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我想亲她。/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宋疏影一向是聪明伶俐,在收回目光的同时,就落在了身边的韩瑾瑜身上。

或者,那个女人并不是在看着她。而是看着……韩瑾瑜?

宋疏影问韩瑾瑜:“你……”系台序亡。

韩瑾瑜转过来,“嗯?”

“……没事,走吧。”

得到前面到了宿舍前需要转弯的时候。宋疏影又向东大厅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人影。

韩瑾瑜在宿舍楼下等着,宋疏影上了楼去简单的收拾两件衣服。

等到宋疏影刚刚一上楼,温雅便从后面走了过来。

韩瑾瑜看向温雅,目光凉薄。

温雅抬眼看着韩瑾瑜:“韩瑾瑜,你不要用这种目光来看我,我只用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你让我把我想说的话说出来。”

………………

寝室内,刚好因为下午没有课,何淑慧在寝室里洗衣服,宋疏影进来的时候何淑慧从卫浴间探出来脑袋来,“你发烧好了没?中午遇见苏莹莹学姐了。问了两句你的情况。”

“嗯,已经好了。”

宋疏影爬到床上去收拾东西,拿出来一个很大的背包,从衣柜里拿出来两件衣服,顺带对照课表,看了一眼这个星期接下来几天的课程,一般大一都是大类的课程,通识课和必修课。专业课到大三才会上,大一的课程并不是很紧张。

她对卫浴间的何淑慧喊道:“明天上午的胚胎学你帮我把书拿去教室。”

何淑慧满手都是泡沫,开着水龙头冲洗,转过头来问:“你晚上不回来住了?”

宋疏影点头:“我出去住两天,发烧了医生不让吹空调。”

“那把寝室空调关了不就行了么?”

宋疏影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从阳台上走出两个室友,其中一个人已经从桌上拿了空调的遥控板,然后将风速调的大了一些,“热死了,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就满身都是汗。”

宋疏影还以为寝室里就何淑慧一个人,却没有想到另外两个人也在。

何淑慧皱了皱眉:“疏影发烧了不能吹空调,把空调温度调低一点吧。”

毕竟是刚刚开学,几个室友也才刚刚认识,处于生疏的阶段,彼此说话都还算是客气。

这两个室友低声耳语了几句。就坐到床边,拿着耳机开始用手机看电影。没有多说什么话,宋疏影冷冷的看了一眼,想起韩瑾瑜的话,要搞好同学关系,便克制住了自己想要开口的冲动,拉住了一边的何淑慧,摇了摇头:“没事儿,反正我是要出去住了,就这几天,正好韩瑾瑜来了,我跟他出去住几天。”

因为宋疏影和何淑慧提到过韩瑾瑜,只不过隐去了辈分的关系,就说是普通朋友,远房的一个表哥,已经超过三代没联系,没有血缘关系。

当时何淑慧听了就暧昧的笑,嘿嘿嘿的好几声,宋疏影也没有多解释什么。

等到宋疏影收拾了东西出了门,寝室门一关上,后面两个坐在床上的女生便开始窃窃私语了。

因为她们两个刚好就看见刚刚来送宋疏影来到寝室楼下的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一看就是有钱人。

“怪不得这么清高,还不是被有钱人给包养了。”

“你看清那个有钱人长什么样子没有?好像是四五十的老头啊,有些人真的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我看她的护肤品全都是大牌子的,我网上查了一下,一套都要七八千呢,原来是有人养着呢。什么时候我能那么有钱就好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长得漂亮长得美,咱们能比的了啊?”

何淑慧刚刚拉开了阳台的门,刚好就听见了这最后一句话,“你们说什么呢?”

这两个室友也是知道,宋疏影和何淑慧的关系比较好,“没什么,我们就是在看电影,在说一个绿茶婊。”

………………

宋疏影从寝室楼内出来,却没有见到韩瑾瑜了。

人呢?

刚刚不是说了是在楼下等么,现在也就才十分钟,就没了人影。

宋疏影刚刚拿出手机来,想要给韩瑾瑜打电话,身后传过来一个声音。

“韩哥是让我到这里来接你。”

宋疏影转身,见是高雨。

“好。”

之前宋疏影从来都没有和高雨单独待在一起过,但是她能感受到高雨对她的敌意,虽然并不知道这种敌意从何而来,也许是因为韩瑾瑜?可是,偏偏上一次在C市买酒下药的事情中,高雨又切切实实的是将宋疏影推向了韩瑾瑜。

真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

宋疏影坐上了副驾,系好安全带。

她的目光掠过一边主驾驶位上的高雨,看到了她左手手指上一扇耳光的一道银光。

是一枚婚戒。

宋疏影抬眸,瞄了一眼高雨的侧脸,便转脸又看向车窗外。

高雨的余光,将宋疏影的这一系列动作全都收入眼底,双手平稳地握着方向盘,说:“你有什么想问的?”

“没有,”宋疏影双眼平视前方,盯着前面一辆大众的后车标,说,“不关我的事,我都不关心。”

“那如果是关于韩哥的事情呢?”

宋疏影问:“韩瑾瑜的什么事?”

高雨说:“韩哥一直想金盆洗手的,你知道吧?”

“知道。”

虽然韩瑾瑜从来都没有直接告诉过宋疏影,但是从他开始接手一部分韩家的企业工程,她也能看得出来,只不过张老那边,这种脱黑的事情,并不是说甩手不做就可以的了,必须要一点一点脱掉,循序渐进,根本就不可以一蹴而就。

高雨将宋疏影送到一家酒店,门口,然后将一张房卡递给她。

宋疏影拿了房卡,开车门下车的同时,留下一句:“谢了。”

她原本以为高雨给的房卡,是事先已经开好的一间套房,但是,进入之后,看见在宽大柔软的床上,散落着男士内裤,就……有些凌乱了。

是一条蓝色的平角内裤。

宋疏影走过去,用两根手指头捏起内裤的边缘,拎起来看了一眼……

看尺寸……

呃,应该……是韩瑾瑜的……吧?

………………

而此时此刻,在宋疏影手中这条内裤的主人,正坐在一家餐厅内,面对面坐着的,是温雅。

服务生走过来,问:“您两位么?推荐我们这里的情侣套餐,只需要……”

当韩瑾瑜冰冷的眼光扫过来的那一瞬间,服务员打了一个寒颤,将接下来的话,重新吞进了口中。

温雅倒是直接将服务员手中的菜单接过,随便翻了两页,啪的合上,重新递还给服务生,说:“就点你刚刚说的那个情侣套餐。”

服务员离开,韩瑾瑜起身,温雅赶忙伸手过来拉了一下他的手臂。

“我们中午都没有吃饭,”温雅说,“一边吃一边说,瑾瑜,就算我们抛却了之前的关系,现在连陪我吃顿饭的时间都已经没有了么?已经好几年都没有见面了。”

韩瑾瑜不着痕迹的将温雅的手臂挣开,却依旧是坐了下来。

等到情侣套餐上来之后,其中还包括着一瓶红酒。

“您二位慢用。”

温雅开了酒,倒了两杯,一杯端给韩瑾瑜。

韩瑾瑜没有接。

温雅便将自己面前的酒杯端起,与韩瑾瑜面前的酒杯轻碰,然后仰着头一饮而尽。

或许是喝的有点急了,玫红的液体顺着嘴角流淌下来。

韩瑾瑜抽出一张纸巾来,越过桌面递给温雅。

“谢谢,”温雅用纸巾拭过自己的嘴角,抬眼,带着一种温情脉脉看了一眼韩瑾瑜,说,“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照顾我。”

韩瑾瑜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似乎已经是多了一丝讥诮,“那是我刚才做错了,我本来是想要将纸巾扔进纸篓内的。”

温雅脸色讪讪。

片刻之后,她说:“瑾瑜,我这一次回来,需要你的帮助。”她赫然抬起头来,“我想离婚。”

韩瑾瑜单手抚摸着高脚酒杯光滑的玻璃壁,说:“或许,你找错了人,谈离婚的事情,应该是找你的丈夫谈,而不是我。”

温雅点头:“我知道……但是,现在许谦不同意离婚……”

韩瑾瑜已经将手中的酒杯向前推了一下,起身,说:“我不是许谦,他不同意离婚,你应该去找的是他,或者是律师,而不是我。”

温雅一下子拉住韩瑾瑜,双眼已经带上了泪光。

“瑾瑜,我是来向你帮助的,我希望你现在能帮帮我,因为,我跟许谦说,我一直喜欢的人是你,不是他,所以,我想要你这一次,能和我……”

韩瑾瑜冷冷笑了一声:“能和你怎样?温雅,你别忘了,现在你是已婚,我也是已婚,我根本帮不了你什么。”

他将温雅的手甩开,还是保持有应有的绅士风度,拿出钱包,招手让服务员来结账。

韩瑾瑜转身,温雅说:“韩瑾瑜,在法律上,现在你和宋洁柔已经不算是夫妻关系了,分居两年,就算是法院都会判离的,你如果想离婚,轻而易举就可以离了婚的。”

韩瑾瑜脚步顿了一下,转过来,在见过温雅之后,第一次露出笑容,但是,这样的微笑,却好像是在嘲笑一般。

“这和你有关么?”

韩瑾瑜说完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听了韩瑾瑜的这句话,温雅深深的呼吸,将放在韩瑾瑜位置上的高脚酒杯拿过来,看着杯中荡漾的酒液,然后直接翻转酒杯,将里面的红酒全都浇在了面前的牛排套餐上,顿时一阵难言的味道。

已经找钱回来的服务员看见这位女士这样的动作,也是吃了一惊,将找回来的零钱递上去。

温雅说:“给你的小费了。”

说完,温雅就已经拎起自己的女包,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踩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十分清脆的响。

………………

韩瑾瑜在之前打电话给高雨,让高雨带着宋疏影去他所住的酒店,去另开一间房。

可是,却没有想到,高雨却直接把他所住的那间套房的备用房卡给了宋疏影了。

房卡在门外,滴的一声打开。

韩瑾瑜手中拎着外卖的袋子,他是特别去了一家宋疏影很喜欢吃的餐厅,带了两份菜回来。

他本来想着是进来先洗个澡,换一件衣服,然后再联系宋疏影问是在哪个房间,再将外卖给送过去,刚才在A大的校园里跑的实在是太匆忙了,身上的衬衫都已经被汗湿透了。

但是,在打开门的一瞬间,韩瑾瑜楞了一下。

目光首先落在前面不远处的一双女式板鞋上,是宋疏影穿的鞋子。

而抬起头来,目光随之向上,落在在酒店套房内的晾衣架上,端端正正地挂着一条男士的平角内裤,还有一件白色的男式衬衫。

韩瑾瑜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没错,就是他的。

从浴室里,宋疏影捋起袖子走出来,看见韩瑾瑜笑了笑:“我刚刚看见你衣服都团在床上,顺手就给洗了。”

韩瑾瑜:“……”

宋疏影接着说:“我本来想着把内裤晾到阳台上去的,但是阳台不是密封的,索性这房间里面有室内晾衣杆,还不错。”

韩瑾瑜:“……”

宋疏影走过来,接过韩瑾瑜手里的外卖袋子,说:“我现在已经快饿晕了,正好,有吃的。”

韩瑾瑜:“……”

宋疏影走到桌边,将外卖袋子打开,是她喜欢吃的菜,俯身闻了闻,“好香。”转过头来看韩瑾瑜,见这人依旧是站在原地没有动,便问:“韩瑾瑜,你是傻了啊?你吃过了没?”

韩瑾瑜:“……”

宋疏影从椅子上跳起来,走过来,直接用肩膀撞了一下韩瑾瑜的肩膀,“喂!”

她这样一撞,韩瑾瑜才算是回过神来了,松了松领口,向浴室内走去,“我先去冲一下澡。”

宋疏影看着韩瑾瑜的背影,察觉到他耳后竟然有可疑的红晕,眨了眨眼睛。

韩瑾瑜将浴室门关上,背靠着门板,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面前光湛如新的镜面内,照出他此刻好像是鸟窝一样乱糟糟的头发。

他将衣服脱了,开了花洒站在下面,闭上了眼睛,从头发上冲洗着。

其实,韩瑾瑜现在十分在意的是,宋疏影是不是看到了……内裤上面的可疑白色痕迹……

想到宋疏影用她柔软的手帮他洗内裤,满是细腻的泡沫……

要憋出内伤了。

韩瑾瑜直接将热水器的冷水开关一下子开到最大。

………………

这个晚上,宋疏影依旧是睡在这个房间里,而韩瑾瑜又另外开了一个房间,在宋疏影隔壁。

临睡前,韩瑾瑜将房间内的空调遥控板拿走了,说:“吃了药好好地捂一夜。”

现在这种天气,就算是不盖着被子捂,随便动一动就是一身汗,宋疏影已经热出了一身的汗,说:“你放着呗,我不会开空调的。”

韩瑾瑜已经反手关上了门,“我拿走了,你就绝对不会开空调了,但是放着,你肯定会开空调的。”

“我难道就是这么没有意志力的人么?”

宋疏影走过来,直接拦在韩瑾瑜面前。

韩瑾瑜一眼我已经看透了你的表情,刚刚抬手想要抓住门板的扶手,手中一松,这边宋疏影已经将他手中的遥控板给顺走了。

宋疏影将遥控板在手中上下扔了两下,“我拿到了。”

韩瑾瑜挑眉,向宋疏影走近一步,然后伸手就要去拉宋疏影的手臂,宋疏影眼疾手快及时向后退开,但是,她也就是凭着一点手脚敏捷灵活的小聪明,而韩瑾瑜那才是真正的只用一只手就能将宋疏影给抓住。

但是显然宋疏影这是难得的兴致,之前韩瑾瑜也确确实实教了宋疏影几招类似于女子防身术和擒拿手,现在宋疏影倒真的就用上了。

韩瑾瑜向上勾了勾唇角,便乐的和她过招。

终于,宋疏影反手压住韩瑾瑜的手臂,一条腿横过他的小腿,刚刚想要摔过去躲开的同时,韩瑾瑜已经先一步重复了宋疏影的动作,于是,宋疏影脚踝被勾了一下,一下子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而韩瑾瑜压在她的身上。

宋疏影已经完全收敛了脸上的笑,说:“还不起来?”

然而,就在韩瑾瑜起身的那一刻,宋疏影已经从枕头下面摸到了匕首,刀鞘都来不及收,就横在了韩瑾瑜的脖颈上。

韩瑾瑜的后颈上,顿时穿过了一丝金属的凉意。

宋疏影脸上带着笑,眨了眨眼睛,“我赢了。”

韩瑾瑜一双眼睛黑漆漆的,幽沉好似深潭,波澜不惊,好似能透过宋疏影的一双眼睛,一直看到内心。

要不然说眼睛是内心的一扇窗呢。

“是的,你赢了,”韩瑾瑜笑了笑,右手却举起来一个白色的东西,“但是,我拿到了。”

宋疏影看向韩瑾瑜的右手,是白色的空调遥控板。

她看向韩瑾瑜,感觉自己在韩瑾瑜双眼中倒映着自己的影子,小小的。

宋疏影将匕首收起来,刀鞘拔掉,光亮的刀刃立即将头顶的灯光折射出银白的亮光。

宋疏影说:“为什么要把匕首送我?”

她虽然从来都没有提起过,但是也知道,这把匕首,韩瑾瑜已经带着多少年了,反正是自从第一次她跟着韩瑾瑜去S市的家,就摸到了韩瑾瑜腰侧的这一把硬实的匕首。

韩瑾瑜说:“给你防身用。”

“好,谢了。”

“不客气。”

这个晚上,虽然是韩瑾瑜拿到了空调遥控板,没有开空调,却留在了房间里,只不过宋疏影睡的是床,而韩瑾瑜睡的是沙发,而已。

两人之前在S市的家中,就是住在一起的,习惯了,并没有什么不妥。

而这间套房是类似于那种客厅和卧房的构造,只不过没有卧室门,宋疏影在床上,韩瑾瑜在沙发上,中间隔了一半的墙面。

宋疏影吃了药之后就昏昏欲睡了,原本还拿了一本从图书馆借来的医学的书,看了两眼就有些昏昏欲睡,靠着身后床头的靠枕,头一点一点的。

韩瑾瑜正在整理高雨发来的一份码头的货品表,因为是涉及到核心的一份资料,所以需要反复核对,亲自核对,注意力属于比较集中的,便没有多注意靠着床头的宋疏影。

等到韩瑾瑜核对过一张货物清单,抬起头来,目光不经意间掠过宋疏影。

宋疏影的书挡在身上,枕着靠枕的脑袋一点一点向下滑,已经即将落下来了。

韩瑾瑜将笔记本电脑放在一边,走到宋疏影身边,书抽走,扫了一眼上面的人体结构图,夹了书签放在床头柜上,将头顶的壁灯给关了,将靠枕抽下来,扶着宋疏影的肩膀,让她安安稳稳地躺在枕头上。

好像是睡着了。

韩瑾瑜将被子给宋疏影向上拉了一下,将裸露在外面的双臂盖在被子下面。

整个房间都是黑漆漆的,唯有在沙发上,韩瑾瑜的笔记本电脑的光还在亮着,唯有从窗帘缝隙透出来的点点光线。

韩瑾瑜看着宋疏影的脸,睫毛卷翘浓黑,好像是两把小刷子一样覆盖在眼睑上,因为睡眠时眼球的震颤而微微颤动着。

他的目光落在宋疏影的眼睛上,落在脸颊上,在向下,落在唇瓣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韩瑾瑜的脑海里就忽然窜出来一句话——我想亲她。

他真的为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心里怦然跳动了好几下,像是要冲破胸腔一样。

宋疏影全然不知,依旧是躺在床上,呼吸平稳。

人的眼睛就是有这种能力,适应了黑暗之后,看得很清楚,就如同白天一样。

韩瑾瑜看着宋疏影此时此刻安静的睡颜,然后蹲下来,不知不觉的,心跳有些加快,面庞越来越靠近了躺在床上的宋疏影,越来越靠近,越来越……近。

韩瑾瑜的双臂撑在宋疏影的两侧,嘴唇轻轻触碰上宋疏影的唇,和上一次接吻的时候的记忆,一样柔软,想要人进一步去用舌尖去探索。

但是,韩瑾瑜知道,他不能。

宋疏影睡觉轻,虽然现在是吃了退烧药,所以安眠成分重一些,才会现在都丝毫没有察觉。

韩瑾瑜虽然并没有用舌尖,但是双唇却贴着宋疏影的唇瓣时间久了些。

说久也不久,也就只有三秒钟。

移开了唇之后,韩瑾瑜并没有起身,撑着双臂,又轻啄了一下宋疏影的唇,保持了三秒钟。

一、二、三……

这一次,就当韩瑾瑜想要起身的时候,近在咫尺的这双紧闭着的美目,忽然间就睁开了。

韩瑾瑜:“……”

他愕然睁大了双眸,而此时此刻,双唇依旧贴着宋疏影的唇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