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尾声二:从天而降/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予乔当天就从乡下奶奶家乘车回来了,裴昊昱在临走前还特别不舍,不想离开,还想要抱走那只看家护院的大狗,最后临走的时候还硬生生的抱着门槛。看了一眼院子栅栏里的大白鹅,跟着宋予乔离开了。

偶尔让小孩子能体验一下这种自给自足的乐趣,到乡下来改善一下环境,也是很好的一件事情。

宋予乔在路上就已经再三叮嘱过小家伙了,不要裴昊昱把这里的事情往外说,裴昊昱这个小家伙明白的很,忙不迭地点头,他心里有主见的很。

在长途汽车上,裴昊昱美美的睡了一觉,一直到下车,他才迷迷糊糊地醒来。

宋予乔索性就抱着这个小家伙下了车,在路上走着,她一点都不担心会出现危险,因为裴斯承临走之前,特别留下了暗中保护宋予乔的人。之前她根本不了解这种感受,不过也是听姐姐宋疏影说,现在,她不觉得禁锢,反而只是觉得安稳,安心,安然。

回到宋家,这一次在门口,无意间遇上了刚刚从车内下来的宋翊。

这是自从葬礼当天,一直到现在,第一次见宋翊。

宋予乔还记得,在葬礼上,宋翊也是一直在掉眼泪,甚至在场的许多人中,只有宋翊没有打伞,一个人在雨中淋着。不知道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宋翊看见了宋予乔,顿了顿脚步,眸光闪了一下,叫了一声:“予乔……”

宋予乔停下脚步来,看向宋翊。

宋翊走过来,声音有些低沉,眼眸低沉了一下,说:“晚上跟爸爸来吃一顿晚饭吧。”

宋予乔抬眼,看见宋翊鬓边的白发,好像原先在S市的时候,那一次在医院内见,见到的宋翊还是神采奕奕,头发乌黑光亮。可是,到现如今,却忽然好像老了十岁一般,就连看向她的目光都成了浑浊不堪的。

这是宋翊在时隔多少年之后,第一次心甘情愿的自称是宋予乔的爸爸。但是,却自称的是如此的毫无底气。在接连受到欺骗的打击,妻子入狱,而母亲身亡,真的没有比对于宋翊这种中年人,内心更加崩溃的事情了。

而且,让宋翊最心里感到无地自容的,就是他曾经对宋予乔三姐弟的态度。

这么八年来都是不闻不问的,到如今来,知道是当年因为他的错,就想要将原本失去的父女情给认回来,就像是曾经去找席美郁的时候,站在别墅门口,看着宋疏影的那个时候。她说出来的那句话一样。

休想。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只不过,宋翊心知,宋予乔不是宋疏影,宋予乔心软心善,对于自己的亲人从来都狠不下心来。

宋翊见宋予乔站着没有移动脚步,便接着说:“予珩不是也在呢?一起来吃顿饭吧,你也知道,当父亲的,这几年没有尽了责任,这……是爸爸的错,是爸爸一直被人蒙蔽了,将你们姐弟三个还有你母亲都误会了……”

宋予乔转身向奶奶小院子的方向走过去,宋翊跟在身后,看见裴昊昱在宋予乔的后背上趴着,还流着口水,小脑袋一晃一晃的,而宋予乔看起来步履有些蹒跚的样子,便伸出手臂来想要将宋予乔背后的这个小家伙给接过来。

裴昊昱在半梦半醒之间也感觉到有人想要将他抱起来,两只小手就抱着宋予乔的脖子不撒手。

宋予乔向后退了一步,“我不累,让我背着他吧。”

宋翊知道宋予乔现在不与他正面争吵,已经是十分难得了,毕竟是宋予乔这样的性格摆在那里,他便一直跟在宋予乔身后,默然一路向前走。

等快到奶奶的院子里的时候,宋予珩正好牵着宋琦涵出来,宋琦涵看见宋翊就叫了一声“爸爸!”,然后就飞快地跑了过来。

而现在,在宋翊的心目中,宋琦涵不是自己的儿子。

他既然已经选择了相信席美郁,那么,徐媛怡所做的一切,便都是令人所不齿的。

包括这个不知道到底是谁家的孩子。

但是,说到底,孩子总归是无辜的,现在徐媛怡入狱,如今这个孩子也只能放在宋家暂时先养着。

宋予珩看宋予乔背着裴昊昱也实在是累了,便将裴昊昱接过来,说:“来,小舅舅抱着你,你妈妈太累了。”

裴昊昱一听这,便松了手。

这边宋予乔已经拉了宋琦涵的手,向院子内走去,宋琦涵还转着头向宋翊挥手:“爸爸,我先跟着姐姐进去喽。”

宋翊向前虚虚地伸了伸手臂,最终还是垂落了下来。

然后,颓然转身。

一切还都是因为自作自受。

宋翊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云卷云舒,到底是丢掉了的一些东西,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宋翊在晚些时候,却接到了宋予珩的电话。

因为八年前宋予珩尚且还小,宋翊和席美郁那个时候吵架的事情对他的影响并不深,就算是时隔几年,重新回到S市,回到宋家,看见了宋翊照样还是会彬彬有礼地叫爸爸。

这说明席美郁在这几年的教导中,没有故意黑化他的存在,她将宋予珩教的很好。

但是,这让宋翊觉得更加对不起席美郁。

宋予珩说:“爸爸,晚上过来这边吃饭吧,姐晚上做了不少菜。”

当听到宋予珩这些话的时候,宋翊觉得眼眶有些酸热了,他仰起脸,将眼眶里的老泪都倒回去,对电话里说了一句:“嗯,好。”

晚上吃饭的时候,也并没有因为多了一个宋翊,气氛就尴尬起来,因为有两个小家伙在,特别是因为裴昊昱,只要是裴昊昱兴致高昂的时候,任何时候都绝对不会冷场。

裴昊昱对于宋翊不知道要怎么称呼,说到底,这种辈分差简直让他有些换算不过来。

如果说宋琦涵是他的小舅舅,而宋琦涵又叫宋翊叫爸爸,那他应该叫小舅舅的爸爸叫什么呢?

好绕啊,搞不懂。

宋翊笑了笑,给裴昊昱夹了一筷子菜,说:“叫我外公就可以了。”

“哦,对哦,你是乔乔的爸爸,我应该叫你外公的,嗯,没错。”

宋予乔低着头吃菜,听见裴昊昱的这一句称呼,也并没有说什么。

裴昊昱在吃饭的整个过程中,都在自言自语,当真是遮掩了很多情况下,宋翊尴尬不自知的情况。

在一顿饭吃完,宋翊将宋予乔叫过来,然后将一张银行卡递给她,“密码是你的生日。”

宋予乔秀眉微微蹙起,“我不用……”

宋翊摇了摇头,执意将卡给宋予乔塞在手心里,“算是嫁妆,从这边嫁给裴家,陪嫁的东西就给不了你什么了,这里面的钱,你到时候看着买,想要什么就买什么。”

宋予乔抿了抿嘴唇,也不再推辞,便将卡收下了,说了一声:“谢谢。”

“孩子,爸爸知道,这也补偿不了这几年你在外面受的苦,”宋翊对于宋予乔曾经在嫁给叶泽南,在叶家的那几年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其实是知道的,只不过,当时并没有充分发挥一个父亲的作用,而是一次次只是冷眼旁观,这让他现在感觉到一张老脸通红,他这个时候很怕宋予乔拒绝,“爸爸现在能给你的,这么一点微薄的东西,你……”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宋予乔说,“我现在很幸福。”

“嗯,幸福就好,过得好就好。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千万要来找爸爸,爸爸一定为你做主。”

“嗯,好。”

一直到宋翊转身离开的时候,宋予乔忽然叫了一声:“爸。”

宋翊觉得心里一颤,他听见这个熟悉的称呼,却是等了很多年,在犯了错之后,此时此刻,眼眶有些酸胀。

他转过身来,宋予乔向前走了一步,将茶几上的烟盒递给她:“爸,你的烟盒忘拿了。”

“哦。”

“抽烟对身体不好,以后少抽点。”

“嗯,好。”

宋翊从房间内出来,已经快十点了,在宋家的院子里,一片深深浅浅的树影摇曳,黑影幢幢。

他宋翊过了大半辈子,其实还是第一次,觉察到,其实最简单的幸福,就是能和自己的儿女,不存芥蒂的说上几句话。

仍旧在奶奶的卧室中,宋予乔和宋予珩商量,宋老太太的事情要不要告诉宋翊,毕竟这一次回去,也忘了请示奶奶,到底要不要瞒着他。

宋予珩说:“我之前问过奶奶,奶奶说时机成熟了,必定会告诉爸的,说现在就是想要他趁着这个时候,让他自己静一静,反思一下”

“嗯。”

………………

徐婉莉有些疯癫了。

而事情,还要回到两天前,在徐婉莉被推到手术台的时候,已经挣扎的叫不出声音来了。

裴斯承这边还在和整容医生商量着,到底能不能将人给整丑。

这不是正规的大医院,而是一个普通的整容医院,刚刚开了没有几个月,当听说有人要来全面整容的时候,整个医院全都沸腾了,而且,来了之后,叶泽南当即就已经刷卡交了钱。

医生看着徐婉莉,说:“这是整容过一次的,二次整容的话有风险,而且,她上一次整容很成功,你看,和当初她提供的照片整的几乎不差。”

徐婉莉呵呵了一声:“那是,是在韩国整的。”

这个医生当即脸就绿了,韩国怎么了?!

徐婉莉现在心惊胆战,这个破医院,什么执照都没有,说不定她就是小白鼠!整容就是毁容!

从进门开始就一直沉默不语的叶泽南忽然问:“可以照着照片整?”

“可以。”

裴斯承一笑,从手机里开始搜索照片,嘴里还在喃喃自语着:“需要找一个看见能下得去手的脸,要不然整成这个模样吧,我看在网上说是第一丑女。”

他将手机转过来给医生看,医生有点吃惊:“这不是凤姐么?”

裴斯承长长的“哦”了一声,“原来这人是叫凤姐啊。”

医生倒是诧异了,没有想到整容都是把人变美的,没想到现在竟然是想要整容把人给变丑。

裴斯承直起身来,问叶泽南:“你觉得呢?”

叶泽南多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儿呆着,便点了点头:“就按着这个整吧。”

徐婉莉一听这句话,就好像被判处了死刑一样,躺在整容手术台上,挣扎着乱动:“不!我不要毁容,不!求求你啊!”

毕竟是给了钱的,而且是给了大价钱,医生说:“你放心,之前我们这里做过手术,给人割双眼皮一直都很成功的!还有上一次还给人削了下巴,只不过那人怕疼,临时又没做,嘿嘿,你放心了,小姐,你在我们医院肯定是会载入史册的!第一例整容成功病例,放心,放心。”

徐婉莉不断的挣扎,但是,看着叶泽南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野里,她哭了出来:“叶泽南!你救救我!我就是喜欢你,喜欢一个人有错么?我不信!”

叶泽南听见徐婉莉的这句话,就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身来,重新走回到她身边,一双眼睛好像是夹杂着碎冰,冰寒刺骨。

“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但是,害人就有错了,而且还是死罪,”叶泽南冷冷说,“你加诸到虞娜身上的痛苦,我会十倍还给你。”

徐婉莉脸色刹那间的苍白,毫无血色,她摇着头,想要直起身来,却被人硬生生的压下去:“不是我,不是我……”

但是,叶泽南已经离开了,没有停下脚步。

裴斯承在楼下先开了车,等着叶泽南下来,问:“你真打算找人把徐婉莉给轮了?”

叶泽南没吭声,将安全带系上,车子缓慢起步,他才说:“如果可以的话,一百遍都不算多……可是,那是畜生做的事情,你轮了我,我就要找人轮了你……”

他冷笑了一声,“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要直接将徐婉莉一刀子捅死。”

裴斯承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别犯傻,把自己让进监狱里就得不偿失了。”

叶泽南闭了闭眼睛,“……我知道。”

知道错一步,几乎就是终生错了。

他现在悔恨,恨自己为什么不把虞娜送到家里再离开?!

这件事情,有一多半都是源自于自己的错。

是自己错了。

错的离谱了。

裴斯承开车将叶泽南送到医院内,周越和一个女徒弟已经出来了。

原本裴斯承并不打算再上楼了,但是,他还是打算下去去问一下。

周越将车钥匙给女徒弟,让她去取车,这边与裴斯承说了一下虞娜的情况:“还算是不错,小昭和她交流了很长时间,总算是开口说话了,明天我就不过来了,直接让小昭过来。”

“嗯。”

裴斯承看周越的这个女徒弟,也是长得很是清丽可人,一见就是平易近人的那种,应该比较容易打动人心。

叶泽南听了两句话,便首先抬步进了医院。

从病房门上的窗户看进去,虞娜静静地在病床上躺着,在床边,有一个女护士正在给虞娜扎针。

“你看着里面的液体,等到里面液体快没有了,按床头铃让我给你换。”

“好,谢谢。”

虞娜的声音有些干哑,带着一种即将破裂的沙哑感。

女护士转身从病房内走出来,见叶泽南在门外站着,也认出这就是里面女病人的男友,便将注意事项又同他说了一遍。

叶泽南点头。

虞娜看着叶泽南的眼神还是有一种苍白空洞在里面,叶泽南坐在她身边,将她脸上遮挡的碎发拨开,说:“还困么?困就睡一会儿。”

“不困了。”

听了虞娜的这句话,叶泽南眼睛里迸发出瞬间的光彩。

虞娜终于开口说话了。

叶泽南忍不住低头去吻虞娜,虞娜没有避开,只不过脸上仍旧没有表情,一双眼睛让人看了心疼。

叶泽南抬起头来,双臂撑在虞娜的枕侧,距离虞娜的脸庞只有几公分。

虞娜伸出手来,摸了摸叶泽南的下巴:“该刮胡子了。”、

叶泽南点了点头:“嗯,等你给我刮。”

虞娜看了叶泽南一会儿,才说:“阿南,让警察来吧。”

………………

宋洁柔在当天回到家中,并没有找到自己的女儿徐婉莉,她本以为是徐婉莉自己出去了,因为前些天徐婉莉还说是要去做美容,她便也没有多想什么,到厨房里去洗手做饭。

但是,一直到宋洁柔都惊将饭菜做好了,徐婉莉竟然还没有回来。

她皱着眉,便拿起手机来给徐婉莉打电话,但是徐婉莉的手机铃声却是在家中响起的。

宋洁柔一下子慌了。

她知道自己的女儿自从整容,自从腿伤好了之后,就一直精神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之前在出门的时候,都特别将门给反锁了,但是这几天,看着徐婉莉的精神状态已经明显好转了,这一次出门才没有反锁门。

她给徐婉莉经常去的SPA馆,还有美容会所都打了电话,询问徐婉莉是不是在今天下午去过,可是,却被告知没有。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走动,宋洁柔报了警,警察那边说回调查,却一连一个小时都没有回复。

宋洁柔抓着钱包和手机就出了门,直接去了物业,要求调监控录像。

先是调的楼层内的监控录像,宋洁柔看见了叶泽南,叶泽南竟然会来到这里!这明显就是一个阴谋!虽然徐婉莉一直心仪叶泽南相信叶泽南总有一天会喜欢上她,但是,宋洁柔不像女儿这么痴,她知道,叶泽南绝对不会喜欢上自己的女儿徐婉莉,尽管叶泽南有令人难以忍受的处女情结。

但是,也只有徐婉莉一直是痴情如此。

随后,她就看见在监控录像上,徐婉莉穿上了一件她自己最喜欢的衣裙,是前几天刚刚和宋洁柔逛商场的时候买下的,然后跟着叶泽南下了楼。

紧接着,宋洁柔就又叫监控室调出了出入小区的监控,赫然看见了裴斯承还有身后跟着的几个身穿黑衣的人。

宋洁柔一下子懵了,冷汗直下。

这下完了。

徐婉莉不用说就是被这几个人给带走了,她现在要怎么办?去找谁?

找叶泽南,还是找裴斯承?

只要是能够找到自己的女儿,找谁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裴斯承毕竟是要比叶泽南的势力更加强势一些,宋洁柔不是傻子,她知道,既然是找人,就要找一个有能力有手腕能够压得住人的,如果不是因为韩瑾瑜最近联系不上,她肯定第一时间找的就是韩瑾瑜。

但是,也算是宋洁柔傻了。

她如果知道,是徐婉莉在外面故意买凶想要强奸的话,她就会直接去找叶泽南了,而不是多了一个步骤来找裴斯承。

宋洁柔还真的是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不仅仅在于去找了裴斯承,还在于将徐婉莉失踪的事情,就因为裴斯承的态度,安在了裴斯承的头上。

华苑。

裴斯承这两天的心情不大顺畅,因为宋予乔不在身边,就连裴昊昱那个讨厌鬼不在自己身边,但是,让他更加觉得心情不大顺畅的是,那个讨厌鬼在宋予乔身边。

他晚上叫外卖吃了一些东西,便开了去书房内,抽烟,看文件,工作。

当真如此,在没有女人在身边的时候,能够沉浸进去的,第一就是工作,第二就是酒精。

这种关键时刻,将公司的文件拿到家里来做,绝对不是裴斯承的风格。

在稍后的半个小时里,裴斯承处理了一些重要的合同文件,而后,接到了梁易的电话。

梁小六这种人,最擅长的就是被几个哥哥当枪使,就比如说这个时候。

“三哥,我们这边玩牌呢,还是在顾哥这边,你来不来!”

本以为梁易这么一个电话打过去,必定是遭到有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裴斯承的一顿骂,但是却没有想到,裴斯承竟然痛痛快快地答应了。

于是,梁易在玩牌之前,就赢了一大堆筹码。

裴斯承知道宋予乔在隔天才会回来,便索性拿了车钥匙出门,当夜就没有打算再回来了。

可是,没料到,出门竟然就遇上了宋洁柔。

不过,裴斯承这人向来都是眼高于顶的,对一些人,从来都是不屑于理会,就比如说宋洁柔,知道宋洁柔这个人,也是因为宋予乔。

宋洁柔主动上前一步,“那个……裴三少,我想要问问莉莉是不是来找过你?莉莉就是长着长头发,和宋予乔长的差不多……”

长得差不多?他估厅才。

是整的差不多了吧。

这人脸皮还不是一般的厚,果然还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裴斯承按下电梯,挑了挑眼角,说:“莉莉是谁?”

宋洁柔回答:“莉莉是我女……我侄女,我看见。”

“你又是谁?”

宋洁柔被呛了一下,心想自己和裴斯承之间果真是没有过多少交集,便解释了一下:“我是宋予乔的姑姑,莉莉算是予乔的妹妹,是亲妹妹。”

电梯门打开,裴斯承抬步走上去,而后宋洁柔跟上。

裴斯承说:“不好意思,我只知道予乔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并不知道予乔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妹妹?”

宋洁柔顿时有点口吃,“不,不是……”

裴斯承转过来,看着宋洁柔,眼中的冰寒溢出,“你自己当成是宝贝的东西,别人不一定会当成是宝贝,或许就是一团烂破布,宋鸡肉,你是叫这个名字吧?”

什么鸡肉?

“我叫宋洁柔。”

“不管你叫什么,反正叫的就是你”裴斯承说,“你口中的莉莉,明天就会回去了,你耐心等待,只不过,不要大吃一惊才好。”

宋洁柔的脸白了白。

她还是不死心,跟在裴斯承身后小跑,“你能不能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

裴斯承已经走到车前,解了车锁,回过头来说:“你去公安局查一下备案,就知道了。”

宋洁柔的脸色一下子惨白,难道是又犯了什么事情被关到警局里去了么?这下怎么办?

“滴滴”两声鸣笛声。

宋洁柔赶忙向后退了两步,裴斯承的车从前面开走,消失在视野中。

宋洁柔在匆匆赶去警局的路上,还特别给宋予乔打了个电话。

如果是得罪了裴斯承,现在暂时还不要紧,因为还有宋予乔,好歹他们都是宋家人,怎么可能不互相帮帮忙呢?

电话接通。

“予乔,我是你姑姑……”

“嗯,什么事?”宋予乔的声音凉凉的,她现在根本就不想跟宋洁柔有什么交集,就凭借着奶奶在S市的葬礼这件事情,宋洁柔竟然作为唯一的女儿没有回来,她就已经对这个亲姑姑厌恶到了极点。

“你知道莉莉在哪里吗?莉莉被裴斯承给拐走了!你帮我给裴斯承说一声啊……”

但是,宋洁柔一句话尚且还没有说完,对方宋予乔就挂断了电话。

宋洁柔听着耳中的忙音,急忙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赶去了警局。

………………

这边,裴斯承在车上,已经及时地给许朔打了电话,“待会儿宋洁柔会过去,你安排好你手下,好好招呼着点儿。”

“好,没问题。”

许朔正好是有一个案子,需要彻查,所以整个晚上都呆在警局内坐镇。

“找个借口,关她两天。”裴斯承说,“如果你那边借口不够,就往我身上找借口。”

许朔一笑:“给你身上找什么借口?难道是把你给强了的借口?放心好了,我们这边借口多的是。”

许朔挂断了电话,想了想,就交待给两个警察,让他们直接先去换上便衣,然后出去专门到前面的路口去迎接宋洁柔。

宋洁柔从出租车内下来,刚刚向前走了两步,忽然就被人从后面扑过来给压在了地上,双手拧在腰后,脸庞被按在地上,脸颊被石头子硌破出了血,火辣辣的疼。

她吓了一跳,向后看了一眼,其中有一个人已经出示了证件:“你现在涉嫌拐卖儿童,请配合我们的调查。”

宋洁柔完全懵了,“什、什么?弄错了吧,我现在就是去警局……”

“等我们查明真相,老实交代,会按照你是来投案自首来的。”警察说,“从现在开始,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会记录在案,请你配合。”

宋洁柔想说的话就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他忽然觉得从心底里涌动着一阵悲凉。

为什么会这样?

她只是来找女儿的。

但是为什么……却会成了拐卖儿童的嫌疑犯?

“我就是来找我女儿的,我女儿徐婉莉,你们知道么?”宋洁柔知道对警察绝对不能硬碰硬,便也放轻了口气,小声问道。

一边的一个女警察说:“哦,这个名字倒是挺熟悉的……”

另外一个男警察说:“忘了啊?不就是昨天那几个强奸犯的笔录里,被这个女的给收买的么。”

轰的一声,宋洁柔的脑子里炸开了一朵蘑菇云,瞬间耳边都是嗡嗡作响的声音。

怪不得前两天徐婉莉总是显得神神秘秘的,竟然会瞒着她做出这种事情来?!

………………

宋予乔从S市回来的这一天下午,天气很晴朗,在机场,仰着头看,整个天幕好像是一块巨大无痕的湛蓝色玻璃,真的是难得的好天气。

宋予珩带着宋琦涵过来送她,宋琦涵很舍不得裴昊昱,从开始就一直拉着裴昊昱的小手不松开,还问:“小哥哥能不能不走啊?”

“不能啊,我必须要回去的,我都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去上学了。”

宋琦涵嘟着嘴,说:“小哥哥,那我能不能跟着你一起去学校呢?我也想去。”

裴昊昱犯了难,他不想让宋琦涵过去跟自己抢妈妈,但是现在这个小豆丁也实在是可怜巴巴的,不忍心说拒绝的话。

宋予珩将地上的宋琦涵给抱了起来:“等过几天哥哥带着你C市找姐姐,现在先在家陪爸爸。”

因为宋琦涵的年龄也大了,快五岁了,之前并没有过上幼儿园,只不过年龄在这里摆着,也只能上大班,不管是自理能力还是集体生活都不好,需要时间去适应。

不过好在宋琦涵从来都很听话,便扭过去搂住了宋予珩的脖子,说:“嗯,好。”

时隔一周的时间,再度回到C市,来接宋予乔的是华筝和苏智,因为华筝中午喝了酒,没办法开车,便叫苏智开车来接。

C市太阳当空,华筝专门撑了一把伞,顺带丢给苏智一把,“去,给你予乔姐撑着伞。”

“得令了。”

华筝过来拉裴昊昱,说:“来,小火,跟着阿姨去买冷饮,看看你想喝点什么。”

随后,华筝就领着裴昊昱去冷饮店内买冷饮去了,留下了宋予乔陪同苏智。

宋予乔觉得有人给她打伞十分别扭,便想要向旁边躲开,反正这边有树荫,也不必打伞多此一举。

苏智笑了笑:“为什么会别扭?你男朋友没有给你打过伞啊?”

“只有我男朋友给我打伞不觉得别扭,其余的人给我打伞都别扭,特别是你,苏智,”宋予乔总是觉得苏智有点问题,不知道是哪里感觉不舒服,就连苏智看她的眼神都觉得全都是不舒服,“而且,现在不是男朋友,而是老公。”

“哦。”

隔了很长时间,等到隔着一个大广场,看见了华筝拉着裴昊昱,从冷饮店出来,苏智才说:“予乔,我原来骗了你。”

宋予乔听了这句话,一时间有点摸不到头脑,反问:“什么?”

苏智说:“我原来说,我父母健在,是骗你的,我妈出轨然后跟着别人跑了,我爸早在八年前就死了,就丢下我一个人,我是独子,可是,我家里就我一个人,我真的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那种。”

宋予乔之前有听华筝说过,在苏智的家庭情况登记表上也看到过,且不说苏智现在已经成年,就算是在没有成年之前,监护人一栏上都是写的村主任的名字。

“没关系,你现在过的好就行,其余的事情都不用多想,好好活下去。”宋予乔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苏智,便随口说了两句万能的安慰语。

“你不用安慰我,我早就醒悟过来了,”苏智笑了笑,“我就是觉得挺对不起你,予乔姐的,还骗了你。”

宋予乔摆摆手:“不要紧。”

她在心里默默地加上一句: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相信过,所以也根本就不存在是不是道歉了。

苏智忽然伸出手来握了握宋予乔的手:“谢谢。”

“不客气。”

宋予乔将手缩回来,同时转了头。

苏智说:“予乔姐,对徐媛怡的判决已经下来了,故意杀人罪,无期。”

宋予乔听了苏智这句话,忽然转过头来,眨了眨眼睛,“不是判决结果还没有下来么?”

这个判决尚且还没有下来,只是上午开庭,但是判决结果还没有对外公布,至于说苏智怎么知道的,有点意外。

苏智笑了笑:“总之就是这样的结果,不信的话你到时候听判决结果,我不会骗你。”

宋予乔挑了挑眉:“嗯?”

“我真的是对你好,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现象的,予乔,你相信,”苏智说,“我不会害你。”

苏智总是说这些云里雾里的话,让宋予乔摸不到头脑。

先是对不起我骗了你,现在又说不会骗你,又不会害你……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苏智一笑:“我喜欢你啊,予乔姐,我在跟你表白啊。”

前面不远处,华筝已经拉着裴昊昱走了过来,恰巧就听见了苏智的这句话,直接就将宋予乔拉开,“别听他的,整天跟这个表白跟那个表白,就光给我就表白了三回,上一次差点让郑融误会了……”

宋予乔既然是想要给裴斯承一个惊喜,那么,就直接拉着行李箱去了裴氏大厦。

裴昊昱跟在后面,拉着自己的小行李箱。

华筝将车窗摇下来,问宋予乔:“回头去我那儿试婚纱啊!量身定做!”

“我给你电话。”

宋予乔比了一个OK的手势,让裴昊昱给华筝拜拜,裴昊昱一边吸着冰镇饮料,一边说了拜拜,然后跟着宋予乔上了楼。

电梯门打开。

宋予乔拉起裴昊昱的小手向前走,下了电梯,就看见了一身西装正装的裴斯承,从前面不远处走过来,在看见宋予乔一瞬间,顿了一下脚步。

黎北在身后跟着,抬头看了看大的,再低头看了看小的,心想,这是什么情况,老板白天还是今天晚上要买机票飞去S市呢?这就从天而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