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改,还是不改?/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疏影心里一惊。

从韩瑾瑜身上滴答滴答滴落下来的,是混杂着血水的雨水,在地上堆积了一片水渍。

韩瑾瑜脚步顿了一下,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宋疏影。嘴角微微向上翘了一下。但是,这个时候,宋疏影分明已经可以注意到韩瑾瑜的脸色,是一种瘆人的白。

“没事儿,你不用担心。”

韩瑾瑜似乎是伸手想要拍一下宋疏影的肩膀,但是手伸过来的时候,却莫名的顿了一下,然后向后猛的摇晃,宋疏影急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顺带扶着他的腰站稳。

“你先什么都别说了,先去床上。”

宋疏影在触碰到韩瑾瑜腰上的衣服的时候。就感觉到手边是黏腻腻的,并不是雨水的冰冷,相反却有一丝丝温热感。

她将手拿开,果然,手掌心内红了一片。

她深深地皱眉,凑到鼻尖吻了吻。有血腥气。

韩瑾瑜走的脚步有些不稳,但是宋疏影看的出,他在尽量让自己的脚步平稳下来,如同以往一样。

等到了床边坐下,他在内心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撑得住。

这边宋疏影已经转身去拿急救箱,顺便从浴室内端了一个冷水盆过来,放上一条白色的毛巾。出来就看见韩瑾瑜坐在床边,正在喘着粗气,见到她出来了,便深深地闭了闭眼睛,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来。

宋疏影将水盆放在地上,说:“你现在不用对我笑,我知道你忍着疼……你先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清理一下伤口。”

因为宋疏影不知道这一次是什么伤,可能是枪伤,也可能是刀伤。因为韩瑾瑜穿着的衣服是黑色的,所以在外表看,根本就看不出他究竟流了多少血。

但是,等到脱了韩瑾瑜外套的衣服,里面是一件黑色的T恤,在小腹偏上的位置,皮肉和衣服已经黏在了一起,一道很长的伤口,一下子刺的宋疏影眼睛生疼,好像自己的一双眼睛,都因为这样的血光,染上了一片血红。

韩瑾瑜按住了宋疏影的手臂,“打电话……叫方医生过来处理。”

宋疏影抬起头来,目光坚定地看向韩瑾瑜,“不,我能处理好。”

韩瑾瑜看着宋疏影一张小脸,额上浸出来的细细密密的汗珠,最终还是松开了手臂,似乎是由着她了。

但是,宋疏影最终还是高估了自己。

因为在小腹上受了伤,脱衣服十分不方便,她便从急救箱内拿出剪子来,将韩瑾瑜的T恤,沿着从中间剪开,将薄薄的一层布料从他的身上剥开。

是刀伤,但是,宋疏影可以看得出来,伤口很深,而且刀口并不是直着切下去的,外面的皮肉翻上来,就算是看起来都十分可怖,而就在这一瞬间,韩瑾瑜忽然伸出手来将宋疏影的眼睛捂上了。

宋疏影脸上带着一股子倔劲儿,将韩瑾瑜的手拉开,然后用剪刀,在他胳膊上的T恤给剪开,最终完全将已经被剪成碎布的衣服丢到地上。

韩瑾瑜的胸膛上也有细小的伤痕,胸肌上还有后背上,有几处伤口,不严重,宋疏影只用了止血棉就止住了血。但是,腹部的伤口无疑是最严重的,仍然在向外汩汩的流着血。

宋疏影抑制住自己眼眶的酸痛,伸手去拿急救箱内的酒精和纱布止血棉。

酒精刺激伤口,疼痛难以忍受。

但是,韩瑾瑜脸上的表情也一直是淡淡的,他的目光自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宋疏影的面庞,清丽却一丁点都不放松,似乎真的就是为了韩瑾瑜的伤口在私底下较劲。

宋疏影说:“疼么?”

“明知故问。”

宋疏影一下子笑了出来,“还有兴致开玩笑啊,看来还是不疼。”

只不过,在消毒,用了止血棉,甚至用纱布将腹部的伤口包扎之后,流出来的血很快就将纱布浸透了。

宋疏影皱着眉,便拆掉纱布,重新再包扎了一次,可是,这一次在清洗了胸膛上一些细小的伤口之后,腹部的纱布竟然又完全红了,根本止不住血。

“需要缝针。”

宋疏影用止血棉按在韩瑾瑜的腹部的伤口,用了一点力气,方才抬头,看向韩瑾瑜,又重复了一遍,“需要缝针。”

韩瑾瑜脸上已经一丁点的血色都没了,苍白的和后面的墙面一个颜色,宋疏影以为他会再一次说叫方医生来,但是实际上,韩瑾瑜只是轻轻“嗯”了一声,“缝吧。”

在宋疏影的急救箱内,之前从医药的基础知识和外伤包扎指南上,她去药店内买了一些麻醉剂,用来做局部麻醉。

但是,宋疏影毕竟是没有受过专业训练,麻醉剂的定量和怎么注射,她都不会。

她翻找了急救箱,看着麻醉剂上的使用说明,忽然狠狠地将麻醉剂摔在了地上,小玻璃瓶内的麻醉药剂摔碎在地上。

但是,旋即她就意识到自己冲动了,只有那么一盒麻醉药剂,却全都被她在情急之下摔在了地上,可是现在,怎么缝针?

她忽然转过身来,眼睛都是红的,“不用麻醉药可以么?我在书上看到过你的这种伤口,只需要缝三四针……”

韩瑾瑜向前抓了一下宋疏影的手,“你看着来。”

这一次,宋疏影没有挣脱,相反,而是看着韩瑾瑜的眼睛,却忽然笑了,“韩瑾瑜,你不要总是这么纵着我,我就是看了几本学医的书,根本就还没有实际运用过,说不定我会害死你的。”

“那你为什么要看医学的书?”

“因为前两次你不都带着伤……”

宋疏影忽然顿了下来,是的,她为什么要看医学的书,她觉得她陷入了韩瑾瑜的语言陷阱里了,想起来之前韩澈的话,她是喜欢韩瑾瑜么?不是的,只是觉得两个人既然住在一起,就需要互相照料,韩瑾瑜受了伤,她绝对也不能视而不见。

是的,就是这样。

抬眼,韩瑾瑜正在对着她笑,眼睛里有融融的暖意。

这种融融的暖意,在宋疏影的记忆里,基本上是没有过的,因为韩瑾瑜不爱笑,真的是不爱笑,有时候宋疏影故意逗着说一两个笑话,而韩瑾瑜都只是抽抽嘴角而已,或者为了给宋疏影面子,才会笑出来。

后来,宋疏影问过韩瑾瑜,为什么在那个曾经的暴雨夜里,会那么温馨的笑。

然后,韩瑾瑜回答说:因为我以为我快要死了,然后,想给你留下最好的时候。

宋疏影蓦地站起来,从急救箱里拿了手术缝合用的针,用酒精消了毒,然后又准备大量的纱布和其他的必备用品,针尖逐渐接近在韩瑾瑜腹部那个血肉模糊的伤口,却忽然停下了手。

她深呼吸了两下,走到一边拿出来手机,翻出来方元东的号码,打了过去。

“你现在在哪儿?过来一下,韩瑾瑜受伤了。”

就算是在暴雨的夜里,方元东也来的很快,不过十分钟,就已经驱车来到了公寓下,在楼下,看见了高雨,正在找人清理车内的血迹。扔沟见圾。

也幸而,是这样一个暴雨的夜,等到明天雨停了,一切曾经有过的痕迹,都会被冲刷的一干二净。

高雨打着一把伞,站在车前,“快上去吧,刀子是直接插进去的,韩哥硬生生给拔了出来,估计快失血死了吧。”

方元东:“……”

高雨说着,就将一个已经装进密封袋里的刀具给拿了出来,给方元东看了一眼,方元东眼皮一跳,“怎么不早给我打电话?”

高雨耸了耸肩,“不是宋疏影给你打的电话么?”

方元东这样一听,也就明白了。

方元东的用具要比宋疏影急救箱里更齐全,因为韩瑾瑜有时候受了伤不便去医院,这边方元东作为他的医生,一些东西都是准备齐全的,外壳的手术一般情况下不需要借助机器,所以,只要基本的东西齐全,便不用去医院惊动。

其实,宋疏影的估计没有错,这个伤口从外面看起来真的也就是三厘米,三四针,但是,这是一把匕首插进去的。

方元东在处理伤口的时候,宋疏影原本是在身后站着看,但是,不过几分钟,便转过身出去了,将自己卧室的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这边的方元东给韩瑾瑜处理了伤口,上了药,顺带打了一针。

“你如果再不给我打电话帮你止血上药,你恐怕就真的跟高雨说的一样,要死了,”方元东看着韩瑾瑜将意见衬衫披上,正在艰难的系扣子,“以后没必要用这种生命的事儿来博美人一笑,你可不是那种为了美人连命都不要的人。”

美人?

韩瑾瑜苦笑了一笑,况且,美人现在的心还不在自己身上。

方元东原来是张老手下医生,他的妹妹方妍也是走的医生的这条路,所以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是疑难杂症,他们的外伤都是方元东在处理的。

他认识韩瑾瑜也算是有好几年了,他说:“你现在已经不大理智了,韩哥,我不知道我现在这么说对不对,你和宋疏影现在的这种关系,到底算是什么?”

韩瑾瑜默不作声。

其实他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关系,只不过是两家的老爷子都看的好他,也看的好宋疏影,把宋疏影留给他培养。

只不过,培养么?就算是在这里,也都是宋疏影自己照顾自己,他基本上对于宋疏影的私人生活是不闻不问的。他也给了宋疏影自由,她可以想走就走,但是,没有人束缚着她,但是,她现在却依旧留下来了,每一次韩瑾瑜在外面办完事情,回到S市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这里,而每一次都能看到宋疏影。

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方元东接着说:“韩哥,你现在想要退出张老那儿,我也听说了,张老不同意,或者说底下有人故意为难你,才让你这一次去西边去截了那批违禁货,明明知道那边有两拨人都在盯着,很紧……”

韩瑾瑜伸手摆了摆,已经闭上了眼睛。

方元东起身,“韩哥,那好,我先不说了,反正多的高雨肯定也都给你说了,我这人就是是非分明,我不向着张老,当初我脱离组织到医院去上班的时候,你也帮了我不少忙,你先休息。”

他起身走出去,关上了门,默默地摇了摇头。

而就在方元东口中的这个美人,现在嘭的一声关了自己卧室的房间门,现在就在坐在床上,开了电脑,开了高考的报名系统,看着原本和韩澈已经填好的志愿,默默握紧了手,手指滑动光标在方框内,然后按下删除键,等到第一志愿的学校被完全清除掉,她看着莹莹闪动的电脑屏幕,许久都没有动。

咚咚咚。

三声敲门声响起。

宋疏影转过头来,盯着房门,房门已经从外面转动打开,是方医生。

方元东问:“这个时候方便么?”

宋疏影从床上站起身来,点头道:“方便。”

“我知道你现在是暑假,韩哥需要在家里修养几天,这几天需要换药,如果明天伤口没有感染的话,就不用打针,需要换的药我给你放这儿了。”

宋疏影直愣愣地盯着方元东,“你的意思是让我替他换药?”

“这就是我要说的,”方元东点头:“你现在不是暑假么,可以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当然,如果你要跟同学一块儿出去玩儿的话,那高雨可以帮忙……”

宋疏影打断方元东的话,“我不出去,我就在家里。”

她走过来,“哪些药?”

方元东不着痕迹的打量了宋疏影一眼,然后将需要在伤口上上的药都分类标注好,最后说:“你如果有不清楚的地方,可以打电话问我。”

“好。”

“他这一次失血过多,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可以给他吃一些补血的食物。”

“好。”

宋疏影送方元东出门,转身回来,走到窗边看了一眼,刚才停在楼下的那辆黑色的私家车已经不见了,方元东打着伞出去。

雨势貌似已经小了一点,只不过天空中还是会碾过闷雷。

宋疏影倒了一杯热水,走到韩瑾瑜的房间内,“韩……”

名字刚刚说出口,她就急忙刹住了。

在床上,韩瑾瑜已经闭着眼睛侧着头,好像是睡着了。

宋疏影走过去,将水杯放在床头,韩瑾瑜的身上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她不由得将毯子向下拉了一下,露出韩瑾瑜的胸膛。

方元东已经全都处理过了,腹部的伤口缠上了绷带,绷带是干净的,没有染上鲜血。

宋疏影将毯子给韩瑾瑜盖上,转身出门的时候,将灯给关了。

这个夜晚,宋疏影到凌晨三点才睡。

她一直在翻找大学填报志愿参考书里关于医学的专业……

她考的分数足够高,一般像是金融经济这类在当时热门的专业,分数都够,医学院的话……

宋疏影在网上查找近两三年的录取分数线,然后在纸上做记录,十分认真地对比然后在电脑上画了一个曲线图。

一直到凌晨两点,宋疏影才筛出三个学校,有医科大学,也有一流大学内属的医学院……

宋疏影坐在电脑前,过了许久,大约是有半个小时,最终将医学院的大学名字填写在第一志愿上,光标停留在报名界面的最下方“提交”的按钮上。

在上面写着“只可修改两次”。

因为宋疏影在之前先填写了一次,后来和韩澈讨论的时候,才又把第一志愿改成了韩澈所在的学校,等于说现在只剩下这唯一的一次机会了。

一旦要是修改过后,就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之前和韩澈在图书馆里做了三天的工作,也就全然在这一天内给推翻了。

宋疏影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黑漆漆一片,窗外偶然银光的闪电划过天际,将整个房间照的明晃晃,须臾,便又沉寂与黑暗中。

改,还是不改?

她闭上了眼睛,恍然间想起来前些年,大约是两年前的一个燥热的夏天。

刚上高一。

那个时候,她性格比较孤僻,如果别人不主动来找她说话,她是绝对不会先找人说话的,而且,宋疏影在那个时候,还不认识张晓恬,也不认识韩澈,总是独来独往,有很多同学都看不惯她。

天气异常炎热,宋疏影在图书馆看书,她喜欢看一些比较晦涩的书,然后死死地钻进去去研究,等到挑选完书,已经是到了中午吃饭午休的时间,图书馆的人是最少的时候,宋疏影才抱着很厚的书从楼梯上走下来。

但是,在楼梯上,身后忽然就是一阵大力,宋疏影心里一惊,踩空了一级台阶,然后直接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手中的书散落了一地。

幸好,只是两级台阶的位置,宋疏影在脚步不稳的同时,便一级急忙丢了手中的书扶了一下楼梯栏杆,所以,也只是崴了脚。

她在回过神来的第一时间,就转过头去看楼梯上,正好看见了一个人影已经顺着楼梯上去了,穿着的是一条蓝色的裙子,白色彩绘的帆布鞋,她的观察力十分强,第一时间就将这个人的穿着记住了。

脚踝好像是肿了,宋疏影坐在台阶上,慢慢移动过去,将散落在地上的书捡起来,先放在一边,才脱了鞋,看了一下已经肿成鸡蛋的脚踝,忍着的痛将鞋子穿上,休息了一会儿,扶着栏杆,用另外一只脚,从台阶上跳下来,一级一级……

这种时候,宋疏影就已经告诫自己,这个世界上,父母可以在前十八年给你帮助,但是未来的路,始终都是要靠自己的,特别就是在这种时候,更是要靠自己一步一步走下去。

其实,宋疏影也期待着,能够有一个英雄,一个骑士,能够在这种时候,来帮她一把,但是,同样的话想三遍,都没有实现,也就不必要继续下去了,所以,宋疏影依旧是只依靠自己。

宋疏影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台阶,因为还捧着书,所以下楼的时候就特别的不方便。

她下了两级楼梯,便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揉了揉脚踝,蓦地就觉得内心十分委屈,尽管已经告诫过自己千万遍,凡事靠自己,但是在真的有这种孤独无助的时候,才真的会觉得呼吸不上来,原来寂寞就是这样的。

深呼吸了几口气,宋疏影想要再起身的时候,忽然,她就看见前面的楼梯上,出现了一个黑影,黑影倾覆过来,将她完全笼罩在阴影中。

宋疏影抬起头来,看见了韩瑾瑜一张逆光的脸庞。

“你怎么……”

韩瑾瑜一句话也没有说,就俯身下来,直接穿过宋疏影的膝弯,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韩瑾瑜,你不用,我现在……”

“别说话,先去做紧急处理。”

韩瑾瑜抱着宋疏影先到了洗手间外面,蹲下来给宋疏影脱了鞋袜,将她的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你扶着我。”

随即,他便将宋疏影的裤腿向上卷起,露出了一半小腿,直接抬起她的腿,宋疏影急忙扶好,这边韩瑾瑜已经打开了冷水,哗啦啦地在她的脚踝上冲着,手指按压了一下宋疏影的脚踝,她疼得倒抽了一口气。

韩瑾瑜幽凉的目光在宋疏影脸上闪过,“疼也要忍着,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自己,没有人会心疼你。”

宋疏影微愣片刻,反问了一句:“那你呢?”

“不会,但是……”

只不过,但是什么,宋疏影一直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韩瑾瑜的后续。

等到水流冲了许久,触摸起来宋疏影的脚踝都已经是冰冷的了,韩瑾瑜才将水流关上。

宋疏影在韩瑾瑜伸出手想要将她抱起来之前,就首先按住了他的手臂:“我自己能走。”

一直到后来的后来,宋疏影才知道,韩瑾瑜那没有说完的半句话,其实就是——不会,但是如果连你自己都不心疼自己,总归要有一个人去心疼你的,那就由我来吧。

有人关心,有人保护的感觉,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感觉了。

………………

韩瑾瑜确实是需要人照顾,而宋疏影恰巧就放假在家,便推掉了一些同学聚会,在家里呆着。

当然,推掉的这其中,包括和张晓恬的毕业旅行,也包括韩澈。

原本已经定好了去旅游的路线,但是,宋疏影却临时给韩澈打来的电话,说:“我不去了,我家里有点事情。”

韩澈当时已经在旅游景点了,他接到宋疏影的电话的时候,在询问过后并没有表现的特别暴躁,只是说:“那好,等下一次我们再计划。”

“好。”

可是,就在宋疏影刚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却隐约听见韩澈的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女声,她微蹙眉,将手机重新拿过来放在耳边,“阿澈,刚……”

嘟嘟嘟……

已经成了忙音。

她猛的摇了摇头,本想要再打过去,但是又觉得自己实在是疑神疑鬼了,便将手机放下来。

韩瑾瑜腹部的伤口需要每天换药,宋疏影严格按照方元东留下来的方法给韩瑾瑜换药,绷带解开,将染了血的纱布用镊子拿掉,然后给他敷上药,再用纱布包扎上,只不过,却不再用绷带了。

韩瑾瑜是躺在床上,而宋疏影坐在床边,半伏在床边,一呼一吸,感觉都可以拂在他的裸露在外的皮肤上。

韩瑾瑜因为腹部有伤,不能沾水,所以这些天,没有洗澡,而且因为不能弯腰,也没有洗头发。

宋疏影站起身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起来,我给你洗头发……哎,等等,”她顿了顿,“你这么躺着,然后我在这边给你洗头发。”

韩瑾瑜躺在床边,宋疏影端了一个盆出来,湿润了头发,又抹上了洗发水,柔软的手指在他头发上打出泡沫来,细细地揉着。

“舒服么?前几天在电视上跟人学了按摩的手法。”

宋疏影是微微俯身,因为身上穿的是一件比较宽松的棉质T恤,一俯身,从宽大的领口就可以不经意间看见里面的风光,凹凸有致的身材,细嫩的皮肤……

宋疏影就靠在韩瑾瑜的身侧,近的只有不超过三公分的距离。

韩瑾瑜忽然想起,宋疏影已经快十九岁了。

他刚开始将宋疏影领过来的时候,还只是一个青春期的小女孩,现在已经完全发育成一个婷婷的少女了,甚至都可以闻到她身上那种,独独属于少女的馨香。

他觉得自己的下腹开始发紧了,连着腹部的伤口,都隐隐有些酥麻的疼,他深深地闭了一下眼睛。

这样柔软的揉着,韩瑾瑜却忽然将宋疏影的手给打掉了。

宋疏影愣了一下,有些疑惑,不过看着此刻韩瑾瑜深深皱起的眉头,以及闭上的双眼,她也没有再多问什么了,见直接用水将他的头发冲洗干净,换了两次水,一句话没有说,就出了门,嘭的一声将门给碰上了。

韩瑾瑜深呼吸了好几次,一下子掀开盖在身上的薄被,已经明显可以看的出,已经有了反应。

他下了床,到洗手间内用冷水洗了脸,努力平息了一下体内的燥热。

如果再这样相处下去,也不一定会发生点什么,韩瑾瑜一向是非常有自控能力的,但是现在,他不敢保证,如果再和宋疏影两个人相处再同一间房子内,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走出卧室,给高雨打了个电话。

“下午开车来接我。”

高雨对于韩瑾瑜忽然而至的这个电话表示其实并不了解,因为就算她现在是一个局外人,都能看出来,其实韩瑾瑜对于那个养了六七年的宋疏影,说到底绝对是不一样的感情的,可是,究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她不知道,也不准备多问。

“好,需要订机票还是……”

“订一间酒店套房,距离这里远一点的……”

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宋疏影叫了外卖,专门点了补血的菜。

宋疏影的厨艺其实可以说是一塌糊涂,除了一些简单的速食食品,还有就是简单火腿这类的只需要将鸡蛋打破放进煎锅里,所以一般情况下吃饭,全都是叫的外卖,不过卫生情况还都不错。

韩瑾瑜说:“我下午就要离开了。”

宋疏影愣了一下,继续低头扒着碗里的米饭,不咸不淡的说:“哦。”

“估计过几天就回来,这一次不会太晚,”韩瑾瑜笑了笑,“我欠着你一次毕业旅游,我记着。”

宋疏影又是一个字:“哦。”

宋疏影送走了韩瑾瑜,自己在家里单独过了几天无所事事的生活,因为韩瑾瑜的事情,她推掉了张晓恬的毕业旅游,而且也推掉了和男朋友韩澈的旅游,本说要一心一意地照顾韩瑾瑜,但是,韩瑾瑜却离开了。

她其实可以跟韩瑾瑜大吵一顿,但是,她没有。

人总是要为了自己所做出来的决定负责,本来就是自己心甘情愿做出的决定付出的努力,别人并没有强制要求,所以谁都怨不得。

宋疏影从小就是这样一个冷静的人,冷静的让人以为她没有七情六欲,甚至连韩澈都觉得,在一些时候的宋疏影,很可怕,让人心凉的可怕。

韩澈觉得,其实他从来都没有看懂过宋疏影。

但是,宋疏影却总是在一些时候,让他怦然心动,那是和朱芊芊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芊芊今天晚上的航班,你为什么不去接?”

韩澈的生母苏芳的电话打过来,韩澈揉了揉眉心,说:“今天有点忙。”

“再忙可能忙到这种程度么?有什么比接朱芊芊更重要的事情,”苏芳恨不得敲开儿子的脑瓜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明明这事情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却还是死不开窍,“你想要拿到韩家的家产的继承权,朱芊芊是最好的帮助,她是朱家最疼的女儿,你绑住了她,就是绑住了整个朱家,一半的韩家就在你手中了,你懂不懂?现在只靠你一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成功的!”

韩澈抿了抿唇,“我知道了。”

“你每一次都说知道了,但是实际上呢?韩澈,你是不是忘了,妈的腿到底是怎么断的,那场车祸,如果不是妈在,你现在恐怕就被韩瑾瑜找的人给弄死了!他都时时刻刻想要置你于死地,你呢?你怎么就不能争一争呢?你今天晚上,不,你现在就去花店里买一束花,然后去找芊芊去吃一顿烛光晚餐……”

而就在这个时候,韩澈直接将母亲的电话给挂断了。

他按压着自己两侧的太阳穴,抬手将手机摔在床垫上。

他现在迫切的想要变得强大,没有任何人可以制约他,也没有任何人可以用别的事情威胁到他。

虽然说现在的韩澈也还有叛逆心理,但是也懂得是非明辨,他还是去找了朱芊芊,给朱芊芊送了花,然后一起吃了一次烛光晚餐,然后并肩在路上走着,说要去看电影。

韩澈问:“你想看什么电影?”

朱芊芊腼腆的多,牵着韩澈的手,微微低了低头:“你说了算。”

韩澈读了读上面几部片子的片名,忽然就顿了一下。

如果是宋疏影,绝对不会是这样的腼腆,肯定会说:“爱情片太婆妈,枪战片没有内涵,动画片不想看,还不如看科教片,还能长点知识。”

韩澈听了宋疏影这种另类的“如数家珍”,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宋疏影特别珍惜和韩澈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她就对韩澈说过,哪怕是跟你牵着手压马路吹着风说话呢,也不想要浪费一点一滴的时间去看别人的故事。

朱芊芊在韩澈的眼前晃了晃手,“阿澈。”

韩澈猛然回过神来,笑了一下,“刚刚有点跑神,我们就看这个电影吧,影评不错。”

朱芊芊娇憨的一笑:“好。”

朱芊芊也只是在这边过十几天的假期,几乎每天都和韩澈呆在一起,觉得怎么也不够,直到不得不上飞机飞回意大利。

在朱芊芊离开之前,带着韩澈去见了家里人。

“这是我男朋友。”

朱芊芊穿着一件粉色的裙子,束腰的是一条金黄色的腰带,她带着韩澈去了家里,家里人纷纷招呼韩澈。

韩澈将手上带的东西递上去,朱芊芊的父亲说:“来了就来了,不用带东西。”

朱芊芊撒娇似的对韩澈说:“看吧,我就说了,你不用带东西来,我爸爸妈妈人很好的。”

韩澈微笑着点头,看向朱芊芊的眼神里全都是宠溺。

当然,在朱家这种大家族里,朱芊芊的父母不可能不对女儿挑选的这个夫婿进行观察,最后,朱芊芊的母亲对朱父说:“小伙子不错,看他那种宠溺的目光,根本就不可能是假的。”

朱芊芊的父母当然也调查了韩澈的家世,既然是韩家的儿子,虽然说是在外的私生子,但是,只要女儿喜欢就好,这样一个宝贝女儿,恨不得都是捧在手心里去对待的。

“芊芊现在还在国外上学,还有两三年的时间,不如的话……”朱芊芊的母亲笑着看向在朱父,“就先订了婚,这样也好安心,你说是不是?”

朱芊芊抬手推了一下母亲的肩膀:“妈……”

朱芊芊的父亲附和:“阿澈怎么看呢?”

“我母亲也很喜欢芊芊,”韩澈说,“等到我回去问一下我母亲,定个日子。”

朱芊芊特别腼腆,脸上却带着的是十分幸福的笑。

韩澈脸上的笑容没有改变,但握着高脚杯的手却有点莫名地用力了,如果仔细看的话,才会看见他手指关节上已然发白了。

………………

韩瑾瑜不在家,韩澈又在C市,宋疏影一个人在家,真的是乐的清闲。

偶尔也回去给宋予乔补习一下英语,这个丫头的英语真的是烂到了一定的程度,宋疏影简直要头疼死了。

“英语好难啊。”

宋疏影看着妹妹将头发揉的好像是稻草一样,好像她整个人都处于崩溃边缘了。

当时,宋疏影就认定了,宋予乔这辈子算是学不会英语了,顶多也就是将一些考试的知识教给她,纯粹就是应试教育,但是却没有想到,在几年后,她的妹妹,竟然一个出国了,在国外两年,练就了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

却因而也造就了一段不能割舍的爱情。

那个时候,宋老爷子还在世,只不过已经有些认不清人,老年痴呆了,但是,令人惊异的是,宋老爷子在看见宋疏影的时候,竟然认得,叫:“大丫头,你过来。”

宋疏影眼睛一亮,“爷爷。”

宋老爷子说:“你要跟着韩瑾瑜好好学本事,等到学会了,就回来,爷爷有东西给你。”

宋老爷子到底是老年痴呆,还是清醒的,这一刻,就连宋疏影都不大弄明白了,但是却依旧点头答应:“嗯,你放心,爷爷。”

宋家和韩家的老爷子,其实都欣赏宋疏影,自然对于韩瑾瑜带着宋疏影的这种行为,也就都算是默认了,但是,两个老一辈,却都没有想到,两个人的感情,会渐渐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

张晓恬旅游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去旅游地的纪念品给宋疏影送来了一大堆,因为去了海边,所以也送过来很多贝壳做成的工艺品,光贝壳梳子就有一大堆。

“这些……这些,还有这些,都送你了。”张晓恬给宋疏影送过来一大堆的工艺品,还给宋疏影安排好了,“这个你付可以可以放在鱼缸里,这个你可以挂在墙上,这个你可以挂在门梁上……”

宋疏影单手撑着下巴,听着张晓恬喋喋不休。

张晓恬大约是口吃不停的说了有半个小时的话,自己去倒了一杯水灌下去,才问:“哎?韩学长没有跟你去玩儿?”

宋疏影摇了摇头:“没,之前说去旅游,然后我有事儿推了,他就一直在C市没回来。”

张晓恬笑了笑,凑过来,“那那个帅大叔呢?”

“什么帅大叔?”

张晓恬拍了一下宋疏影的肩膀,“就是上一次来接你的那个啊,我记得可清楚了,我觉得他要比韩澈有男人味儿啊,那才是成熟的男人……”

宋疏影知道张晓恬又要少女心了,索性自己走到冰箱前,给张晓恬拿了一杯早些时候从楼下冷饮店里带上来的柠檬冰摇。

张晓恬喝了几口,休息了一会儿,才说:“那个录取的学校能查了,你查了没呢?”

宋疏影关冰箱门的手顿了一下,看向张晓恬的眼神已经多了一丝波澜,“能查了?”

张晓恬啧啧唇:“面对高考录取能这么淡定的也只有你了疏影姐姐,前两天就能查了,我跟你一个城市,不过我是二批,你不是报的韩学长的学校么?绝对稳妥的,我帮你看了,你的分数线比A大高二十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