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借口很牵强/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近傍晚的时候,何淑慧回来了,带着一份鸭脖一份鸭翅,顺带给宋疏影带了一份炒饭和一杯绿豆粥。

宋疏影下来就给了何淑慧一个拥抱,“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何淑慧说:“你不是旅途奔波劳累么。既然是好好歇着,那就肯定是要歇个够了,别说下楼了。下床都难了。”

这是她的切身体会,在寝室里越待越觉得浑身懒了,就连脑子都迟钝了,越睡越觉得困。

宋疏影坐下来带上一次性手套来啃鸭脖,原本这几天没什么胃口,不过现在还好,兴许是真饿了。何淑慧在换自己今天刚刚血拼回来的衣服,一边试穿还一边说。“简直贵出血来了。”

站在镜子前,何淑慧照了有好几次,转过来再三向宋疏影确认,问:“你看看,我这裙子穿着看起来怎么样?”

宋疏影点头:“好看。”

何淑慧又转过去看镜子,怎么照怎么觉得没有那种刚开始穿上的感觉了,说:“怎么办,我不想要了,能不能退掉啊……有这钱我能吃一个月了……”

宋疏影:“……”

这就是在花了钱之后经常的心理,花钱之后就后悔,回来之后怎么看怎么当初买下是冲动,如果再来一次。肯定不会买。

眼看着何淑慧捧着这条裙子,噘着嘴,半天都没了声响,宋疏影便安慰她,“买了就穿,我觉得挺好看的裙子,穿起来挺上档次。”

何淑慧又自我调整了一会儿,对宋疏影说:“以后你一定要看着我,超过五百块钱的衣服,一定不要让我买!要不然我就……”

宋疏影挑了挑眉。看着何淑慧:“要不然怎样?”

何淑慧一咬牙,“要不然我就管你一个月的伙食。”

“好的。”

宋疏影眼睛笑的眯起来,将口中的鸭骨头吐掉。塑料手套放在一边,说:“还给你留了两个鸭翅膀,你去吃。”

宋疏影到卫浴间洗澡,忽然就听见外面的何淑慧在喊:“疏影,你手机响了!”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走到卫浴间门口拉开门,“给我递过来。”

宋疏影拿过手机转身关了门,手机屏幕上立即就蒙上了一层蒙蒙的水汽,她用毛巾垫着,滑下屏幕,接通。

“喂。”

可能是因为在浴室里洗澡,所以连同声音都带着朦胧的水汽,有点魅惑人心。

韩瑾瑜的声音有点黯哑,却不知道是为何原因。

他说:“你睡了么?”

宋疏影说:“没,我刚刚啃了几个鸭脖,正洗澡呢……你那边和张老谈好了没呢?”

“谈好了,你不用多想。”

“那……你还在C市呆几天?”

“这一次或许会久一点,到下个月了。”

宋疏影靠在浴室光滑的墙面上,用手指在蒙了一层水蒸气的镜面上滑,水蒸气被抹去,她光裸的肌肤在镜面中一点一点展现出来。

从手机的听筒里,传来呼呼地风声,宋疏影说:“你现在在外面呢?”

“嗯,跟人约了在跨江大桥这边见面。”

虽然才一天没有和韩瑾瑜见面,但是宋疏影却感觉好像过了一个月,很漫长似的。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准备挂断电话之前,宋疏影忽然打了个喷嚏。

韩瑾瑜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几分凌厉,说:“快点冲个热水澡上床去捂着,我先挂电话了。”

“喂,等等,今天朱……”

“先上床去用被子捂着。”

韩瑾瑜说完,不由分说地便挂断了电话。

………………

此时此刻,韩瑾瑜在江边,江面上的风吹的他的头发全都凌乱了,好像狂魔乱舞一样飞在头顶,耳边是烈烈风声。

他俯身看着江面上的游轮,以及远处的灯光点点,外套被风吹的鼓动起来,好像是展翅的鹰。

他的手机捏在手心里,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他想起,刚才在拳馆里,那个人口中的话:“兄弟,加入我们。”

他没有猜错,果然。

有反动的黑势力,就有打击犯罪的能量,也难怪,张老在医院里,是说在内部有内鬼。

韩瑾瑜勾了勾唇笑了:“你们的人被发现了,所以需要另外找一个人?”

“并不,”他说,“我们已经观察过你有一段时间了,中间给你故意露出的破绽,你也发现了。”

“有多久?”

“一年半。”

韩瑾瑜缄默。

一年半了……

但是,真正他发现跟踪他的人,却是在回到S市去找宋疏影。

韩瑾瑜以为他的警觉性一向是很高的,但是竟然让人在身后默默地跟踪了一年半。

这人一双眼睛好像已经看透了韩瑾瑜心中所想,说:“并不是你的问题,这边有很多跟踪和反跟踪的设备,有时候也并不是人的跟踪……”

“你……”

“我姓赵,赵烈,一般他们都叫我赵队,请便。”

韩瑾瑜知道赵烈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谁,或许就有这一次被张老他们查到的那个内鬼。

“你现在告诉我这些,不怕我告诉张老么?”

“哈哈哈,”赵烈爽朗的大笑,“你不会的。”

韩瑾瑜哂笑:“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因为我们可以帮你,所以你不会。”

赵烈虽然说得胸有成竹,但是这种话语却并不是让人感到厌烦。

他说:“你是帮我们,也是帮你自己,就凭你这些年给张老做的这些事情,就算是不涉毒,就算是走私和私自配枪,你想想后果……你想要完全脱离这个组织,就必定要将它连根拔起,这个想必我不说,你也清楚的很。”

韩瑾瑜闭了闭眼睛,霍然睁开双目,说:“我需要考虑一下……我怎么联系你?还是来这个拳馆么?”

“不,你联系不到我的,”赵烈说,“过几天,我会主动来找你。”

韩瑾瑜在跨江大桥上站了许久,他苦笑了一下。

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也有逼不得已面临选择的时候,当初,进入张老的势力,就是为了不再受人威胁,能够给自己最爱的人想要的。

当初是温雅。

可是,进入了,便脱离不出来了。

现在是宋疏影。

在江面上站了许久,初春的风还是很凉的,虽然已经褪去了冬日凛冽如刃。

韩瑾瑜转身,走下了跨江大桥,下去,上了车,发动了车子。

………………

宋疏影洗了澡,吹干头发,就爬上了床。

何淑慧在一边一直用十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宋疏影,“被爱情滋润就是不一样,现在你就感觉是一朵绽放的花。”

宋疏影听了一笑:“那以前是什么?”

“还没开的花骨朵。”

何淑慧吐了吐舌头,拿着毛巾去浴室了。

宋疏影蒙上了被子,拿出手机来,看见手机快没电了,便先插上了插板充电,给韩瑾瑜发了一条信息:“我躺到床上了。”

然后隔了许久,都没有等到韩瑾瑜回短信。

宋疏影撇了撇嘴,她都不知道韩瑾瑜是不是有qq号,一会儿打电话给韩瑾瑜要来。

等了一会儿,韩瑾瑜汇过来一条信息:“好。”

宋疏影看着这两条信息,笑了起来。

——我躺到床上了。

——好。

怎么看怎么想是邀宠的意味,好像是等着古代君王来临幸似的。

呸。

宋疏影当真觉得是有点天马行空了,乱七八糟想的多。

等到手机的电量充到百分之四十,宋疏影将充电线拔掉,给韩瑾瑜打了一个电话。

只不过,韩瑾瑜没有接。

她挑了挑眉,又打了一个,被挂断了。

下面的何淑慧正在拍护肤水,两只手在脸上拍打的声音十分响,啪啪啪好像是在打耳光。

宋疏影从上铺看下去,对何淑慧说:“小慧,你拍脸的时候轻一点拍。”

何淑慧正拍的起劲儿,说:“拍的用力一点才能吸收的更彻底啊……你还用灯不用了?”

“不用了。”宋疏影摆手,“你关了吧。”

她刚刚想要给韩瑾瑜再打个电话,韩瑾瑜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要睡了么?”

“没有呢,我床上躺着等你电话。”

“你寝室号是多少?”

“322,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问问。”

“嘁,是不是想要给我惊喜啊?”

“是啊,你想要什么惊喜?”

………………

校园内,宿舍楼下,就在一排四季青前,停着一辆黑色的车。

车内,韩瑾瑜的声音轻缓,摇下车窗,看向楼上,刚刚灭掉的一盏灯。

宋疏影今天的兴致似乎是十分高,和韩瑾瑜说了很多话,好像是流水账一样,将今天来到学校之后发生的事情,十分细致的全部都说了一遍,“对了,下午朱芊芊来找过我了,送过来两张请柬,你的一张我的一张,下周她和韩澈要办婚宴,邀请我们过去,你说我们要去么?”

“你想去么?”

“你去我就去。”

宋疏影知道,韩瑾瑜是必须要去的,作为韩澈的大哥。

两人又说了一些话,韩瑾瑜说:“早点睡,明天早晨醒来,给你惊喜。”

“好的。”

只不过,宋疏影不知道,韩瑾瑜说给她的惊喜,就是在宿舍楼下等了一整夜,一直到第二天清晨,在宋疏影早上去上课之前,然后看了一眼。

早上八点钟,正值上课的高峰期,寝室楼里一下子涌出来很多学生,看见在寝室楼前停着的这辆车,有的指指点点:“这里怎么停了一辆车啊?”

“好像里面还有人啊。”

“我昨天晚上好像就见这辆车在呢。”

“不是吧,停了一夜?”

“学校什么时候让随随便便的车进来了?说不定又是什么金主。”

“别瞎想,应该不是学校教授的车就是领导有关系的车吧。”

宋疏影有点狐疑的扭头看过去,远远地看着韩瑾瑜,先是吃惊了一下,不过脸上立即就露出了微笑。

她原本想要停下来的,却被身边的何淑慧扯着胳膊,就跟赶着去逃命似的,在人流中挤啊挤啊的。

宋疏影抬手,在唇边比了一个心形,向车内的韩瑾瑜落了一个飞吻。

然后迎着阳光笑,却比阳光笑的更加灿烂。

韩瑾瑜眼睛里露出笑意来,伸出手来,虚空好像可以接到了宋疏影的飞吻,然后放在心口的位置。

他一整夜没有合眼,没有睡。

现在,眼睛里全都是红血丝,神经线久久绷紧了。

………………

下周。

两件大事。

第一件事:张老手术,进行肝脏的阴影部分切片,然后确认是良性还是恶性的,因此确定是否是肝癌。

第二件事:韩澈和朱芊芊的婚礼。

在接下来几天,韩瑾瑜依旧每天去医院,有时候也陪着张老下一盘棋,张老也再没有提起了当时韩瑾瑜第一次回来的时候说的那些话了。

张老毕竟也是经过大风浪的,到了现在的这种年龄,早就看开了,肝癌就肝癌,良性的就良性的,大不了从死神手里夺过几年寿命来。

他第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活了大半辈子创造的黑色帝国,主要就是以盈利毒/品作为主要来源,一直以来培养的人也是韩瑾瑜,只不过……

第二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儿子。

他必须要选一个可靠的继承人,才能保证在他死了之后,这个人不会对自己的儿子赶尽杀绝。

面前摆着一个棋盘,韩瑾瑜落黑子,张老落白子。

最后,等到棋盘上大片的黑子最终将白子吃掉,张老笑着摇了摇头。

“后生可畏,如果往前倒退三十年,我跟你一样,在这种时候就只知道向前厮杀,却不管身后,”张老说,“但是到了现在,身后一样重要,跟人合伙结果被卖了的时候有,让人从背后捅刀子的时候有,在对外的时候,后院必定不能失火,但是,这一次在A码头被警方截获的那批货,还真是可惜了,损失了我们有十几个人,祥子都被拷进局子里去了。”

祥子算是韩瑾瑜曾经在手下做事情的人,后来被张老相中了拎出去单干,却没有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

韩瑾瑜默默地听着,心里想,张老恐怕这就要切入正题了。

“我已经在美国买了两套房子,这几年这种生意好做,基本上都是一本万利的,所以舍不得收手,等到过年,就先让老大老二过去,老大太傻,老二太小……”

韩瑾瑜这一次没有打断张老的话,一句一句听着。

张老也知道,韩瑾瑜既然已经选择了回来,回到医院里来,就已经是分析了利弊知道了大局。

当初张老选择韩瑾瑜,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韩瑾瑜背后韩家的势力。

韩老爷子曾经是参/谋长,所以,一般现在都会有所忌惮。

张老要的也就是韩瑾瑜韩家长子长孙的这个身份。

虽然说韩瑾瑜对于有关于整个黑色集团的核心机密还没有了解到,但是,其余的事情也知道的十分清楚,如果韩瑾瑜真的想要退出去,那只有两个办法,第一是让他再也无法开口说话。第二就是洗去他的记忆,让他的大脑记忆存在里,不再存在有这些数据。

而韩瑾瑜在听张老所说的这些话的同时,脑子里也在飞快的运转着。

这个下午,张老和韩瑾瑜在病房内谈了一个下午,四个小时,就连每隔三个小时都要为张老检查一下的医生护士,都堵在了门外。

张夫人拎着饭盒过来,一只手拉着自己的小儿子,看见在病房门外站着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便问:“方医生,怎么不进去?”

方医生说:“呃,老爷子吩咐了,不让人打扰。”

张夫人看见在一边站着的高雨,顿时就明白了。

里面的人是韩瑾瑜。

张夫人也是识大体的,她摆了摆手,说:“医生你先回办公室休息一下,等到这边老爷子谈好事情,我叫下人去叫你。”

方医生点头,然后带着一个女护士离开。

张夫人敲了敲门,打开门,问了一句:“该吃晚饭了。”

“几点了就吃晚饭?”

张夫人拉着小儿子进来,说:“已经快七点了,你看看,窗户外头全都黑了。”

张老似乎现在才忽然明白过来,“这么晚了?”

韩瑾瑜起身告辞,说:“那我改天再来拜访张叔。”

“哎,”张老说,“留下来一起吃顿饭,反正你婶子也不是什么外人,来,过来,儿子,叫大哥。”

张老的小儿子眨巴了一下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大哥。”

韩瑾瑜推辞不过,这边张夫人已经给盛好了汤。

他正在想着该用什么借口脱身,这边就接到了宋疏影的电话。

韩瑾瑜按断电话,张老注意到他的这个动作,便问:“又是你的那个小情人?在西园那边还有我的两套房子,你搬过去住,顺带将她接过去。”

“不用了,她还在上学。”

张老说:“哦,那个女孩子,好是好,不过就是性格太独立了点儿,女孩子这样,男人难免需要哄着点了。去吧去吧,别让她久等了。”

等到韩瑾瑜离开,张夫人给小儿子将碗筷备好,小儿子坐在桌边扒着饭。

张夫人扶着张老起来,随口说了一句:“还是那个宋家的小姐么?”

还是在去年张老的寿宴上见过一次,当时张夫人一眼就记住了那个女孩子。

“不过我总觉得韩瑾瑜跟那女孩子处不来,韩瑾瑜是刚硬的性子,那女孩子又那么耿直,男女之间还是性格互补的比较好,如果闹了矛盾,总归是有一个让步的。”

张老笑了笑,从张夫人手中拿过调羹来,说:“你信不信,如果是这两个人之间闹了矛盾,做出让步的肯定是韩瑾瑜。”

张夫人微微楞了一下,然后点了头:“嗯,是的,算是韩瑾瑜的软肋吧。”

只不过,到底算不算的上是软肋,暂时还不清楚。

………………

张老想的一点都不错。

就在韩瑾瑜和宋疏影两人闹了矛盾,首先做出让步的人,肯定是韩瑾瑜。

就比如说现在,韩瑾瑜开车去找宋疏影的路上,车胎爆了,然后耽误了很长时间在路上换备胎,之后想要给宋疏影打个电话解释一下,让她先去咖啡厅或者快餐店里去休息一下,却发现手机没电了。

或许是没电了,或许是坏了。

而刚才从病房出来之后,韩瑾瑜就已经让高雨走了,现在……

所以,他耽误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达两个人约见的地点,宋疏影依旧是笔挺地站在一个电线杆下面,却是满脸铁青。

韩瑾瑜停了车,宋疏影在路边看见了,然后转身就走。

韩瑾瑜下车来追。

“小影。”

宋疏影为了过来赴约会,穿的有点薄了,韩瑾瑜刚刚拉着她的手,就感觉到冰冷,不仅皱了皱眉,:“手怎么这么冰?”

宋疏影没有好气的说:“你要是在冷风里面等一个多小时,你手也冰。”

虽然是初春的天气,却是倒春寒,特别是早晚温差特别大。

韩瑾瑜不由分说就将身上的大衣脱了给宋疏影披在了肩上:“以后出来穿厚点,我路上车胎爆了,然后花时间换了备胎,想给你打电话,手机却没电了……车载充电器又翻不到,所以赶到这里,就已经到现在了,先上来到车里暖和一会儿,我们挑一个餐厅去吃饭。”

宋疏影不配合,扯着不跟韩瑾瑜走。系央来弟。

韩瑾瑜就放软了口吻,不过,宋疏影别说不跟着韩瑾瑜上车了,转身就走,连韩瑾瑜披在她身上的大衣都给重新撂在韩瑾瑜的手臂上。

韩瑾瑜看着宋疏影穿的实在是单薄的让人心疼,便直接俯身,将她打横抱起来,转身开了车门,将宋疏影放进车内,然后他也飞快的上车,落下了车锁。

宋疏影没有韩瑾瑜快,去开另外一边的车门的时候,韩瑾瑜已经先一步落了锁。

然后,韩瑾瑜就开始作保证加自我检讨,深刻地检讨,不过总归是还有点借口,就是手机坏了,然后迟到了一个多小时……

虽然说,借口很牵强。

宋疏影抱臂,冷哼了一声,已经拿出来自己的手机来,打了一个电话。

韩瑾瑜刚刚想要问宋疏影这是要给谁打电话,紧接着,他自己的手机就响了。

“……”

没错。

真的是响了,还伴随着嗡嗡嗡的震动声,屏幕一闪一闪的。

宋疏影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看向韩瑾瑜。

“不是……”韩瑾瑜拿着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还剩百分之三十九的电量,解释:“刚才真没电了,我开机半天都没有打开。”

宋疏影脸上没带表情,抽出一张纸巾来揉了揉鼻子,“你接着编,我听着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