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一句话/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疏影揉了一下鼻子,抬眼就正巧撞上一双黝黑的双眸。

“呃……”

韩瑾瑜默默地看了宋疏影一眼,顺带将宋疏影身后的拉杆箱拉过来,搂上宋疏影的肩膀。

“走吧。”

这次轮到宋疏影讶异了,“你怎么不问我去哪儿?”

韩瑾瑜说:“能去哪儿?肯定是跟我顺路。”

“哈哈哈。哈哈哈。”

韩瑾瑜微微低头看了一眼宋疏影几乎快要笑僵的嘴角。

宋疏影圈住了韩瑾瑜的腰:“是的,我就是跟你顺路,还一趟航班呢。”

韩瑾瑜笑着摇了摇头。

只不过。宋疏影这个是有意的,而却不曾想到,在这一趟航班上,还有另外两个人,韩澈和朱芊芊。

“哥,真是巧了,你们也是这一趟航班。”

如果说这两个人是巧了,那宋疏影还真的是笑掉牙了。

她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绝对不会去曲意逢迎,韩澈的话她不想接,也不想看见这张脸,便直接拉着韩瑾瑜从韩澈身边走过去,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来,高雨坐在侧后方,韩澈和朱芊芊坐在后面。

宋疏影晚上睡的并不是十分安稳,总是怕一睁眼韩瑾瑜就离开了,没有能够跟着他,所以睡眠很轻,到了飞机上就开始昏昏欲睡,这也是宋疏影的习惯。旅途中,就是补眠的时候。

韩瑾瑜特别将肩膀向下沉了沉给宋疏影靠着,自己拿着平板,在查看一份从高雨手里拿过的账表中出现错误的几个数据。

宋疏影已经开学了,只不过之前因为和韩瑾瑜去爬山,所以才让何淑慧给导员请了半个月的假。

现在这一次回到C市,必定就要分道扬镳了。

宋疏影回学校,而韩瑾瑜去韩家,紧接着飞国外。

张老派来接韩瑾瑜的车已经到了,高雨说:“让车先送宋疏影去学校吧……”

韩瑾瑜摆了摆手。对宋疏影说:“你自己打车去学校,等我晚上给你电话。”

“好。”

宋疏影点头。

虽然她并不太清楚,为什么韩瑾瑜不让她坐张老派来的车。但是却知道韩瑾瑜是在为她好。

等看着张老派来的车驶走,宋疏影才在马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报上了A大的地址,在路上,给何淑慧打了电话。

何淑慧一接通宋疏影的电话整个人都惊了。

“啊啊啊啊啊!我的女王大人你终于来了!小的现在就去接你,我一个人住寝室都快要寿终正寝了。”

宋疏影听了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

张老确实是从楼梯上摔了一跤,这一次派来的车子并不是到家里,而是直接开到了私人医院。

韩瑾瑜问:“家里不是有私人医生么?在家里还安全一点。”

虽然张老现在势力很强大,但是也是有不少想要致他于死地的人,所以张老才会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在家里,身边必须跟着不下三个保镖,保镖都是绝对忠心,并且定时就要更换。系乐见血。

前面派来接韩瑾瑜的司机解释说:“是老爷子需要做一个小的手术,要不然也不会让您这么着急回来了。”

一个小手术?

韩瑾瑜看向高雨,高雨现在在这种氛围下,不好开口,便拿出手机来在手机上写了几个字:“肝上出现了阴影,现在需要在肝上切片化验,看是不是肝癌。”

韩瑾瑜看见肝癌两个字,瞳孔骤然紧缩。

高雨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韩瑾瑜随手在手机网页上一搜,发现大面积的新闻全都是张老因为摔下楼梯伤及头部,然后重伤住院昏迷不醒的新闻。

前面的司机说:“是老爷子让人放出去的。”

“原因呢?”

前面的司机说:“这个不太清楚。”

而高雨也摇头。

韩瑾瑜手肘放在车窗上,撑着下巴,看车窗外好似流线被拉长的线条,恍然间想起来之前一直跟踪他的那个人。

………………

当天看过张老之后,韩瑾瑜询问了医生有关于张老的病情,手术是定在下周。

张老的妻子比张老小将近二十岁,是当初原配的夫人因病去世之后,又娶的一个新夫人,现在有一个十一岁的儿子,在旁边坐着抹眼泪。

“你可不要丢下我和我儿子……”

张老说:“哭什么哭,我又还没有死……”

在一边,坐着张老的大儿子,和韩瑾瑜差不多的年龄,已经结婚了,暂时没有孩子,只可惜,这个大儿子有点痴呆,或者说从小可能是被保护的太好了,现在不管是见了谁都是有点畏畏缩缩的,看见韩瑾瑜更是有点恐惧似的向后缩,还是他的老婆拍着他的后背,说:“这是韩哥,你不用害怕的。”

张老看了一眼自己儿子,颇有点恨铁不成钢,说:“你们都先出去吧,我有话对瑾瑜说。”

其余人也都知道,张老师一直把韩瑾瑜当成是接班人培养的,大儿子有些呆傻,而小儿子又年龄太小,这样一个巨大的家业,总是要有可以接手的人。

病房内的人都离开之后,张老说:“这一次肝上带着阴影,是真的,但是,还是需要手术切除,才能看出来是良性还是恶性。”

其实在进来之前,韩瑾瑜一直在观察在座的所有人,当然也包括张老本人。

张老的脸色不好,确实是带着病色。

之前他也想过,昏迷是假的,当然,肝癌也有可能是假的,只不过现在听张老如此说,恐怕,是真的。

而张老叫韩瑾瑜留下的原因,就是要说有关于放假消息出去这件事情。

“这主要是,在你离开的这一个多月里,在我们内部,发现了有……”

韩瑾瑜打断张老的话:“张叔,我有一个请求。”

张老皱了皱眉,脸上的皱纹在这一瞬间特别明显,好像一下子就老了十岁,“如果还是说想要脱离组织,你就不用说了,我已经多次跟你说过了,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所有东西,但是这件事情我不能答应,你已经接触到核心的太多东西了,如果你想要出去,可以,死了就可以彻底脱离了。”

张老说完完全没有留一点情面,话语僵硬。

韩瑾瑜紧紧的咬着牙,说:“我是想说另外一件事,是关于毒/品……”

“我说的也正是这件事情,你听我说,之前在沿海运出去的那批货,因为内部竟然有卧底,给泄露出去,然后被……”

“张叔!”

韩瑾瑜再一次打断张老的话,也终于激怒了张老。

张老一怒之下将手边的一个茶杯给砸碎在地上,说:“你有什么意见?!韩瑾瑜,我告诉你,如果不是我一手提拔你,你现在就什么都不算是!你之前一直推脱不走这边的生意,但是你已经沾了,想要脱都脱不干净了!别想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你到了应该接手毒/品生意,就推辞不了!就算是你现在脱离出去,就凭你这些年海外走私的那些,也足够去坐牢的!”

在病房门外护着的人,听见里面砸碎杯子的声音和张老的怒吼声,都急急忙忙的推门而入,就看见韩瑾瑜站在张老面前,脚下碎了一个茶杯,裤脚上湿了一大片。

张老摇头,“你先走,走,等你想好了再来给我说,别一回来就是为了气我的。”

高雨站在韩瑾瑜身后,已经拉了拉韩瑾瑜的胳膊,将他向后拉。

张老开始咳嗽不止,这边一直在照顾张老的医生进来,将一些无关人都往外赶,“现在病人需要休息,请你们都先出去。”

高雨拉着韩瑾瑜出了病房门,看着韩瑾瑜的脸色阴沉,便也没有说什么。

一直到停车位,高雨用车钥匙解了锁,韩瑾瑜却先打开了驾驶位的车门,高雨看见了,急忙将车钥匙递上去。

韩瑾瑜没有与高雨多说一句话,已经挂档踩油门,车子缓缓开动,却在驶上了马路上的时候,车速一下子提起来,高雨似乎已经听到了车子轮胎急速转动起来,在路面上摩擦的声音。

高雨不知道现在韩瑾瑜会开车去找谁,但是,去学校找宋疏影的可能性更大。

她拿出手机来,想要给韩瑾瑜打电话,但是,手指停顿在手机屏幕上方一寸的位置,却没有滑下去。

片刻之后,她又将手机放进了包里。

兴许,韩瑾瑜这个时候并不是去找宋疏影。

韩瑾瑜永远不会在这种失态的时候,或者是满身都是负面情绪的时候,去找一个他最爱的人,然后将这种负面情绪传染给她。

………………

中午,宋疏影先是在寝室里收拾了一下东西,忍受了一下何淑慧的唠叨,然后陪着这个唠叨鬼下去去吃了一顿饭。

即使是在吃饭的时候,何淑慧都一直在唠唠叨叨个不停,让宋疏影都忍不住问:“你是不是憋坏了?”

何淑慧忙不迭的点头:“是啊是啊,我憋死了,总算是身边有个熟人来陪我说话了,你也知道,薛登毕业了,苏莹莹不是去读研了么,跟咱们不是在一个校区,又不能天天一块儿吃饭,就周末找她出去逛逛街,我有时候就自言自语的找存在感啊,我真是太惨了。”

宋疏影听了直乐,说:“那你打电话把另外两个室友找回来住几天呗。”

“切,那我宁愿自言自语。”

宋疏影回来当天是周六,正好何淑慧约了苏莹莹去市区逛街,正吃着饭,何淑慧的电话就响了,苏莹莹催人来了。

“说好的一点啊,现在一点半了,你真是我亲娘啊。”

苏莹莹一生气嗓门就大,这么一嗓子,让隔着桌子坐的宋疏影都听的清清楚楚的。

何淑慧说:“今天宋疏影回来了,我正陪着她吃饭呢……好啊,你再等十分钟啊。”

她挂断电话,对宋疏影说:“苏莹莹叫你一块儿去逛街呢。”

宋疏影吃着餐盘内的米饭,摇了摇头:“我刚刚回来,还要收拾好多东西,而且有点累了,等我休息两天,下次陪你们去逛。”

何淑慧理解,便陪着宋疏影吃完饭,等到前面宿舍楼区,说:“那你回去歇着,我去给苏莹莹解释。你想吃点什么,我顺带给你带过来。”

宋疏影刚刚吃饱,也没什么可想吃的。

在她转身的的同时,脑海里忽然就浮现了韩瑾瑜曾经帮她买来的一份周黑鸭的鸭脖,便急忙叫住了何淑慧,“帮我带周黑鸭的鸭脖鸭翅。”

何淑慧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宋疏影走到宿舍楼,看见在楼前站着一个很是熟悉的身影。

她顿了顿脚步,特别注意了一下这个女孩子。

是朱芊芊。

就在宋疏影看向朱芊芊的同时,朱芊芊也转头看向宋疏影,并且向她笑了一下。

宋疏影脸上没有表情,径直宿舍楼里面走。

朱芊芊在后面跟上,“宋小姐,我想要跟你谈谈。”

宋疏影站住脚步,“但是我没有跟你要谈的。”

朱芊芊的脸有点红:“你不要误会我,我没有恶意的……能不能找个地方谈谈,在这里……不大方便。”

她看了一眼在宿舍楼这边来来往往的人,抿了抿唇,看起来有些局促。

宋疏影看着朱芊芊这样子,知道她还是单纯的要命,便说:“你跟着我上来吧。”

到了寝室门口,宋疏影拿出钥匙开门,朱芊芊跟在身后。

宋疏影让朱芊芊随便坐,然后拿了烧水壶去接了水,插上电。

朱芊芊有些吃惊:“国内的寝室内不是要限电么?这种算是大功率电器吧?”

宋疏影一边收拾衣服,一边说:“是,电吹风都算是高功率的电器,不过插着变压器呢,可以用。”

一时间,朱芊芊也没有说话,就看着宋疏影忙东忙西的收拾东西,爬到床上去整理床铺,一直到一壶水发出正在烧热的声响。

朱芊芊不说话,宋疏影也不急。

“宋小姐,其实我是想要说,我知道你和阿澈之前的事情了,阿澈都有告诉我,”朱芊芊说,“之前我爸爸也告诉过我,我知道,有些事情,是他骗了我,比如说,刚开始他接近我,确实是他想要利用我,但是我喜欢他,我想我可以改变他,他会喜欢我,会爱上我。所以我选择了原谅,他也说会在之后的一辈子里,对我好。所以,我答应了,我们的婚礼是定在下个星期。”

宋疏影“嗯”了一声,以示她在听。

朱芊芊站起身来,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两份请柬,双手放在宋疏影面前的桌上,说:“这是你和阿澈大哥两人的请柬,我和阿澈都希望你们来参加。”

宋疏影看着桌面上放着的红艳艳的东西,笑了一声:“不怕我再去砸你们场子?”

朱芊芊摇头:“上一次订婚宴,阿澈没有邀请你们,是阿澈的错,说实话,我在当时很讨厌你,因为你砸了我的香槟塔,毁了我的订婚宴,对我来说很重要……但是,那并不是你的错,这一次,不管是你和韩哥来砸场子也好,来真诚的说祝福也好,我和阿澈都接着……”

说完,朱芊芊便转身离开,手扶在门把上,“我今天主要就是来送请柬的……其实,我还是希望能够收到你和阿澈哥哥的祝福……对我们,真的很重要。”

朱芊芊说话一慢一慢的,却咬字十分清楚,目光低垂着,即使是在说话的时候,面对宋疏影已经刻意不那么敌意的眼神,也还是很恭谨的态度。

宋疏影拿起那两份婚礼的请柬,打开看了一眼上面韩瑾瑜和自己的姓名,随手丢在了桌上,拿起桌面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已经下午两点了,距离晚上还有五个小时,就可以接到韩瑾瑜打来的电话了。

………………

高雨想的没有错。

韩瑾瑜并没有去找宋疏影,他开车去了一家拳馆,开了一间单独的拳击室,找来了一副拳击手套,然后对着一个重量级的沙袋,死命的击打着,然后转身再击打着另外一个沙袋,其中一个沙袋在下面裂开,沙子全都漏了出来。

他大汗淋漓,直到最终浑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剧烈的喘息着,躺在了地上,用尚且戴着拳击手套的手臂,挡住了眼睛上方的灯光。

拳击室内,只剩下韩瑾瑜的喘气声。

门悄无声息的打开,走进来一个身影。

韩瑾瑜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因为长时间生活的这种环境和受到的这种训练,他不管是在睡觉还是在这种极度疲累的时候,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逆着灯光,一个身影低头看着韩瑾瑜,递上来一瓶水。

这人穿着黑色外套,深蓝色围巾。

韩瑾瑜看着伸过来的手,三秒之后,将矿泉水接过来,另外一只手已经搭过这个人的手,借力一下子跳了起来,然后飞快的出拳。

这人闪身躲开,却已经用手肘挡住了韩瑾瑜的拳。

“说,你是谁?!”

“我是这个拳馆的陪练。”

韩瑾瑜冷哼一声,几乎都没有任何迟疑,就算是现在已经累得满身大汗,都快要虚脱了,却依旧出拳,而且拳拳狠辣,直接向着人面门而来。

面前这男人接招挡招,身手敏捷,但是毕竟他没有带拳击手套,不过在体力上略胜一筹,依旧是挨了韩瑾瑜一个拳头,向后踉跄了一下,靠在一个沙袋上,翻了一下,站稳了。

韩瑾瑜喘息的更加厉害了,干脆的解了拳击手套,随手扔到一边。

而就在下一次出拳的时候,这个人忽然按住了韩瑾瑜的手,说了一句话。

韩瑾瑜猛的抬起头,看着这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