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怀孕了 (钻石32400加更)/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瑾瑜?”

宋疏影叫了这个名字,垂在身体两侧的手臂,慢慢的拿上去,然后覆在身前人精壮的腰身上。

韩瑾瑜紧紧的搂着宋疏影,将她抱在怀里。然后低头看了她一眼,狠狠的吻她的唇。

宋疏影的双臂向上勾着韩瑾瑜的脖颈,肆意的亲吻着。

身边不断的有人经过。向这边看两眼,就离开了,目光也并没有多做停留,兴许是因为天黑的缘故,看不清楚,其实这两个人,就是现在在网上被扒的特别厉害的主人公。

宋疏影想到这儿忽然破功似的笑了一声,韩瑾瑜在宋疏影唇上轻吻了两下才移开。松了紧紧箍着宋疏影腰身的手臂,改为牵她的手,问:“你笑什么?”

“没什么,觉得挺稀罕啊,你不是说先冷几天不见面么,怎么又来找我了?”

宋疏影牵着韩瑾瑜的手,脸上带着得意的笑,“是不是舍不得我了?”

“嗯,舍不得你了。”

何淑慧从外面的街道跑过来,“疏影,你钱包找到……”

她的话音,在看清楚街道中拉着手的这两人。一下子顿住了。

以后还真需要改一改这种咋咋呼呼的性格,如果刚才那一句没有喊出来,现在就可以偷偷溜走了,现在这两个人的视线都落在自己的身上,想走都走不了了。

在那家买衣服的小店里,找到了钱包,店主是个好人,刚开始看见在柜台上落下了一个钱包,就给收起来了。

“谢谢。”

宋疏影再三感谢,从小店里出来。她提出去吃饭,让韩瑾瑜做东请客。

何淑慧笑了笑,同意了。

她走在宋疏影的另外一侧。也侧着头观察了一下韩瑾瑜。

其实,从外表上来看,真的看不出来韩瑾瑜的年龄,十分英俊帅气,带着成熟男人的味道,和宋疏影走在一起,毕竟宋疏影并不是那种特别娇小可人的,一米六七的个子比她都要高三公分了。

这两个人在一起,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总觉得特别和谐,根本就不像是网上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

看来,很多事情都是耳听为虚。

三个人找了一家面馆的小店,然后要了三碗牛肉面,何淑慧最近在减肥,一听到吃面脸就垮了下来,说:“我改成盖饭吧,我不吃面了,你俩吃情侣餐。”

既然何淑慧决定了是站在宋疏影这边,那么不管宋疏影做什么决定,她都举双手支持。

三个人一起吃了饭,何淑慧以寝室里有事先溜了,留下这两个人独处的空间。

宋疏影其实不大饿,而且这里的牛肉面很油,大块大块的牛肉,她闻到就觉得胃里翻滚着想吐。

韩瑾瑜叫了一份甜汤,宋疏影这才喝了两口。

“肠胃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了么?”

“没有,我胃不好,和予乔一样,这几天一直都忘了买药,”宋疏影说,“一会儿路过药店,买胃药吃两天就好了,我小时候经常几天都吃不下饭,然后一个老中医给开的药,特别灵。”

韩瑾瑜皱了皱眉,“吃药还不如好好的休息吃饭时间规律一下,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才吃饭,刚才听何淑慧说,你不是中午饭就没有吃么。”

“知道了,韩大叔,”宋疏影笑了笑,“我一定会好好吃饭,不用担心。”

吃了饭,韩瑾瑜拉着宋疏影的手,两个人并肩走在校园里,散散步,一直到十点钟,寝室要落锁了,宋疏影接到了何淑慧的电话,韩瑾瑜才送他回寝室。

“你还敢送我回寝室啊,不怕被人认出来?”

一起在校园中逛着,这是两人第一次提起这件事。

韩瑾瑜立刻攥紧了宋疏影的手:“疏影,你信我,等我娶你。”

宋疏影重重的点头:“快点走吧,我等你走了,我再上楼。”

韩瑾瑜这张扑克脸罕见的笑了,将脸侧过来,说:“你亲我一下我就走。”

宋疏影“嘁”了一声,“一张老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赶紧走吧,我要上楼了。”

最终,宋疏影也还是没有亲韩瑾瑜。

不是她放不开,而是就想要逗逗韩瑾瑜,看他那种想吃却又吃不到的表情,就算是隔天想起来,还会捧腹大笑。

宋疏影飞快的跑上了楼,因为跑的有些急切了,在还有两节台阶的时候还被绊了一下,一下子摔倒在地上,膝盖上倒是没有多么疼痛,就是感觉小腹疼了一下,应该是月经快来了吧。

到了寝室门口,宋疏影一把将门推开,正在门口照镜子的何淑慧直接撞上了门板,“哎哟”了一声。

宋疏影说了声“sorry”,直奔阳台上,开了窗子向下看。

韩瑾瑜还站在原地。

她向韩瑾瑜挥了挥手,韩瑾瑜这才转身离开。

身后的何淑慧抱着手臂:“我觉得你都不像你了。”

“怎么会不像我了?”

何淑慧点头,说:“是啊,你一向很冷静的啊,根本就没有慌张过,但是现在看看你,好像做什么都急躁躁的。”

是……么?

宋疏影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

原来,一份真挚的爱情,真的能将人的性格改变的,变的不管做什么,都是以这个人为重心,夜间,闭上眼睛心里想的是谁,等到睁开眼睛,渴望身边躺着的人,就是谁。

对宋疏影而言,她已经认准了,就是韩瑾瑜。

………………

韩瑾瑜之前和张俊已经商定好的路线图,在第二次去见赵队的时候,就讲路线图给了他。

“但是,还会临时有修改,只是一个大致的方向,而且最终的名单还没有确定下来,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让我去。”

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是张老觉得韩瑾瑜跟外界的牵扯太多,而且还顾及到宋疏影的身份,觉得韩瑾瑜还不足以完全托付以重任。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当然,赵烈也明白。

这一次见面,是在一家破落的音像店内,看着柜台上的光碟和磁带,韩瑾瑜好像往前推了五六年,那个时候,宋疏影还会去音像店里买周杰伦的卡带,她不追星,听歌的时候是对歌不对人,好听的歌,就喜欢。

“你们的初目的地,是定在云南,你等一下,我让人去和云南的警方先询问一下,最近云南那边是不是有什么缉毒的案子。”

赵烈拿着手机出去,韩瑾瑜就在音像店里来回走动,当他看见一盒七里香的卡带,将卡带拿下来,撕开包装纸,然后放进了这边的录音机里。

当时宋疏影喜欢这首歌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几乎在写作业的时候都听,当时韩瑾瑜听着这首歌,相当无语,看着那个小丫头,光着脚坐在书桌前面,一边听歌,一边志气高昂的写作业,十分不解。

真的是不解。

前面宋疏影在灯光下学习,时而还会哼出歌来,而韩瑾瑜就坐在后面的沙发上看杂志看报纸看书,偶尔嫌歌声太吵,还会说让她关掉。

兴许是被韩瑾瑜说的不耐烦了,宋疏影从椅子上跳下来,直接转过身去推他,将他推出自己的房间,说:“觉得乱就不要待在我的房间里了,韩瑾瑜,我们真的是有代沟的。”

韩瑾瑜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这个光着脚的小丫头将房门狠狠的撞上。

代沟?

韩瑾瑜根本就不允许这种东西存在,所以,在之后的很长时间,只要是宋疏影不在家的时候,韩瑾瑜便开了宋疏影的随身听,反反复复听她买的磁带里的歌,不过……

哎,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真的是欣赏不了。

宋疏影外表看起来这么清高的女孩子,怎么能喜欢这种歌呢?

但是,这只是欣赏水平的不同,并不是存在有代沟。

兴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韩瑾瑜就已经开始对宋疏影有了不知不觉的关心了,这种关系,就是动心的初始。

赵烈打了一个电话回来,刚好一首歌放完,韩瑾瑜将卡带取下来,说:“我刚刚拆了一个卡带,新的。”

赵烈摆摆手,“你们的路线,第一站最好就是云南,那边也有一个毒枭集团,已经预备是在下周一,有一个活动,应该会和张老这边的人联系,你到那边了,给我联系。”

“嗯。”

在离开之前,韩瑾瑜拿了几盘光碟,以防是张老那边的人有跟踪,顺带还带了卡带。

赵烈说:“都是盗版的,用来掩人耳目的。”

“哦。”

韩瑾瑜听了便又给放下了,本来打算送给宋疏影的,不过如果是假的话,就算了。

宋疏影的性格很极端,既然是喜欢就去支持,她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口头打着喜欢的旗号的人。

临走前,韩瑾瑜问:“这一次……等结束之后,可以给我换一个新的身份么?”

赵烈解释说,之前有过,等到瓦解了一个黑色集团之后,换一个身份继续生活下去,可以。

“但是,如果是换身份的话,大城市不能待了,必须要去小地方,甚至是出国,”赵烈说,“不过,张老这边的情况有点复杂,况且你的身份也摆着,到时候如果真的土崩瓦解,对你最好的不是改换身份隐姓埋名,而是给你恢复名誉。”

这件事情暂时告一段落,韩瑾瑜只需要准备的是隔天的旅程。

初始。

因为张老下达的时间是很紧急的,当天晚上,高雨过来告诉韩瑾瑜,已经订好了次日凌晨的机票,就要离开去贵州,而不是云南。系司估巴。

韩瑾瑜根本就没有想到,为什么会这样突然,已经紧张出了一身的汗。

难道是张老知道什么了么?为什么会临时将路线改变,去贵州?

韩瑾瑜私下里去找了张老,张老说:“这一次贵州的形成是张俊负责的,之后等到了云南和东南亚,我会找那边的负责人给你联系,贵州这边只是一个小的团伙,你不用担心,坐镇后方就可以了,交给张俊去做。”

“明白。”

韩瑾瑜离开之前,张老叫住了他:“你走之前,先去看看艾艾,艾艾之前一直念着你,这些天,粘着你也烦了吧。”

艾艾就是张老唯一的孙女。

“没有,”韩瑾瑜说,“艾艾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其实,张老现在这个时候,想要将韩瑾瑜支走,也是因为能看出来,自己的孙女,在这个懵懂的时期,对韩瑾瑜,救了她的这个男人,应该是存了某种不大一样的情愫,如果不管她,任由发展的话,真的会缓慢发酵。

张夫人将张老扶起来,给他喂粥,叹了一口气:“其实,韩瑾瑜的年龄就是大了一些,要不然,将艾艾配给他也是很好的,成熟稳重,放心。”

“刚开始我有这个想法,我在美国有房子,等到这边差不多就收手,先送儿子孙女过去,就让韩瑾瑜去陪着,”张老说,“这事儿,还是再作打算。”

张夫人听出来张老的话外音,说:“你是打算……让他斩断过去?”

张老宽慰地看了一眼张夫人,不愧是跟在他身边几十年的女人,就算是他说的如此隐晦,也能够听得出来。

“男人,一旦是有了牵扯,很多事情就会做的畏手畏脚了,这一次去东南亚,兴许一去就是几年,这边有一个女人时刻勾着他的魂儿,最是要不得。”

“那……你为什么不从这个女人这里下手?”

张老抚着自己的胡子大笑:“这还是你告诉我的,他看这个女人,比他自己的命都重,从他冲进大火里去救人,就可以看出来了……人总归是有七情六欲的,如果一丁点的念想都不留,那就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人了。”

………………

韩瑾瑜去找了张艾,张艾跑着过来给他开了门,一双眼睛灵动的转动着,“韩大哥,我听我妈妈说了,你明天就要走了,是吗?”

“嗯,是的,要走了。”

韩瑾瑜坐下来,看了一下这个初中生的房间摆设,床单是粉色的,灯罩,还有墙上的贴纸,有喜欢的明星,还有纱帐,看起来就是一个梦幻的公主套房,他再想起当初带着宋疏影来到自己的家里,家里面的东西还都是宋疏影给帮忙收拾的,房间里也从来都没有贴那些乱七八糟的贴纸什么,板板整整干干净净。

“韩大哥!”

韩瑾瑜一下子回过神来,“嗯?”

“你吃梨!”张艾笑着,“专门洗了一个整个的,一定要吃完哦,不能分梨。”

韩瑾瑜笑了笑,虽然并不迷信,却也是将整个梨吃完了。

等到回来的时候,张艾将韩瑾瑜送出来到楼梯口,摆了摆手:“韩大哥,凌晨我肯定醒不来,送不了你了,现在就祝你一路顺风啦!”

韩瑾瑜回到房间内,便坐下来,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一点了,不知道宋疏影睡了没有,便拿着手机,想了许久,给宋疏影发了一条信息:“睡了么?”

但是,等了半个小时都没有人回复。

韩瑾瑜撑着下巴,看房间半开的窗子,有些失望。

前一段时间,宋疏影问韩瑾瑜要qq号,但是韩瑾瑜却没有,然后宋疏影就用她自己的手机,给韩瑾瑜申请了一个账号,还晃着手机,说:“你的好友你只有我一个人咯,我好开心。”

只不过,那个号码在宋疏影的手机上记着,韩瑾瑜只寄了一个密码,也是宋疏影设置的——爱小影(拼音)1314。

只记了个密码,上不了qq也是无济于事。

在深夜,思念会像是陈年发酵的酒,越发的香醇。

过了半个小时,高雨过来敲韩瑾瑜的房门,“韩哥,要出发了。”

韩瑾瑜起身,整理了一下东西,特别将宋疏影送的一件白色T恤带上了,回头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

宋疏影之所以会睡的这样早,是发烧了,昏昏沉沉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清晨,何淑慧发现宋疏影竟然浑身烫的很,而且叫不醒她,却是有呼吸,下的后背冷汗直冒,哆哆嗦嗦地就先给苏莹莹打了电话。

苏莹莹对宋疏影的这种行为不敢苟同,但这些天整天听何淑慧在耳边给她洗脑,也就渐渐接受了。

苏莹莹直接骂道:“人都晕了,还不送医院?!”

她对上一次宋疏影昏倒的时候还心有余悸,她也是知道何淑慧一个人没有办法搬得动宋疏影,便让何淑慧给她物理降温,说:“我马上就到。”

苏莹莹正巧知道薛登当天是在校医院里有一个实验项目,就给薛登打了电话,要用车。

“宋疏影发烧了,需要送医院,这个上班高峰期不好打车。”

薛登一听,眉头簇了一下,“我马上就到。”

宋疏影最终还是醒了,只不过浑身虚脱,还是何淑慧帮她穿的外套,连同后来赶过来的苏莹莹一起扶着她下了楼,她的脸色苍白的好像白纸。

何淑慧说:“最近整天不好好吃饭,看看,又生病了吧,我早说了让你来医院检查检查,你说自己是胃病,还乱吃药。”

宋疏影蜷缩了一下身体,没有答话,她现在也真的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苏莹莹在下面掐了何淑慧一下,冲她这个大嘴巴微微摇了摇头。

等到了医院,先是量了一下温度,然后抽血化验,做了检查,这边给宋疏影办了住院手续先开了一间病房。

结果在两个小时之后就出来了,宋疏影正在病房里打着点滴,睡了一会儿,精神好多了。

何淑慧冲进来,将手中一张检验报告单给宋疏影看,“天啊,疏影,你怀孕了!”

原本还昏昏沉沉的宋疏影,陡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睁大了眼睛。

身后跟着的苏莹莹,脸上带着相同的焦虑,点了点头,附和何淑慧的话:“是的,你怀孕了,血检出来的,但是并不能检验出你怀孕多久了。”

宋疏影完全僵在床上了,一动不动。

因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宋疏影几乎忘记了自己的例假这回事。

应该是这个月还没有来……

上个月的话……

忘掉了,好像也没有来。

宋疏影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每一次和韩瑾瑜做/爱,都是有措施的,因为韩瑾瑜不想让她吃事后药。

但是,到底是哪一次?

好像……是在上山露营的那一次。

宋疏影一下子就拔掉了在手背上的针头,穿鞋就要下床,起来的有些猛了,头猛烈的晕了一下,一边的苏莹莹急忙扶住她。

何淑慧问:“要去哪儿啊?”

苏莹莹看出宋疏影心中所想,将她按坐在病床上,说:“你等着,我去给你叫医生过来。”

薛登没有跟进来,而是站在病房门口,双手插兜,看着天花板。

苏莹莹出来扫了他一眼,去叫了医生过来,却没有进去,靠在病房的另一边墙面上。

薛登问:“你怎么不进去?”

苏莹莹反问:“你怎么不进去?”

“心里烦。”

苏莹莹笑了两声:“我告诉你,薛登,我不进去,是因为我知道,现在宋疏影问的是什么,然后医生回答的是什么。”

毕竟都是学医的,虽然并不是主攻妇科,但是医学是相通的。

之前何淑慧告诉苏莹莹,这段时间宋疏影胃口不好,还吃药了,之前去婚宴上,喝酒了,怀孕了之后不能碰的这些东西,对腹中胎儿有伤害的,她都碰了,刚才还输液打点滴,所以,她现在主要就是想问医生,究竟会不会有事。

是的,何淑慧猜想的没有错。

如果按照例假来推算的话,现在有将近两个月了。

医生的建议是:最好还是流掉,因为你的身体情况你也清楚,实在是太差了,容易造成流产,现在开始养好身体,等到下一次想要孩子的时候可以有一个十分健康的宝宝。

“我考虑一下。”

因为宋疏影怀孕了,暂时便不能服用任何药物了,只能是物理降温,何淑慧给她贴了退烧贴,让薛登去楼下买了一打箱的冰块,这边给宋疏影冰敷。

宋疏影看着手中的手机,开机之后,首先看到的就是韩瑾瑜的一条短信。

还是昨天晚上发的。

“睡了么?”

宋疏影笑着摇了摇头,拨通了韩瑾瑜的手机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