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物非,人也非/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C市休养生息了两天,韩瑾瑜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老爷子说了,让你回来吃顿饭,”谷明娟的话语之中已经带了一丝责怪,“要不是听你二叔他们提起。我压根都不知道你这个过年回来了,你说说,做妈的倒是让别人说才知道。瑾瑜,难道你现在还不知道,从外面回来,就要先回家里来一趟么?倒真的是越长大越不懂事了。”

“妈,”韩瑾瑜说,“你当那个是家么?”

谷明娟一下子顿下了。

“胡说什么,怎么不算是家……”

不过,韩瑾瑜听出来。就算是母亲的这些话,说起来也是没有底气的。

话筒里一时间没了声音,韩瑾瑜接着说:“妈,一个已经破碎掉的家庭,爸爸即使每天晚上都回去,那又能怎么样呢?你们有几年都没有同床过了……”

“你给我住嘴,”谷明娟再开口,声音有点艰涩,“总之今天晚上你回来吃饭!老爷子等着呢。”

说完,谷明娟就先将电话挂断了。

同样,韩瑾瑜已经将宋疏影在的地方当成了家,所以。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宋疏影。

很简单的事情。

第一个想到谁,就找谁。

当天晚上,韩瑾瑜开车,先送宋疏影去宋家看老太太,顺带从高中接了宋予乔。

宋疏影先给妹妹打了电话,说:“我在外面等你,一块儿回去陪奶奶吃饭。”

挂了电话,宋疏影特别叮嘱韩瑾瑜,“对予乔。你别一直绷着一张脸,一看就觉得不是好人,她挺怕你的。”

所以。当宋予乔抱着一堆书上了车,韩瑾瑜就转过头来,笑着问了一句:“予乔放学了?抱着这么多书啊。”

本来韩瑾瑜不扭过来也好,现在忽然间一扭过头来,吓的宋予乔直接就讲怀里的书哗啦呼啦全掉了。

她本来以为前面在驾驶位上坐着的是家里的司机。

而且,韩瑾瑜竟然笑了?

就好比是一个已经认为是面瘫脸冷冰块已经死了的人诈尸一样,瞬间就惊悚了。

宋疏影在下面掐了韩瑾瑜的腿一下,从前面翻出来一个袋子,转过来对妹妹说:“先把书装了,你就在家里一天,明天晚上就又要来学校上晚自习,抱这么多书能看了么?”

宋予乔撑着袋子将书放进去,笑了一下:“当然啦,我现在要好好学习,我高三了!”

接下来,宋予乔就强调了好几遍,她已经高三了,一定要考一个好的大学,所以用功用功再用功。

宋疏影笑着摇了摇头,还不知道宋予乔现在的动力是来自于哪里。

韩瑾瑜已经发动了车子,到了宋家门口,宋疏影让宋予乔先下车去,宋疏影临下车前还狐疑地看了前面的韩瑾瑜一眼,不知道叫什么,索性什么都不叫,转身下了车。

宋疏影握着韩瑾瑜的手,从侧车窗看见宋予乔抱着书已经走到大门处,便解了安全带,凑上去在韩瑾瑜唇上吻了一下,“今儿晚上不用来接我了,我和予乔就住奶奶这儿。”

韩瑾瑜点头,“好。”系乐场划。

宋疏影开了车门下车,冲他挥了挥手。

她站在路边,看着车子消失在视野中,她抿了抿唇,其实,她知道韩瑾瑜在家里住不了几天了,到了快要离开的时候了。

但是,韩瑾瑜连过年都没有回韩家,今天好不容易回去吃一顿饭,就不必要忙着回来接她了。

宋疏影走到宋予乔身边,帮她分担了一半的书,“走吧。”

宋予乔点了点头,看着姐姐的脸,最终问出来:“呃,姐,你和……他是怎么回事啊?”

最终,宋予乔没想出来该怎么称呼韩瑾瑜,索性就用了一个字“他”来称呼。

反正两个人心知肚明,这个他,到底指的是谁。

宋疏影一时间没有说话,宋予乔心想,这种问题就不该乱问,刚刚开口说:“不是……”

“是我男朋友。”

宋疏影一句话,让宋予乔完全僵在了原地。

她不是没有想过,但是自己猜测和姐姐完全承认,真的是另外一回事了。

“呃,姐,你……”

“走吧,这事儿先放放,我的事情我自己有分寸,会处理好。”

“嗯。”

宋予乔相信姐姐,便也没有多问了。

宋疏影送来的那只小狗依旧在笼子里,两个人到来的时候,刘阿姨正在给小狗喂狗粮。

宋老太太见两个孙女都来了,十分高兴,让小厨房多加两个她们喜欢的菜。

宋予乔喜欢宠物,现在看见毛茸茸的小狗,顿时就散发母性了,蹲下来,直接将已经吃了狗粮的小狗抱出来,小狗倒是也不认生,直往宋予乔怀里钻,一直蹭着她隔着校服凸起的胸部。

宋予乔就问:“这只狗是公的还是母的啊?”

“公的,”宋疏影弹了一下小狗的脑袋,“你这只色狗。”

宋予乔向宋老太太叫道:“奶奶,给狗狗起名字了没呢?”

刘阿姨说:“老太太昨天给起了,补丁。”

“挺好听啊,布丁,”宋予乔笑着用手指动了动小狗的颈部绒毛,说,“布丁,布丁,你要吃布丁么?”

宋疏影已经听出来了,谐音而已,让奶奶这种年龄的人,才不会起布丁,恐怕是补丁吧。

总之是谐音,狗狗也不会辨别。

………………

韩瑾瑜开车到了韩家,刚刚将车在韩家大宅内的停车场内停稳了,就看见谷明娟从侧后方走过来了,他便在车边多等了一会儿。

“妈。”

“嗯,我在这儿等着你,不知道你那儿有没有消息了,韩澈从意大利回来了,今天带着未婚妻来家里吃饭。”

韩瑾瑜说:“哦。”

谷明娟皱了皱眉,一看儿子这种口气,就知道肯定是没有接到消息,“你的消息不是一直都很灵通么,儿子,你给我醒醒吧,万一今天韩澈提起你养着宋家的那个女孩子,你怎么说?”

“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该怎么说?”

“说等我离了婚,就娶她。”

谷明娟直接抬手就给了韩瑾瑜一个巴掌,重重的打下去,韩瑾瑜的脸上几乎片刻就已经印上了五个手指印。

“你掂量着点儿!这种失了辈分的事情,你在韩老爷子面前,最好永远都不要提起!离婚的这种想法你可以有,哪怕你明天就离了婚呢,那个女孩子绝对进不得韩家的家门。”

韩瑾瑜被母亲打的这一巴掌,脸向旁边偏了一下,在头顶摇曳的路灯灯光下,脸上投下深深浅浅的阴影。

谷明娟看着儿子的这样子,心里也不好受。

自己的婚姻不幸福,她原本也根本就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婚姻也不幸福,可是,到底还是……

她松了口,叹了一口气:“老爷子近来身体不是很好,你别拿这件事儿去气老爷子,如果那姑娘能等,就等到老爷子百年之后,你拿到韩家家业,再看看韩家还有谁敢管你。”

韩瑾瑜眼眸中窜起一抹亮光。

忽然,从前面传过来一个声音。

“哥?”

韩瑾瑜转过身来,看见了韩澈。

已经是两年多没有见的韩澈。

韩澈已经褪去了两年前的那种青涩,就连脸部的线条都已经硬朗了许多,在他身边,小鸟依人站着的,是朱芊芊。

谷明娟笑着看向韩澈的腿,看来已经是全好了,可以站了,只不过在走动的时候了,仔细看还能看出来有点跛。

韩澈走过来,就站在韩瑾瑜面前。

韩澈比韩瑾瑜稍微低一点,他伸出手在韩瑾瑜的后背上轻轻捶了两下,“哥,我回来了。”

“嗯,回来了就好。”

已经两年了,当年的事情,不管如何说,如何做,都已经成为了过去时,当然,如果你想要好好过,那么就一切都好办,如果你不想,那我们在连上之前的账,都一块儿算清楚。

一边的朱芊芊也上前一步,跟着韩澈叫了一声:“哥。”

韩瑾瑜点了点头。

吃饭前,韩澈先带着朱芊芊到韩老爷子的书房了一趟,半个小时之后才出来,谷明娟是盯着时间看的,她知道,这一次韩澈回来,兴许一切就都会不一样了,但是明显看自己的儿子这边,还并没有打算全权接手韩氏公司的打算。

她私下里偷偷问了一句韩瑾瑜:“你到底是打算怎么办?”

韩瑾瑜说:“等到我从张老那边脱身,就回来韩氏。”

谷明娟也是知道一点韩瑾瑜的这些事情的,只不过并不是太清楚的,她小声问了一句:“要多久?”

韩瑾瑜摇了摇头,然后说:“会很快。”

这只是安慰母亲的话,到底定一个时间,韩瑾瑜也不清楚,况且,金盆洗手脱离出来,不是说没有,有的只是断胳膊断腿被拔了舌头的人,让你今后再不能生活自理。

如果想要脱离,却脱不干净,会给今后正常的生活,带来更多深不可测的危机。

这一次韩家的晚饭,除了韩家老大韩长经这一支,还有就是韩家老二的韩长海和张慧珍,以及他们的儿子韩铎。

韩澈扶着老爷子从楼上下来,看见一家人今儿这么齐全,胡子笑起来一抖一抖的。

上了年纪的人就喜欢人多热闹。

在吃饭中,因为老二家的韩铎对韩瑾瑜的这个大哥是特别崇拜,所以就一直拉着他问一些事情,让他的母亲张慧珍在下面动韩铎的胳膊,给他使眼色,但是韩铎视而不见,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父母要一再告诫要远离韩瑾瑜。

韩老爷子看了看桌上的人,就问起来大儿子。

谷明娟说:“长经在办画展,赶不回来。”

“哼,过年忙着在家里做画,说是工作,等到团聚的时候又说去办画展?家里的事情还不如他工作上的事情重要吗?不孝子!”

韩老爷子听口气是真的动了怒,韩长海本来说安慰老爷子,结果也不敢开口了。

韩瑾瑜起身,为韩老爷子盛了一碗汤端给他:“爷爷,您喝点这个枸杞汤,味道很好。”

韩老爷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个大孙子,叹了一口气,接过碗来。

说起来,韩老爷子也真的是对于自己的两个儿子恨铁不成钢,两个儿子都是扶不上墙的,好歹有可以托付的孙子。

张慧珍一拍脑门,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坐在一边的丈夫,说:“刚刚不是说了要拿来酒么?团圆的时候该喝酒,阿铎,你去车里把你爸爸的那瓶酒拿过来。”

“大哥都没有回来,怎么算是团圆?”韩长海说。

张慧珍在自己的嘴巴上打了一下,说:“怪我这张嘴,等到大哥回来了,我们再团聚一次。”

韩瑾瑜低着头用筷子夹菜,都没有抬眼,只不过,在夹菜的时候,和身边的韩澈夹到了同一块牛肉,他便索性松了手。

韩澈却夹起这块牛肉放在了韩瑾瑜面前的盘碟之中,说:“哥,你吃。”

韩瑾瑜默然看了一眼韩澈,将这块牛肉咬在了齿间。

虽然一顿饭,表面上看起来其乐融融,但是韩瑾瑜知道,暗地里,却都是在为了自己的前途想,就和他的母亲一样。

………………

翌日。

白天,宋疏影帮宋予乔补习了一下数学和英语,反正宋予乔之后再高二选的是文科,也就把物理化学这种科目就抛到一边了。

“姐,这个单词什么意思?”

宋予乔咬着笔帽,叫宋疏影。

但是宋疏影正在拿着手机看,一时间没听见。

“姐?”

“啊?什么?”宋疏影这才反应过来,转过来,“什么?”

宋予乔皱了皱鼻子:“姐,你又跑神了,我问你这个单词什么意思。”

宋疏影凑过来看了一眼,直接将手中本子卷起来在宋予乔后脑勺上拍了一下,“这不是刚刚让你背的那个单词么?又问?”

宋予乔这才反应过来,“噢噢噢噢,我想起来了,那个特长的单词儿。”

宋疏影说:“而且不是提醒过你了么,阅读理解遇到不认识的单词就跳过去,主要是看懂文章意思就可以了,你这样一个单词一个单词跟蹦豆子似的往外蹦,阅读理解平均下来就每篇七分钟,你都看不完。”

“我懂了,姐。”

宋疏影说:“你必须要提升你做题速度,太慢了,我给你掐着时间,二十分钟,把这张卷子做完,做不完一会儿罚你抄单词。”

宋予乔嘟囔了一句:“要是阿南肯定不会这么凶……”

“什么?”

宋予乔忙不迭地摇头:“没什么,我马上就写。”

刘阿姨端上来一盘糕点,刚刚在下面用烤箱做的,加了牛奶蜂蜜,一端进来就香气扑鼻。

宋予乔直接捏起来就往嘴里放,嚷嚷着好吃,要学着做,“姐,你尝尝。”

宋疏影闻到奶香味,感觉到有些反胃,莫名觉得这种香味太腻了,起身将窗子开的大了一些,盘子向前推,“你先吃着,我出去打个电话。”

宋疏影说完,就已经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她从昨天晚上,就一直在等韩瑾瑜的电话,但是,到现在竟然既没有打电话,又没有发消息。

她走到外面,刚刚找出韩瑾瑜的手机号要拨出去,正巧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宋疏影没有存。

她按下了接通键。

“喂,你好。”

听筒里许久都没有传来声音。

宋疏影皱了皱眉,“你好?”

但是,听筒内还是没有声音,就当宋疏影想要直接挂断的时候,电话内传来一个已经久违了的声音。

“疏影,我回来了。”

………………

在三年前,韩澈和宋疏影起初恋爱的时候,喜欢在街巷边的一个咖啡店内相聚,这是他们的秘密基地,有时候经常是宋疏影拿着书过来,一看就是一个下午,韩澈在旁边作陪。

时光已经过去了三年,一直到现在。

韩澈在电话里说:“还在那个咖啡店里吧,见一面。”

宋疏影没有说话。

韩澈说:“你一定来。”

然后,宋疏影挂断了电话,就在韩澈最后一个字落音。

前一天晚上,韩澈和韩瑾瑜两人都是睡在韩家,朱芊芊和韩澈是同一间房。

在韩澈给宋疏影挂断了电话之后,他在经过韩瑾瑜身边,说:“我刚刚给宋疏影打了电话,约她出来见一面。”

韩瑾瑜的目光陡然凌厉起来。

韩澈向后退了一步,靠在楼梯的扶手上,“我回来只是想要说清楚,我要和朱芊芊结婚了,所以,之前的过往,就断个干净,哥,你别多想。”

韩瑾瑜眼神凉薄,却也没有说什么话,他刚刚从韩老爷子的书房内出来,需要问一个确切的日期,可是,确切的日期,他也确定不了。

下午,韩澈开着车去了约定的咖啡厅。

韩瑾瑜在车内坐着,看着韩澈的车驶出院子,消失在视野中。

许久之后,韩瑾瑜才踩下油门,跟着韩澈的车的路线,一直到了咖啡馆的位置,在路边的临时停车位停了车。

他并没有刻意去躲,车子是他平常开的车,是宋疏影所熟悉的车,熟悉的车牌,一看就知道是韩瑾瑜。

韩澈下了车,却愣了。

咖啡厅的店面已经换了,成了一个日化用品店,韩澈走进去问了一下,得知在两年前就已经转让了。

“刚开始也是做的咖啡店,但是生意太惨淡,根本就顾不着本钱,所以就改了。”

韩澈道谢过后,从店里出来,自然而然也就看见了停在对面的韩瑾瑜的车子。

他站在店面门口,给宋疏影发了一条信息:“我已经到了,你什么时候到?”

短信好像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回复。

韩澈接下来打电话,却好像已经被拉进了黑名单,不论怎么打都打不通电话。

身后的咖啡店已经不在了,韩澈看着原本是窗户的位置,那里总会有一对情侣,男生帅气,女生阳光,抱着一本书,侧身坐在藤蔓的椅子上看书。

但是已经成了幻象。

曾经觉得最令人心伤的一个词是物是人非,现在才知道,是物非,人也非。

韩澈站在路边等,韩瑾瑜坐在车内等。

却都没有等到宋疏影过来。

韩澈越等越觉得窝火,这边的韩瑾瑜已经发动了车子离开。

到底也是在国外成长了两年多的人,韩澈比起两年前,已经成熟的多了,他想要试探一下看看会不会刺激到韩瑾瑜,可惜的是,宋疏影根本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宋疏影不是那种藕断丝连的女人,如果是想断,就绝对会断的干净,私下里去和前任见面,结果让最爱的人无意间看见了造成不必要的误会,这种事情她不会去做。

即使,韩瑾瑜也不会误会。

………………

韩瑾瑜是在之后三天离开的。

高雨来门口来堵,说:“韩哥,张老打电话给我,说最迟明天,必须要我跟你一起回去,我已经定了明天早上的机票。”

宋疏影靠着韩瑾瑜站着,眨了眨眼睛,对韩瑾瑜说:“那我先去浴室去洗个澡。”

韩瑾瑜点了点头:“去吧。”

客厅内,就只剩下了韩瑾瑜和高雨。

韩瑾瑜坐下来,看着站在面前的高雨,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高雨说:“张老之前从楼梯上摔了一下,摔断了腿,但是对外说的是摔到了头,昏迷不醒了,所以张家现在需要有一个能够主持大局的人,张老打电话给我让你务必回去。”

韩瑾瑜点头:“好,我知道了,明天的航班是几点?”

“上午十点。”

“好,我知道了。”

高雨转身要离开,韩瑾瑜叫住了她,说:“你和你未婚夫谈好了么?这一次回去张家,很可能直接就要去东南亚,可能过三四个月回来,也可能是三四年。”

“我知道,我已经谈好了,没有问题。”

韩瑾瑜说:“如果你这一次不想回去,我可以回去给张老解释,你就可以完全脱离那个环境了,过你想要的生活……”

高雨打断了韩瑾瑜:“不用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解决,韩哥,谢谢。”

韩瑾瑜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了,这是别人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去做决定。

韩瑾瑜走近卧房,里面宋疏影刚刚从浴室里走出来,用一条干燥的白色毛巾擦自己湿润的头发,听见韩瑾瑜进来,抬起眼睑来看了他一眼,“要走了么?”

韩瑾瑜走过来拿了宋疏影手里的毛巾,拉她坐在床边,给她擦着头发,说:“你怎么知道?”

宋疏影低着头,任由韩瑾瑜帮她擦头发,“高雨找过来,肯定是说,哎呀,张老打电话了,说家里发生了什么什么事情,必须要你回去处理,要不然肯定就风云突变了。”

韩瑾瑜忍不住笑出来。

宋疏影接着说:“高雨肯定还说了,她已经订好了明天几点几点的机票,到时候来接你,应该是早上,从温柔乡里把人拉出来的感觉,最爽了。”

“你又知道了?”韩瑾瑜将毛巾往旁边顺手一丢,“那你知不知道,高雨到底是留下来陪未婚夫,还是回去看张老?”

“肯定是跟着你走咯,”宋疏影抬起眼睛,对上韩瑾瑜的双目,侧了侧脸,翘起唇,“我说的对不对?”

韩瑾瑜挑了挑眉。

宋疏影索性伸手将韩瑾瑜扬起来的眉毛按下去,说:“我说的又对了,对不对?说啊,赶紧的,我等着听呢。”

宋疏影挣脱开韩瑾瑜的手臂,跪在床边,单手搭在韩瑾瑜的肩膀上,凑上耳朵。

韩瑾瑜捏着宋疏影的下巴转过来,“是的,你又说对了,你怎么知道的?”

“从女人的角度来看问题啊,”宋疏影跪着向前,搂着韩瑾瑜的脖子,“她会选择跟你走,而不是跟她的未婚夫。”

男人在这方面,绝对没有同为女人看的清楚。

宋疏影俯身搭在韩瑾瑜的肩膀上,宽大睡袍的领口向下耷拉着,韩瑾瑜侧了侧头,从领口向里面看,一览无余。

韩瑾瑜转过来,将宋疏影睡袍腰间的带着系紧,“你先睡,我去洗个澡。”

“我饿了。”

宋疏影眨了眨眼睛,有点可怜巴巴地看着韩瑾瑜。

韩瑾瑜停下脚步,“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做个三明治,再倒杯牛奶上来吧。”

“三明治可以,可别提牛奶,”宋疏影哆嗦了一下,“我现在听到牛奶就觉得想吐,从小就不喜欢喝牛奶。”

不过五分钟,韩瑾瑜便已经做了一个三明治,顺带拌了一个水果沙拉给宋疏影端过来,宋疏影吃了有不少,直到打了一个饱嗝,才靠在床里面躺下来,裹上了被子,韩瑾瑜送了碗筷,直接在客厅的浴室内洗澡了。

之前韩瑾瑜都喜欢冲冷水澡,但是这一个月来,习惯抱着宋疏影睡,怕她温热的身子接触到他会怕冷,所以便改成了用热水洗澡。

洗了澡出来,韩瑾瑜擦干了身上的水,轻巧地推开门,躺在宋疏影身侧,将她抱在怀里。

宋疏影睁着一双玲珑剔透的大眼睛,问韩瑾瑜:“我也想跟你一起走,行么?”

韩瑾瑜拧了眉。

宋疏影抬起手抚在韩瑾瑜的眉心,说:“我保证不惹事儿,绝对就跟高雨一样,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会往西。”

“疏影,并不是说你适合不适合,而是说你现在还有学业,你必须要先充实自己,懂么?”韩瑾瑜说,“等到你毕了业,想什么时候来找我就找我,我带着你周游世界都没有问题。”

听着韩瑾瑜又想要长篇大论的教导她了,宋疏影急忙捂住了耳朵,说:“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绝对不会给你找麻烦的,好好学习,刚才我都是乱说的。”

真不知道韩瑾瑜的脑回路到底是怎样的,为什么有时候沉默寡言,说起话来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但是有时候就能说一大堆大道理,让宋疏影停了心烦意乱的,莫名其妙觉得心里很堵。

沉默了许久,韩瑾瑜都感觉到宋疏影已经睡着了,却忽然听见极其细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宋疏影在韩瑾瑜的怀里找了一个十分舒服的姿势,说:“我就是嫉妒高雨了,能一直跟着你。”

分别之前的这一夜,原本以为会天雷地火,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相拥而眠,最简单的肌肤相亲,却抱的很紧,仿佛从此都不想要再分开一样。

清晨一大早,天才蒙蒙亮,韩瑾瑜便醒来了。

身边的宋疏影好眠,双眼紧闭着,睫毛轻轻颤动。

韩瑾瑜穿了衣服,俯身在宋疏影的唇上轻轻印下一吻,转身离开,轻巧带上了门。

随着微不可闻的一声咔嚓一声上锁的声音,躺在床上的宋疏影赫然睁开了眼睛。

在床上,宋疏影静静地看了三秒钟天花板,在心里默念了三遍:起床,起床,起床。然后忽然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飞快的穿上牛仔裤和外套,用皮筋将尚且来不及绑上的头发束到脑后,从柜子里随便整理了几件衣服塞进行李箱里,匆匆的飞奔下了楼。

电梯内,宋疏影才用手代梳,将头发整理了一番。

一楼。

电梯门打开,宋疏影低着头就向外走,向后看着自己的行李箱不要卡在电梯槽里,结果前面就撞上了一堵人墙,鼻子正好撞在这人身上的金属扣上,顿时疼的泪花向外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