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哦,那你就跑不掉了 (为钻石加更)/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我们,而是我,”韩瑾瑜说,“我现在送你去机场,你必须要马上离开。也不要先回X县,有点危险,先回宋家。”

宋家那边毕竟是顾及到宋翊的身份,所以必然不敢轻易牵扯上。

但是,看着宋疏影的表情就已经是阴郁了。

她抱着手臂。看向韩瑾瑜:“所以,现在又是要把我排除在外了么?什么都不告诉我?什么都不让我知道,然后索性再一消失就消失几年?”

这是宋疏影的一块心病,也是韩瑾瑜不可说的秘密。

就在韩瑾瑜要开口说话的同时,宋疏影摆了摆手:“好吧,我听你的,现在送我去机场,不要让我留下来妨碍了你。”

车子启动,在道路上平稳的行驶着。

韩瑾瑜的黑沉沉的目光落在前面的道路上,他说:“疏影,五年前的事情,确实是我的错,刚开始是我不知道,后来知道了。我是应该一切都告诉你,但是……知道多一分,就多一分危险,所以,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知道我一走就是五年的话,我会清清楚楚的告诉你。不要等我……”

宋疏影笑了一声,目光妩媚,“你怎么知道我是在等你呢?”

韩瑾瑜一时语塞。

跟宋疏影比口才,韩瑾瑜永远都比不过。

宋疏影安静下来,叹了一口气,“那如果是已经等了呢?”

韩瑾瑜一时间没有说话,等到过了许久,前面的路上遇上一个红灯,车辆停下,宋疏影才听见韩瑾瑜低沉的声音:“哦,那就跑不掉了。”

宋疏影听了这句话,倒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韩瑾瑜应该是知道宋疏影的脾性的。越是不让她如何,她就偏要如何,就比如说你不让她等,她就偏偏会等。

宋疏影抿了唇瓣,别开脸看向车窗外。

高雨说,韩哥比你受到的苦更甚。就原谅他。

可是,没有经历过那种日复一日被一点一点消磨掉的希望,就没有资格这样说,她和韩瑾瑜之间,早已经不是原谅不原谅简单两个字了。

车窗外,白天金灿灿的阳光将窗外绿叶上找出白光。

不过,她看的出来,现在的路线,并不是去机场,等到了目的地,是一家医院。

宋疏影的手指搭在安全带上,“需要我下去陪同么?”

“要。”

宋疏影脸上展现出迷人的笑容,“好。”

医院里,张老已经上了呼吸机,病床边上趴着已经快哭断了气的,是张艾。

“爷爷……”

张夫人手里拿着一串佛珠,自从去年开始,她便信了佛教,开始了吃斋念佛,手中的佛珠几乎便不离手了。

宋疏影这一次看见张夫人手中佛珠,才联想到,为何上一次去张家吃饭,张夫人会只吃桌上的素菜而不沾荤腥。

“韩哥,你们来看爷爷了!”

张艾看见从病房门外进来的宋疏影和韩瑾瑜,双眼在一刹那放出光彩,抹了一把眼睛上的泪。

张老似乎也是听见了张艾的声音,浑浊的眼睛转动了一下,向这边的韩瑾瑜看过来,从喉咙里咕噜了两声,呼吸面罩上面就蒙了一层模糊的水汽。

宋疏影冲着张艾笑了笑,比出一个嘘的手势来:“小声,你爷爷需要静养。”

张艾立即就闭上了嘴巴,一双眼睛灵动波闪,揉了一把还红着含泪的眼睛。

张夫人倒是吃惊了一下,之前她劝过几遍不让张艾哭,但是张艾的眼睛就好像是开了闸的水龙头一样,眼泪一直往下掉啊掉,甚至让张夫人都生气的训斥了她,才算是偃旗息鼓了一会儿,不过现在,竟然宋疏影一句话就给说的不哭了……

这个宋疏影……

她特别观察了一下宋疏影,似乎是真的有所不同。

能看得出来,张老师有话对韩瑾瑜说。

张夫人找医生来看了一下,情况还是不错的,便暂时将呼吸机给撤了,说:“病人的情况还不算稳定,最多十分钟。”

张夫人点头:“谢谢医生了。”

张家真的已经败落了,败落也仅仅就是这么几天的工夫,不管是家族中的企业,还是通过洗白的产业,全然都被暂扣。

而张老,也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已经到了垂暮。

张夫人俯身在张老身边,说:“我就在门外,你有事就叫我。”

张老从喉咙里哼了一声出来。

张夫人和宋疏影、张艾三个人一同出了门,这里并不是VIP的病房区,在外面的公共座椅上,坐着有正在打点滴的病人。

张家竟然已经败落到这种地步了么?

宋疏影看了一眼身后的张夫人,张夫人对张艾说:“奶奶有点渴了,艾艾下去,给奶奶买杯红豆水。”

张艾点头:“好啊,影姐姐要喝点什么?”

宋疏影说:“矿泉水就好。”

等张艾走到走廊尽头的电梯旁,宋疏影便看向了张夫人,她知道,既然张夫人现在支开了张艾,一定是有话要单独和她说。

此刻,从走廊另外的病房内推出来一辆担架车,医生护士紧急的从走廊中经过,叫了两声:“借过,借过。”

张夫人站的位置有些偏靠中间,眼看着轮子就要碾压上她的鞋面,宋疏影急忙拉了一下张夫人。

“谢谢。”

张夫人抚了一下身上衣服的褶皱,才看向宋疏影,“我有事想要求宋小姐帮忙。”

宋疏影眼皮一跳。

求……

张夫人用了一个字,是“求”。

“张夫人您不用客气,有什么我这个小辈能帮的上忙,就一定会帮的。”

这句话,也算是回答的滴水不漏了,能帮得上,也要看到底是什么忙。

张夫人笑了笑,笑起来的时候,眼角有扑簌开的鱼尾,不过,一双丹凤眼,看起来却也是十分漂亮,能够看得出,往前倒退二十年,张夫人绝对是那种古典的美女。

“这个忙,宋小姐肯定是能帮得上的,”张夫人说,“只是,我希望宋小姐能帮忙劝一下艾艾,能让她在最近这几天,就去美国,找她父母。”

“她想要在这里陪着你和张老,我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不,”张夫人摇了摇头,“老爷快不行了,就算是他还能活一年,也注定到现在只能活一个月了……”

宋疏影没有明白,张夫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刚刚开口想要问,已经看见从电梯内匆匆跑下来的张艾,张夫人已经抓住了宋疏影的手。

“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拜托了,宋小姐,这对于你来说,也就只是说几句话的工夫,但是我们这边张家,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奶奶,你在和影姐姐说什么呢?”

张艾将红豆水给张夫人,从口袋里又拿出来一瓶矿泉水递给宋疏影。

张夫人笑了笑:“宋小姐有话想要对你说。”

宋疏影目光陡然凛了一下。

张艾问:“姐姐,你有话对我说?”

宋疏影目光移开,看向张艾:“嗯,姐姐有话对你说。”

张夫人说:“我去医生办公室,问一下你爷爷的情况,你和宋小姐说会儿话。”

等张夫人离开,宋疏影拉着张艾坐在了公共座椅上,问:“上一次的生日宴会怎么样了?”

上一次张艾特别穿衣打扮,而且还买了特别的礼物,就是想要去跟他们班长表白,但是却没有想到,人家已经有了女朋友了,就坐在身边,当她说完表白的那一段话之后,人家当场的接吻就狠狠的打了她的脸。

“不怎么样了。”

从张艾脸上,看的出一丝落寞,宋疏影便知道了。

张艾觉得委屈,眼圈便红了,眼泪说掉下来就扑簌簌的掉下来。

宋疏影这一瞬间甚至觉得,也许张艾在张老病床前哭,并不完全是为了张老,应该有很大一部分的可能性,都是在哭自己的这段夭折的暗恋吧。

宋疏影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一包纸巾来,递给张艾,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艾艾,你有没有想要去国外,去更广阔的世界去看看呢?”

“嗯?”

张艾原本不觉得想哭,但是,宋疏影提起来之后,她就莫名的委屈想哭了。

“如果你走更多的路,看更多的人和事物,就会发现,现在你执着于的一些东西,根本就是无意义的,你以为你是在天空中飞翔的鸟儿,但是根本就都是井底之蛙,”宋疏影说,“就比如说你现在看中的这个男生,其实也就只是一个普通人……”

“是的,”张艾抬起头来,说,“我想要找一个像是韩哥那样的男朋友,能够保护我,替我遮风挡雨的真正的男人。”

宋疏影听见张艾的这种比喻,忽然就笑了出来:“没有吧,你韩哥也是一个普通人,我们都是普通人,不要把别人看的太神化了,都是一样的。”

张艾踌躇了一下,问:“影姐姐,你很喜欢韩哥,是么?”

“嗯。”

“是爱么?”

宋疏影微微怔了一下。

是爱么?

“是吧。”

“那喜欢和爱有什么区别么?”张瑶摇头,“我分不清楚。”

“等到你有了你想要嫁的男人,或者说是非他不嫁的人,”宋疏影看着前面医院白色墙面,说,“想要他身边只有你一个女人的时候,那就是爱。”

张艾眨了一下眼睛:“那姐姐你呢?是不是非韩哥不嫁呢?”

这个问题,宋疏影现在并没有回答。

她并不知道,在一起两年,等了五年,才终于等到韩瑾瑜回来,如果到了可以嫁的时候却不嫁,那是不是有点亏了?

宋疏影这样想着都不禁摇了摇头笑了。

张艾又问了一遍:“是不是?”

宋疏影说:“我只能说,我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已经放在去爱韩瑾瑜了,如果有七分精力,那就爱七分,如果有三分,那就爱三分……”

张艾动了动唇,她其实想问,那如果一分都没有了呢?但是,最终她还是没有问出口,因为,她已经可以料想到宋疏影的答案了。

………………

而此时此刻,病房内,张老竟然从床上直接下床来,扑通一下跪在了韩瑾瑜的面前。

韩瑾瑜向前一步,急忙将已经瘦的皮包骨头的老人扶起来,“张叔,你这是要做什么?!”

张老扶着床边猛地的咳嗽了一阵,韩瑾瑜回身去给张老倒了一杯水端上来,张老就着水杯喝了两口,粗喘了一会儿,才终于动了动手腕。

“瑾瑜,我一直是把你当成是我亲生儿子对待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到头来,却是让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反咬了一口。”

韩瑾瑜站在床边,笔挺地站着,却并没有开口说话。

张老接着说:“从去年,那几批货被无故给劫走,我就已经知道了,有内鬼,只不过,这个内鬼我始终都没有放在你的身上,我甚至之后还怀疑了张俊……”

这个韩瑾瑜知道,当时在张家里里外外进行大清洗,韩瑾瑜却是唯独一个并没有纳入调查的人。

一直到最近在韩瑾瑜回来之后,张老因为张夫人的建议,特别留了一个心眼,将两份资料一真一假,真的透露给韩瑾瑜,假的透露给别的人,最终,却还是在码头被警察给围了。

那个时候,张老就知道了,原来,这个卧底,这个内鬼,竟然就是他一直最信任的韩瑾瑜。

当时张夫人提出这个可能性的时候,张老还与张夫人大吵了一架,说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可是,到头来还真的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说过识人很准,却还是用错了最大的一颗棋子。

张老现在说话说一会儿就需要停下来喘一会儿气,再说话的时候,声音便又微弱了一点。

韩瑾瑜将手中的水杯放回桌上,说:“张叔……”

张老摆手:“多余的话也就不用说了,我现在手下的那些人,特别是张俊,恨不得将你给碎尸万段,张家这一劫是过不了了,我现在就想要请你,高抬贵手,能放了我的儿子孙女……至于温雅的女儿,现在是在张俊的家里,我可以告诉你地址,或者现在就打电话给他,让他把那个小女孩送过来,只要你答应我,这件事情,只怪罪在我一个人身上……”

他现在能保住的,也就希望并不要波及到他的儿子和孙女,真的也是事先做好了准备,要不然怎么能够让儿子先移居去了美国。庄农庄亡。

韩瑾瑜一双眼睛抹黑发亮,他看着面前老人满脸被岁月爬上的褶皱,说:“好。”

十分钟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在医生进来帮张老重新戴上呼吸机的时候,他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了。

张夫人很清楚明白,刚才的精神明显看起来不错,是回光返照了。

张老拉住了张夫人的袖子,张夫人俯身趴在呼吸面罩上,听见了几个字。

她直起身来,说:“我知道了……艾艾,你在这边陪着爷爷,我下去送一下宋小姐。”

“好。”

张艾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知道爷爷身边必须时时刻刻有人陪伴,于是就坐了下来,和宋疏影挥手说再见。

张夫人跟下来,是想要陪同宋疏影和韩瑾瑜,去郊外的废旧居民楼,去找温雅的女儿的。

在路上,宋疏影直接摸出韩瑾瑜口袋里的手机,将手机给拿了出来,翻出通讯录来找到许谦的手机号,给许谦打了过去。

“许先生,我是宋疏影,现在正要去救你女儿,在城郊。”

许谦说:“我们已经到了,在车里。”

张夫人说:“告诉他不要报警,要不然会激怒张俊,恐怕对孩子不利。”

许谦刚刚说了两个字,就被一边的温雅将手机给抢走了,她对着手机里喊:“宋疏影,你还我的女儿!你不要以为这是韩瑾瑜的女儿,你就能将她抢走,不可能,那是我的女儿!你不能让她喊你叫妈妈!”

电话另外一头,许谦抚了抚额,将温雅压制在自己的怀里,已经将温雅手中的电话给抢了过来。

宋疏影也因为温雅的这种话楞了一下,这个女人还真的是……

“好,温雅你听着,这不管是谁的女儿,现在都不在我手上,你要给我记住,如果你现在再多说一句话,我和韩哥掉车头就离开,绝对不会去管你这种破事儿了,是谁的女儿谁就去管她的死活,跟我没关系。”

她知道,现在在电话另外一头的许谦也必然在听着,才这样说出来。

到底是谁的女儿,谁心里有数。

挂断了电话,宋疏影将手机撂在车座上,揉了一下眉心。

韩瑾瑜单手握着方向盘,腾出手来拍了拍宋疏影的手背,但是宋疏影却反手掐了韩瑾瑜一下,直接扭过来狠狠的瞪他,“你怎么会认识这么一对奇葩夫妻的?而且这女的还是你的初恋前女友,真是眼睛糊了屎了。”

韩瑾瑜:“……”

后面的张夫人却是一下子笑出声来。

二十分钟后,车子到了城郊的一片废弃的居民区,停了下来,在前面停有一辆白色的车,就是许谦的车。

张夫人先下了车,前面车内的许谦和温雅也看见后面韩瑾瑜的车,也下了车。

韩瑾瑜扣着宋疏影的手腕,在白色车前,看见两人牵手的姿势,忽然就好像疯了一个的跑过来,“宋疏影,你还我的女儿!”

幸而,被身后的许谦给拦住了。

温雅还在发疯,眼睛里噙着泪水,许谦直接将她按在车门上,逼近了她的面庞,说:“温雅,你现在清醒点,并不是宋疏影带走了婷婷,如果你还是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我就只好先把你锁进车里了。”

温雅哭的特别厉害,攀住许谦的肩膀,忙不迭地点头:“我现在只想要女儿……”

宋疏影根本就没有管这边的两个极品夫妻,已经跟在张夫人身后,向前面的一栋楼走过去。

张夫人说:“你和韩瑾瑜两个人都不要过来了,毕竟是针对你们两人的,我是带着张老的意思来的,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所以,最终宋疏影和韩瑾瑜便留在车这边,张夫人和许谦去了,因为生怕温雅做出什么过激性的举动,还是让她留在了这边。

温雅情绪十分不稳,被许谦反锁进车内的时候还在一直的哭叫,还一直叫宋疏影的名字,这让宋疏影不停地翻白眼,最后索性改成抬头看天的动作。

她伸出脚在身边韩瑾瑜的小腿肚子上轻轻踢了两下,说:“进车里呗,现在听着你初恋前女友在鬼哭狼嚎的,是不是有冲过去想要安慰她的冲动啊?”

“我之前确实是喜欢过温雅,但是现在,我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了,都已经十几年过去了……”

“不想听。”

宋疏影说完,便一把拉过韩瑾瑜坐上了后座,然后把韩瑾瑜当成是靠背枕着,甩了鞋窝着腿,顺手拿出手机来玩儿。

韩瑾瑜看着一边的车窗,注意着前面废弃居民楼上面的情况。

忽然,他的手机滴滴响了一声,他将手机拿出来,是来自于“金鱼媳妇儿也是金鱼”的一条qq消息。

之前宋疏影就已经把在韩瑾瑜qq里她的备注给改成这样了。

韩瑾瑜侧眼看了一眼宋疏影,打开了这条消息。

金鱼媳妇儿也是金鱼:你往后坐坐,我靠着不舒服。

韩瑾瑜回复了一个“好”,然后向后面靠了靠。

宋疏影便翻了个身,蜷缩着身体,又发了一条消息。

“我问你,你这五年来想我了没有?”

韩瑾瑜盯着手机屏幕许久,然后按下几个字。

金鱼:想,每天都想。

金鱼媳妇儿也是金鱼:那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呢?

金鱼:怕你有危险。

金鱼媳妇儿也是金鱼:你如果不来找我,我会更危险,你知道不知道,我有一次割腕了,然后给送到医院才给抢救过来。

韩瑾瑜看到这条消息的同时,已经将宋疏影扯过来在身前,“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割腕?!”

宋疏影看着韩瑾瑜眼底的焦急,扯了一下嘴角,举起自己的手腕让他看,“没有割腕,刚刚骗你的。”

韩瑾瑜松了一口气。

现在这种时候,不管宋疏影对韩瑾瑜怎么样,他都会照单全收,哪怕是一个已经完全变了心的宋疏影,他也会。

这五年来,实在是欠她良多。

过了大约有二十几分钟,却还没有见那三个人从那一栋破旧的居民楼里出来,韩瑾瑜心里觉察出有事,蹙眉,说:“我要去看看。”

宋疏影拉住韩瑾瑜的手腕,“不准。”

她的声音很低,但是力度足够,两个字掷地有声。

宋疏影能沉得住气,前面已经有人沉不住气了,就比如说温雅。

“天啊……”宋疏影抽了抽嘴角,“她是爬行科动物么?”

许谦走之前是把车给锁了的,但是避免温雅在车内逼仄,便给她事先摇下了车窗,透过挡风玻璃,就看见了温雅的头已经从车窗伸了出来,然后两只胳膊正在扒着车窗向外爬,整个人都被卡在车窗的位置上了,好像是进退不得。

“她的胸竟然能卡在车窗的位置上,”宋疏影有些疑惑的笑了一声,“难道是36G的巨乳?”

韩瑾瑜:“……”

不过,可以看得出,宋疏影这个时候的心情还算是不错,有心情跟人斗嘴,有心情开玩笑。

而就在此时,忽然听见嘭的一声剧烈爆炸声响,宋疏影急忙向先前几个人进去的废弃居民楼看去,从三楼的位置,忽然一阵猛烈的黑烟已经喷薄而出,还有火红的光。

宋疏影与韩瑾瑜对视一眼,便都开了车门急忙下车,两人双双向居民楼跑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