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 疏影,我回来了 (钻石32800加更)/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疏影从学校里走出来,并没有急着坐公交,而是沿着路边走了一段路。

她现在特别喜欢散步,喜欢在临近傍晚的时候,在下班的人群匆匆的时候。她自己可以悠闲的散步,用在一本心灵鸡汤上看过的一句话来说,就是牵着蜗牛去散步。

等到前面的地铁站,宋疏影才下去上了地铁。

她总感觉后面好像有人在跟着她。但是,回过身来,却并没有看见人。

宋疏影皱了皱眉,一个想法从头脑中冒了出来,心里嘭嘭嘭的跳着,内心好像有嫩芽正在破土而出。

她在地铁的下一站便下了车。到了上面的超市去买了一瓶水,只有一瓶水,在配对付款的时候,给了收银员一张一百元的找开,然后拿着小票去前台开发票。

在这种小型超市中,都配有监控系统,只不过并不是单独的监控室,而是在前台,有一台电脑,电脑分割成若干个小的方框,可以看见里面的人影攒动。

趁着这人低头在开发票的时候,宋疏影的目光始终聚焦在屏幕上,她仔仔细细的看监控录像,最终确定了,有一个人,在里面来回走动。却也并没有买什么东西,因为这个超市只有一个收银口,前面排队的人太多,所以这两个人最终挑的了的东西也没有付账,直接就从出口出来了。

“小姐,你的发票。”

“哦,谢谢。”

宋疏影接过发票,随意的扫了一眼上面的发票号,将发票塞进了包里,抬眼,一个人刚刚出去。

而走出超市之后。宋疏影左右扫了两眼,看见不远处的一个穿着黑衣的人,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这两个人真的不能算是很好的跟踪者,这样的两个大块头,实在是引人注意。

宋疏影到前面的一家内衣店前停住了脚步。

女士内衣店。

宋疏影之前来过这家内衣店买内衣,知道在内衣店的更衣室后面有一个能从另外一条街上出去的门,便在这边买了内衣从另外的门走上了另外一条街。再绕过去,果然,看到了那两个人。

“两位大哥,劳烦。”

这两个人听见宋疏影的声音,后背都僵住了,转过身来。

宋疏影笑了笑:“麻烦给你的雇主打个电话好么?我想说两句话。”

这两个人不说话。

宋疏影问:“我跟你们雇主认识的,他是叫韩瑾瑜,是吧?”

两个人依旧是不说话,但是,宋疏影已经从他的脸上,读出了某种讯息。

“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在XX酒店,今晚,我等他!”

这一夜,宋疏影没有回何淑慧的住处,而是在外面的酒店里开了一间房。

何淑慧电话里开始碎碎念,宋疏影索性将手机开了扬声器,将手机放在一边,俯身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你说不回来就不回来了,我还等着告诉你我在医院里今儿遇上的一个奇葩呢,那我就在电话你给你说吧,那个奇葩,他是个男的啊,他是去看男科,但是……”

就算是没有听众,何淑慧一个人也能一个人支撑起整个舞台,永远都不会冷场,一个人也可以活的有滋有味。

其实,有些时候,宋疏影挺佩服何淑慧的,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就算是不知道她在笑的是什么,也能够触动人的内心。

咚咚咚的敲门声。

宋疏影对何淑慧说:“有人来找我了,我先挂断电话了,拜,明天见。”

说完,宋疏影便将手中的毛巾撂在一边的座椅上,将睡袍的带子在腰间系紧。

在打开门之前,宋疏影深深的呼吸,然后才打开门。

但是,在门外,站着的却是客房部的人,询问需要不需要多余的棉被。

宋疏影摆手:“谢谢,不需要。”

关上门,宋疏影靠在门板上,双手覆在胸口上,交叉着。

刚才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她分不清楚,自己内心的希望到底有几分,在开门之前,她想,如果来的人不是韩瑾瑜,她应该会很失望很失望吧,但是实际上,当打开门看见并不是韩瑾瑜的那一瞬间,她内心的失望,也并没有多少。

真的是淡忘了么?

原来已经五年了。

………………

宋疏影请了两个星期的假,参加过苏莹莹的婚礼,又吃吃玩玩了两天,便还只剩下三天的假期。

宋疏影在网上买机票,原本想要买明天的机票,却又临时接到了薛登的电话。

“我们薛家这边有个宴会,我少个女伴,屈尊一下?”

宋疏影听了薛登这话,倒是笑了,“有多少美女想去你那儿屈尊呢,随便勾勾手,巴结薛少爷的人就是一大把呢。”

“别埋汰我了。”薛登说,“今晚,我去接你。”

薛登之所以会来找宋疏影来参加这个宴会,因为并不算是名流的宴会,只是医院的医生护士们自己办的一个普通的聚会。

宋疏影也庆幸自己没有穿的太正式,“还好我没穿礼服,要不然我就要出糗了。”

也就是一个简单的聚会,地点定在夜色。

夜色算是在近几年才刚刚兴起的一个娱乐场所,里面各种服务一应俱全,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夜色里面的人办不到的。

薛登要了一个大的包厢,外间是桌球,里面是KTV。

他堂哥薛淼和夜色的老板关系不错,所以只要是薛登来,也是一律都是领到贵宾区。

宋疏影吃了一些东西,便出来要找洗手间,薛登说:“这里面有。”

“我就是想出去见识见识,”宋疏影俯身,比了一个十字,“十分钟就回来,不用跟着我。”

宋疏影之所以跟着薛登出来参加这个这个聚会,也就是因为,她不想要一个人呆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胡思乱想,宋疏影现在莫名的怕寂寞,寂寞了脑子就会放空,然后开始做梦,做存在有韩瑾瑜的梦,醒来,却依旧没有韩瑾瑜。

她相信韩瑾瑜没有死,但是,她的好友,不管是苏莹莹、何淑慧还是薛登,都是这件事情的知情人,都认为韩瑾瑜死了,就算是没有死,失踪两年,也可以认定死亡了。

她没有办法对任何人说这件事情,只能自己千百遍的告诉自己,好像是疯魔了一样告诉自己——

韩瑾瑜不会死。

就算是永恒的希望,也终会有被耗尽的一天。

来到外面,前面是一个比较高档的酒吧场所,台子上,有一个戴着蝴蝶面具的女人正在跳钢管舞,劲爆的音乐声,几乎点燃了全场。

宋疏影来到吧台,勾手要了一杯酒,转过去看着台上身材妖娆的女人跳完舞,然后下面的男人开始竞价,陪一杯酒的费用。

“五万。”

这已经算是相当高的价钱了,宋疏影在这里还真的算是开了眼了。

一杯酒五万,这赚钱还真是快。

宋疏影喝了不少酒,之前的酒量已经练出来了,喝了好几杯,就是喝不醉,知道有一句话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等到想醉的时候,却怎么都醉不了,现在不想醉,想要看人家表演,却实实在在的醉了。

在这种快节奏的动感DJ下,宋疏影体内的究竟很容易就被点燃了。

她双眼盯着台上不断扭动腰肢的舞者,一双幽沉的黑色眸子里,窜起两团火苗,她霍然起身,将酒杯向前一推,朱唇微启,轻巧说了一句:“我跳的比她好。”

虽然是这样轻微的声音,不过,还是就近有人听见了,就好像是微风吹起千层浪。

“你是谁啊?”

“哪里来的野丫头竟然敢在这里乱说,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宋疏影站起身来,勾唇一笑,抬手将脑后的发带拉下来,及腰的波浪长发妩媚动人。

她其实已经不算是丫头了,她也二十六了。

“是我。”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在这种夜场,一般都有看场子的人,时时刻刻盯着以防有人砸场子,或者是借着女人的名头来砸场子,虽然说,夜色的场子,还没有人敢砸。

“好,我再说一遍,”宋疏影已经走到台前,说,“我说,我比她跳得好。”

说完,她就已经顺手拿起一个女人手中的面纱,“借我一用。”

在二楼的单面可视镜后面,顾青城就刚好看见了这一幕。

“宋疏影?”

站在身后的阿绿好像是听见了这么一个名字,便顺着老大的目光沉沉的看下去,一个大波浪头发的女人刚好跳到了台子上。

“董哲。”

顾青城微微侧头,身后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向前走了一步,“我在。。”

“给韩哥打个电话,说他的心上人在夜色这边,要和人斗舞。”

包厢内,薛登玩儿了一把牌,左等右等都不见宋疏影回来,便让同事们好好玩,“随便吃随便玩,我出去一下。”

同事们纷纷摆手:“去吧去吧,好好照顾你女朋友。”

薛登没有解释,等到他一出门,在座的就有人说:“怪不得薛医生都已经二十九了还不着急呢,原来是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等着呢。”

“看起来还是挺般配的。”

“是啊,我也觉得。”

“看来,快要吃喜糖咯。”

………………

薛登来到酒吧的大厅内,很暗,只有前面不远处舞台上的灯光,摇晃着,一束聚光灯打在台子上妖娆的女人身上。

他一下子愣住了。池亚东圾。

难以置信的目光投向台子上。

那人是宋疏影么?

是的。

大波浪的卷发,一张小脸上妆容艳丽,浓妆勾勒出一双十足的媚眼,红唇好像染了血一般,穿着一件紧身的铅笔裤,上面是黑色亮片的上衣,浑身上下只露出雪白修长的脖颈和一双白嫩的手臂。

若说是在台子上跳艳舞的人,其实有一多半都是靠身材取胜的,特别就是露肉,裙子越低越好,领口越低越好,真的很少像是宋疏影一样,好像是过秋天似的把自己包裹的这个严实的。

薛登好像定在了原地。

这样的宋疏影,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好像完全换了个人似的。

宋疏影的身材好,就算是不露肉,也可以用身体的曲线,在俯身摩擦钢管的那一瞬间,将整场的气氛点燃。

在小的时候,宋予乔和宋疏影都被母亲送去学舞蹈,都是学了几年,当时两人学的都是芭蕾,只不过后来宋疏影在同一个舞蹈中心,偷偷自己改了去学爵士。

是的,爵士舞。

跳起来不仅仅是需要女人带上来的柔顺,还需要有力度。

所以,在这场视觉盛宴里,宋疏影靠身体的柔软和力度,几乎征服了全场的观众。

等到音乐声一停,这边就已经有人叫到了五万块钱陪一杯酒,紧接着就有人叫价到十万。

已经比刚刚那个女人艳舞的价格翻了一倍。

宋疏影从小就是这样,如果是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就要拿到第一。

她鞠了一躬,被黑色眼线拉长的眼角向上挑着,蝴蝶面具盖住半边脸。

她下了台,走到刚刚喊出十万的的那位客人面前,接过酒杯,酒杯刚刚凑上唇边,旁边另外一边有人叫价:“二十万!”

这个声音实在是熟悉了一点。

宋疏影看过去,果然不出所料的看见了薛登。

薛登走到宋疏影身边,拉过她的胳膊:“真是不应该带你来这种场合,走。”

宋疏影摇了摇头,目光有些迷离了。

“五十万。”

宋疏影侧首,看见在黑色的阴影里的一个身影。

一杯酒五十万,前所未有。

宋疏影笑了笑,将酒杯放下,挑了一下眼角:“先生,我要现款哦。”

黑影里的男人走出来,一张很英俊的脸上,可惜的是,从眉骨到耳根的位置上,有一道横及整张脸的刀疤,周边想要上来抢的男人也都退下了。

在夜色的人都知道,这个刀疤脸,是跟在老大身边的。

董哲伸手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宋小姐,这边请。”

薛登挡在宋疏影面前,“你有什么事?”

董哲说:“顾老大说了,如果薛少想要来的话,也可以一同过来。”

宋疏影跟在董哲身后,走的有点东倒西歪,这边的薛登想要伸手扶她,她却直接推开他,“不用扶我,我能走好。”

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前面的董哲推开门。

薛登生怕宋疏影现在发生什么事情,便抢先一步进去,正对着门口的沙发靠背上,斜倚着一个男人,手指间夹着香烟,正在抽烟,听见身后人声,才转过身来。

这个男人笑了一下,向宋疏影伸过手来,“宋小姐,你好,我是顾青城。”

宋疏影看着顾青城伸在自己面前的手,过了几秒才握上,“你好。”

顾青城打了一个手势,董哲会意,说:“宋小姐,请跟我来。”

宋疏影脸上还带着遮住半面的蝴蝶面具,露出一双浓妆的眼眸,好像是闪烁着的星辰一般,忽然笑了一声:“好。”

身后的薛登想要跟上,却被顾青城拦住。

顾青城说:“薛登,不要过去了。”

薛登的眼睛有些红,他问:“为什么?”

顾青城没有说话,薛登便抬步继续向前走。

直到身后顾青城的声音响起:“就算是你再不相信,他也是回来了。”

薛登的脚步生硬的顿下,覆在门把上的手,颓然垂落下来。

………………

看起来宋疏影好像真的是喝醉了,因为只有真正喝醉了的时候,在现在二十六岁的她,才会去争一些身外的东西,才会这么听话,才会现在跟在董哲身边,一遍又一遍的问他:“你脸上的伤疤是怎么弄得?我认识有一个十分厉害的美容科医生,能帮你去掉脸上的疤痕,你要不要试一试啊……”

董哲没吭声,领着宋疏影走到走廊尽头,一间黑色金属房门前,然后停下来脚步。

宋疏影也停下脚步,还用脚下的靴子踢了踢面前的门,却没有想到,门却自动开了,看来是虚掩着的。

董哲微微颔首:“宋小姐,你进去吧,我先回去了。”

宋疏影看着面前黑色的门,露出一条缝,里面的灯光从门缝透出来。

她小心翼翼地从门缝向里面看,只能看到很狭窄的一小块区域,里面有没有人呢?

忽然,门从里面打开,门内的灯光一下子倾泻下来。

在灯光下,站着一个身影。

已经五年都没有见到的人。

现在,真的切切实实地站在面前。

韩瑾瑜晒黑了,也瘦了,整个人站在面前,好像是一根电线杆一样,笔直的伫立着。

宋疏影脑中的混沌,在一瞬间就被拨散了,她几乎有些痴痴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双大眼睛里,渐渐地充斥了泪水,然后从眼角滚落下来,然后消弭在蝴蝶面具之后。

有一种情感,是就算默默地看着,不说一句话,也能看到流泪。

韩瑾瑜伸出手来,将宋疏影脸上的蝴蝶型面具摘下来,宋疏影脸上的妆已经被泪水晕染了。

“疏影,我回来了。”

这一次是真的。

真的韩瑾瑜。

宋疏影忽然笑了一声,手指抚上了韩瑾瑜的脸,轻轻的摸了两下,然后,扬起手,狠狠的一个巴掌落下,啪的一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格外响亮。

韩瑾瑜的脸偏向一边。

宋疏影眼中带着泪,却是笑了:“韩瑾瑜,我知道你不会死,你命这么硬,怎么可能死呢?果然,你没有死,五年了,现在的事实告诉我,我不是一个疯子,你是真的没有死……但是,又同时给了我一个巴掌,狠狠的一个巴掌!”

韩瑾瑜一把将宋疏影扯入怀抱中,手臂箍着她的腰身。

“但是你知道么?我现在宁可我自己是个疯子,你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

宋疏影拼命地挣扎着,双手握紧了拳头,雨点一样砸在韩瑾瑜的胸膛上,甚至张嘴用牙齿狠狠的咬着韩瑾瑜的肩膀,知道口腔内全都充斥着血腥味,也不松口。

宋疏影脚上尖尖的靴跟踢在韩瑾瑜的小腿上,他闷哼了一声,却依旧低着头,唇瓣贴着宋疏影的发心,任由宋疏影拳打脚踢甚至撕扯着,将所有的力气全都撒在他的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