跟我警员动了手,不让接近,也不让询问。”

………………

叶泽南守着虞娜在病床前,一整夜都没有合眼,整个人身上似乎都散发着一种难以忍受的戾气,就算是女护士进来帮虞娜换药,他也是如同惊弓之鸟一般。

护士说:“先生,你额头上的伤也要处理一下。”

叶泽南说:“先给她换。”

虞娜身上也全都是皮外伤,身体上,大腿上,以及肚子上都有,在小腹上甚至还有明显的深紫色淤青,一看就是被人踹的。

昨晚,本来在处理虞娜身上的伤的时候,叶泽南是想要回避的,一则是在于虞娜自己的身份,处理的医生护士都是女性,他在这里明显不合适。

但是,就在转身的时候,叶泽南却依旧被虞娜拉住了衣角。

他脚步顿了顿,一边的护士说:“你可以留下来。”

虞娜既然没有避讳,那么医生也就不再避讳叶泽南了。

虽然说叶泽南在之前有所预感,但是,在看见虞娜身上的那些伤口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眼睛被刺痛了,他双手握成了拳头,死死的攥着,骨节都已经发白了,他真的恨不得将那些人都碎尸万段!

虞娜自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只是叶泽南一直陪在身边,让她闭上眼睛睡觉,她就闭上眼睛,让她喝水,她就起身喝水。

虞娜表现的特别乖巧,只不过一双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神采。

但是,虞娜当时在那个漆黑的胡同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叶泽南每每给虞娜说话,都会吻一吻她的额头,虞娜不闪不躲,只是看着叶泽南,眼睛一眨不眨。

警察来过一次,想要记录笔录。

叶泽南干脆就直接没有让警察进入,“再回忆一遍那个时候的场景?事实已经这么清楚了,请不要打扰到病人的休息。”

在医院里与警察起冲突,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但是,叶泽南现在明显已经不够明智了。

特别是在没有交代公司工作的情况下,当天上午,竟然因为爽约,丢掉了一个已经苦心攻坚了一个月的大单子。

裴玉玲简直是对于儿子的这种行为恨铁不成钢,从叶氏总公司内出来,就直接打车来到了医院。

却没有想到,下车的时候,竟然看见了裴斯承。

裴玉玲本想要装作没看见,直接走进医院内,但是,裴斯承明显是一副站在原地等待的模样,裴玉玲向四周看了一眼,没有其他人,裴斯承是在看着她,等她。

裴玉玲硬着头皮走过去,裴斯承叫了一声:“大姐。”

“嗯。”

裴斯承说:“我知道你这次是来找叶泽南的,但是,我还是想要先说清楚,叶泽南是在看护虞娜,因为虞娜昨天晚上差点被人轮奸了。”

裴玉玲愕然。

她虽然不喜欢虞娜,但是,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让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遭受到这种罪。

裴斯承在这里等她的原因,就是要提前告诉她这个。

裴玉玲问:“是……昨晚么?”

裴斯承说:“嗯,是的,是昨晚。”

裴玉玲忽然就想起来,昨天晚上给叶泽南打电话,他答应要及时回来送药,但是,并没有回来……

裴斯承长身玉立,站在裴玉玲面前,“现在我要去虞娜的病房,大姐要去么?”

裴玉玲点头。

只不过,裴玉玲原本的准备好要对叶泽南说的话,那些要指责他不顾公司利益的话,到现在,确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隔着病房的窗户,裴玉玲看见虞娜一向是光彩照人的,就算是与她顶嘴的时候都是带着呛人的火药味,但是现在,却躺在病床上,一张小脸白的没有了血色,与身上的白色床单被褥成了一种颜色。

叶泽南背对着门坐着,并没有发觉到门外有人。

但是,虞娜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却看见了门外的人,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病房门上的窗。

叶泽南转身,看见过去一抹身影,便将虞娜身上被子掖好,“我出去一下,就在外面,你先好好躺着。”

来到门外,叶泽南先看到是裴斯承和母亲。

裴斯承看着叶泽南,说:“我想要跟你谈谈。”

叶泽南没有说话,深重的眼圈,以及侧脸上忽然一夜之间就锋利起来的轮廓边角。

裴玉玲现在就算多么强势,多么不通事理,在这种情况下,看见自己儿子这样子,也不会再出言相伤了。

“呃,我进去看看虞娜。”

叶泽南伸出手臂来拦了一下母亲,裴玉玲转过头来,笑了笑:“儿子,放心,我不会说什么了,就是来看看她。”

病房门被推开,叶泽南站在门前,一直等到裴玉玲走到虞娜的床前坐下,才转过身来,看着裴斯承。

裴斯承比了一个手势,向医院走廊前面的休息区走去。

叶泽南在后面跟上。

裴斯承问:“警察来做笔录,你不准警察进去么?”

叶泽南冷笑了一声:“如果是你,你会让他们进去么?”

裴斯承目光立即阴戾了起来,“叶泽南,这种混话你也能说的出来?”

叶泽南自知失言,这种事情,本就不能有如果,有假设。

但是,他原本没有恶意,只不过是……现在看整个世界都有恶意。

就像是在很久以前,大约还是几个月之前,宋予乔被人绑架,他拿着钱去救人,却仍旧是因为自身的原因,没有把宋予乔救出来。

但是,宋予乔那个时候还有别人,还有裴斯承去救。

而虞娜呢,她在关键时刻给他打了电话,他却因为手机不在身边没有接通,叶泽南这样想着,满心满腹都是难挡的难受感,他忽然恨极了自己的无能。

他扬起手臂来,在墙上狠狠地砸了过去。

裴斯承站在一边看着,没有出手阻拦,也没有说话。

现在这种情况下,任由叶泽南能发泄出来,当然是最好的情况。

其实,裴斯承想过很多次,很可能在叶泽南尚且没有和宋予乔离婚之前,他就想过和叶泽南需要谈很多次,但是十分令人意外,没有一次,直到后来,身份终于曝光之后,裴斯承才挨了叶泽南一拳,又因为染上毒瘾的事情,最终告下帷幕。

叶泽南支撑着手臂,面朝墙,肩膀在止不住地耸动着。

裴斯承的声音没有波澜,没有表现出对叶泽南的同情,如果现在在这种情况下,对一个男人表现出怜悯,那么,就是对他的侮辱。

“我刚刚从警局过来,警局那边,许朔说那几个人已经抓到了。”

叶泽南转过身来,看着裴斯承。

“虞娜现在涉嫌是故意杀人,到底是正当防卫还是有防卫过当的性质,警察就是来找虞娜来了解情况了,你分清楚主次,现在你的敌人不是警察,而是那帮强奸犯!现在你需要做的是配合警察,好给虞娜洗脱。”

裴玉玲来到病房内,给虞娜削了一个苹果,坐在病床边,拿给虞娜,虞娜却只用一双灰而空洞的眼睛盯着她看。

她别开了脸,索性就手中的苹果切成小块,找了干净的签子扎着喂到虞娜的唇边。

虞娜先没有张嘴,随后张开嘴,吃了进去。

裴玉玲笑了笑:“好孩子。”

来询问的女警察一直在外面候着,裴斯承走过来,说:“你可以进去做笔录了。”

女警察站起身来,在经过叶泽南身边,还有些胆战心惊,因为这个男人之前还因为一两句话,竟然和自己的同事打了起来,只不过因为队长有交待,要不然早就将这个人扭送到警局里去了。

女警察跟着裴斯承走进病房内。

裴玉玲起身,让开病床前面椅子的位置,向后退了两步。

女警察走过去,“你好,虞小姐,我想要就昨天晚上的情况做一下笔录,请你配合一下。”

虞娜看了面前穿着制服的女警察一眼,别开了脸,有些空洞的双眼盯着窗外。

得了,现在叶泽南松了口,而当事人就不说话了。

不过,虞娜是因为受了刺激,除了在黑暗巷子里叫的那一声“阿南”之外,在没有开口说一个字,现在医生的意见是不要刺激病人,一切以静养为主。

裴斯承陪同女警察出来,顺带给许朔打了个电话:“现在不是不配合,是因为心理问题,等到心理疏导过后再过来做笔录吧,我现在就先把周越给叫来。”

周越接到电话就赶过来到了医院,因为听裴斯承说是这样一件事,特别带了他的关门女弟子。

这种事情,还是需要女人去做心理辅导。

而就在心理医生给虞娜做心理辅导的时候,叶泽南已经去了警局。

裴斯承也跟去了。

在警局内的审讯室里,只开了一盏灯,四周没有其余人,警员带着叶泽南进入之后,前面并排坐着四个人,只不过,脸上都被蒙着面罩。

许朔叫了负责看门的小警员离开,低声在叶泽南耳边说了一句“不要弄死了”,便跟着裴斯承在审讯室外抽了一支烟等候。

里面随即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声音,还有一些击在身上带来的闷响声。

裴斯承挑了挑眉:“你不怕上面追究你责任?”

许朔叼着一支烟,背靠着墙面,“我怕追究什么责任?根本就不用担心,要不是我在这个位置上,这种社会渣滓我都想撸袖子亲自上,现在叶泽南圆了我一个梦,我给他这么一个机会出气,不是我女朋友,要是我女朋友,我直接就买凶杀人了。”

裴斯承脸上没有笑,这种时候,尽管是开玩笑的话,也绝对笑不出来。

里面的声音渐渐小了,叶泽南从里面打开门出来,裴斯承直起身来,看见他一脸的肃杀之气。

“是徐婉莉。”

裴斯承眸光陡然一缩。

“这件事情原本就有些怪,在那个路段,虽然说治安不好,可是都是居民区,按理来说这些地痞流氓不该经常去那边,”许朔说,“而且,这些人是有目的去的,从摄像头记录的录像来看,他们是在两个小时之前就已经到了的。”

许朔将一份警员记录的笔录已经拿了上来,裴斯承随手翻了两页,再看此时此刻叶泽南眼睛里的一抹红光,将笔录放了下去,不再说什么。

………………

从昨天晚上开始,徐婉莉的右眼皮就开始一直在跳,她等着买通的那个人来给她回电话,可是,却一直没有等到。

宋洁柔从后面走过来,“莉莉,中午饭想要吃什么?”

徐婉莉腾的一下从床上窜了起来,抚着胸口剧烈的喘息着,“吓死我了,姑姑,你要干什么啊?”

“你怎么胆子这么小,想什么呢,这么专注。”

徐婉莉左右闪烁其词,“没什么,我刚刚睡醒还有点困。”

“早饭都吃了,还刚睡醒?你想什么呢?”

宋洁柔一眼就看穿了徐婉莉搪塞的话,皱着眉问道。

“没什么了,不用你管了。”

宋洁柔也没有多做疑惑,因为徐媛怡上个星期被以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之后,徐婉莉就精神恍惚了两天,她不相信自己的母亲竟然就这样被抓走了,而且还是因为给人下毒这种阴毒的手段。

当宋洁柔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真的恨不得直接上去去抽徐媛怡几个大嘴巴,竟然都将毒下到了自己母亲那边!真的是丧尽天良!

宋洁柔虽然一直在安慰着徐婉莉,只不过心里还是庆幸的,没有了徐媛怡在前面挡着的话,自己和女儿之间就更加可以交流感情了,宋洁柔也一直在想着,等到了时间,找一个时间来和徐婉莉将事情说清楚。

徐婉莉嘴上跟姑姑说不要紧没有什么事,但是,她真正慌了,是在临近傍晚的时候,她忽然从报纸上的一个小方块里,看见了一则很小的新闻,新闻内写的就是在虞娜家里的那片区域,竟然已经被拘捕起来了!

她彻底慌了。

一旦警察要是问出来了,那会不会连累到她?!怎么办?

徐婉莉慌忙从床下下来,来到外面去找宋洁柔,但是宋洁柔现在因为正好出去买菜了,她便坐在沙发上等着宋洁柔回来。

这种时候,她还是想要姑姑能够帮她一把。

忽然,门砰砰砰地敲响了。

徐婉莉一下子从沙发上摔了下来,她没有吭声,门就又咚咚咚的敲响了。

“开门。”

徐婉莉听见这个声音,忽然眼睛里冒出光来。

是叶泽南!

虽然是没有得到那些人的消息,可是还是成功了!叶泽南最讨厌的就是那种肮脏不洁的女人,现在这个虞娜也不干净了,所以叶泽南不喜欢她了。

徐婉莉这样想着,心情顿时就愉悦了起来。

她答应了一声,跑到门口去开门。

“泽南,你终于来……啊!”

徐婉莉的笑僵在脸上,前面的倒是叶泽南,但是,在叶泽南高高扬起了手的时候,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她以为叶泽南想要打她巴掌。

但是,预料之内的巴掌却没有落下来。

徐婉莉的眼睛睁开一条缝,对上叶泽南一双发红的眼睛,冷笑的嘴角。

她忽然就瑟缩了一下,后退一步想要将门给关上,却被叶泽南抢先一步用脚步顶住了门,卡在门口。

叶泽南叫:“徐婉莉。”

徐婉莉点了点头:“嗯,我在。”

叶泽南说:“你跟我走。”

徐婉莉说:“你等我两分钟,我去换一下衣服!你现在外面休息一下,喝一口水!”

叶泽南面无表情,在这种人群密集的地方,也不好硬碰硬,便在心里三遍告诫自己,一定要沉得住气,一定,要为虞娜,讨回来一口气来。

叶泽南看了一眼,裴斯承的车还等在下面。

他给裴斯承打了个电话:“你不用叫人上来了,我这就带了她先去。”

裴斯承皱了皱眉,声音有点冷:“怎么了?”

“面对徐婉莉的这张脸,我下不去手。”

在楼下车内的裴斯承,双手扶在方向盘上,这个时候觉得叶泽南有点矫情了,到现在了,还顾及着什么情分呢?

不过,等到他看到叶泽南身后跟着的徐婉莉,顶着一张和宋予乔几乎一样的脸下来的时候,他也犹豫了。

是的,如果是他,也下不去手。

因为徐婉莉整容完全将自己整成了宋予乔的样子,第一眼看过去,都让裴斯承感觉后背冒起冷刺。

徐婉莉看见前面开车的人竟然是裴斯承,也愣了一下,还明显向叶泽南身后瑟缩了一下。

上了车,裴斯承开车离开。

后面还跟着一辆车。

徐婉莉忽然有点害怕了,她不知道叶泽南为什么会忽然让她在这个时候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前面开车的人竟然是裴斯承。

裴斯承不就是宋予乔后来勾搭上的那个男人么?现在来这里是干什么?是看上她了么?可是她真的只喜欢叶泽南。

车在在道路上行驶了一段路,裴斯承停下了车。

叶泽南抬眼看了一眼车窗外建筑物上面的几个字,与后视镜中裴斯承的目光交接,心照不宣的一笑。

没错,就是这样。

而一边的徐婉莉,却开始发抖了,摇着头,说:“不要,不,不要毁了我的脸……”

原本就是借了别人的一张脸皮,现在也到了该还回去的时候了。

既然你的脸皮都不要,那就彻底别要了。

………………

S市。

宋予乔虽然嘴上说不去乡下找奶奶,但是,如何能按捺的住呢?

她还是带着裴昊昱偷偷过去了,等于停了,一大早,便去汽车站坐车,两个小时以后,到达乡下。

因为一脸几天小雨连绵,乡下地面上还微湿,升腾起朦朦胧胧的雾气,远处可以看见山岚云影,还有低矮平房的轮廓。

在从长途汽车上下来,宋予乔转过来,拉起裴昊昱的小手。

裴昊昱一路上都在问:“乔乔,这是要去看谁啊?”

宋予乔一直在跟裴昊昱打哑谜,说:“一个神秘人,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裴昊昱晃了晃小脑袋,“这个神秘人不能让别人知道么?”

宋予乔点了点头:“对,不能对别人说。”

她在心里笑了笑。

昨天可是费了不少工夫,才将奶奶的地址向宋予珩给要来了,还有手机电话号码,然后就在今天早上,将宋琦涵丢给宋予珩去照顾。

宋予乔牵着裴昊昱,两个人一同走在乡间小路上,裴昊昱蹦蹦哒哒,十分欣喜地东张西望,因为对于小家伙来说,农村的环境,对他来说是不曾见到过的,风景如画,栅栏里面还有鸡鸭,他一探过去头,那些原本聚集在一起的鸡鸭鹅,就呼啦啦都拍着翅膀走了。

裴昊昱说:“乔乔,我们就在这里住下吧!我喜欢这里!”

宋予乔能看得出来,小家伙是真的喜欢这里。

她按照宋予珩给的地址,并没有找到那个独院的二层小楼,因为农村也富裕了一些,所以一些人家都自己盖起了二层小楼,有很多这种院子。

宋予乔拉着一个过来的大婶,问:“大婶,请问您这个地址是哪一家啊?”

大婶看了一眼,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一个院落,“就那边,新搬来的,你是……?”

“我是来看我奶奶的。”

“哦,”大婶笑起来,眼睛周边有折叠起来的纹路,“孙女啊,快去吧,刚刚还听见那院子里有狗叫呢。”

裴昊昱一听狗叫,两个眼睛即刻就发光了。

竟然有大狗狗!

简直是太开心了!

宋予乔道过谢,便拉着裴昊昱一同向后面走去。

在院子前,首先就看见了正站在一个凳子上摘豆角的刘婶。

“刘阿姨!”

“哎哟。”

后面突如其来的这话,让刘婶吓了一跳,差点从上面摔下来,宋予乔赶忙上前一步扶住她。

“二小姐!”

里面传来连续不断的狗吠声,紧接着就是奶奶的声音:“外面谁来了?”

宋予乔在唇上比了一根手指,“嘘”了一声,这边裴昊昱已经扶着门框,跨过高高的门槛,直接跑了进去,在墙角有一只大狗被拴着,正在冲着刚刚冲进来的裴昊昱汪汪汪叫了不停。

而裴昊昱也不顾得上学狗叫了,直接就冲着前面一个人影叫了一声:“老奶奶!”

是的,是老奶奶。

裴昊昱像一颗子弹头一样,蹭的一下子就窜过去了,一下子抱住宋老太太的腿:“老奶奶,我就知道,你还欠着我梅花糕呢!你肯定不会走的!”

宋老太太低头看着自己的这个曾孙,又抬头看了一眼满眼含笑的宋予乔,摸了摸小家伙的小脑袋,然后比了一个“嘘”。

裴昊昱会意,点头:“嗯嗯,我知道!老奶奶你是神秘人,乔乔告诉我了,不能告诉别人,是秘密!”

“嗯,是秘密。”

裴昊昱十分懂事,这种事情,只要是大人说了不要往外说,就算是对自己最好的朋友慕小冬,就算是严刑拷打,也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

自从裴昊昱学过刘胡兰的故事和董存瑞炸碉堡之后,他一直相信,自己上辈子肯定是个抗日烈士,然后为国捐躯,最后才投胎到乔乔的肚子里。

………………

在乡下,也算是吃了正宗的农家乐,裴昊昱还特别去喂猪喂鸡,体验了一下生活。

宋予乔也觉得在这里身心愉悦,竟然连吃的东西都多了,每次抚着自己的肚子,都觉得忽然某一天,就会蹦出来三个宝宝来。

宋老太太问:“什么时候办婚礼呢?在你们那儿办一场,再回来乡下这里办一场,过了城市的生活,现在觉得乡下的淳朴民风要好的多。”

“好!”

而裴昊昱,竟然喜欢上了宋老太太的这条狗,纯黑色的,没有品种,就是一条土狗,能看家护院。

裴昊昱晚上竟然将打的地铺就在狗窝旁边,跟土狗大眼瞪小眼的,还是最后被宋予乔重新给抱了进去。

将裴昊昱哄睡了,宋予乔接到了裴斯承的电话。

现在每晚临睡前,和裴斯承煲电话粥已经成了常事,只不过手机还是有辐射,打电话十几分钟还好,如果是半个小时以上的话,耳膜都受不了,所以,每一次都是裴斯承在那边硬生生的将电话给掐断,一本正经地让宋予乔去睡觉。

“奶奶今天问起我们的婚礼,说是让在市里办一场,在回来乡下办一场。”

“好,办几场都没问题,都听你的。”

在临睡前,就忽然说起来孩子的名字。

三个孩子的名字,还真的是考验人。

宋予乔将起名的这个差使交给了裴斯承,裴斯承甩手就给了裴老太太和老爷子,说:“老太太乐意着呢。”

“我在想孩子的小名,你说三胞胎,小名的话最好能够连在一起念的,”宋予乔怕裴斯承没听懂,说,“举个例子,比如说三个字的词,拆开给三个宝宝,比如说电风扇,就是电电,风风和扇扇,不过不是这个啊,太难听了。”

裴斯承拉长尾音说:“哦。”

“你哦什么,你想到了?”

裴斯承说:“嗯,想到了一个。”

“什么?”

“安全套。”

宋予乔略微反应了三秒钟,才说:“呸呸呸,你能不能认真点啊,你知道如果你现在在我面前,我听见这个词第一个动作是干什么吗?是上去挠你。”

裴斯承暧昧的一笑:“那你知道我的第一个动作是什么吗?是上去抱你……想你了,老婆。”

“假话,”宋予乔半开玩笑地说,“肯定在C市谁家的名门淑媛给看上了,然后正在欲仙欲死呢。”

“我只和你欲仙欲死。”

跟裴斯承这么没节操地说了一会儿话,才挂断了电话,宋予乔也想回去了,便上网看了看机票,订下了第二天下午的机票,要回去给裴斯承一个惊喜。

嘴上虽然说不想,其实心里很想。

想裴斯承,当然也想华筝。

宋予乔在微信上和华筝聊天,华筝晒了两张她穿婚纱的照片,特别漂亮,整个人都显得高挑有气质。

华筝:“还是你给我和郑融拉的线呢,为了感谢你和你老公,我决定你们的结婚礼服,全部半价!”

“……”

“三折吧,不能再低了。”

“绝交,友尽了,说好的送呢。”

“明天回来呢?”华筝问,“明天下午几天的航班,不是没告诉裴斯承么?我去接你。”他吐杂才。

“好,明天下午四点。”

………………

因为华筝恰巧今天有好几个单子,而且要的比较急,华筝在和宋予乔聊微信语音的时候,也还是在礼服店里,前面的苏智正在用尺子量衣服,华筝也没有避讳到他。

“掌柜的,前一段时间老不见予乔姐,是出去旅游了啊?”

“她现在还可能旅游?她只可能相夫教子,”华筝将素描纸拿起来,手臂伸直,距离远看了一眼,然后重新在手中揉烂了丢掉一边纸篓里,“不过这一次她跟裴斯承也算是两地分居时间久了,小别胜新婚……苏智,拿外面1023的那套礼服给我。”

苏智没动,依旧一只手拿着电熨斗,放在一条裙子上。

“喂!”华筝拍了拍桌子,“要烫坏掉了!”

苏智这才猛然回神,“哦,sorry,掌柜的,我马上就拿来。”

华筝撑着下巴,看着苏智最近有些神神叨叨的,见苏智拿了礼服回来,才说:“诶,你是不是恋爱了?”

“那当然了,倒追我的女生一抓一大把呢,我可是校草级别的人物。”

华筝翻了个白眼。

苏智出去倒水,一出门,脸上就收起了那种玩世不恭的笑,一双眼睛,黑的有些深不见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