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影,你怎么说也是我亲侄女,你不用这么敌视的看着我,”宋洁柔说,“就是关心一下你。”

“那谢谢你的关心了。我马上还要去赶车,”宋疏影将一件白色的裙子折叠好放进行李箱内,说,“至于说谈恋爱结婚,这是我自己的事情。等我选好了,水到渠成的时候,我自然就会结婚了。”

宋洁柔笑了一声,这一声有些突兀,“什么时候是水到渠成?”她向前坐了坐,说,“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姐妹两个人都喜欢韩瑾瑜的这种男人呢,那当初和韩家联姻的时候,还不如在你们姐妹两个里面随便挑一个。”

“宋洁柔,我告诉你,说话归说话,别胡乱造谣!”

可以看得出来,宋疏影真的生气了。

她可以忍受别人往她身上泼冷水。但是绝对不能忍受别人污蔑自己的妹妹宋予乔!

宋洁柔说:“宋疏影,我今天来找你就是这事儿,你也就算了,但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她将一个信封摔在桌上,信封是没有封口的,里面露出来一点,能看出来是一些照片。“你,还有宋予乔,还真是窝边草吃个够了,那么多男人,怎么就偏偏违背伦理了喜欢上韩瑾瑜?更别提宋予乔还是结了婚的。”

宋疏影目光落在信封上,抬头看了一眼宋洁柔:“姑姑,如果你真把我当成是亲侄女,那我就叫你一声姑姑,你和韩瑾瑜之间的事情,你不说,也有人清楚,不必要因为自己的一点私心将身边所有的人都得罪光。”

宋洁柔见宋疏影现在还是不紧不慢的。从信封里将照片给拿了出来,抖出一张给宋疏影看:“你看见了没?你看这是什么?这不是宋予乔么?”

宋疏影的目光牢牢地所在照片上,确确实实是两个人的身影,可以明显的看出来,一个是宋予乔,另外一个人是韩瑾瑜。韩瑾瑜打横抱起宋予乔,而照片的背景,是一个金碧辉煌的酒店。

宋洁柔笑了笑:“够清楚吧,你可以让人去验,这到底是不是有合成,反正是别人发给我的,可能本来想着能气气我,不过我还是把这些照片转交给应该看的人吧。”

宋疏影没说话,两腿交叠,已经将信封内的照片都拿了出来,然后一张一张的看过去。

“这也就不难想象了,为什么当时韩瑾瑜刚开始想要带走的是宋予乔,只不过……后来带走了你,”宋洁柔站起身来,“我就是来送照片的,其余的也没什么事儿,那我就先走了。”

宋疏影现在表现的特别冷静,一张一张翻看照片的目光波澜不惊,让宋洁柔都有点疑惑了。

外面传的宋疏影和韩瑾瑜那点子事儿,难道是假的?

现在被亲妹妹撬墙角的这种事都能表现的这么冷静。

宋洁柔一边走一边想,在院子里,就遇上了抱着宋琦涵刚从外面的超市内回来的徐媛怡。

徐媛怡手中拎着一个包装袋,另外一只手托着宋琦涵。

宋洁柔走上前去帮徐媛怡将袋子接过来,手提着,“怎么也不让保姆跟着了?”

“不放心,”徐媛怡冷笑了一声,“现在涵涵放在谁那边我都觉得不放心,就自己看着……莉莉呢?这几天都没有见她。”

徐媛怡其实一点都不关心徐婉莉如何,只不过是碍于徐婉莉是宋洁柔的亲生女儿,所以她才会顺道问两句。

宋洁柔说:“莉莉去了C市了,去找叶泽南了。”

她说着,就叹了一口气。

徐媛怡知道宋洁柔叹什么气,这个徐婉莉从宋予乔和叶泽南刚开始确定男女朋友的关系,她就开始喜欢叶泽南了,但是,奈何人家流水无意,不过徐婉莉也算是痴情了,就是盯上叶泽南不放了。庄页妖才。

徐媛怡安慰了宋洁柔两句,便抱着宋琦涵先回了主楼,宋琦涵有些困了,回到家里便爬上了自己的小床。

宋翊今天公司里不忙,便留在家里。

徐媛怡帮他捏了捏肩膀,说:“前天回来了,在妈那边住着,我上次给撞见了,不过也是不冷不热的,她还是对我有意见。”

宋翊眯着眼睛,“你不用管她,她已经不把这里当成家了,来了就跟住酒店一样。”

“哎。”

徐媛怡叹了一声气,眼睛里却闪烁着一抹庆幸。

………………

宋疏影看着手中的照片,眯着眼睛,觉得心脏的地方狠狠的疼了一下。

照片拍的很清晰,应该是私人侦探特别跟踪拍照的。

宋予乔看起来像是喝醉了,整个人都吊在韩瑾瑜的身上,从酒店门口,一直到酒店大堂,再到电梯内,然后是酒店房间。

隔绝了一扇门,再也看不见人。

宋疏影闭了闭眼睛。

她记起来,在大约是八年前吧,她还是刚刚大一的时候,也是看见韩瑾瑜和温雅进了酒店,然后她在路边等了一个多小时,冻得瑟瑟发抖。

但是,这一次,是宋予乔。

是宋疏影她的亲妹妹宋予乔。

如果问能够让宋疏影将所有东西都拱手让出去的人是谁,那么,第一个是宋予乔宋予珩,第二位才是韩瑾瑜。

宋疏影忽然想起来当初韩瑾瑜对宋疏影说的第一句话,那是在宋疏影的生日,他好像是神祇一样站在姐妹两人面前,一身黑衣,俯身,脸上带着刻骨的阴影,问:“你们谁是宋予乔?”

然后,宋疏影将很怕的宋予乔拉着护在了身后,向前一步,告诉他:“我是。”

宋疏影将照片重新都放进信封内,塞进抽屉内,上了锁,钥匙……

她拉开窗户,手里拿着钥匙,抡圆了胳膊,狠狠的向外扔去。

银色的钥匙在半空中划出一条圆弧,落入了前面不远处的灌木丛中。

宋疏影觉得自己眼睛有点酸,今天阳光实在是太好,莫名的刺的想要流眼泪。

她关上窗户,默默地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放进箱子里,手机丢进包内,拉着行李箱下了楼。

在车上,宋疏影找来耳机塞着,闭目养神听歌。

却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宋疏影看了一眼屏幕,是韩瑾瑜。

此时此刻,她莫名的不想接电话,不想说话,只想要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着,所以,在手机铃声最终消弭的那一刻,她便将手机设置了飞行模式。

………………

韩瑾瑜听着手机听筒内刚刚还是没接通,却转眼成了暂时无法接通,深深地皱了皱眉。

他其实是想要问一问宋疏影,宋予乔的老公叶泽南的手机是多少,或者是住址在哪里。

宋予乔一直睡到快中午,宿醉的结果,就是完全不认识人了。

昨天晚上,韩瑾瑜在开车,却在过路的时候,看见了一个人从酒吧内扑了出来,一下子扑倒在地上,然后许久都没有动。

韩瑾瑜看那身形,像是宋予乔。

于是,他便将车停了下来,下车走过去,果然,就是宋予乔,已经醉的不成样子了,扯着韩瑾瑜就叫“阿南,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么?我改好不好?”

他便将宋予乔先抱到了车上,开车到了酒店。

宋予乔也是身体不行,喝了酒,刚开始吐的像是要把心肝脾肺都吐出来,到后半夜竟然开始发烧说胡话,韩瑾瑜让客房部的人买来药给她吃了,几乎是守了宋疏影的这个妹妹整整一夜。

直到现在,都下午了才醒过来,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看见韩瑾瑜的一瞬间,吓了一跳,惊叫了一声。

韩瑾瑜想起来宋疏影曾经对他说的话,不要经常板着脸,因为宋予乔是有点怕他的。

便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笑来,“予乔,昨天晚上你喝醉了,我便带着你来到酒店,后半夜你又发烧了,本来想要给你丈夫打个电话,但是你手机设置手机锁,我打不开……”

宋予乔的嘴巴半张着,仿佛能塞进去一个鹌鹑蛋。

这个时候,宋予乔的手机响了,她扑过去,看见是叶泽南的名字,便飞快的接通了电话。

“阿南……”

“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竟然到现在也不回家也没有去上班?宋予乔,你现在马上回叶家来。”

叶泽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让在一边的韩瑾瑜都不禁向她看过来。

宋予乔讪讪了笑了笑,跑到阳台上去接电话了。

韩瑾瑜在酒店套房内抽了一支烟,等到宋予乔从阳台上出来,九十度向韩瑾瑜鞠躬,说:“谢谢你,我走了。”

他将烟掐灭,说:“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不用了,”宋予乔连忙摆手,“我打车就好了,韩哥再见。”

宋予乔说完转身就走,结果没有当心,一下子撞在了门上,扭过头来傻乎乎的笑了一下,揉了揉脑门出去了。

韩瑾瑜不禁笑了笑。

难道就真的像是宋疏影说的那样,宋予乔很怕他?

韩瑾瑜在退房的时候,又给宋疏影打了个电话,依旧是暂时无法接通。

他皱着眉,开了qq的聊天界面,给“金鱼媳妇儿也是金鱼”发了一条消息:到了么?

隔了五分钟将手机拿出来又看了一眼,还是没有回复。

一直到晚上临睡前,宋疏影才回复了一条消息:嗯,睡了,安。

………………

又回到了X县,又开始了一种类似于养生的生活。

在县医院内,宋疏影不算是资历最老的医生,却是招人喜欢的,并没有给人距离感,这曾经让薛登都挺不理解的,为什么宋疏影会一改自己的性格,变得如此亲民了。

宋疏影每天照样是和韩瑾瑜通电话,有时候在上班时间偷个懒,聊一下qq,间歇还视频一下,时间照样过得很快。

两个月后,周五,宋疏影在临近下班时间伸了个懒腰,闭了闭眼睛。

她回想起来前些天在报纸上报道的新闻,在C市最大的贩/毒团伙终于被一网打尽,家产清算,而张老在医院内身亡,有人私下里曝出来张夫人竟然自尽了。

宋疏影闭起眼睛,还可以想到张夫人那种古典美人,也确确实实是出身自大家的,身上带着一种特别的气质。

还真的是可惜了。

“宋姐,今晚我们科室聚餐呢,你来不来?”

宋疏影看了一眼时间,揉了一下太阳穴,原本今天经过了两场手术,不想去了,但是奈何,晓玲又叫上了几个女护士,她便点头答应了。

在这里的聚会,也便是吃吃饭,然后一行人去唱K。

晓玲一路上都扯着宋疏影,说:“咱们医院里来了一个新医生呢,很帅哦,你看,他来了……薛医生,在这边!”

宋疏影看见薛登的这一瞬间,都有点愣了。

“薛登?”

晓玲捂着嘴笑了,因为之前看到过薛登是来接过宋疏影,所以便顺水推舟套了一个这种特殊的见面方式。

她说:“我先去点歌了,你们先聊着。”

宋疏影真的是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医院内,再一次见到薛登,毕竟之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薛登摊了摊手,“别想歪啊,我是医院派过来调研的,就两个月,我们以后就是同事了。”

宋疏影笑了笑,“不算是同事吧,你来到这儿也是主任级别的。”

两人一边吃了一些水果,唱了歌,两人也是好友,在众人撺掇下,也便拿起麦克风,两人合唱了一首粤语歌。

在大学的时候,宋疏影是比较喜欢唱歌的,尤其喜欢粤语歌,但是因为并没有在香港广东生活过,所以就算是唱粤语歌,让真正的广东人来听,压根就听不懂她在唱的是什么,但是薛登曾经在香港生活过差不多小十年,粤语说的很标准,于是就一句一句的帮宋疏影纠正发音,所以现在宋疏影就算是和一个只会说粤语的香港人说话也会说的十分利索了。

两人在唱歌的时候,私下在沙发上的晓玲和几个同事就都在交头接耳。

“他们两人真的好配啊。”

晓玲揉了揉鼻子:“谁说不是呢,不过咱们宋姐好像是有男朋友了,是另外一个男人,长得也很英朗呢。”

“你见过啊?”

“没有,见过照片。”

“切,那就是没戏了,你看看,之前薛医生就一直来接过宋医生,现在又特别调过来到咱们医院,要是我,早就说出十万个我愿意了。”

“你愿意个头啊,又不是追你。”

“我这是撮合金童玉女呢,别瞎说,我是媒人。”

几个人正说着,音乐已经停了。

宋疏影和薛登走过来,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说:“那我先走了,你们接着玩。”

“好。”

“薛医生把宋姐安全送到家啊,现在这个时候外面说不定多少觊觎宋姐的坏人呢。”

这些小护士基本上都是护校毕业的,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自然是说话口无遮拦了,大城市的护士最起码也需要的都是护理学专业毕业的本科生,但是在县城或者三线城市里,护校毕业出来的再加上家里弄点门路,就给送进县医院来了。

宋疏影也没有计较这些小姑娘们拿她开玩笑,拿了包就跟着薛登出了门。

时值夏日,在外面薛登买了两杯绿豆沙,递给宋疏影一杯。

“谢谢。”

“你不是说这一次的毕业典礼说要去参加么?”

毕业证在三天前就发放了,毕业典礼的时间是定于下周,薛登因为听何淑慧说,说宋疏影有这个意向今年去参加毕业典礼,然后领了毕业证,所以还特别在去学校的时候找院领导问了一下。

“不去了,”宋疏影说,“我签好了字,让何淑慧给我把毕业证领了,真不容易,扣了三年的毕业证,总算是拿到手了。”

薛登并没有说什么。

当初宋疏影不要领毕业证,不穿学士服,不参加毕业典礼,是因为什么,没有人比这三个朋友更清楚了。

而现在,她等的那个人回来了,毕业证自然也就要领了。

原本这个最初的梦想就有那个人的一半,自然,成果也就有一半。

只不过,宋疏影这一次之所以并没有回去参加原本已经说好了要参加的毕业典礼,是因为……

韩瑾瑜说要来接她的,只可惜,到现在都还没有过来。

薛登送宋疏影到楼下,还是当初的那一栋楼,很旧了。

“我在医院旁边的裕园租了一套房子,比这里的条件要好,不过是三室的,我刚好想要找人合租,”薛登说,“这边的治安确实没有那边好,你一个人在这里不安全。”

宋疏影礼貌的拒绝,“我并没有觉得这边的居住条件不好,挺好的,而且我都住了快一年了,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不安全的事情,你多虑了。”

薛登当时也并没有说什么,可是,就在当天晚上,宋疏影所在的小区内就发生了入室抢劫的事件。

就是在宋疏影隔壁。

宋疏影当天晚上,从浴室内洗了澡出来,躺在床上,刚好拿出书来看,就听见门外发出一声剧烈的声响,她吓了一跳,当即便从枕头下将一把匕首给拿了出来,但是,随即才辨认出来,踹门的声音并不是她家里,而是在隔壁。

她心里一点都没有担心,毕竟韩瑾瑜一直安排有人在她周围保护,虽然有时候她并没有看到他们。

宋疏影几乎是并没有停留,就拨通了报警电话,将准确的地址告诉警察。

警察来的很及时,隔壁的住户在半个月之前去旅游了,并不在家,在警察来到的时候,这一帮入室抢劫的人已经将家里所有的东西否翻了一遍,一片狼藉。

警察在这些人身上搜出了三万多元的现金,将劫匪绑走之后,宋疏影也松了一口气,却没曾想到,第二天这件事情就传遍了医院,一到办公室,晓玲就带头过来问了,一见面,就上上下下将宋疏影看了个遍。

“宋姐,昨天你被强/暴了?!”

宋疏影:“……”

还真的是一传十,传的就变了味。

宋疏影将昨晚的事情解释清楚,他们才都松了一口气,“哎,吓死我了,幸好,幸好。”

不过,也正是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当天晚上薛登就要宋疏影搬去跟他合租。

真的是合租,也算是给了薛登一个借口。

宋疏影没有其他借口了,便只有搬过去了。

“租金我付你一半,水电费平摊。”

“OK。”

晓玲暧昧的笑:“宋姐,你跟薛医生什么关系啊?”

宋疏影回答:“租友。”

晓玲意味深长地说:“哦,那就是住在一起了。”

宋疏影直接一记眼刀向晓玲看过来,晓玲双手投降,“我这就去查房!”

一天手术过后,宋疏影接到了韩瑾瑜的电话。

电话另外一头,韩瑾瑜说:“疏影。”

“嗯。”

“快完了,我去找你。”

“好,”宋疏影说,“我等你过来。”

她挂断了电话,看着窗外,梧桐树的枝杈从窗口伸过,好像将一片完整的天空割裂了一样。

在这段时间内,如果韩瑾瑜没有和宋疏影联系,宋疏影很少主动联系韩瑾瑜,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一切都不容分神。

她理解他。

虽然,很想念。

宋疏影手中捏着一叠纸质的病历单,粗擦的触感,让她猛然想起来宋洁柔曾经送过来给她的那些照片,她觉得眼皮有些跳动。

她拿出手机,翻出来宋予乔的号码,给妹妹宋予乔打了个电话。

宋予乔那边接通电话之后十分嘈杂,好像是正在办一个什么会,还能听到说什么塑料板少一块的声音。

“姐,你等一下啊。”

宋予乔捂着话筒跟一边的负责人说了两句话,便拿着手机匆忙出了会场,来到了外面比较安静的地方。

“姐,我在外面会场布置呢,你下班了?”

“没有,刚刚做完一场手术,休息一下。”

宋疏影和宋予乔说了一些家常话,比如说奶奶的身体和在国外的妈妈和弟弟,然后,自然而然也就拉到了宋予乔现在的生活。

宋予乔有些左右言他,说:“就那样呗,还行。”

宋疏影笑了一声:“予乔,你骗得了别人,还能骗的了你姐姐我么?就算是你不知道,我也能看网上的报道,叶家又不是普通家,叶泽南整天在外面风流,几乎每次的报道都能占据一个版面,你可以装作看不见,但是,还是能扎进你心里的吧?”

宋予乔没有回答,一时间电话里只剩下一些咣咣当当的背景音。

“姐,我以为我可以将叶泽南的心给拉回来的,但是,”宋予乔顿了顿,“但是,我发现我已经不爱了,那就是不爱了,不论你做什么都不会把他的心拉回来了。”

宋疏影对于宋予乔的这些话,并没有说什么。

她真正可以看得出来叶泽南对于宋予乔的那种依恋,不论是在高中的时候,还是在婚前,却从来也没有想到,竟然在结了婚之后,却一切都变质了。

难道,婚姻……真的是坟墓么?

“姐,如果我说我想离婚了,你……会不会支持我。”

“嗯,姐什么时候都尊重你的决定,”宋疏影说,“如果觉得在叶家住的堵得慌,就先在外面找房子吧,搬出来住。”

“嗯,好。”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宋予乔才在外面找到了房子,开始不再依赖叶泽南,将一颗心都放在他的身上。

宋疏影安慰了妹妹,并没有提到韩瑾瑜,就挂断了电话。

………………

三天后。

C市,在医院内,张老的病房内,张夫人坐在床边,对又已经苟延残喘了两个月的老人说:“你的儿子儿媳,还有张艾,都已经到美国了,安顿下来了。”

张老枯瘦的手指勾了勾,将张夫人的手握在了手掌心内,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但是张夫人却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力气。

她知道,张老现在无声说的话,是在告诉她,谢谢她。

因为在五年前,是张夫人说是要在美国没房子,然后到了一定的时间,就让儿子孙女移民过去。

张夫人一直知道的一个道理,就是荣极必衰,所谓攻易守难。

特别还是这种黑暗中的生意,利润大,但是风险也大,有枝繁叶茂遮掩着,也总会有一天被连根拔起。

当时张夫人一提出要在美国买房子,到时候移民过去,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毕竟是事业正在顶峰时期,却说出这样的话来败兴,如果她的身份并不是张夫人的话,那恐怕就会直接被赶出去打死了。

可是,偏偏,张老就认为张夫人的话有道理,拨出来一半的钱给张夫人去办这件事情。

现在,方才见了分晓。

张夫人拉住张老的手,说:“你放心,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张老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当天晚上,张老就安详的睡了过去,再也看不见的是明天的太阳。

但是,就在前一天,医生还说,张老的病已经有所好转了。

医生第二天早上查房的时候,才发现在夜里,张老就已经断气了,而当晚在病房内陪同的,就只有张夫人。

有很多人都在猜测,是否……

也有很多人都在传,真的是最毒妇人心,竟然几十年的同床共枕的恩情,都能这样轻易的伸手将人给弄死了。

可是,到底是死了,入土为安。

………………

在张老去世后,张夫人负责,先办了葬礼,虽然张老在生前无限风光,但是到了现在,一朝家业倾覆,家产尽散,来参加葬礼的人,也都是寥寥无几。

张老手下还有一些残余的人,在葬礼上,有露面的,都一律被警方控制了,甚至还有从背后去袭击张夫人的,说她忘恩负义,就和韩瑾瑜一样,都是白眼狼!恨不得将他们都千刀万剐!

远远地,韩瑾瑜站着,看着这个已经不再年轻的张夫人,暗叹了一口气。

其实,现在张老的儿子能避免殃及,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张夫人在支撑着,只不过,有人不懂,她也不需要人懂。

葬礼之后的第二天,张夫人就将张家所有的产业,主动都全部交给了查的部门,配合电视台还做了一段采访。

她并没有哭哭啼啼,作为一个女人,她几乎是扛下了在张老去世之后所有的事情,一己担起。

在庭审之前,张夫人向律师提出,可否见一见韩瑾瑜。

律师将张夫人的原话转给韩瑾瑜,韩瑾瑜当天下午便随着律师去见了张夫人。

张夫人的头发一丝不苟的全都在脑后梳着,花白相间,却能够看出来精神还算是不错。

“韩先生,还希望你能履行你的诺言。”

韩瑾瑜看着张夫人,许久,才点了点头。

曾经,韩瑾瑜确实是答应过张夫人,放过张老膝下子女,可是,这件事情毕竟并不是韩瑾瑜自己能够决定的了,不过,不相关的人,也不会有所牵连。

只不过,他答应了。

随着张老身后庞大的集团的轰然崩塌,自然韩瑾瑜的身份也就逐渐透明了。

就赵烈赵队来说,韩瑾瑜现在能做的最好的,就是暂时隐姓埋名,等到这件事情被淡忘了,也就过去了。

“嗯,我知道。”

在临走前,韩瑾瑜将张夫人最后的请求告诉了赵队,“就是儿子儿媳,还有一个孙女,在美国。”

赵烈微微蹙眉:“之前并没有严格把关,要不然的话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允许出国……你知道国外的地址?”

韩瑾瑜顿了顿,说:“知道……”

“你放心,一切不相干的人都不会波及到,”赵队说,“张老的大儿子呆傻,小儿子才十几岁,我会考虑到的。”

“嗯。”

韩瑾瑜转身,高雨已经开了车等在路边了。

上了车,韩瑾瑜说:“以后你也不用继续再跟着我了,有什么打算么?”

高雨之前就已经了解到了韩瑾瑜的卧底身份,之所以没有拆穿,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在起初,赵队就已经派人将高雨的母亲和妹妹从张老那边给救了过来,已经送到了南方的一个小城镇去静养。

她开着车,说:“暂时还没有什么打算,工作的时间太长,有点累了,先去南方的镇上去找到我妈,然后再说吧,她老人家也老了,我想要多陪陪她。”

高雨在当天下午就走了,而韩瑾瑜却是定的第二天凌晨的机票。

当天晚上,韩瑾瑜去了一趟A大,问院系的领导要了一套学士服。

韩瑾瑜捧着这样一套女式的学士服,问:“毕业典礼是在什么时候?”

校领导说:“在周五。”

今天是周三。还有一天。

“嗯,谢谢。”

韩瑾瑜将学士服并上学士帽都装好,在家里简单的收拾了东西,夜晚,在打车去机场的路上,他给宋疏影发了一条信息:“小影,我回来了。”

………………

宋疏影并不知道韩瑾瑜在这个时候发这条短信是什么意思,再加上头脑不清醒,醉醺醺的,便索性回了一条:“好。”

当天晚上,宋疏影和薛登在家里吃的火锅,超级辣,大热天,开着空调吃火锅,蒸汽熏蒸的两个人脸庞都是红通通的。

宋疏影明显是兴致不错,便喝了一点酒。

她问薛登:“你说,如果……你是女的,你的心上人喜欢上另外一个女孩子,其实只是把你当成是替身的话……”

薛登的眼眸忽然就睁大了,宋疏影忙摆手:“不是我身上的,我就是打个比方而已……我就问,你怎么做?”

薛登也是喝了不少酒,他明显就是借酒浇愁的那种,脑子几乎已经不再转动了,只剩下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打了一个酒嗝,才说:“那我肯定不会愿意当替身啊,就算是再喜欢也不行……不过,也有例外。”

宋疏影又灌下去一瓶酒,目光迷醉的看着薛登,问:“什么例外?”

不过薛登的头一歪,趴在桌上没有再起来了,听声音,好像是睡着了。

真的睡着了么?

其实,薛登的例外就是,如果宋疏影能跟他,那么就算是当替身,当备胎,都无所谓。

可是,爱到深处,真的是有独占欲的。

薛登倒下之后,宋疏影便一个人喝酒。

宋疏影其实并不喜欢酗酒的,但是这个时候,她分明就想要将自己灌醉,醉的不省人事,能够一睡三天过去就更好了。

直接睡到后天的毕业典礼过去,就再也不用想了。

不过,这种时候真的怨不了韩瑾瑜,本来就是个榆木疙瘩,不开窍,她已经说得那么清楚明白了,不过奈何人家就是不开窍。

宋疏影将翻倒在地上的酒瓶扶起来,用手中的筷子去敲,“不开窍,就是不开窍,你个榆木疙瘩。”

口中说着榆木疙瘩,榆木疙瘩就打过来电话了。

宋疏影喝的醉醺醺的,拿起手机的时候没有拿稳,手机啪嗒一下摔在了地上,手机屏幕黑了,怎么都不亮,不过电话倒是接通了。

“喂!”

“你现在在哪儿?”

韩瑾瑜的声音低沉。

“在……在裕园啊,”宋疏影打了个酒嗝,“你是谁啊?”

韩瑾瑜:“……准确的地址。”

宋疏影也不知道准确的地址,便将前面的薛登给揪着耳朵叫醒,“问你地址呢,快告诉他。”

薛登迷迷糊糊的,直接拿了手机就报上了地址。

而在电话另外一头的韩瑾瑜,在听见薛登的声音的同时,有点不受控制的握紧了手机。

宋疏影问:“你听见了没,就这个地址……你要我地址干嘛啊?你是谁啊?”

或许,每个人的内心,都住着另外一个自己。

就像是宋予乔,喝醉了酒之后,就安静的一动不动,而换成宋疏影,喝醉了酒之后就开始耍酒疯,将体内那个一直以来都告诫自己不要出格的小天使给一脚踹到一边去,平常不会说的话,现在都会说的清楚。

韩瑾瑜说:“疏影,你等着我过去!”

“好啊,你过来吧,陪我喝酒。”宋疏影将一个酒瓶给拿了起来,往嘴里倒酒。

听筒内,还能听见酒瓶碰撞了一下,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

此时此刻,韩瑾瑜从宋疏影原来住的那个楼里面,飞奔出来,然后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报上了薛登家里的地址。

他的手中,紧紧地攥着一个袋子。

到了裕园的楼层,韩瑾瑜付了车钱,没有来得及等司机师傅找钱,便已经冲了出去,进了公寓区内,找到宋疏影说的楼层,进了电梯。

来到门口,韩瑾瑜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因为跑的太急了,现在头上出了一头的汗。

他抹了一下自己头上的汗,深呼吸了两次,才按下了门铃。

“来了!”

明显就是宋疏影的声音。

门打开,宋疏影就站在面前,却霍然瞪大了眼睛,好像有点难以置信地揉了揉她自己眼睛,带着七分迷醉,倒抽了一口冷气。

就算是在醉梦中,宋疏影也认得韩瑾瑜,伸手去圈他的脖子,直接跳起来,两条腿就缠上了他的腰:“榆木疙瘩,你来了啊?”

这个时候,韩瑾瑜忽然想起来一句歌词。

——“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

——“哦,原来你就在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