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你要当爸爸了/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电话却打不通,不断的重复着一个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她打了三次,却一直都是无法接通,她一把夺过何淑慧手中的手机。打了电话,却依旧是无人接通。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宋疏影脑中会忽然闪现出这样的想法,认为是韩瑾瑜不再接通她的电话了。才会抢过何淑慧的手机来打。

真的是有些魔怔了。

何淑慧问:“没人接?”

宋疏影摇了摇头:“没有,我等下再打吧。”

她给韩瑾瑜发了一条短信:“在做什么呢?我有要紧事,你看见短信了给我回电话。”

但是,这条短信发过去,却好似石沉大海了一般。

在以往,韩瑾瑜从来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打电话并不接听短信也没有回复,从上午,到晚上,过了整整一天。

宋疏影脑子不大清醒,应该是发烧的缘故,脑子里好像是裹了一层细密的纱布,挣脱不开。

医生让她多喝水,盖着厚厚的被子,身上不停的发汗,现在因为怀孕不能吃药,所以也只能用这种法子降温。

感觉到身边,几个好友进进出出,但是眼皮很沉,沉重的睁不开。

就如同上一次生病的时候,可以感觉到韩瑾瑜熟悉的气息,但是这一次来来往往的人。却真的没有他。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几乎昏昏沉沉了一整天的宋疏影,才醒了过来,头上全都是凉浸浸的汗,已经干了,发丝黏在额头上。

她醒来的时候,苏莹莹坐在病床边上。

苏莹莹正看着墙面发呆,宋疏影睁开眼睛,看了她许久,她也没有发现。

“莹莹。”

苏莹莹这才忽然间回过神来,“啊。疏影你醒了?要喝点水么?”

宋疏影坐起来,因为现在浑身都是热汗,她便将被子向上扯了一下,盖住双肩,抹了一把额头,发丝抿在耳侧。

苏莹莹端过来热水,宋疏影喝了一大杯。

“你饿了么?”

宋疏影摇了摇头:“你不用忙了。我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过会儿再吃饭。”

“哦,”苏莹莹说,“那我去洗个苹果。”

说完,宋疏影来不及阻止,苏莹莹已经起身去茶几上的果篮里拿了个苹果,走到卫浴间内去洗了。

宋疏影拿了手机,开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了,没有未接电话,也没有未读短信。

这一刻,宋疏影才真正感觉到事情有些古怪了。

这根本就不是韩瑾瑜。

韩瑾瑜绝对不会把她晾在一边超过十分钟,就算是当时没有时间接电话,但是会很快将电话回过来,现在已经过了一天了。

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我给你削一下皮……疏影,你这是要去哪?”从卫浴间洗了苹果出来的苏莹莹,看见宋疏影正蹲在地上穿鞋,没来得及将苹果放在果盘里,就走过来伸手来拉她。

“我想去张家找韩瑾瑜,”宋疏影说,“我觉得有事情发生,韩瑾瑜一整天都没有给我回电话了。”

苏莹莹说:“都已经晚上了,有什么事情白天再说啊,再说了,张家那种大家族,哪里是你想进就能进的,你不是说上一次你进去了,有人纵火,还让韩瑾瑜担心。”

宋疏影手臂顿了顿。

确实是的。

之前就是她没有告诉韩瑾瑜自己去的,没有告诉韩瑾瑜,结果有人故意陷害。

不过,上一次的事件确实也是因祸得福,宋疏影的存在,让那两个想要陷害韩瑾瑜的人无机可乘。

苏莹莹将宋疏影按坐在床上,说:“你必须要改一下你这种一意孤行的性子了,你先吃苹果,我下去给你买一份鸡蛋汤,别说不吃,你现在不是你一个人了,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

肚子里的孩子。

现在不管怎样,都先要顾及到肚子里的孩子,这是韩瑾瑜的孩子,在这一刻,宋疏影甚至想,这个孩子如果是男孩的话,会不会长得像韩瑾瑜的缩小版呢?

因为韩瑾瑜并不喜欢照照片,儿时童年的照片并没有剩下来几张,也根本无法从现在的俊朗五官里,看到曾经孩童时候的那种模样。

但是,这个孩子……

真的是宋疏影自己没有在意,并没有好好照顾到自己,结果,孩子并不知道能不能要,医生的建议她会考虑,但是真正的决定权是在她自己手里。

而这边的苏莹莹,从病房里走出来,在电梯内,就给薛登打了电话,“何淑慧应付不了,我现在也应付不了了,今晚换你来守着,她刚才就说要去张家,我劝了,劝到明天白天了。”

电话里,一时间没有了声音,过了许久,薛登才问:“烧退了么?”

“退了,所以才又有了力气,想要去张家,”苏莹莹说,“她睡了一整天,今晚恐怕是睡不着了,难保就去翻新闻。”

“我稍后就到。”

薛登半个小时之后赶到,苏莹莹已经买了一份鸡蛋汤站在医院门口等了。

“我今晚陪她,你回去也好好休息一下。”

薛登接过苏莹莹手中的鸡蛋汤就向医院里走,被苏莹莹拉住衣服,“你查清楚了没有?那架飞机上确实是有韩瑾瑜?”

“有。”

苏莹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顺其自然吧。”

她现在对于宋疏影和韩瑾瑜这段爱情,还是不认同,也不看好,但是到了现在,一个已经死于空难,而另外一个怀着一个遗腹子。

薛登拎着鸡蛋汤回到病房内,宋疏影刚好将一个苹果吃完了,苹果核仍在纸篓中,抬眼有些惊异了,“哎?你怎么来了?”

薛登扬了扬手里的鸡蛋汤,说:“我来替苏莹莹,她明早有课,先回去了。”

宋疏影笑了一声:“出去了一趟回来就换了人了?其实我已经好了,我明天早上就去办出院手续,你也不用陪着我,早点回去吧。”

“还是有个人陪着你好,我这几天是公休假,”薛登已经将外卖的餐盒打开,热气腾腾的鸡蛋汤,“你过来吃点东西,就算是没胃口也要吃。”

宋疏影耸了耸肩,走过来坐在沙发上,已经将鸡蛋汤捧着,用勺子舀一下,凑在唇边吹凉了,强压着干呕的感觉,一勺一勺将整整一份的鸡蛋汤喝完。

不管是不是要留下这个孩子,她前两个月亏欠了腹中胎儿良多,现在知道了,就一定要将她对不起孩子的这一份给补回来。

薛登靠在墙面上,看着宋疏影一勺一勺的将碗中的鸡蛋汤喝完。

宋疏影抽出一张纸巾来抹了一下嘴角,说:“一直都没有吃过这么多了,感觉很饱,”她抬头,看见了在桌上放着的一箱牛奶,“咦”了一声,“这是谁送来的?”

薛登扫了一眼:“何淑慧去给你买的,说要好好养身体。”

“好啊,我刚好想要喝牛奶了。”

宋疏影这话说的真的是假的,从小到大,如果问宋疏影有最讨厌的食物,首先推出来的就是牛奶,不管是改良过后加了草莓加了红枣或者其他口味,宋疏影一概远离,可以说,从母亲肚子里出来,她仅仅喝了几个月的母乳,之后连奶粉都很少喝。

但是这一次,她将吸管插进奶盒里,压住身体里内心对于牛奶的那种排斥感,将一整瓶牛奶喝了下去,然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摇晃了一下,“喝完了。”

薛登看着宋疏影这样,有点眼酸,“你开心就好了。”

宋疏影忽然干呕了一声,捂住了嘴,然后仰着头大口呼吸,抚了抚胸口:“嗯,我很开心。”

当晚,宋疏影和薛登聊天聊到凌晨。

自从毕了业之后,薛登就进了医院,他说:“也就真的是麻木了,刚开始的时候,对于自己无能为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事情,面对那些家属的指责,或者是下跪求你,真的……医院这种地方,真的不能呆的时间长了,坐到于心无愧就好了。”

宋疏影到底和薛登学医的目的是不同的,薛登是源于自己的喜欢,而宋疏影是为了韩瑾瑜。

宋疏影白天睡饱了,晚上精神也还不错,她几次拿着手机,不管是再发过去的短信,还是打过去的电话,都没有回复,好像这个手机号已经不复存在了一样。

她紧紧皱着眉头,越想越觉得心里面慌的厉害,好像是有一根线在不知不觉中拉扯着一样,让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薛登能看出来,宋疏影已经有了直觉了,女人的第六感一般来说都是十分准确的,更别提宋疏影这样聪明的女孩子了。

他躺在沙发上,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准确报时,说:“你还不准备睡么?孕妇不能熬夜。”

宋疏影原本还打算说几句话反驳薛登的,但是薛登口中“孕妇”这两个字,还真的是戳中了她的软肋了。

有了孩子了。

做任何事情之前,都需要经过深思熟虑,到了现在,就必须要睡觉了。

宋疏影定了闹钟,早上七点钟的闹钟。

薛登侧着头,看着病床上的宋疏影,已经闭上了眼睛,好像是沉入了睡眠中,他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何淑慧和苏莹莹两个人都说应付不来,因为宋疏影现在完全是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准妈妈了。

至于韩瑾瑜……

兴许,如果不是韩瑾瑜已经死了,薛登敢保证,就算是怀孩子辛苦,宋疏影也会将孩子生下来的。

可是,现在韩瑾瑜死了,尸骨不存,如果宋疏影将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爸爸……

………………

宋疏影做了一个梦。

梦里,韩瑾瑜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头发有些凌乱,向宋疏影走过来,“我说过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按时吃饭,你答应过我的。”

宋疏影点了点头:“我答应你了,我知道啊,但是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而就在宋疏影伸手的同时,眼前的这个韩瑾瑜却不见了,化成了一缕飘散的烟气,她吓了一跳,惊的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伏在床面上大口的喘息着。

天色已经呈现了淡淡的青色,薛登几乎一整夜都没有睡,听见宋疏影的惊呼声,便急忙坐起身来,向床边走过来,“又发烧了?”

宋疏影摆了摆手,抹了一下头,“没有,就是做了一个梦……”她抬眼看了一下窗口,“几点了?”

“六点。”

原本医院里办住院手续是在九点钟才开始,但是,因为薛登在这家医院上班,所以便提前把东西办好了。

值班的医生还笑着说:“薛医生,你这公休假不出去玩儿,还见天儿往医院跑……”

旁边一个女护士说:“人家女朋友在医院呢。”

薛登没解释什么,只是笑了笑,转身离开。

等薛登走了之后,值班医生问护士:“到底怎么回事了?我昨天就请假一天,错过了什么好戏了?”

“不知道是不是,有个女人昨天化验的结果是怀孕了,应该是薛医生的吧,刚才说是薛医生女朋友,你看他也没反对。”

办了出院手续,两人便坐电梯下了楼。

这并不是宋疏影在早上醒的最早的时候,却是身心都很轻盈的时候,太阳渐渐升起,金色的阳光洒下来,宋疏影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

薛登去取车,她在医院门口等着,给何淑慧打了个电话,“今天上午的课,你帮我给老师请个假,假条我随后补上。”

“今天上午是严老头的课啊,你不上?他的课严的很。”

“不上了,我要去找韩瑾瑜,就这样,车来了,我先挂电话了……”

“疏影!”

宋疏影被何淑慧着一声忽然的叫声吓了一跳,“怎么了?”

“没事儿,”何淑慧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的,“你一会儿从张家回来,给我打个电话。”

上了车,宋疏影系好安全带,这边薛登却没有直接开车去张家,而是在路边的小店内先给宋疏影买了早餐。

薛登说:“你慢慢吃。”

宋疏影点了点头,等到前面过了一个路口,将手中已经吃完的外卖袋子捏在手心内,说:“薛登,你别瞒我,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

薛登紧紧握着方向盘的手僵了一下。

他做的是比较聪明的,因为他绕道并不算明显,但是,这同样也是最不聪明的做法,在宋疏影眼中,一看就看出来了。

薛登没有说话,双眼直视前方,落在挡风玻璃上。

宋疏影转过头来看着薛登,“与其说让别人告诉我,把我当成傻子,我宁可是我的好朋友告诉我。”

其实,从昨天晚上,苏莹莹再三躲闪的话,不让她去张家,以及后来和薛登的聊天,他特别避开的话,以及现在的绕道。

如果她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太傻了。

薛登将车子停在了路边的临时停车位上,一时间没有说话,直到身边的宋疏影说:“是有关韩瑾瑜的事,对么?”

“是。”

宋疏影歪着头笑了笑:“什么?”

薛登说,“昨天凌晨,一架飞往云南的飞机失事,当时张老的几个人全都在飞机上,无一幸免。”

刹那间,宋疏影脑中一片空白,耳朵中嗡嗡的,好像是很多苍蝇在飞,扰的人心烦意乱。

她反问了一句:“你是说,韩瑾瑜死了?”

“是。”

薛登的这一句“是”,好像是一把坚硬的小锤子,毫不犹豫地敲下来,将她的心敲击的粉碎。

宋疏影不仅仅是头脑中,就连此刻脸上的表情,都是一片空白。

薛登有些担心,他抓住宋疏影的手腕,“疏影?”

过了大约有几分钟,宋疏影回过神来,却忽然笑了,“今天是愚人节么?但是这种玩笑也是不能乱开的,薛登,你要是再乱开这种玩笑,我要生气了。”

薛登按住宋疏影的肩膀,“我说的是真的,你可以搜一下新闻。”

宋疏影将手机打开,在调出浏览器搜索的时候,手指都是颤抖的,还没有来得及打字,就看见了最上面的热门搜索话题——航班失事。

她将手机放在双腿上,用左手托着右手,点上去。

薛登握住宋疏影的手,“我说的是真的,是凌晨的那一趟航班,公布出来的名单里,有张老手下的人,但是却没有韩瑾瑜的名字。是张老给掩藏了,说是尸骨没有找到,就不能认定是死亡,所以,现在的死亡确认名单上,并没有韩瑾瑜。”

“他不会死。”

宋疏影摇了摇头,这句话,似乎是在对薛登说,也似乎是在告诫自己,“他不会死,韩瑾瑜他不会死。”

张家。

这边医生刚刚给张老换了药离开,张夫人扶着张老躺下,外面就有下人进来,“老爷,宋小姐找过来了。”

张夫人说:“你先带着她到休息室去,我随后就到。”

等到这个过来通报的下人出去,张老才睁开眼睛,看向一边坐着的张夫人。

张夫人说:“我去见她。”

这是宋疏影第二次来到张家。

回想起来第一天,那个时候还感觉到心有余悸,一场阴谋之中的大火,还记得韩瑾瑜那个时候是告诉宋疏影,要让她辨认那双胞胎的声音,看到底是谁。

但是,现在……

这真的是一次意外。

前面的副楼,已经重新在打地基盖楼了,前面带路的人将宋疏影带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挺大的房间内,坐在里面,还能够听到不远处原本伫立着副楼的地方,传来推土机的声音。

有人端来一杯水,宋疏影放在桌面上没有喝。

两分钟之后,张夫人到了。

宋疏影站起身来,微微笑着,她在之前曾经见到过张老这位后来续弦的夫人,看起来很年轻。

“张夫人。”

“宋小姐请坐,”张夫人说,“在这里就不用客气了,之前老爷子也说了,要认下韩瑾瑜当干儿子的,你现在到了这里,就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很随意。”

这位张夫人也算是巾帼不让须眉了,如果是男人的话,很多事情就可以放手让她去做了,宋疏影之前就曾经听韩瑾瑜说过有关于这个女人的传奇。

宋疏影既然来了,便没有打算有过多的寒暄,直接变切入正题,说:“我这一次来,主要是想要问一下,韩瑾瑜……”

张夫人抬起手来,“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新闻你肯定也看了,我现在可以准确的告诉你的是,韩瑾瑜确实是在出事的那一架航班上,不仅仅是他,当时要去东南亚的张老手下的人,都在,失事也确实是没有想到的,名单中,老爷子是托了人,将他手下的这些人的名字给抹去了。”

“是在哪里坠落失事的?”

“在南方,A省和S省交界的一个山区。”

这是新闻报道上有的,宋疏影也已经看到了。

宋疏影目光波闪,能看出来,她现在在拼命的忍着,从刚才在车上就开始忍着,一直到现在。

张夫人安慰道:“不仅仅是你失去了一个好的男朋友,我们也失去了一个好手下,我们这边也派人在山区附近搜寻,现在还没有见到死尸,就有生还的可能性,但是……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了,毕竟……你也看到现场的照片了。”

宋疏影看到了,新闻的头条上,附上一张当场的照片。

因为涉及到至深的人,宋疏影没有办法用任何语言去形容她看到的照片,但是,在新闻下面的评论上,有很多都是“默哀”、“节哀顺变”、“祈福”等一些话语。

宋疏影的眼眶有些湿润……

坠毁是真实的,那么,现在只要确认,到底韩瑾瑜是不是在这架飞机上了。

她在逼着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她还不能垮。

宋疏影从张家走出来,薛登站在车前等待,抽了一支烟,看着宋疏影走进。

她问:“你认识航空公司的人么?我想要查一下名单。”

薛登将烟掐了,“上车,我们去航空公司。”

宋疏影不信别人口中的话,一句都不信。

在车上,她想起来,那一天,韩瑾瑜拉着宋疏影两人在校园里逛了一圈,一直到寝室楼下,韩瑾瑜说,过几天就要去云南了。池宏他亡。

宋疏影闭上了眼睛,避免眼睛里打转的眼泪流下来。

她记得,在寝室楼下,韩瑾瑜要她亲他一口,当时宋疏影她恶作剧,偏偏就是不要亲他。

宋疏影用手指抹了一下眼角。

薛登从后视镜里,看着宋疏影蜷缩成一团,内心好像被揉搓了一下,他逼着自己别开了脸。

到了航空公司,薛登认识有人,便将那一天,宋疏影口中的航班号报出来,“这份名单是保密的,你可以问一下有些人,我帮你查一下是否买了这一趟航班的机票。”

宋疏影说:“韩瑾瑜。”

主管在电脑中啪啪啪输入了这个姓名,说:“韩先生么?身份证号是……”

宋疏影点头,之前帮韩瑾瑜在网上注册过一个账号,用到身份证号,她就给背下来了。

“是的,是买了凌晨的这趟航班。”

“哦,那谢谢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一个叫张俊的人。”

之前韩瑾瑜告诉过宋疏影,张俊是和韩瑾瑜共同制定的路线,是张老手下的一个人。

“有,订票是和韩先生同时定的票。”

“谢谢。”

宋疏影站起身来,直接就向外走。

薛登跟在后面:“疏影?”

宋疏影没有说话,径直地向前走,走到电梯门前,按下一楼的电梯。

薛登不大放心,便始终是在宋疏影身边错后半步的位置。

宋疏影的脚步非常急,到了楼下,几乎都用上小跑了,一直到薛登的车前,直接就去开车门,因为薛登落了锁,宋疏影一下子没有打开,直接用脚狠狠的踢了一下车门。

薛登拉住宋疏影的手,解了车锁,宋疏影进入车内,慌乱地在自己的包里找东西。

“你要找什么?我帮你找?”

宋疏影似乎是急了,将包里所有的东西全都倒在后车座上,化妆包,钥匙扣,还有手机。

宋疏影慌忙将手机拿过来,将韩瑾瑜在前天晚上发送的那条短信那重新翻出来,看着上面的三个字……“睡了么?”

薛登问:“你想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回一条短信,没事儿,你不用担心我。”

但是,宋疏影发了三条短信,一共不到三十个字,她却足足写了十分钟,最后,才终于按下了发送键。

“我没睡,你也不能睡。”

“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要当爸爸了。”

“韩瑾瑜,你什么时候回来?”

薛登看着始终低着头的宋疏影,忽然察觉到她肩膀的抽动,手机上啪嗒一声,红了一片。

“宋疏影!”

他掰过宋疏影的肩膀,才看见宋疏影正死死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血滴流下来,她的双眼满满的噙着泪,“啊……”

这一刻,薛登将宋疏影搂在了怀里。

他想,这是这一辈子他听到的,最痛彻心扉的哭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