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就凭我是韩瑾瑜/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我是张晓恬,我是宋疏影的朋友,刚刚打她电话……哎呀!”张晓恬都为自己的语无伦次直接给了自己一个嘴巴,“疏影在酒店里有危险,韩澈去了!”

韩瑾瑜的脚步僵住了。耳中只回荡着张晓恬的那一句“疏影有危险了。”

高雨在店内跟店主已经谈好了价格,见韩瑾瑜还没有打电话回去。就走了出去,但是在古董店门口,却没有见到韩瑾瑜,高雨皱了眉。

前面有一个清洁工正在清扫街道,高雨走过去,询问:“刚才是不是在这里看见有一个打电话的男士?穿着西装的。”

清洁工大妈说:“是啊,他刚才接了电话就向着那边的巷子口跑过去了,好像是有什么急事。”

急事?

能够让韩瑾瑜匆忙的,也就只有一个人了吧。

宋疏影。

………………

在酒店内,宋疏影被韩澈死死地压在床上,脑后梳起来的头发已经完全散了。

宋疏影咬紧牙关,用自己的力气和韩澈相斗着,但是,却依旧被压制的牢牢的,几乎是动弹不得。

“韩澈,我告诉你。你不要做让你自己后悔的事情!”

韩澈的后背僵了一下,他对于这句话。在脑中翻滚了几次,好像是曾经在哪里听到过。

随即,他就回想起来,是的,曾经有一次。

就是韩瑾瑜警告他的那一次。

韩瑾瑜警告他说:“韩澈,别做让你自己后悔的事情。”

而现在,宋疏影竟然也是这样一句话。

真是可笑。

他逼近宋疏影,抬手已经抚上了宋疏影的肩头,指腹带上了一点力气,说:“如果我做了呢?”

宋疏影一双眼睛冷然,嗓音已经嘶哑,一双明亮的眼睛有些发红了,“韩澈,别让我恨你……”

韩澈盯着宋疏影此刻好像是看着仇人一样的眉眼。整个人都绷紧了,恍然间,他咽了一口唾沫,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他记得,在最初的时候,他可以低着头吻上宋疏影的脸。可以和她接吻,但是现在,宋疏影对他抗拒,全然将他推到一边去,排斥他的靠近。

他俯身,双手桎梏着宋疏影的脸,“你现在跟了韩瑾瑜,所以你排斥我的靠近了么?你现在不想跟我接吻了么?”

宋疏影摇着头,手从韩澈的禁锢中想要挣脱出来,但是韩澈却越发的将她禁锢住。

就在这样千钧一发之际,宋疏影闹钟闪现的人,竟然就是韩瑾瑜。

去而复返的韩瑾瑜。

忽然,酒店房门轰的响了一下,房门震动了两下。

宋疏影愕然抬起头来,而韩澈同样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趁着韩澈愣神的这一刻,宋疏影直接抬脚一脚踹在韩澈的腿上,一把推开她,也许是因为用力过猛了,这边她一下子从床上摔了下去,韩澈忍着小腿上疼的那一下,急忙伸手去拉她。

而此时此刻,门也从外面打开了。

韩澈还没有来得及拉住宋疏影的胳膊,后面有一个黑色的人影就覆盖了下来,紧接着,韩澈被人拉着后衣领从床上拎起来,然后一个拳头挥过来,铁一般的拳头擦过颊边,擦过嘴角,再用颧骨上生生地撞上去。

他的后脑勺就一下子撞上了身后的桌子,顿时眼前一片乌黑。

待到眼前清明了一片之后,他看见了站在自己面前,浑身散发着戾气的韩瑾瑜。

韩澈冷笑了一声,他咳咳了两声,已经尝到了自己嘴角的血腥气,抹了一下嘴角,抬手,看见手背上有一抹红。

看来,他一直都真的没有想错,宋疏影对韩瑾瑜,绝对是有很特殊的意义。

韩瑾瑜已经走到床边,将躺在地上的宋疏影扶起来,这边酒店客房部的几个人也就都进来了。

客房部的经理刚刚拿着房卡开门的时候,感觉到身边男人那种强大压制的气场,几乎是想要将身边所有的事物都湮灭了。

她都差点没有拿稳房卡,滴的一声房门打开的瞬间,身边的这个男人就好像是狮子一样窜了进去,那种眼神,好像是煞神归来一样。

客房部经理看着地上已经被打了一拳的人,本道是人家家里自己人的事情,但是如果真的在酒店内出现了这种打架斗殴的事情,到底受到伤害的还不是他们酒店的声誉,便招手让后面跟着的两个人将半靠在墙面上的韩澈去扶起来。

她能当时客房部的经理,能做到这一步,了解的肯定要比普通的职员要多的多的,那么入住的人也都要了解的,就比如说眼前这两位。

韩澈,朱家小姐的未婚夫,现在已经是在C市沸沸扬扬了。

而这位韩瑾瑜,就算是不知道S市韩家,在圈子里的人,都好歹知道一点张老手下的韩瑾瑜,也算是一个传奇人物了吧,而且张老十分看重他。

说来也怪,韩家老爷子可是参谋长,却有了一个这样的孙子。

现在,就是将这两人分开,就算是两人有矛盾,哪怕是想要杀了对方了,那也不能在酒店房间里。

韩瑾瑜将宋疏影已经撕扯的裸露肩头的上衣向上拉了一下,手指微动,将她的衣领扣子扣上,上下扫了一眼,特别看了一下宋疏影身上是否有痕迹,低声问:“有没有事?”

宋疏影摇头,此刻倒是眉眼低顺了,本在韩瑾瑜帮她系扣子的一瞬间,背僵了一下,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却终归是稳稳地站在原地没有动。

韩瑾瑜这才放下了心来,抬眼,就看见几个酒店工作人员正在扶着韩澈起身,向门外走去,直接就开口叫住了韩澈。

“你等等。”

韩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怎么?”

韩瑾瑜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道歉。”

不仅仅是为今天的这种行为,而且还有之前所有的欺骗,道歉,向宋疏影道歉。

听了韩瑾瑜的这两个字,韩澈好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我亲爱的哥哥,你在做梦吧?还是你真的退化了?我对宋疏影做了什么吗?就算是我想要做些什么,你出现的这么及时,我也没有能做成啊,你倒是看看她身上的那些痕迹,究竟是哪个禽兽弄出来的?”

韩瑾瑜眯了眯眼睛,眼神冷的像冰。

“韩澈,你现在留下来。”

他现在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一些话不能说出来,要不然损害的不仅仅是他们,更重要的是宋疏影,宋疏影是女孩子,根本就经不起外面的抹黑造谣。

客房部的经理心里一惊,她就是想要先把这个人送出去,然后再来安抚另外这个人啊,都是大人物啊,跟打架斗殴还不是同一性质的。

“那个,韩先生,现在有什么事能不能……”

韩瑾瑜一下子打断了客房经理的话,“你先带着她去另开一间房。”

他的手牢牢地抓住了宋疏影的左手,宋疏影低头看了一眼他手背上的青筋,应该是很用力,但是她却感受不到狠狠地力度,似乎所有的愤怒都已经集中到眼睛里,看着面前的韩澈。

客房部经理现在也不敢违抗韩瑾瑜,她走过来,对宋疏影伸出来一个请的手势:“小姐您这边请。”

韩瑾瑜这才安抚似的在宋疏影的手背上捏了一下,然后松开了宋疏影的手,“先在房间里呆着,不要出来,一会儿我去找你。”

宋疏影点头,跟着客房经理走出去,绕过韩澈身边,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不经意的对上了韩澈的目光,旋即迈着脚步走出去,不再回头看一眼。

韩澈听见韩瑾瑜的话,在注意到宋疏影那种默契的眼神,内心好像是有一把火在拼命地灼烧着,几乎将他的五脏六腑吞噬。

等到房间内的人都清空了,只留下韩瑾瑜和韩澈。

韩澈此刻有些狼狈,脸上带着伤,颊边有淤青,却逼着自己冷硬的看着站在床边的韩瑾瑜。

韩瑾瑜开口说:“韩澈,我说过,你不要做让你自己后悔的事情。”

韩澈冷冷笑了一声:“那我现在就已经做了,那你要怎么办?宋疏影对你是有不同,但是,你觉得你可以得到她么?她的心根本就不在你身上!你是韩家的长子长孙,你想要娶侄女,你也要看看,不想气死爸爸,也要气死爷爷了!你这就是给我们韩家抹黑!”

韩瑾瑜漠然的动了动手腕,出拳特别快,但是这一次,韩澈因为事先有了防备,侧脸躲开,向后退了一步,手中已经拿起来竖立在墙面上的一支晾衣杆,然后抓着底部狠狠地想韩瑾瑜的背打过去。

晾衣杆不是普通塑料的,而是实木的,虽然只有不粗的一根,但是打在身上仍旧是痛的,忍耐不了,特别是韩澈用尽全力的向下打过去。

一声闷响,是实木木头接触到皮肉骨骼的那种声音,但是韩瑾瑜咬紧了牙关,将口中的闷哼声给严严实实地堵在了口腔里。

这让韩澈有些吃惊。

因为韩瑾瑜原本是有机会躲开的,他没有像是韩瑾瑜那种学过散打的底子,所以不管是出拳还是动手都是比较慢的,韩瑾瑜如果想要避开,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但是,却没曾想到……

韩澈看着此时此刻的韩瑾瑜,眼睛里好像是蒙上了一层血光,通红地刺着人的眼睛。

他有些怕了。

这样的韩瑾瑜,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他和母亲都错误的估计了,韩瑾瑜对于宋疏影的感情不是越来越淡,恐怕是越来越深了,宋疏影对于韩瑾瑜,真的是不一样的。

韩瑾瑜已经抓住了韩澈手中的晾衣杆,然后向前一推再向后一拉,韩澈已经被拽的一个踉跄,手中的晾衣杆也就脱手了。

韩瑾瑜已经一个箭步向前,然后按住了韩澈的肩膀,手劲大的似乎是想要将韩澈的肩膀给捏碎,他说:“韩澈,我告诉你,韩氏的公司我要了,宋疏影我也要了。”

韩澈咬着牙:“你凭什么?”

“就凭我是韩瑾瑜。”

韩瑾瑜钳制着韩澈的胳膊,越来越紧,好像是钩子一样钩着。

………………

宋疏影被由客房部的经理带到距离较远的一间客房内,也是一间豪华的套房。

客房经理说:“小姐你先休息,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打电话找我。”

“好的,谢谢。”

宋疏影看的出来,客房部的经理现在是急着回去,看着韩瑾瑜和韩澈千万不能出了什么事情。

她进了房间,先将窗帘拉开,外面的阳光真好,好像是天空中洒下的一片明晃晃的金子一样,在树上墨绿色的树叶上都已经镀上了一层金粉。

她转身,开了空调。

手机还在原来的房间内,被摔碎了手机屏幕,所以现在手边没有手机,她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墙边下面的一片贴的瓷砖,眼睛一眨不眨,直到一双眼睛被逼的生疼。

忽然,走廊外传来纷杂的脚步声,隐约还有人在呼喊着,似乎是喊着什么叫救护车。

她的心猛烈的颤动了一下。

是谁?

是韩澈还是韩瑾瑜?

但是,在现在的这个时候,宋疏影首先在脑海中想到的人,却是韩瑾瑜。

她不希望韩瑾瑜有事。

应该是不希望韩瑾瑜因为自己有事。

转念一想,韩瑾瑜的身手那么好,就算是几个人一起上都不一定能够打得过他,又怎么会被韩澈给打的伤了呢?

这是难熬的几分钟,宋疏影在房间里走了两圈,生生地按捺下自己想要开门走出去的冲动。

终于,她的手放在了门把上,脑海中忽然想起来刚刚离开房间的时候,韩瑾瑜说的那句话——“先在房间里呆着,不要出来,等我去找你。”

她的手腕微微顿下,还是转了身,靠在了墙面上。

在床头柜上有两盒未拆封的烟,宋疏影将烟盒拿起来,看了一下,一盒是男士的一盒是女士的烟,应该没有男士的那么烈。

她将其中一盒女式抽的烟撕开的包装袋,打开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支烟。

确实是和男士的烟不一样,比男士的烟看起来要细长一些。

她将抽屉打开,翻找着里面的打火机,拉开抽屉的那一刻,就看见了在抽屉内放着的一包未拆封的安全套,脸颊忽然就红了一下,有点发烫。

这个安全套……

这是宋疏影第一次抽烟。

只不过,真的是失败了。

她将烟蒂点上,然后学着以往看见别人抽烟的时候那种手势和动作,狠狠地抽了一口,然后就呛了,拼命地咳嗽,连眼泪都给咳出来了。

只不过,咳了这么一会儿,等到宋疏影重新平静下来,将烟蒂在床头柜上的水晶烟灰缸里摁灭了,还差点烫了手,这边的房门也响起了敲门声。

宋疏影猛的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但是等到了门口,却又忽然慢下了脚步,问了一句:“谁?”

门外回答:“是我,韩瑾瑜。”

宋疏影开了门。

门外,韩瑾瑜站的笔挺,脸上还带着笑意,原本身上的衬衫有些凌乱了,白色衬衫上染上了一片一片的灰色斑点。

宋疏影侧身让韩瑾瑜进来,但是韩瑾瑜站着没动。

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伸手去拉韩瑾瑜,将他一把拉进来,正好看见在走廊上急匆匆地抬着担架离开的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脚步匆忙。

她眼皮跳了跳,在这一瞬间急忙就将门给关上了。

宋疏影转过来,看着韩瑾瑜后背上的衬衫上竟然渗出血迹,问:“你不是杀人了吧?”

韩瑾瑜听了宋疏影这句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如果是呢?”

宋疏影知道自己刚才一瞬间有些一惊一乍了,便耸了耸肩:“那就只好逃命了,你肯定不会去自首的。”

韩瑾瑜淡淡一笑,向床边走了两步,目光忽然看见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内一半摁灭了的香烟,转过来将宋疏影拉过来,“你抽烟了?”

宋疏影将韩瑾瑜的胳膊给甩开,向后坐在了床边,“想试试看……但是被呛着了。”

韩瑾瑜也随着宋疏影坐了下来,“这种东西最好不要尝试。”

“我又不会抽,只是试一试。”

“试了一次两次就会了,会了就会想抽,抽了就会有瘾。”

“但是你不是还抽烟么?”

韩瑾瑜皱了皱眉,说:“我是我,你是你,不一样的。”

宋疏影原本和韩瑾瑜这么一言一语的来往,也只是想要缓解一下这种有些尴尬的气氛,却没有想到韩瑾瑜真的就好为人师的给她讲起道理来了。

她抱臂,看着韩瑾瑜:“我不知道这有什么不一样的,只准州官放火么?你还真是差别对待。”

韩瑾瑜闭了闭眼睛,没有说话。

宋疏影微微低头,看了一眼韩瑾瑜脸上的表情,忽然向前凑了凑,用肩膀撞了撞韩瑾瑜的胳膊,“你是不是也受伤了?”

韩瑾瑜笑了一声:“你觉得可能么?”

“又不是只有这一次了,装什么大头蒜,”宋疏影呵了一声,起身,在韩瑾瑜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不是……”

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韩瑾瑜就直接闷哼了出来。

“你怎么了?”

听来,宋疏影的嗓音有些沙哑,真的是紧张了。

韩瑾瑜额上冒着汗。

刚才韩澈用实木棍子用尽全力在韩瑾瑜肩上打的那一下,刚才他都能忍着一声不吭,但是现在,就宋疏影轻轻一撞,就闷哼了出来。

宋疏影忍不住就直接去扒韩瑾瑜的衣领,韩瑾瑜的衬衫前面衣领解开了两粒扣子,被宋疏影一扒,就露出了后背上方的痕迹,已经青紫了,衬衫上的一些点点血迹,应该就是从后背上的伤口渗出来的。

她皱了皱眉,看得出是用木头棍子敲击的,她用手指在他后背上的青紫淤痕上用力按了一下,问:“疼么?”

韩瑾瑜脸上渗出了细汗,却依旧说:“不疼。”

宋疏影说:“韩澈打了你一棍子?”

韩瑾瑜说:“我废了他两条腿。”

现在韩瑾瑜说这句话的口气,就好像是在小朋友在幼儿园做的不错,然后回来跟大人邀功一样。

宋疏影听了都忍俊不禁的笑了。

“我去给你买云南白药,还是要喷一下的,你先躺着休息一下。”

等到宋疏影从房间里出来,她并没有直接下楼,而是通过长长的走廊,经过之前她的房间,停下来脚步。

里面一片狼藉了。

一个木头的椅子已经散了,散乱在地上。

酒店的客房部经理在,转身忽然就看到宋疏影,便上前招呼。

宋疏影说:“我是来拿我的行李。”

客房经理已经让人将后面的行李箱从一片狼藉中给拿了过来,说:“是送到刚刚开的那间房么?”

宋疏影点点头:“那就麻烦您了,我需要下楼去买点药。”

“不客气。”

宋疏影在角落里看到了自己的手机,便走过去,将手机捡了起来,虽然说手机屏幕已经碎了。

她沿着走廊走到电梯前,按下了电梯的按钮。

电梯门上倒映出她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自己的脸色是有些苍白的。

宋疏影试着将手机开机,竟然还能够开机。

她看了一下信号,还是有,便首先给张晓恬打了个电话,先安抚一下张晓恬。

张晓恬接到宋疏影的电话简直是要谢天谢地了。

“吓死我了,我一直等着韩瑾瑜的电话呢,要是再不给我回过来,我就直接买车票跑去C市找你了!”

宋疏影问:“是你打电话给韩瑾瑜的?”

“是啊,当时我打电话说了两句话,你就不知道,韩瑾瑜听到我说的之后,直接沉默了几秒钟啊,我都以为是不是电话挂了,然后我就听见手机话筒这边可以听到风声哎,是真的,然后就给我挂断了……”

宋疏影与张晓恬说了几句话,将手机挂断,静静地按下了电梯的一楼。

她还以为韩瑾瑜是刚好回来的。

但是,世界上总归是没有这么多的巧合,一些时候,还真的是事在人为的。

………………

韩瑾瑜说的没有错,真的是这样,韩澈被韩瑾瑜废了两条腿。

但是,胫骨骨折加上大腿股骨头横断性骨折,医生的建议是需要钢板固定一年,看具体的恢复情况,等到拆除钢板之后,需要进行膝关节的屈伸锻炼,然后再进一步加强大腿肌肉的锻炼,不过,最好的情况,也就是尚且可以行走,腿部肌肉不会萎缩。

而在这段时间内,他就必须要以轮椅为伴了。

当朱芊芊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当时就捂着嘴哭了出来,让司机备车,立即就从楼上冲了下来,报上了医院的地址。

朱芊芊的父母怕女儿做出来什么傻事,便赶忙就跟着朱芊芊去了医院。

韩澈刚刚是手术后,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闭着眼睛,睫毛在眼睑上轻颤。

医生嘱咐过不要有过激的行为去刺激到病人,这边的朱芊芊擦了眼睛里的泪水,然后推门进去。

朱芊芊看到韩澈这种模样,腿上固定着钢板,她根本就难以想象,为什么会是这样,就在今天早上,韩澈还抱着她坐在他的双腿上,还问她戒指好看不好看,说要给她买钻石。

但是,现在,仅仅就过去了不过几个小时,就已经物是人非了么?

朱芊芊捂着嘴,不让自己的哭声吵到韩澈。

在这种抽噎声中,韩澈还是醒了。

他原本就没有睡着,直到朱芊芊进来,也只是眯着眼睛看了一眼。

他真的是拼尽了全力去和韩瑾瑜斗的,甚至抡起一把看起来就很是结实的木头椅子,往韩瑾瑜的身上砸,但是,当椅子砸在了韩瑾瑜的身上,他都觉得自己的手被这样的力道给震麻了,面前的韩瑾瑜笔挺地站着,甚至连医生闷哼都没有。

他不敌韩瑾瑜的技巧,但是在房间内一些能够用得上的东西,他都用上了。

兴许,也就是这种动作才激怒了他,让他双眼都好像是燃烧起了熊熊火光,可以燎原。

最终,只有两条腿,还是韩瑾瑜手下留情了的。

朱芊芊注意到韩澈的眼睫颤动,便拉着韩澈的手放在唇边,“你醒了?”

韩澈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朱芊芊没有什么表情,等过了大约有十几秒的样子,似乎是在恢复眼中的视力,才开口说:“你怎么来了?”

朱芊芊眼眶里一直在打转的眼泪终于从眼睛里流了下来,“阿澈,呜呜呜,阿澈……”

她在一路上想好的要说的话,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剩下了哭。

韩澈笑了笑,抬手将朱芊芊眼睛的眼泪抹去,说:“哭什么,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么?还有命,宝贝,别哭了。”

朱芊芊一听韩澈说出来这样的话,眼泪更加是止不住的往下流,抱着韩澈,直接埋首在他身上的被子里,眼泪滴答滴答,将白色的被子表面都浸湿了。

韩澈抚着朱芊芊的背,说:“别哭了,啊,乖。”

他这样安慰着朱芊芊,在外面,从家里面赶到医院的朱芊芊的父母,也来到了病房门口。

朱芊芊的母亲看见女儿哭成这样子,心里也是跟着一阵难受。

朱芊芊的父亲已经找来了医生问情况,也打电话询问了在酒店里的基本情况,了解到这是兄弟两人打架的结果。

他皱了皱眉。

原本跟踪韩澈的司机说跟丢了,他就觉得有点蹊跷了,跟丢了怎么会跑到酒店里去,然后又跟着他的大哥打架打断了腿。

现在这种情况,就算他不想起疑心都不行了。

朱芊芊的母亲已经上千去拉自己的女儿了,韩澈也在一边安慰,说:“快起来吧,别让阿姨担心,我又不是好不了了,你说你现在还哭什么。”

她来之前,已经去找过医生了,从医生那边得到的结论,让她几乎都肝肠寸断,韩澈不能走了?绝对不可以!

朱芊芊固执地拉着韩澈的手,转过头来对母亲说:“妈!阿澈在这个医院治疗不好,把他送到国外去治疗吧!我陪着他!”

朱芊芊的母亲没有说话。

这件事情,她没有办法做主,还是主要看朱芊芊的父亲的意思。

主要是现在韩澈的腿如果真的治不好,那以后就是一个残废了,自己的女儿跟一个双腿瘫痪的人生活在一起,生活半辈子,那怎么可能有幸福呢?他们夫妻两人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就算是朱芊芊喜欢韩澈到不可自拔的地步了,但是他们两个人是绝对不能放任自己的女儿的。

人还真的都是势利的。

自然,韩澈也没有错过朱芊芊的母亲眼中的神色。

………………

宋疏影在楼下的药房里,经过询问,然后抓了一大堆药,外敷内服的都有。

回到酒店,在酒店下面的大厅里,看见有大堂经理正在让保安拦着几个想要横冲直撞进去的人,宋疏影清清楚楚的看见,这些人的脖子上还挂着照相机。

应该是记者。

不过这家酒店的安保还是不错的,出入都必须登记,仅凭着一张记者的工作证,也别想进去。

这边宋疏影已经上了电梯,这一瞬间,在外面忽然就镁光灯闪烁,宋疏影伸手挡了一下那种突如其来的光线,电梯门阖上。

回到酒店的十三层,原本属于她的房间已经关上了门,应该是清理好了。

她走过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踩着地上大理石地面的缝隙线,宋疏影看着门牌号,走到标记着1311的房间号,停了下来,手指曲起,反手轻叩的同时,门竟然开了。

看来是韩瑾瑜为她留了门,所以是虚掩着的。

进了门,房间内没有人,但是浴室里有水声,应该是韩瑾瑜去洗澡了。

宋疏影回想了一下,他身上没有明显的擦伤,都是淤痕,所以冲一下澡应该也是无可厚非的。

她便坐在床边,将从楼下药店里采购来的外服的药全都一股脑儿的倒出来,然后将说明书给拿了出来,一个字一个字的研究。

韩瑾瑜从浴室里出来,就看见在窗户的自然光下,宋疏影低着头在看手中的一张小卡纸,旁边堆了很多大盒大盒的药。

宋疏影听见声音,也没有抬头,说:“你过来,我看看你背上上这种药比较好,先给你喷一下,然后擦一下药,就可以了。”

韩瑾瑜只穿了一条西裤扎皮带,上身的衬衫搭在臂弯。

韩瑾瑜的身上有一些伤疤,深深浅浅的颜色不一,但是,宋疏影第一眼就看见了韩瑾瑜腹部的刀伤,一看就是最新的一个伤口疤痕,也就是因为几乎致命的这个伤口,宋疏影才最终决定了改志愿,改为学医的。

她抬手让韩瑾瑜坐下,低头看着床边,说:“你扭过去。”

韩瑾瑜身上的肌肉紧绷着,虽然也是长期健身,但是也并不像是那种身上的肌肉一大块大快纠结着,肌理分明的,虽然触手硬实,却看起来很顺眼。

宋疏影看见,韩瑾瑜的背上除了一道长长的已经肿起来的淤痕之外,还有一些红肿细小的擦痕,已经青紫了。

她看着这样的背部心里忽然就痛了一下,没有来由的。

宋疏影从来都不是那种瞻前顾后的人,做了就做了,但是现在却切切实实的后悔了,她不应该凭自己的一己私欲,就非要来到C市参加韩澈的订婚,也没有必要用将香槟塔砸掉的这种方式,来激怒韩澈。讨边估亡。

她将喷剂喷在韩瑾瑜的后背上,喷上药之后,又开了一个药盒,将里面白色的软膏涂抹在韩瑾瑜背上。

韩瑾瑜后背上的背肌一下子就绷紧了,除了感受到药膏的软滑凉度之外,还有宋疏影柔嫩指腹滑过他的脊背带来的一种微妙的感觉,然后,他感觉到自己有反应了。

他深呼了一口气,问:“还没好么?”

宋疏影一只手拿着说明书,一边改成用手掌帮韩瑾瑜在背上揉,“上面写着按摩五到十分钟,能够有效地促进恢复……”

纳尼?十分钟……

韩瑾瑜用衬衫搭在自己的大腿上,但是,根本就遮不住的好吗?

“疼不疼?要是疼的话我可以再轻点儿……哎,韩瑾瑜你别动啊,你动什么呢?!”

宋疏影还没有来得及拉住韩瑾瑜的胳膊,他就已经俯身趴在了床上,“你让我趴着,你随便按摩。”

宋疏影狐疑的眨了眨眼睛,无奈的一摇头:“我给你涂药按摩,你倒是还寻求能舒服点儿,我还想躺着呢。”

韩瑾瑜:“……”

其实,根本就不舒服的。

不过,说实话,宋疏影将买回来的药所有的说明书都看了一遍,然后筛除出去两盒药,估计是药房的工作人员用来给自己提成的,其余的用上,在当天下午给韩瑾瑜敷了一次,晚上又用了一次,第二天再看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了。

张老的寿宴在第三天,所以,第二天的机票韩瑾瑜也就让高雨取消了。

第二天晚上,宋疏影看韩瑾瑜背上的伤已经好很多了,在上完药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盘腿坐在床上,等着去浴室内洗葡萄的韩瑾瑜走出来,才说:“你背上的伤已经差不多了,能不能拜托你一下……”

宋疏影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高腰裙,腰上是一条宽腰带,盘腿坐着,赤裸着双脚,视线原本是盯着刚从浴室内出来的韩瑾瑜,在韩瑾瑜看向她的时候,却又忽然偏转了头。

韩瑾瑜倒是被宋疏影这种说话的语气搞得忽然一愣,看着宋疏影许久,“嗯?”

宋疏影说:“你能不能教我几招防身术?”

这是宋疏影在这两天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最起码在遇上危险的时候,能够自己保护自己,而不是依靠别人来救。

韩瑾瑜一双眼睛在宋疏影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