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是一年冬天,下雪。

入目全都是白茫茫一片,宋予乔穿着披着一件长而宽大的披风,由裴斯承牵着走下来,裴家大院在从主楼通向院门口的这段距离里。是裴老太太已经找人将积雪清理了,地上只有薄薄的一层散雪,是刚刚落上去的。

在院子那边,裴昊昱正在堆雪人,手里捏着一根光滑圆润的胡萝卜,。

前面司机已经备好了车,裴斯承先扶着宋予乔上了后座,然后自己才又绕过车尾坐到另外一边上去。

裴老太太嘱咐:“这边晚上熬了汤,我就过去送饭!想吃什么给我打电话!”

宋予乔靠在裴斯承的身边,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

在经过前面路口的时候,车后面忽然传来了噼里啪啦地鞭炮声,此起彼伏,宋予乔先是吓了一跳,随即就反应过来,靠近车窗向外面看了一眼。

此情此景,好像是曾经见到过。十分熟悉。

她转过头来。对裴斯承说:“我以前来过这儿。”

裴斯承忽听得宋予乔说出这样的话,微愣了一下,“你来过?”

宋予乔点了点头:“之前有一次。是和叶泽南一起来的,来送东西,当时好像是大年三十,到处都是鞭炮声,比现在还热闹。”

裴斯承一听,目光波动,片刻之后,他也想起来了。扔匠丰弟。

去年的春节……不,前年的春节。

就在他犹豫的那一秒钟,即将打开车门的手,顿了下来。

原来,那个时候。车内坐着的人,就是宋予乔。

他淡笑着摇了摇头。

宋予乔伸出手来戳了一下裴斯承的肩膀,“你笑什么?”

“没什么,”裴斯承将宋予乔搂在了怀里,“我就是觉得,其实咱们两个挺有缘的,都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予乔,你信不信,上辈子你还是跟我。”

“呵,”宋予乔忍不住笑了,“什么时候信了佛了?还信上辈子,那下辈子呢?”

“也是你跟我。”

说到信佛,等到宋予乔生了,月子做了,他这边也就要收拾收拾行李上山去斋戒了。

虽说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不过,看在自从答应了那个老和尚之后,家里果然是太平了,桃花劫果然是少了,那就去吧,就是斋戒一个月,也少不了几两肉。

为了宋予乔,别说斋戒一个月,就算是一年,也都无悔。

医院里的医生是唐七少先安排好的,手续也都办好了,其实程筱温的预产期也快到了,不过是在年后,到三月份了,而宋予乔怀的是三胞胎,在这种下雪天,还是趁早住医院里,方便临时救护。

医生给宋予乔做了检查,腹中的宝宝都很健康,毕竟是三胞胎,到现在已经三十周了。

还有不到两周过年,医生提议是等到过年之后再来剖腹产,毕竟谁也不想大过年的在医院住,而就像是剖腹产,三十五周到三十七周之间,建议剖,早了的话对胎儿并没有好处。

裴老太太一听这消息,顿时就找家里裴临峰的那个家庭医生给训了一顿,这么大冷天的,让儿媳妇来回跑,心疼死她这个当婆婆的了。

宋予乔和裴老太太的婆媳关系,一直是处于十分融洽,裴老太太从第一眼看宋予乔,就喜欢。就像是平常唠家常的那些个其他老太太,开口闭口都是埋怨自己儿媳妇儿这不省心了,但是裴老太太从来都是说的宋予乔的好。

这一次过年,宋予乔是在裴家过的,席美郁在参加了宋予乔的婚礼,等宋疏影出了月子,加拿大的研究所那边催促的太急,她便已经飞回去了,说等到开春了宋予乔生了孩子,再请个假回来。

宋予乔曾记得,在两年前的那个冬天,过年的时候她许了一个愿望,能够有一天,阖家团圆的过个年,放鞭炮,放烟花,然后手拉着手去散步,哪怕是春晚再难看,也会一边吐槽一边看,一直守岁到凌晨。

这一年,终于就实现了。

这一次,是这一家子的人到的最齐的一次,就连裴娅都从国外回来了。

裴娅的性子和裴颖挺像的,都是那种比较开朗的性格,她见了宋予乔,吃惊地捂着嘴,“真的是三胞胎么?天啊,有生之年能遇上三胞胎,死而无憾了!”

后面裴老太太赶紧上来就端着水杯给女儿漱口,“快含一口吐了,呸呸呸,大过年的说什么死不死的,臭嘴。”

“三嫂,你跟照片上一模一样!年轻,漂亮。”

裴娅一张嘴倒是将宋予乔给夸的笑了。

“三哥,说好了找到楚楚就打电话让我回来的,现在才没有让我回来的,真是不守信用,来,三嫂,我给你拿来有礼物……”

现在裴娅在对待宋予乔的这种态度,但是裴斯承松了一口气。

上楼的时候,裴娅转过头来,冲裴斯承做了一个鬼脸,“还算满意不?”

裴斯承比了一个OK的手势,裴娅一笑,追着赶上宋予乔:“三嫂!等等我,我还有事情想问你呢!”

但凡是在过年的时候,裴家人就会聚在一起,去年过年是在裴斯承大伯家里过的,今年,裴临朝就让女儿们都来到了大院这里来过。

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人,宋予乔从早上就被鞭炮声吵醒了,然后一整天,都在一种过年的浓浓喜庆的氛围中度过。

在这几天里,听的最多的就是过年好,新年快乐,大吉大利。

裴玉玲找了个时间,也带着叶泽南来了一趟,带着东西过来。

原本是要留了裴玉玲来吃饭的,但是,裴玉玲毕竟也是过不去这个坎儿,也要等着时间长了才能慢慢淡去,“让泽南留着吃吧,我要赶回去叶家那边。”

叶泽南是刚刚从上海回来,之前虞娜去了上海,一个月的休假时间后,上海分公司临时有事,裴斯承便让虞娜暂时留在上海了,他陪同虞娜在上海住到春节休假,才回来。

在餐厅内,宋予乔去拿糖果的时候,正好迎面撞上了叶泽南。

叶泽南接过宋予乔手手中的糖果盘,“让我来吧。”

宋予乔微微笑了笑:“虞娜还好么?”

叶泽南掀了掀眼帘,“嗯,很好。”

宋予乔跟在叶泽南的身后出了餐厅,说:“娜娜是个好姑娘,你好好对她。”

“嗯,我会的。”

在吃团圆饭之前,裴老太太还出来,给几个小辈一个人包了一个红包。

但是,很明显,一看就能看出来,宋予乔手中的那个红包,要比别人的都要厚的多。

裴娅说:“妈,不公平啊,三嫂的一看就抵的了我的三份。”

裴老太太说:“什么时候等你怀了三胞胎,我也多给你三份。”

裴娅没话了,不过过了一会儿就又开始嘟囔着:“你以为三胞胎是想怀就能怀了啊,全世界也不知道才有多少三胞胎了,偏心就是偏心。”

吃饭的时候,因为宋予乔喜欢吃鱼,裴斯承便将鱼刺给一点点的挑了,蘸上酱汁,给宋予乔放在面前的碗碟之中。

那边裴斯承的二姐说:“真的是秀恩爱的最高境界了,我觉得如果这个时候我们都不在,恐怕都是要喂进嘴里呢。”

宋予乔脸上有些红,便小声说不让裴斯承再给他添菜了,相反自己去照顾裴昊昱了。

裴昊昱现在还处于最喜欢过年的年龄段里,喜欢热闹,喜欢穿洗衣服,喜欢放鞭炮,吃糖,吃大鱼大肉,就算是没人照顾他,他一个人也能胡吃海喝一大通,饿不着自己个儿。

吃了饭,就是几个人凑的牌场。

在往年,这几个晚辈还小的时候,裴临峰和裴老太太还专门上去凑个数,就当是给这些孩子们散财了,只不过现在孩子们也都大了,裴临峰去年开始便已经不上桌了。

“爸,看我今年刚回来,你怎么就没说给我散点儿财呢。”

裴娅拉着老爷子,硬是让他上了牌桌。

裴临峰抖着胡子,“小丫头你就算计着你爸爸我腰包里的钱呢,输几把,就都进了你们几个小辈的腰包了。”

宋予乔在房间里随意地看电视,前面的地上,蹲在三个小孩子,裴昊昱是一副大哥的模样,带着几个小孩子堆积木。

另外两个孩子是裴斯承的堂姐家的,也就是裴临朝的外孙,和裴斯承是差不多的年龄,但是看起来有点小,裴昊昱算是孩子王了,在哪里凑吃得开。

她正专注地看着面前的几个孩子堆积木,门口就进来了另外一个人,是裴颖。

“三嫂,你不去玩儿几把牌?”

宋予乔记得很清楚,她第一次跟裴斯承去裴临朝的寿宴,当是就是裴颖硬是拉着她坐下来玩了两圈牌,当时她压根就不会,完全就是糊弄着玩儿了,倒是输了裴斯承不少钱。

“不去了,不能久坐。”

“我也不玩了,今天牌运不好,一直输,把位子让给三哥了,”裴颖眨了眨眼睛,“要是三哥输了,三嫂不会怨我吧。”

宋予乔笑着摇头。

裴颖便坐下来,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宋予乔说着话,偶然,就提到了那根验孕棒的事儿。

“三嫂,我知道三哥给你说过了,但是我还是想给你说一声对不起,”裴颖说,“那根验孕棒是我的,我给换了……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我骗了你,对不起。”

“你说什么对不起,”宋予乔说,“如果不是你那次换了验孕棒,我也不可能知道之前不孕的检查是弄错了,恐怕我还在伤心呢。”

裴颖忽然向前倾身,抱住了宋予乔的肩膀,“三嫂,你是好人。”

宋予乔被裴颖这个扑过来拥抱的动作吓了一跳,拍了拍她的肩膀,可是,裴颖却是不起来了,脸庞埋在宋予乔的脖颈处。

宋予乔也察觉到有不对劲了,感觉到脖子凉凉的感觉,似乎是哭了。

“裴颖?”

裴颖哭的很伤心,“我没有怀孕,那根验孕棒是我朋友的,我故意搞错的,我想要让他以为是我怀孕了,然后就离婚!”

裴颖哭着,好像是在给宋予乔说话,也好像依旧是自己在喃喃自语:“但是不可能了,不可能了,我姐怀孕了,永远都不可能了,可是明明是我先喜欢他的,我真的不甘心……”

宋予乔抚着裴颖的背,一直到裴颖红肿着一双眼睛直起身来,随便抹了一下眼角,“三嫂,我刚刚……”

“放心,我都忘了,”宋予乔给裴颖递过来一张纸巾,“你擦擦眼泪。”

“嗯,谢谢。”

宋予乔说:“其实,这件事情我没有立场说什么的,就算是你三哥,也没有立场,都是自己的事情,原本就是你情我愿,你将你自己看的高,你就顶天立地,你爱的卑微,那你就低入尘埃里,双方都是平等的,卑微的爱,宁可不要。”

裴颖微微一愣,点了点头:“嗯,我懂了。”

在十点半,牌场散了,热闹的氛围也都渐渐散去。

裴老太太知道宋予乔孕妇,便让她先上去休息。

“老三,你也上去陪着你媳妇儿吧,这边让保姆收拾,”裴老太太说,“她怀着孕,别让她熬到太晚,早点睡,想要吃的东西小厨房都备着呢。”

“嗯,知道了。”

裴斯承上了楼,房门是虚掩着的,轻巧的推开,没有一丁点声音。

房间里没有开灯,黑漆漆的。

宋予乔站在窗前,将厚实的窗帘拉开,外面的雪光照进来。

她正低着头看在裴家大院里渐次离开的车子,踩落了满地的鞭炮碎屑,车后扬起雪尘,纷飞。

等到车走,人散,只留下一片空茫茫的雪地。

就是这种感觉吧。

繁华落尽,热闹散场,最终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狂欢都是别人眼里的。

“在想什么呢?”

身后一个宽厚的胸膛将自己纳入怀中,宋予乔起初是吓了一跳,但是当感觉到身后熟悉的气息,便放松了下来,转过身来,抬起下巴来看着裴斯承一双黑漆漆的双眸,“老公,我空虚寂寞冷。”

裴斯承:“……这应该是我的台词吧?”

宋予乔噗嗤一声笑出来,双臂就绕过裴斯承的腰,从上衣下摆伸进去。

她的手有些凉,触摸到裴斯承温热的肌肤,裴斯承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你就是有意闹我的。”

宋予乔抬起头来,嘿嘿一笑,“是啊,我就是存心的。”

裴斯承将宋予乔的手拿过来,包裹在双手之间,牵着她上了床,捂着被子,“暖着,你现在金贵的很。”

两人在床上依偎着,宋予乔忽然想起来要给母亲打电话,慌忙就找手机,裴斯承将她从被子里探出来的双手重新放在被子里,“安心了,我打过了,你妈那边有时差。”

“噢,那还有我姐,还有予珩,还有华筝……”

裴斯承说:“我都已经群发短信过去了。”

宋予乔皱了皱鼻子,“你群发的什么?”

“一条特别喜庆的祝福语,我转的别人的。”

“噢,那可别像电视上说的,把最后落款都给转过去了吧?”

“哎,”裴斯承好像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似的,“好像是的,我直接转的。”

“裴斯承,要被你害死了!”

裴斯承已经比了一根手指在宋予乔的唇上,俯身凑近了,“这话可别让妈听见了,大过年的……你老公我有那么不靠谱么?绝对万事都给你办妥了。”

宋予乔张嘴将裴斯承的指尖含在口中,眼睛亮了亮,还刻意用舌尖扫了一下裴斯承的指尖。

裴斯承觉得顷刻间自己就炸了,从体内窜上来一股邪火。

伸手就将宋予乔给压住了双臂,眼睛里都浮现了一抹红光,只不过,现在碍在宋予乔怀孕,根本就不能来硬的,知道宋予乔身上的敏感点和弱点,但是现在根本就不敢去动,只好惩罚似的狠狠吻上了宋予乔的唇瓣。

“我错了,裴哥哥,”在裴斯承亲吻到宋予乔的锁骨处的时候,宋予乔用软绵绵的声音连连讨饶,“我错了裴哥哥,饶了我这一次。”

裴斯承侧身躺在宋予乔身边,深呼吸了两口气,然后闭了闭眼睛,端起床头一杯凉水灌下去,平复了一下体内的躁动,“我早晚得被你折腾去了半条命。”

“噗。”

宋予乔扣紧了裴斯承的手,将他的手掌打开,放在自己睡裙下鼓起的肚皮上,“感受到了么?宝宝们都迫不及待要出来看世界了。”

自然是能够感觉到的,现在宋予乔就薄薄的一层肚皮,里面三个小家伙相当闹腾了。

裴斯承索性爬起来,耳朵贴着宋予乔的肚子,脸上带着志得意满的笑。

宋予乔今天的精神头不错,一直到十一点多,窗外开始响起鞭炮声的时候,她都还在兴致勃勃地和裴斯承说话,讲上学时候的一些趣事儿。

“还不困么?”

“差不多了,”宋予乔揉了一下眼睛,“你去放个鞭炮,我们就睡。”

裴斯承先去给宋予乔热了一杯牛奶端过来,给她喝了,才到外面的阳台上去,将鞭炮缠绕在外面的绳子上,点燃来的同时,转身进来将阳台门牢牢地关上,扑到床上来,给宋予乔堵住了耳朵。

宋予乔险些要笑岔了气。

伴随着午夜钟声的敲响,宋予乔主动上前吻了一下裴斯承的唇,“新年快乐。”

裴斯承吻了一下宋予乔的额头,“晚安。”

第六年了。

终于能将你,拥入怀中。

为了等到这一天,那五年的相思苦,就都是值得的。

………………

等到年后,在元宵节前夕,宋予乔住进了医院。

两天之后,剖腹产。

她的肚皮已经被撑的几乎透明了,用医生的话来说,就是营养足够了,所以现在这个时间,剖腹产的话完全没有问题。

临近手术前一天,宋予乔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回到病床上躺着,心脏跳动的已经不受她自己的控制了。

想到要将肚子割开,里面的宝贝们拿出来,她就觉得手抖。

而裴斯承好像比她更紧张,每当宋予乔伸出手去握裴斯承的手,都会握到一手心的汗,还安慰她说:“别紧张。”

这话真的把宋予乔给逗笑了。

“是我生孩子,不是你,你放松点,医生说了,会给我做麻醉,”宋予乔说,“我都不会有任何反应,孩子说不定就出来了,你好好地看着,看看三个宝宝的次序。”

“嗯,我会盯着,盯的紧紧的。”

手术当天,裴斯承征求了医生的建议,然后换了防菌服,陪着宋予乔进了产房。

“你别怕,有我在。”

这是裴斯承进入产房之后,一直在重复说的一句话——“你别怕,有我在。”

这句话让宋予乔觉得心安,当宋予乔因为麻醉的药剂起了作用,已经没有任何感觉的时候,却一直能够察觉到这边有一双手,拉着她,给她温暖,给她力量,一如初见,一如往昔。

因为,有裴斯承在,任何时候,都不怕。

医院对于三胞胎的出生也是相当重视的,不管是在医生的选择上,还是在供需准备上,都做了充分的准备。

经过半个小时的手术,三哥婴儿全都安全抱出,这边医生检查宋予乔的情况,缝合,然后从产房手术室推到病房,这边,已经给三个早产的婴儿在做检查。

两个男孩,一个女孩,四斤半,四斤三两,最小的女孩是四斤。

龙凤三胞胎的可能性,几乎连万分之一都不到,现在,却真的是十分健康的三胞胎。

因为早产,所以暂时都先放在保温箱内,等到全部检查没有问题,再转入病房内。

裴斯承看过孩子之后,便去病房内陪宋予乔。

宋予乔微微睁着眼睛,动了动唇。

裴斯承凑过来,在她的耳边说道:“孩子很好,老婆,我爱你。”

宋予乔嘴角带着一抹笑,用口型说:“我也爱你,老公。”

………………

三胞胎满月宴的时候,宋予乔也做月子结束了。

宋予乔觉得自己已经馊了,幸好是冬天,如果是夏天,那会更加难受。

裴斯承总会看宋予乔小腹上的刀口,从这刀口中,取出来三个婴儿,想一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每次裴斯承从外面上班回来,脱了衣服就直接往宋予乔的被窝里钻,宋予乔别过脸去,“别碰我了,我都快一个月没洗澡了。”

其实宋予乔觉得已经没有问题了,最起码是可以洗洗头发了,但是裴老太太必须要宋予乔绝对不能下床,不能洗澡,又因为是剖腹产,免得到时候落下病根。

相反,裴斯承把宋予乔往怀里抱了抱,还一下子吻上了她的唇,“你一年不洗澡我也喜欢。”

“你能受得了,我可就受不了了,”宋予乔双手抵在裴斯承的胸膛上,“去看宝宝们了么?”

“看过了,裴昊昱在婴儿房念故事。”

三个孩子实在是闹腾的很,裴老太太照料着,还专门请了两个照顾孩子的保姆。

而裴昊昱,现在就完全充当了哥哥的角色,捧着故事书,每晚临睡觉前,给三个小宝贝讲故事。

“哥哥又来了啊,今天你们想听什么故事呢?今天啊,就给你们讲一个……什么鼠?”裴昊昱看着手中的童话书,鼹鼠……这个字是念什么?竟然还有这种字。

“奶奶,我那本带拼音的童话书呢?”

裴昊昱叫了一声,刚刚想要转身离开,后面婴儿床上的宝贝就哭了起来,裴昊昱赶紧就过来逗逗小宝贝:“木木,你是大哥,能不能不要哭啊,哥哥又不是不给你讲故事了……”

不过,他很快就觉得不对劲了。

这不是木木哎,是糖糖?也不对啊,难道是小妹妹吗?

可是长得差不多,他根本就分辨不出来啊。

哦,对了,裴小火小盆友脑中灵光一现,小妹妹没有小鸡鸡,于是,小火童鞋就去扒这三个小宝贝身上裹着的襁褓。

等到裴老太太一进来,就看见孙子的头都快埋到尿布里了。

“……”

“哎哟,小祖宗哎,”裴老太太赶紧就过来,将小宝贝的襁褓给重新包好了,“小火,你又想干嘛啊?”

裴昊昱背着手站着:“我想看看哪个是妹妹。”

裴老太太:“……”

裴老太太将包裹红色的婴儿被的小宝宝抱了起来,招手叫孙子过来,“来,小火,你看,这个是妹妹,她是用红色的被子包着的。”

裴昊昱眨巴了一下眼睛,“妹妹,小火也有妹妹了,嘿嘿,可以拿我的妹妹去和雪糕换言言。”

裴老太太:“……”

………………

裴斯承和宋予乔从婚礼前一个月,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同房了,现在算来,有小半年了。

现在宋予乔好了,自然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老婆骗到自己床上去。

宋予乔现在奶水很足,涨的难受,每天都给三个宝宝轮流喂奶,有时候裴昊昱在一边看着,有点眼巴巴,“乔乔,我能不能也吃点啊?”

裴斯承便将儿子给拎出去了,“快点去睡觉。”

裴昊昱掐着腰,虎视眈眈的盯着老爸,一副我终于知道了的表情,“哦,爸爸,你肯定是想要自己偷吃,你怎么能这样呢?”

裴斯承:“……”

裴昊昱依旧在自言自语:“其实我也想吃奶啊,你小时候肯定吃过你妈妈的奶,但是我没有吃过啊,所以我也想吃一次……”

裴斯承这次二话不说,直接将儿子亲自送到他的小房间里,然后将门反锁了,还不忘叮嘱一句:“班主任老师发校信通,明天要检查数学口算题卡。”

然后,里面就是嗷呜的一声惨叫。

再回到婴儿房中,宋予乔刚好三个宝宝都喂过了,将衣衫放下来,正在用手中的小黄鸭逗着三个奶白的宝宝,皮肤吹弹可破,眼睛黑漆漆的,都在顺着宋予乔手中的小黄鸭滴溜溜地转。

婴儿房就是在裴斯承和宋予乔的主卧隔壁的一间房,为了方便看孩子,还特别让师傅在中间的墙面上开了一扇门,就算是躺在主卧的床上,睁眼就可以看到孩子。

原先在宋予乔坐月子的时候,裴老太太是叫保姆看护着宝贝,但是到了现在,既然是自己的孩子,那就一定还是渴望着自己去照顾,裴老太太也是母亲,自然也是了解的。

裴斯承环过宋予乔的腰,用手丈量着她的腰身,“这才有点肉了。”

宋予乔心里想着孩子,便向后面的婴儿床上看,但是却没想到裴斯承的手不老实地向上,竟然捏了一下她胸前的浑圆,“这里肉更多。”

宋予乔脸上一红,已经直接捂了裴斯承的嘴,将他推到主卧这边,瞪着眼睛:“喂,这种话不要让小孩子听见。”

裴斯承一脸的无辜:“我怎么了?我只是说肉多,”他环着宋予乔的后腰,脸上带着一丝坏笑,“是你想歪了,还是……”

说着,裴斯承便已经双手探入了宋予乔的睡衣。

因为在家中没有别人,方便喂孩子,宋予乔便没有穿胸衣,现在倒是方便了裴斯承,双手一推一举,就握了个满手。

宋予乔有些羞燥,想要将裴斯承推开,但是裴斯承就紧紧扣着她的腰不撒手,“老婆,你行行好了,我都已经半年没吃肉了……”

“不行,我现在还不舒服,涨得慌。”

“那你说要多久?”

裴斯承虽然口中这样说着,手中的动作却是一丝一毫都没有慢下来,先是绕着宋予乔后腰上打转,然后向上。

宋予乔体内的火气也被裴斯承给勾了起来,这个时候有点娇喘了,“再等两天吧……”

“我过两天就要去外地出差了,要一整个月……”

宋予乔一听这话,顿时就愣了。

“你要亲自去外地出差?一整个月?”

“是的,一个十分重要的项目,所以必须亲自过去。”

此时此刻,裴斯承脸上绝对是十分真挚、无辜外加工作狂的表情。

宋予乔有些疑惑,“那就一个月不能见宝宝们了么?”

裴斯承耷拉了脸,“你现在面前时老公,你老公,是你老公一个月不能见你了……”

“哎,你等等……”

“等不了了。”

裴斯承已经将宋予乔推到了床上,被子盖上,已经熟练的将宋予乔的衣服给脱了下来。

可能真的是许久都不曾有过床事了,导致两人都有些喘息,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

而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清亮的啼哭声。

宋予乔的背一下子就绷紧了,就想要推开裴斯承下床,却被裴斯承扣紧了腰肢,细密的吻好像是雨点一样落在她的脸上,脖颈上,锁骨上。

小家伙们果然就是三胞胎,心有灵犀,一个哭了,另外两个也就开始哭了起来,而且好像在拼着谁的嗓门大,嗷嗷嗷,呜呜呜……

宋予乔将裴斯承推开,已经穿上了睡袍,“我去看看孩子。”

裴斯承托着腮,看着宋予乔已经走去婴儿床边,眼神里全都是幽怨。

原来只有一个裴昊昱,就算了,现在竟然又一下子多了三个……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有点头大了。

之前为什么会想到用孩子来留住老婆这种主意呢?这个主意真的是坏透了。

不过,好的原因,就是宋予乔因为怀孕,身上长肉了,抱着感觉比之前要舒服的多。

………………

一直快到凌晨,裴斯承才终于抱着浑身已经快要虚脱的宋予乔去浴室内洗了澡。

宋予乔眯着眼睛,已经没有力气再睁开了,“你干脆把我浑身的骨头都拆一遍吧。”

裴斯承脸上带着笑意,在宋予乔唇上吻了又吻,“一个月见不到面了。”

是的,第二天,裴斯承就让黎北订了机票,虞娜刚好是从上海的分公司回来裴斯承便给虞娜安排了新的职位,处理公司的事宜。

“有事给我打电话或者发电邮。”

“是,老板。”

去S市,是黎北陪同一起去的,而且,航班是先转到滨海的一座城市,然后又转了高铁,去的S市,毕竟,裴斯承也算是裴氏总裁,在C市都是有一定声名的人,举足轻重,如果真的让别的有些人看到了,他竟然跑去寺庙里当俗家弟子了,恐怕引起的轰动,不亚于陆小五重新复出歌坛。

但是,要么说娱记就是无孔不入呢,这边裴斯承前脚刚刚上了山,后面的黎北就揪出来一个背着相机的男人。

裴斯承之前学过散打,应付一个小记者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你这是……?”

“我是来后续报道的。”

裴斯承的眼皮跳了跳。

身后的黎北在心里默默地消化了一下“后续”这两个字,难道,还有“前传”?

是的。

“前传”已经发出去了,印了三十万册的杂志,流传在大街小巷。

其中有一份,就正捧在宋予乔的手中。

她盯着杂志上那几个浓黑体的大字,再配上裴斯承一张英俊的面庞,一口水就喷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