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我去看看是谁/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栋房子里其实安有地暖的,只不过因为两年都没有回来了,所以保暖费也没有来得及交,便将空调调了制冷,宋疏影将卧室的门一关。里面好像是有小火炉一样温暖如春。

韩瑾瑜直接将宋疏影打横抱起来向房间内走去,宋疏影的急切倒是也感染了韩瑾瑜,俯身压下去。吻上了她的唇瓣,攻城略地的狠狠肆虐。

两个人都没有更多的话,却已然在行动和唇齿之间,将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表露出来了。

韩瑾瑜将宋疏影身上的睡裙给脱下来的时候,宋疏影顿时浑身就起了鸡皮疙瘩,很冷,忍不住更加抱紧了韩瑾瑜。

韩瑾瑜的身体好像是一个发热体一样。宋疏影整个人都趴上去,她微凉的小腿肚绕过他的腿贴上他的腿,整个人都好像燃烧了起来一样。

韩瑾瑜扶着她的双肩,说:“不会冷了,马上就不会冷了。”

然后,就真的热了起来,两人在床上大汗淋漓了一场。

最后,宋疏影虚脱的趴在韩瑾瑜身上,喘着气。

韩瑾瑜起身,先到浴室里去将水温调好了,浴缸里放满了水,才又转身出来。

宋疏影正睁着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韩瑾瑜。等到韩瑾瑜走过来,主动伸出手来搭上了他的肩膀。

韩瑾瑜将宋疏影抱起来放在浴缸里,水温是偏烫一些的,在泡澡的时候比较舒服。

只不过,韩瑾瑜却没有跳进来,而是打开了一边的淋浴花洒。

宋疏影趴在浴缸旁边,下巴抵着光滑的浴缸,手臂从水里面捞出来,哗啦啦带出来一片清水,看着韩瑾瑜在花洒下冲水。水浸湿了头发,然后从身上滑下来。

“喂,你真的不进来泡一下么?很解乏。”

韩瑾瑜抬头。让水直接在面颊上浇过,然后甩了甩,说:“不用,我不习惯泡。”

宋疏影被热气熏蒸的有些昏昏欲睡,就抬头上下打量着韩瑾瑜的身材。

身上好像并没有添新伤,小腹的伤口是最丑陋也是现在最明显的,其余的伤口都不太明显,深深浅浅,不管是腰腹的肌肉还是大腿上的肌肉,都十分匀称漂亮,并没有虬结到一起,再加上身上那些伤痕……

韩瑾瑜已经冲了澡,关了水在宋疏影面前蹲下来,“看什么呢?”

宋疏影勾了勾唇笑了起来:“看你喽。”

韩瑾瑜用水流将宋疏影的头发打湿,一手已经将洗发水在手心打出泡沫,给宋疏影打在头发上,顺着她的话往下说:“那你看出什么门道了没有?”

“看出来了啊,韩哥你很man。”

宋疏影笑着转过头去,抱起双膝,任由韩瑾瑜帮她洗了头发,用水流冲洗干净,还反手在韩瑾瑜的胸膛上掐了一下,感觉到硬邦邦的。

这是两年来,第一次相拥而眠。

宋疏影抱着韩瑾瑜,一双眼睛黑的发亮,“韩瑾瑜,你这次回来住多久?”

韩瑾瑜用下巴抵着宋疏影的额头,说:“一个月。”

“够了,”宋疏影搂着韩瑾瑜的腰,“这一次好长。”

其实,按照宋疏影自己来说,这一个月的时间,是要和韩瑾瑜两个人整天都窝在家里的,每天懒散了,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做点吃的就做,不想做就打电话叫外卖,然后两个人窝在床上,看看书,聊聊天,一块儿看看电影。

当韩瑾瑜听了宋疏影的这种想法,没忍住笑了出来。

宋疏影皱了眉,凑到韩瑾瑜面前,“你笑什么?真是的,大哥,给点面子好不?”

于是韩瑾瑜收敛了脸上的笑意,郑重的点了点头:“嗯,好想法。”

宋疏影“嘁”了一声,直接扑上去将韩瑾瑜按到在床上,呲牙,两只手松松垮垮的放在韩瑾瑜的脖子上,作势要掐他,恶狠狠地说:“还敢不敢了?快讨饶。”

韩瑾瑜十分配合宋疏影做出一个快要被掐死的吐舌的动作,“大侠饶命。”

宋疏影听了浑身抖了抖,“太假,脸上笑肌僵硬,嘴角抽搐,韩瑾瑜你真不是一个好演员。”

韩瑾瑜:“……”

这是宋疏影的原话。

你真的不是一个好演员。

可是,到头来,韩瑾瑜还真的就用命去赌了一次,去当一个好演员,演好一场戏。

………………

正月十五,元宵节。

两个人已经同居了快半个月了,天气还算是不错,韩瑾瑜便说要带着宋疏影去旅游。

宋疏影笑道:“现在文化人说的都是旅行,不是旅游。”系岁呆扛。

“好,就是旅行。”

“我想去西藏。”

宋疏影盘腿在床上坐起来,双眼炯炯。

她在很小的时候,看过一次在西藏的纪录片,真的向往那种高原上,触手可及的天空和白雪皑皑的雪山。

韩瑾瑜坐下来在床边,微微蹙了眉,“现在去不是最好的时候,才三月份,西藏还很冷,而且,一般在平原生活的久了,都会有高原反应的,真的是……”

“没关系啊,不是有你陪着么,”宋疏影一笑,“要是我一个人肯定是不去的,但是你在家里啊,我跟着你一起。”

韩瑾瑜看起来还是又顾虑,然后宋疏影就跟她分析各种利弊,包括可以开阔眼界陶冶身心啊。

“我可是准医生啊,你放心了,我怎么都不会有事的。”

最终,在宋疏影难得软磨硬泡下,韩瑾瑜答应了。

因为三月份的西藏还是比较冷的,韩瑾瑜在之前收拾东西,就多带上了几件棉服,宋疏影显得很是兴奋,之前确实是有过想要去西藏的打算,但是,又不想报团,自己去,或者是带上何淑慧,都不怎么安全。

现在有韩瑾瑜陪着,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只要准备好相机。

这一次韩瑾瑜是买的火车票,比航班要好一点,可以有一个缓缓过度的过程。

在临走前一天,宋疏影扯着韩瑾瑜去逛超市,让韩瑾瑜推着购物车,她跟在后面。

韩瑾瑜能够感受到,一直跟在身后尾随的一个人,依旧是穿着一件黑色衣服,深蓝色毛衣,和上一次在商场见到的那个人,是装扮一样的。

他脚步顿了顿,转过身,在宋疏影耳边低语两句。

“不要看。”

宋疏影点头,就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韩瑾瑜所说的那个方向。

她也是那种特别敏感的人,刚开始就已经能够察觉到韩瑾瑜的神经是紧绷着的,应该就是为了身后这个跟踪的人。

宋疏影一只手扶着韩瑾瑜身前的购物车,说:“这人不是张老派过来的人么?”

之前她听过韩瑾瑜说,张老虽然很信任韩瑾瑜,但是,信任也是有条件的,坐在那种位置上的人,必定是要防着身边的每一个人,用一个文绉绉的词来说,就是居安思危。

韩瑾瑜摇了摇头:“应该不是,这人做的很高明,他是跟在张老派来的人后面。”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韩瑾瑜的手搭在宋疏影的腰际,用拇指摩挲着,“差不多就是这种意思,但是我肯定不是蝉,他到底是不是黄雀,也不清楚。”

宋疏影的眼睛亮了一下,“那你是想要我帮你做点什么?”

韩瑾瑜在宋疏影耳边低语了两句。

宋疏影点头:“好。”

………………

等到前面的冷鲜区,宋疏影将购物车内的一打灌装的啤酒拿了出来,“这个就别要了,我觉得你还是少喝啤酒啊,要保证身材。”

宋疏影现在看着韩瑾瑜,就能说出来一大堆的道理来。

韩瑾瑜点了点头:“好,我去放回去。”

“我去吧,你在这儿等下我。”

说完,宋疏影便转身,绕过后面两个购物车,向饮料区走去。

韩瑾瑜告诉过宋疏影,在这种封闭的区域里,其实找人是最容易的,因为超市里,有监控。

这个人的目标是韩瑾瑜,那么这边就不会太在意宋疏影。

宋疏影将啤酒重新放回货架上,便拿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

在这种情况下,宋疏影便深深的知道了认识有熟人的重要性,这超市是之前母亲的一个很好的同学开的连锁超市,一打电话,想要看监控也就迎刃而解了。

宋疏影来到监控区,满屏幕全都是监控画面。

她将衣服的特征对身边的工作人员描述了一下,让工作人员也帮忙一起寻找。

一个女工作人员说:“就在这里!是不是他?”

宋疏影看过去,“是。”

她转过头,看着这个工作人员,说:“你现在盯紧了,我下去去找这个人,手机号给我,他有动作随时告诉我。”

说完,宋疏影便开了监控室的门,飞快的冲下楼梯,径直奔向冷鲜区后面的第三排货架。

韩瑾瑜没有动,这人应该也不会动。

只不过,宋疏影到底还是低估了。

她和韩瑾瑜都不算是那种专业人士,在这种情况下,别人一定会有所警觉,况且,他让韩瑾瑜发现,也是故意让他发现的,如果他不想的话,那就一定可以。

所以,宋疏影是白跑了一趟。

回到冷鲜区的时候,韩瑾瑜正倚在购物车的扶手上,正在接电话,宋疏影走过去,听见了韩瑾瑜最后说的几个字:“嗯,好,我知道了。”

宋疏影摇了摇头。

这是韩瑾瑜已经料到的,这一次让宋疏影去查监控,这边给张老通了一个电话,就是为了排除,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张老的人,明显,张老并不知情。

韩瑾瑜单手扶着购物车,另外一只手搭在宋疏影的腰间,“还想吃点什么?”

“已经买了够多的东西了,回去吧。”

付了钱,两人从超市里出来,将东西搬上车。

宋疏影将购物车内的箱子绑着韩瑾瑜搬到后备箱里,顺口问了一句:“刚才跟踪的那人到底是谁?你是不是心里已经有谱了。”

韩瑾瑜眼睛里闪过一抹暗黑,说:“也只是猜测,你别多想了,好好出去玩儿一圈,然后等开学。”

他不想将这些事情告诉宋疏影,毕竟真的是刀尖上的生活,他怕伤及宋疏影。

但是,就在这个晚上,超市里,韩瑾瑜让宋疏影做的那些行为,几乎已经是和那个跟踪者完全挑明了。

深夜,迎来了一阵敲门声。

因为明天要做火车,所以当天晚上,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人睡的很早。

不知道是几点钟,宋疏影睡的有些迷糊,撑起手臂来,而在一瞬间,韩瑾瑜就清醒了,一双眼睛清明的好像根本就没有入睡。

韩瑾瑜按着宋疏影的肩膀,“我去看看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