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谈恋爱太累人,不想谈恋爱了 (钻石加更合并)/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疏影一下子扑向韩瑾瑜的怀里,手中的拎着的酒瓶子都咣当一下掉在了地上,里面还有半瓶液体,汩汩的流淌出来,地面上一片狼藉。

韩瑾瑜托着宋疏影的臀。带着她向房间里面走,自然也就看见已经趴在桌上醉死的薛登,整个屋子里都弥散着一股浓重的酒味,微波炉上面火锅的汤已经快要熬干了,在桌边放着几个空酒瓶子,横七竖八。

宋疏影靠在韩瑾瑜的肩膀上。揉了两下自己的太阳穴,然后狠狠的掐他硬邦邦的胸膛,“烦死了,头疼!”

韩瑾瑜看了一眼这个公寓套房里的两间房,已经看出来,宋疏影是在薛登两个人在住。因为在冰箱上还贴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早饭在微波炉里。

他不禁皱了皱眉,现在是宋疏影和薛登两人住在一起么?

但是,以他了解的宋疏影,即使是搬到这里来,也应该只是合租而已。

韩瑾瑜盯着近在咫尺的这张满是染上了醉酒的酡红的双颊,轻拍了一下宋疏影的臀部,问:“哪个是你的房间?”

宋疏影皱了眉,抬起头来。耳朵红的好像是要滴血了,手掌啪的一下在韩瑾瑜的脸上拍了一下,“谁叫你打我屁股?!”

韩瑾瑜:“……”

宋疏影改成揪着韩瑾瑜的耳朵,微蹙着眉,一双眼睛里闪着光,“快道歉!要不然我就不告诉你哪个是我房间!”

韩瑾瑜看着宋疏影现在这样一副蛮横不讲理的模样,摇了摇头,说:“对不起。”

“这还差不多。”

宋疏影伸手指了指左边的一间房,说:“就这里。”

韩瑾瑜抱着宋疏影推开门,一进去,从桌上摆着的书和摆设的相框,就能看得出来这是宋疏影的房间了。

他先将宋疏影放在沙发上,想要进浴室先去帮她放热水。但是宋疏影偏偏就拉着韩瑾瑜死死地不松手了。

“不行,你不能走!”宋疏影手缠着韩瑾瑜,一条腿还在他腰上缠着,脚踝纤细柔美。“你过来,陪我坐着。”

现在醉酒后的宋疏影,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原本是或者冷艳或者妖媚,却不曾想到,真正醉了之后,却是这样的……孩子气?

韩瑾瑜说:“我去浴室给你放水,你好好的泡个澡。”

宋疏影摇头摇的好像是拨浪鼓似的:“不想洗澡,不喜欢洗澡,讨厌洗澡。”

韩瑾瑜:“……”

现在的宋疏影表现的有点孩子气,但是韩瑾瑜偏偏就不会哄孩子,所以,就算是哄的话,也有点生硬。

“呃,你现在身上脏了,需要洗澡。”

“那你是嫌弃我了?”

韩瑾瑜:“……”

他肯定不是这个意思,可是,要怎么说?

韩瑾瑜现在说一句宋疏影就反驳一句,好像是比他的理由还要丰富,便索性说:“好,不洗澡,我去上个厕所。”

这样宋疏影才将韩瑾瑜给松开了。

韩瑾瑜进了浴室内,开了水,试了一下水温,放了一浴缸水,才转身出来抱宋疏影。

宋疏影貌似是有点困了,这个时候倒是安静了许多,没有再说一些稀奇古怪的话了。

韩瑾瑜将宋疏影抱进浴室内,把她身上的衣服都给脱了,露出光洁的皮肤,在灯光下,好像是白色瓷片一样闪烁着光芒。

沉入水中的时候,宋疏影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然后舒服的哼唧了一声。

韩瑾瑜说:“你先泡一会儿,我出去一下。”

宋疏影抱着自己的双肩,藕臂在水面上划开一圈水波纹,透亮的清水下,一览无余。

韩瑾瑜耳根有点发热了,转身出了浴室,顺带将门关上了。

来到外面,薛登仍然趴在桌上,看样子他也真的是喝了不少酒,醉的不省人事了。

韩瑾瑜将薛登拉起来,托在肩膀上,进了另外一间房,将他放在床上的那一刻,他忽然睁开了眼睛,有些迷糊的看了一眼韩瑾瑜,有点迷惑的问了一声:“韩瑾瑜?”

韩瑾瑜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嗯,是我。”

薛登半撑起手臂,不过手臂上的力气有些不支,又一下子栽倒在床上了,不过,隐约已经是恢复了一些力气,笑了一声:“不管是现实还是梦里,我都比不上你……”

韩瑾瑜站着没动,也没有开口说话。

薛登说:“我本来以为,是时间问题,如果是我比你早一步先遇上宋疏影,那一切就都会不一样了,但是现在我才知道,不可能……有些注定的,就是注定了的。”

韩瑾瑜转身出去,回头看了一眼薛登,又重重的躺在了床上,不知道刚才到底是梦还是醒,一双眼睛紧紧的闭着。

反手带上门,韩瑾瑜重新回到宋疏影的房间内,浴室里蒸汽熏燎,韩瑾瑜进去的时候,正好看见宋疏影已经浑身好像是无骨似的,下巴快要没过水面了。

韩瑾瑜急走两步,拉着宋疏影的腰将她从水里捞了出来,“睡着了?”

宋疏影没答应他,就从鼻子里哼出来两声。

“泡个澡都能差点淹了……”

韩瑾瑜的话语间透着一丝无奈和宠溺,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竟然能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她的头发已经全湿了,需要用洗发水洗一下,但是宋疏影现在浑身都是软的,几乎用不上力气,一直向下滑向下滑,韩瑾瑜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便让宋疏影坐在浴缸边缘,背靠在他的胸膛上,帮她洗头发,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都湿了。

洗过头发,打过泡沫的沐浴液,韩瑾瑜才将宋疏影打横抱了出去,放在床上。

给她盖上了被子。

宋疏影搂着韩瑾瑜的脖子,温热的呼吸拂在他的耳侧,“韩瑾瑜……”

韩瑾瑜心里一紧,听着宋疏影叫他的名字,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他说:“乖,你先睡,我去把衣服洗一下晾起来。”

“不!”

这是宋疏影对于韩瑾瑜的命令的习惯性用语,就是说不,然后少不了就又是韩瑾瑜的一番哄了。

不过,这一次,宋疏影的腿似乎就喜欢上缠着韩瑾瑜了,之前穿着裤子还好,但是现在,她根本就是赤果果的好吗,在浴室里把持住了,不一定在现在还能把持的了。

韩瑾瑜几乎在一瞬间,就讲唇瓣狠狠的压了下去,手已经不由得掀开了被子,在她的胸上揉捏了两下。

随之,是一阵绵长的亲吻。

兴许是喝醉酒的缘故,宋疏影在亲吻的时候竟然不会换气了,心急的就从韩瑾瑜的口中拼命的呼吸着,还是韩瑾瑜临时度过去一口气,才算是让她重新活了过来。

亲吻过后,韩瑾瑜的呼吸已经逐渐粗喘了,他将宋疏影的手臂推开,然后硬是拉过被子给宋疏影盖上。

“快睡!”

说完,便将被子给宋疏影牢牢地压在身体两侧,转身扯了身上的两颗衣扣,向浴室内走去。

刚才在给宋疏影洗澡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还有泡沫,可见刚才宋疏影喝醉了闹的是有多欢。

韩瑾瑜洗过衣服搭起来,才发觉,他现在是光着身子的,他没有备用的衣服穿了。

韩瑾瑜将浴室内的一条浴巾围在腰间,想兴许宋疏影的这边衣柜里有他的睡衣,开了衣柜去找,一开衣柜,就看见挂着的好几件胸衣……

他闭了闭眼睛,关了再打开另外一个衣柜,在最上面,放着有一件白色的男士衬衫,韩瑾瑜将衬衫拿出来,上面的标牌还没有剪掉,而尺码,刚好就是他的尺码。

是给他买的么?

或许韩瑾瑜自己都没有在意,唇角已经浮上了一抹笑意。

床上,宋疏影已经是睡熟了。

韩瑾瑜掀开被子,躺在宋疏影身边,手臂搭上她的腰,在她腰上的软肉多抚了两下。

………………

第二天早晨,韩瑾瑜睡的有点沉了,所以并没有醒来,相反,倒是宋疏影先醒来了。

眼皮有点黏,好像是有一层薄薄的光线透在眼皮上,有一只手缠着她的腰,触碰到她的胸部。

但是,这只手……并不是她自己的。

“啊!”

宋疏影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就叫出声来了。

她感觉自己的后腰搭着一条手臂,便直接转过身来看到底是谁,结果,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黑眸。

是韩瑾瑜。

于是,在一瞬间,宋疏影便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简直是吓死了。

宋疏影在记忆的最后一刻就是在和薛登一起喝酒,要是和薛登搞在一起了……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宋疏影有点难以置信看着韩瑾瑜,为什么这个人会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竟然还在她的床上,“你是怎么进来的?”

韩瑾瑜已经起身,穿上了宋疏影给他买的那件衬衫,说:“昨天晚上你给我开门让我进去的。”

宋疏影揉了揉太阳穴,宿醉的滋味真的不好受,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也是实在想不起来了,抬眼,却看见了韩瑾瑜正在穿的这件衬衫……

“是谁让你穿我的衬衫的?”

韩瑾瑜脸上带着一抹笑,“不是你买给我的么?”

“不是。”

“但是穿上正好,”韩瑾瑜系好扣子,还特别到镜子前看了看,“尺码真的是正好的。”

宋疏影是前些天,在和医院的晓玲一起去逛商场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的一件男式衬衫,当时她看见就想要给韩瑾瑜买,觉得他穿上一定是十分合身的,现在看来,真的是俊朗帅气。

男人穿衬衫真的会给人一种王子的错觉。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一下子被推开了,“宋疏影,你怎么样了?!”

宋疏影在挺近这个声音的同时,便一下子将被子拉到肩头上,重新钻进了被子里,被子下她完全是光裸着的。

薛登衣冠不整,也是一夜宿醉,原本刚刚有些清醒过来了,听见这边宋疏影的一声“啊”的尖叫声,便急急忙忙从床上连滚带爬地下来了,跑到这边开了门直接就一头栽了进来,看着床上的人重影了。

“疏影……”

但是,接下来的话,就给堵在了唇舌之下。

因为,身边还站着一个已经穿好了衣服的男人……韩瑾瑜。

这一刻,薛登的头猛地疼了一下,他揉了一下眉心,恍惚间记起昨天晚上,似乎是有一点点印象,是有韩瑾瑜。

韩瑾瑜笑了笑,首先向薛登伸出手来:“薛登,我是韩瑾瑜。”

就算是不用韩瑾瑜自报姓名,薛登也知道韩瑾瑜这个人,不仅仅是因为这是宋疏影等了五年的这个男人,还因为韩瑾瑜和他的堂哥薛淼都认识,在某些宴会的场合,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

“我先出去。”

薛登默默地看了一眼蜷缩在被子里的宋疏影,转身走了出去。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内,重重的靠在了关上的门板上,手臂挡在了额头上,许久过后,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扯了因为宿醉褶皱的衬衫,去浴室内洗了个澡,出来之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而在宋疏影的房间内,她用被子裹着身体,双眼炯炯的盯着韩瑾瑜。

韩瑾瑜也就看过来,以为她是有什么话想要说,问:“需要我做什么?”

“需要你出去,”宋疏影说,“我要穿衣服了。”

“哦。”

韩瑾瑜果然从善如流的就开了门出去了。

宋疏影抚了一下额头,拉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除了脖颈一直蜿蜒到锁骨的几枚吻痕之外,身上并没有其余的什么痕迹,而且她对于上床做/爱这种事情一向是十分敏感,就算是所有的事情都给忘了,这种事情也能在记忆的罅隙里好像是萌芽一样发出。

她穿上衣服,从衣柜里找出来一条裙子穿上,站在落地镜前,忽然间看见在落地镜旁边的椅子上放着一个黑色纸质的袋子。

她有点好奇,走过去将袋子拿过来,看见里面是……学士服。

宋疏影:“……”

学士服?!

韩瑾瑜给带过来的?

………………

韩瑾瑜已经在这期间,在手机上查了最近的外卖点,叫了外卖,三份一模一样的,是按照宋疏影的口味叫的。

三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吃早餐,吃的很是沉闷。

薛登原本是一个话唠,能说不少话,但是现在面对韩瑾瑜,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而宋疏影还在想着在卧室内的学士服。

吃了饭,薛登便先去医院了。

“用不用我给你请个假?”

宋疏影依旧坐在桌边,“不用,你去了先帮我签下到。”

“好。”

两人之间的对话没有一点暧昧,好像本就该如此一样。

韩瑾瑜正在翻看手中的报纸,一页一页翻过去,头发遮住了一半面庞,带着阴影。

薛登走了,房间内就只剩下了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个人。

韩瑾瑜首先开口,说:“以后我每天都陪着你。”

“你那边的事情都已经办完了?”

宋疏影用筷子夹了一片竹笋放在齿间,这种清爽留香的味道,轻而易举的就让她的头脑清醒了片刻。

韩瑾瑜点头。

其实,就算是韩瑾瑜不说,宋疏影也已经在网上看到过一些蛛丝马迹了,这种比较大集团的案件,在报纸上一般都是占据着大篇幅报道的,但是这一次,却不知道是为何,却只有豆腐块一样的一小块文字,相反,一些网友自发的论坛上倒是说了有不少。

“那现在呢?”宋疏影抬眸,看着韩瑾瑜。

“我陪着你,永远都陪着你。”

韩瑾瑜从五年前,毅然选择了加入赵烈的队伍,在张老手下九死一生的当卧底,唯一的一个愿望就是宋疏影。

现在,愿望终于达成了。

宋疏影歪了歪头,托着腮认认真真地看了一眼韩瑾瑜,“真的是永远都会陪着我么?”

“嗯,会。”

“好。”

这是韩瑾瑜对宋疏影许下的一个承诺,第二个承诺了。

第一个承诺说,要她等,他会娶。

所以,她等。

现在,他说会永远陪着她。

那么她信。

可是,宋疏影有一瞬间是迷茫的,她看不到未来,未来有一团很大的迷雾,将她整个人都给笼罩了。

等到吃了饭,韩瑾瑜拉着宋疏影进房,然后将一个黑色的袋子递给她。

宋疏影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模样,问:“是什么?”

韩瑾瑜说:“你猜。”

宋疏影:“……不猜。”

好吧,每当韩瑾瑜想要营造一点旖旎的氛围,都会被宋疏影的不配合而宣告失败。

韩瑾瑜将里面的衣服拿了出来,说:“学士服。”

袋子里的衣服宋疏影已经看到过了,然后告诫自己,一定要把惊喜的情绪掩盖下去。但是,当现在韩瑾瑜将这套学士服给宋疏影穿在身上落地镜前,亲手给她戴上学士帽的时候,她完全呆住了,和她梦中的那种情景是一样的。

韩瑾瑜帮她戴上学士帽,给她系好扣子。

就像是宋疏影自己说的,她期盼着这一刻,已经又过了三年。

原本,不穿学士服,不戴学士帽,亦或者是不用韩瑾瑜给她戴,也都无可厚非,但是,宋疏影的起初就是因为韩瑾瑜才选择了学医,现在,如果韩瑾瑜不给她戴,那种委屈的感觉,就会好像是一罐经过了猛烈摇晃的啤酒,蓦然开了啤酒盖,里面的二氧化碳化成的泡沫争前恐后地奔腾而出。

如愿以偿了。

只不过,韩瑾瑜并不清楚,为什么宋疏影看起来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兴许是那样一抹笑意,没有到达眼睛里。

“A大的毕业典礼是在明天,我晚上定票,明天我们……”

宋疏影摇了摇头:“不回去了,一直来回奔波太累了……”她用双手扶正了学士帽上的穗子,说,“我就是想让你为我加冕的,毕业证都已经让何淑慧帮我领了。”

宋疏影用了一个词——加冕。

韩瑾瑜听了不禁勾了勾唇,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我为你加冕。”

………………

医院里,三楼科室办公室内,两个女护士就站在窗口,向外面猫着头看。

“今天宋姐竟然没有和薛医生一起来上班啊,好可惜。”

“那个来送宋姐的人是谁啊?”

“哪里?在哪里?!”

晓玲吃惊的叫了一声,从后面过来就推开前面的两个小护士,向外面看过去。

在门口,竟然就是宋疏影,身边还跟着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人!

晓玲直接连窗户给打开了,旁边的同事急忙拉了她一把,“你小心点儿啊,让宋姐看见了多不好啊。”

晓玲却已经确认了。

“那个男人,就是那个男人!”

两个同事一头黑线,那个男人是哪个男人啊?

“这才是宋姐的男朋友啊,”晓玲说,“我之前在宋姐的钱包里看到过照片呢,从去年宋姐调过来,就有照片了。”

面前的两个小护士叹了一口气,“可惜了,那薛医生怎么办?”

晓玲笑着摇了摇头:“没关系,还有我嘛。”

“切。”

………………

韩瑾瑜将宋疏影送到医院门口,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晚上我来接你。”

“好。”

宋疏影来到科室内,首先就受到了一帮小护士的围攻,宋疏影应对不暇,在办公室门口响起一阵轻咳声。

一帮小护士立刻转过身立正,低着头,眼睛偷瞄薛登。

薛登看了一眼时间,说:“院领导在半个小时之后突击检查,谁负责哪一楼层,病房办公室抓紧时间整理一下。”

一众小护士便鸟兽般散开了。

宋疏影将手中的病历资料放在一边,起身给薛登倒了一杯水,“谢谢喽。”

薛登笑了笑:“其实我刚开始都不觉得你能和这里的医生护士打成一片……”

“为什么不能?”

“因为你的性格……”薛登临时刹住了口中的话,没有说下去。

宋疏影一点都不在意,说:“因为我性格清冷,生人勿进?哈哈,薛登怪不得是将近七八年的朋友了,还是你了解我,我是生人勿进,熟了自然就能融到一起去了。”

薛登摇了摇头:“你应该知道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的,你只是觉得太寂寞了,才会不管是什么话题,什么话都想要说一说。”

宋疏影眼皮跳了跳,脑子里灵光一闪,“人生寂寞如雪?”

薛登点头:“人生寂寞如雪。”

宋疏影认真的看了一眼薛登,笑着摇了摇头,“那你就去找个伴儿咯,两个人,便不寂寞了。”

薛登撑着下巴,看了一眼窗外,点头:“嗯,我也有这个打算了。”

他顿了顿,问了一句宋疏影:“我想问你,你为什么会喜欢上韩瑾瑜?”

宋疏影对于薛登的这个问题有点疑惑,也明显是她自己都不曾想过的一个问题,她眯起眼睛来想了想,说:“没有原因。”

薛登笑着打趣道:“情不知何所起,一往情深?”

宋疏影故意夸张的抖了抖,“哪有这么肉麻啊,我就是一个平常人,还是用平常人的思维来考虑就好了,什么一往情深啊,我就是看对眼了呗,觉得有一个肯这样包容我的男人,挺好的。”

薛登低了低头,端起茶杯凑到唇边。

宋疏影双手翻过面前一本厚厚的老式病历本,说:“其实我这个人挺懒的,喜欢上一个人,就轻易不会改变了,懒得再重新开始,再去经营一段新的感情……”

“那韩澈呢?”

宋疏影和韩澈之间的事情,在圈子里虽然已经被有心人给隐藏了,但是如果是有心调查的话,还是能够查得到蛛丝马迹的。

薛登刚刚说出这个名字,就意识到是自己说多了话了,便说:“对不起,我不是……”

宋疏影摆手:“如果韩澈不是瞒着我要跟朱芊芊订婚了,我也不会投身另外一段感情里,”她忽然长呼了一口气,趴在了桌子上,手指弯曲在桌面上敲击着,“谈恋爱好累人啊,不想谈恋爱了。”

薛登被宋疏影这样忽然的一句话给逗笑了,“那就结婚呗……哦,不是,我……”

薛登原本只是想要来和宋疏影最后谈谈心的,却没有想到,屡屡说话说错,恨不得都让他直接扇自己耳光。

不过,宋疏影倒是一句话都没说,依旧是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手中一支圆珠笔啪嗒啪嗒地按着,在十足安静的办公室里,清脆响亮。

………………

宋疏影当天没有安排手术,只是帮另外一个临时有事的医生坐班挂号看了几个病人,去复检查了几个病人术后的恢复情况,就到了下午下班时间。

她看了一眼手机,韩瑾瑜并没有打电话来。

不是说好了来接她的么?

宋疏影换掉了身上的白大褂,拿着包走出办公室,晓玲冲宋疏影及其暧昧的笑了笑,眨了眨眼睛:“宋姐要去约会啦。”

宋疏影学着妇产科主任的模样,板起脸来,“再乱说让你一连一个星期值夜班。”

晓玲赶忙举起两条胳膊做投降状:“不敢啦不敢啦。”

不过,确实是有些奇怪了,薛登当天下午就没有上班,而韩瑾瑜说好了来接她,也并没有来。

这两个人……不会是遇上了吧?

确实。庄尽夹技。

宋疏影没有想错,不过并不是遇上了,而是薛登专门打电话给韩瑾瑜。

………………

薛登下午就先回了租的地方,将东西收拾了一下,租房的钥匙放在了桌上,“房子我是签下了三年的合同,这是钥匙和合约,你有什么需要自己与房东联系。”

他从来都不是那种放不下的人,只不过,对于宋疏影,他的心中总是有希冀的,直到希冀最终破灭。

他拉着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从房间内出来,说:“你好好照顾她,如果你对她不好的话,我会知道,回来将她抢过来。”

“嗯。”

与此同时,宋疏影接到了薛登的一条短信。

——“人生寂寞如雪,我也要去找能够陪伴我的人了,等我找到了,带来给你看,你看人一向是很准。”

宋疏影回复了一个字——“好。”

薛登在登上飞机,关机的前一秒钟,收到了宋疏影的这条回复,他看见这个字,笑了一声,关掉了手机。

人都说,寻找另一个能够陪伴一生的人,是在找志同道合志趣相投的人,有共同语言,有相近的喜好。

对于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个人,薛登并没有在这两个人身上看到有共同的喜好,而用原本苏莹莹口中说的那句话,就是有夫妻相,就连性格,都是如出一辙。

到底是败了。

………………

当天晚上,宋疏影下班回来,和韩瑾瑜一起用餐,却忽然问了韩瑾瑜一个问题:“你说,我和宋予乔长得像不像?”

韩瑾瑜挑眉看向宋疏影,“怎么这么问?”

宋疏影从相册内照出她和宋予乔的合影,从小到大的,倒是有不少照片,她拿出来给韩瑾瑜看,“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照片里,宋疏影和宋予乔姐妹两人站在一起,都是长长的头发,猛地看过去,确实是有相像的,两姐妹的眼睛是一样的又大又亮,鹅蛋脸,只不过,气质却又完全不一样,五官也不同。

韩瑾瑜看着照片,认真想了想,才说:“有三分相似吧。”

宋疏影将照片反过来,自己又看了一眼,将照片直接给折叠扔进了一边的垃圾篓里,脸色有点阴沉,转身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嘭的一声摔上了门。

韩瑾瑜走到门口,“疏影。”

门只是关上了,并没有锁,韩瑾瑜开了门进去,见宋疏影将自己埋在枕头上,听见门响动,便拿起床上枕头向韩瑾瑜砸了过来。

韩瑾瑜走过来,坐在床边,伸手去拉宋疏影蒙着头的被子,“疏影,怎么了?”

宋疏影没动弹。

韩瑾瑜俯身下去,刚刚贴到宋疏影的肩膀,她就猛地向旁边挪动了一下,睁大眼睛看着他,“你不用管我,晾我一会儿就好了。”

宋疏影和韩瑾瑜一样,两个人就算是委屈了,也不会说出来,只会默默地陪在一边。

宋疏影趴在床上趴了多久,然后韩瑾瑜就坐在旁边陪伴了多久。

只不过,韩瑾瑜仔细想了想,刚才是哪一句话触动了宋疏影的逆鳞了,就是那一句“有三分相似”么?

毕竟是亲姐妹,有三分相似,应该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啊。

韩瑾瑜的手放在宋疏影的腰侧,低头看着身后已经长到腰际的长发,眸光深沉。

宋疏影翻身起来,说:“好了,去吃饭吧。”

两人的相处模式,可以在一瞬间,因为宋疏影的娇媚,而变得天雷地火,黏在一起非彼此不可,就算是在床上做上三天三夜也不觉得厌弃。而也有可能,在一瞬间,因为宋疏影的别扭,而变得相敬如宾。

不,是相敬如冰。

………………

可以说,现在韩瑾瑜成了一个无业游民了,赵队让他先隐姓埋名几个月,等到这件事情风头过了之后再出来,现在宋疏影所在的这个小县城,是一个绝好的地方。

韩瑾瑜在这些天里,在X县看了一套房子,然后买了下来,是依山傍水的临河小区,环境不错,装修是他专门自己找的设计师,根据以往宋疏影口中透出来的对于家里装修设计的意见,然后画了装修设计图。

自然,这些事情,全都是瞒着宋疏影的。

他要给宋疏影一个惊喜。

漂亮的女设计师笑着说:“是婚房么?”

韩瑾瑜听了女设计师这句话,倒是愣怔片刻,婚房?“算是吧,给女朋友的惊喜。”

女设计师就在一边提议,说:“如果在这里求婚是最好的了,我记得你说过你女朋友是喜欢复古雕花的一种意氏的壁灯,你看着一款怎么样?”

说着,韩瑾瑜便将手中的画册递上去,翻到这一页。

韩瑾瑜看过去,上面是一盏欧式风格的壁灯,灯光柔和,磨砂灯罩,铜质的柄,上面有雕刻有缠枝莲。

“是的,就是这种。”

女设计师也是有浪漫情怀的,然后还特别帮韩瑾瑜设计了求婚现场,她一看韩瑾瑜就是那种有钱的,所以便特别提出来了那种一生真爱唯一的Darryring。

不过,还是女设计师低估了韩瑾瑜。

以韩瑾瑜的能力,如果想要求婚,绝对是出自于名设计师之手,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婚戒。

而前提,就是要先和宋洁柔离婚。

当天下午,韩瑾瑜便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发给名律师沈宸良,大致看了一下里面涉及到财产等其余问题的分配。

沈宸良在电话里说:“如果不涉及到子女和财产问题,基本上离婚协议都不会有大问题。”

虽然宋洁柔是有私生女儿,户口却是在宋家,而财产方面的话,现在韩家的公司企业都在韩澈手中,韩瑾瑜也仅仅是拥有一小部分的股份,而且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参加过股东大会,已经不再有人联系他了。

韩瑾瑜自从回来之后,还没有给母亲打过电话。

他拿起手机,翻出母亲的手机号码,在即将拨通过去之前,却又临时挂断了,他当即就收拾东西出了门,去C市找母亲。

韩瑾瑜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三点,开车两个小时到C市,见了母亲吃吃饭,还可以在入睡前赶回来陪宋疏影。

………………

谷明珍依旧是住在韩家大院,韩长经日复一日更加变本加厉了,已经好几天夜不归宿了。

她在韩氏公司里,虽然并不是总裁的级别,也算是执行董事之一,当晚是需要筹备晚宴的,她在礼服店内买了一件衣服,而就恰好遇上了一个身材纤细修长的女人。

“哦,是韩太太呀。”

谷明珍顺着这样娇俏的声音看过去,是一个年轻的女模特,她直起身来,脸上带着笑。

“最近韩太太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哦,”女模特说,“女人还是需要有男人来滋润,要不然真的是一点都不一样……哎,韩太太手里的这件衣服,很漂亮呢,给我拿一件吧。”

“当季礼服新款,是法国设计师设计的,只有这一件。”

一边的服务生有点局促,这两个大主顾都不能得罪。

谷明珍看着女模特娇媚的模样,将手中这一款鱼尾的礼服裙递给服务生,“让给这位小姐了,那件黑色的拿给我,我试一下。”

很快,服务生就将黑色的礼服裙给谷明珍拿了过去。

谷明珍进了试衣间,她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皮肤就算保养的再好,也比不过那些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了。

她苦笑着摇了摇头,拿起这件丝质的礼服裙,包内的手机就响了。

“喂,您好,我是谷明珍,您哪位?”

听筒内安静了几秒钟,随即传来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妈,是我。”

谷明珍手中的礼服裙一下子掉落在地面上。

店面里,来试衣服的人有很多,在招待谷明珍的工作人员站在试衣间外,却看见谷明珍匆匆忙忙从试衣间内出来,跑了出去。

“韩太太,这件衣服您还要么?”

谷明珍已经推开店面的玻璃门冲了出去,她现在情绪激动根本就不适宜开车,出了门就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报上了地址。

是中心公园。

接近傍晚,公园内的人已经减少了,夕阳的光将所有的影子都拉长了,包括站在公共座椅前面那个高大的身影。

“韩瑾瑜?”

谷明珍走过去,到了背后,停下了脚步。

韩瑾瑜转过身来,看见了已经五年没有见的母亲,动了动唇,尚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来,就被谷明珍忽然扬起的手臂给扇了一个耳光,啪的一声脆响,他的脸扭向一边。

“妈。”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谷明珍说,“他们都说你死了,但是我不信,我的孩子,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他还没有拿到他想要的东西,就不能死!五年了,我都在这么安慰自己……”说着,她忽然大笑起来,“好样的,你连你妈都骗了五年,不过,你真的是没死……”

韩瑾瑜低着头,他宁愿母亲能将所有的气都撒在他身上。

谷明珍不知不觉眼睛里已经噙着泪水了,这一瞬间,在暮色中,就已经将所有的铅华洗尽了,只留下最初的想念了。

“回来了就好,就好……”

在五年后归来,两个人给了他耳光。

一个是母亲,另外一个是宋疏影。

很多人认为他死了,唯独这两个女人,一直都坚信着,他没有死。

一个是给你生命的女人,另外一个是确定要和你白头的女人。

………………

当晚,韩瑾瑜和谷明珍在外面的餐厅内吃了饭,谷明珍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她的言下之意,便是让韩瑾瑜能够拿到原本就属于他的东西,这也是她一直在坚守的。

没有了爱情,她还有自己的儿子。

韩瑾瑜说:“我现在还不宜露面,等再过几个月,张老的那件事情平息了之后。”

谷明珍点头:“嗯,那就暂时不要回去了,等到过几个月,我挑个时间先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爷爷,然后再慢慢透出去……”

母子两人五年没见,更多的话题,当然就是在谷明珍生活的是否好。

可是,就算是不好,母亲也不会把苦水往儿子身上倒。

“都很好,你放心,不用担心。”

在吃饭的时候,韩瑾瑜再三看手机,却没有电话进来。

谷明珍发现了他的动作,便问:“那个……宋家的宋疏影,还在跟着你么?”

韩瑾瑜点头:“嗯。”

“如果你想要离婚去娶她,那我不拦你,”谷明珍叹了一口气,“我现在不建议你离婚,毕竟老爷子尚健在,就算是离了婚,你和她还是不能走到一起……你听妈的话,你如果想要娶她,就站在别人不能企及的位置,那就必然不会有人阻拦了,也不会有各种舆论,他们不敢,所有人都是害怕强者的。”

韩瑾瑜一时间没有说话。

“毕竟,这不单单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如果事情一旦曝光,这种事情上,女人的伤害会比男人更重,道德总是对小三过多的苛责的,我理解你和宋洁柔是有名无实的婚姻,但是不代表所有人都理解,舆论是很可怕的……就像是在她刚刚上大学那会儿,我记得大学的论坛上好像炒的特别厉害,各种扒皮的帖子,”谷明珍说,“她受到的伤害,肯定是不亚于你的。”

这些,不用谷明珍说,韩瑾瑜也知道。

他想的会比谷明珍更加透彻,在一些不眠夜,他都在想,如何能够让宋疏影受到最少的伤害,现在想来,也只有母亲的话,是可取的。

必定是要站在制高点。

吃过饭,韩瑾瑜开车把谷明珍送到韩家门口,谷明珍要帮韩瑾瑜安排住的地方,韩瑾瑜说:“妈,先不忙了,我要回X县。”

谷明珍没有留,只嘱咐他要在路上小心。

然而,就在韩瑾瑜开车门上车的时候,旁边却忽然传来一声尖叫。

“啊,鬼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