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甘心么?/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声女人的尖叫声,倒是引来不少路人的围观,只不过天色已暗,看不清楚。

韩瑾瑜转身看过去,看见了一个女人捂着嘴。而站在一边的人,正是韩澈。

朱芊芊有点恐惧地捂着嘴,韩澈拍了拍她的背,说:“那是大哥,别乱说。”

韩澈走过来,一边拉着还有些胆战心惊的朱芊芊。走近了站在车前,看着韩瑾瑜,语气里全都是喜悦,“大哥,你真的没死。”

一边的谷明娟听了,心里不禁冷笑。恐怕早在心里咒了几百次了吧。

韩瑾瑜单手撑在车门上,目光扫过朱芊芊和韩澈,笑了一下:“是的,我没有死。”

韩澈伸过手来,“大哥,能再见到你真好。”

韩瑾瑜默然的看了一眼韩澈伸过来的手掌,勾起唇角,单手搭上去击掌,“嗯。”

如果旁人再看。这样的兄弟两人见面,是足够让人热泪盈眶的,只不过,如此各怀心思,便并不像是表面上看的这样简单了。

等到韩瑾瑜开车离开,韩澈和朱芊芊两人在门口站了许久,一直等到司机从院子里开车过来,两人才上车。

朱芊芊明显还是心有余悸,她根本就没有想到,死了五年的人为什么会忽然复生又回来了,有点心惊胆颤。

韩澈握住她的手:“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别人,等我查清楚。”

朱芊芊点了点头:“嗯。”

………………

宋疏影下午从医院下班,这一次韩瑾瑜却没有来接她。而且,回到家里,也没有人。

她不禁有些疑惑了。

他人呢?

宋疏影走到房间的衣柜里,打开看里面的衣服。整整齐齐的挂着,行李箱在床的内侧放着。

她便走出来,拿了一袋泡面煮了,随手放进去两片菜叶,等到端锅的时候,才发现忘记放调味料,便又将燃气灶打开。

吃了面,宋疏影看了几页有关于医学的书,开了电视看了一会儿娱乐综艺,时间就已经到了十点多。

她抿着唇,看了一眼手机,几次想要给韩瑾瑜打电话,却最终还是讲手机给丢到一边去,浴室里洗了澡,出来便蒙着被子睡了。

一直到将近十二点,房门的门锁轻轻松动,韩瑾瑜开了门进来。

客厅有一个单独的卫生间,卫生间里能看到里面亮着灯,韩瑾瑜走过去推开了门,里面却并没有看见有人,再看向卧房内,被子是隆起的。

宋疏影看样子是已经睡了,韩瑾瑜便将衣服拿出来,到外面的浴室洗了澡,才回到房间内,俯身在宋疏影上方,看着她眼睫微动,伸手轻轻抚了一下她的面颊,却被她躲开了。

韩瑾瑜笑了一声:“没睡?”

宋疏影睁开眼睛,将韩瑾瑜推开,“被你吵醒了!别烦我!”

韩瑾瑜蹭着宋疏影的肩膀,“嗯,我回来了,睡吧。”

宋疏影有很大的起床气,所以,在任何时候,能让她自然醒,绝对不要让外界的任何人任何事发出声音来将她吵醒。

宋疏影气鼓鼓的转过脸去,不再看韩瑾瑜。

不过,却真的是睡不着了,在床上翻来覆去。

韩瑾瑜问:“睡不着么?”

宋疏影眯着眼睛,单手抓着被子的边角,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出来:“嗯。”

韩瑾瑜双臂撑在宋疏影的上方,带着男性温热的呼吸拂在她的面庞上,说:“那我们做点事情?”

宋疏影偏过脸去:“不想。”

韩瑾瑜却已经吻了下来,宋疏影压根没有想到韩瑾瑜这一次会无视她的意见直接就吻了下来,就已经被封住了唇舌。

本不打算配合的,不过,这样的深夜,随着男性荷尔蒙的飙升,宋疏影感觉到内心正在蠢蠢欲动着,情不自禁就圈住了韩瑾瑜的脖颈,热浪在逐渐升腾。

在最后的时候,宋疏影伸手要够在柜子上的安全套,“套上……”

两个字说的气喘吁吁,似乎已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但是,就在拆封的这十几秒钟的时候,宋疏影忽然感觉到一阵热流涌入,她感觉到好像是被烫了一下。

韩瑾瑜轻吻她被汗湿的额角,带着十分抱歉的语气,说:“没忍住……”

宋疏影用虚软的手指在他的后背上毫不留情的狠狠掐了一下:“你就是故意的,以前半个小时都能忍住,怎么就十几秒都忍不住了。”

韩瑾瑜低声笑了一下,却也没有立刻起身,似乎是累极了。

“你今天下午去哪儿了?”

韩瑾瑜声音很低,说:“开车回了一趟C市,去见了我妈妈,陪她吃了饭……”

“然后就开车回来了?”

“嗯。”

往返需要四个小时的车程,怪不得到现在临近十二点才回来。

宋疏影也是浑身虚软,推了一下韩瑾瑜的胸膛让他去洗澡,可是韩瑾瑜似乎真的是累了,连抽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宋疏影被闹铃声吵醒,都感觉到双腿间很不舒服,而就在她睁开眼睛的这一瞬间,韩瑾瑜好像也有了一丝察觉,心有灵犀一般的睁开了眼睛。

宋疏影心里憋闷,掀开被子就向浴室内走去,“别跟过来,去外面的浴室洗澡去。”

韩瑾瑜盯着天花板瞧了有几秒钟,才拿着衣服出去洗澡。

接近十一月的天气,在北方,已经是很凉了,却还没有通暖气,韩瑾瑜在外面洗了澡进来,想起刚才宋疏影是光着脚进去的,便将靠着床放的一双拖鞋放在了浴室门前。

宋疏影在浴室里洗澡洗了很久,身上斑斑痕迹都在昭示着昨晚的疯狂,而且竟然就带着这一身痕迹和腿间的黏腻睡了一夜……

她觉得脸庞有点发红,发烫。

擦了身,裹上一件厚实的睡袍,开了门就看见在浴室门口摆着的一双拖鞋,心中一暖,不禁勾了勾唇。

………………

卸下一身的担子,每天早上为宋疏影做早餐,然后送她去上班,下班的时候去接她,这样的生活,如果真的是没有外界的干扰的话,那么真的好像是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只要是两人在一起,不管是做什么,两人都不会腻。

在十一月份的时候,韩瑾瑜在X县找了一份工作。

在晚饭餐桌上,韩瑾瑜就提起了这件事情。

宋疏影听得漫不经心,问的也漫不经心:“什么?”

“XXX保险公司。”

宋疏影口中的汤就一下子喷了出来。

现在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威风凛凛的英雄,却忽然转行去做祸国殃民的事情了,总归是有点接受不了。

英雄转业,总是有些大材小用的,就好像是乱世才会出枭雄。

况且,要韩瑾瑜这种口才去推销保险?

宋疏影觉得自己要绷不住了,便真的笑了出来,“来,为了给你创业绩,我先买一份。”

果然,韩瑾瑜做了不到一个月,便主动辞职不做了,然后又找了另外一份工作,给一个公司的老板当司机。

因为韩瑾瑜有车,所以接送人比较方便。庄布土血。

宋疏影听了之后也没有说什么,如果说韩瑾瑜的积蓄,就算是他们两个人坐吃山空也足够了,但是兴许是韩瑾瑜一个人在家真的无聊了,便由着他去折腾了。

………………

十一月份的天,已经是亮的尤其早了。

时间过得飞快,在时间洗礼下,不管是多么锋利的石头,也最终会被打磨的慢慢没有了棱角。

这一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似乎一个夜晚的呼啸北风,就将整个城市都吹到了寒冬。

宋疏影接到了张晓恬的电话。

张晓恬已经结婚了,是在三年前结婚的,是和一个大学时候追他的男人结婚的,现在有了一个两岁的宝宝,特别幸福美满。

“前些天我见崔姗姗了。”

宋疏影听见这么名字分明是愣了一下,崔姗姗,还是在高中时候,被判五年的那个朋友,都是因为婚外情,才将那样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给埋葬了。

“她最近怎么样?”

张晓恬摇了摇头:“不清楚,好像是出狱之后就去了南方,这才刚刚回来,当时见面匆忙,她也没有认出我来,便没有说话。”

“对了,这一次的同学聚会你参加不参加啊?”这才是张晓恬打电话的真实目的,“都几年同学会都没参加了,这回班长和支书说了必须是要你参加啊。”

“什么时候?”

“到一月份了吧,今年过年到二月份了,正好年前聚一聚。”

“到时候时间地点发给我,应该时间不会冲突的。”

临挂断电话前,张晓恬顿了顿,“疏影,你现在还是和韩大哥在一起么?”

张晓恬之前知道韩澈,所以韩澈的大哥,自然也就是改口叫韩大哥了。

不过,她确实也知道,韩瑾瑜和宋疏影之间的身份。

宋疏影默了默,说:“嗯。”

张晓恬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嘴上却笑了:“加油啊!等着喝喜酒呢。”

挂了电话,张晓恬的老公从一边走过来,看张晓恬脸色讪讪的,便问:“怎么了?打了个电话垂头丧气的。”

张晓恬眨了一下眼睛,说:“你还记得么,我给你说过我一个好朋友宋疏影。”

“记得,当时她来参加我们婚礼,给包了两千块钱的红包。”

对于朋友,宋疏影一向绝对不会吝啬的。

张晓恬将宋疏影和韩瑾瑜的故事给她老公讲了,讲的有点口干舌燥的,在一边的女儿已经端着水杯给妈妈来送水了。

张晓恬问:“你觉得,他们两人最终能走到一起么?”

她的老公也只是一个大公司的白领,他听了张晓恬的话,摇了摇头:“如果真的要走到一起……难。”

阻碍毕竟太多了。

韩家是大家族,而宋疏影所在的宋家也是大家族,这种丑事,一旦被挖出来,便会成为一些舆论的中心线索。

但是,事事都不是绝对的。

………………

一天中午,谷明娟给韩瑾瑜打了个电话,说:“回来吃顿饭吧,老爷子知道了。”

这一点毋庸置疑,韩瑾瑜已经料想到了。

既然前些天晚上见到了韩澈,那么韩澈就必定会做点什么,来凸显他现在在家里的地位。

这和一般的显摆是一样的。

韩瑾瑜说:“好。”

谷明娟在电话另外一头顿了顿,说:“也带上宋疏影回来吧,你爷爷听说了,也要见她。”

韩瑾瑜没有说话。

这件事情直到现在也都好好地瞒着韩老爷子,他顿了顿,问:“爷爷是知道了么?”

“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谷明娟也有办法将这件事情遮掩过去,“这边就算是宋疏影来了,也就当成是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家的孙女过来的,你们两人各自都不要露出来亲密的样子,也就够了。”

挂了电话,韩瑾瑜揉了揉眉心。

吃饭的时间是定在第二天晚上,韩瑾瑜当天晚上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宋疏影,直到次日中午,才对宋疏影说:“我妈妈想让我回一趟C市,今天晚上如果晚了的话,就不回来了,你一个人在家里反锁好门窗。”

宋疏影正拿着手机玩,听了韩瑾瑜的这句话,手没有拿稳手机,直接就摔落在她的额角,顿时哎哟了一声。

韩瑾瑜急忙一个箭步冲过来,扳过宋疏影的肩头,看她脸上被砸到的那一块,已经红了。

“疼不疼?”

宋疏影眼泪汪汪的,正好砸在眼角的位置,自然就触动了泪腺了,“你看我都哭了,能不疼么?”

韩瑾瑜已经将手掌覆在了宋疏影的额角,用了一点力气给她揉。

宋疏影闭着眼睛,说:“去吧,顺道给你妈妈带一份礼物。”

在韩瑾瑜失踪的这五年里,宋疏影也几次都来看谷明娟,给她带东西。

因为是周六,宋疏影不必要上班,中午吃了饭,宋疏影便有些乏了,最近真的总是嗜睡,有时候躺在床上一整天都不想动。

韩瑾瑜等宋疏影睡了,方才离开。

宋疏影却根本就没有睡着,听见门口门锁响动,已经睁开了眼睛,她下意识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复又闭上了眼睛。

但是,内心里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却越发的重叠堆积在一起,她从床上猛地坐起来,抬手就讲身后的一个羽绒靠枕向着前面的一个摆放着的古董花瓶砸了过去,顿时古董花瓶掉落在地上,嘭的一声炸开了花。

宋疏影重新躺在床上,深呼吸,平复了一下体内的躁动,闭上了眼睛。

兴许真的是累了,这一次宋疏影睡着了,而且还做了一个梦——白日梦。

在梦里,是在手术室里,不过这一次却是换了个方位,她躺在手术台上,小腹内一阵撕裂的疼痛袭来,宋疏影忍不住叫出声来。

戴着口罩的医生说:“放松点,不会有事的,很快就拿掉了。”

拿掉……

宋疏影猛然意识到,哦,她是来到医院来打胎了。

那个女孩儿……

然后,宋疏影就猛地惊醒了,她从床上坐起来,狠狠的喘息着,抚着自己的胸口,脑子里一片空白,耳边一点声音都没有,好像整个人都置身于真空中一样。

等到耳鸣消失了,宋疏影才重新听见周遭的声音,是自己的手机铃声在响。

宋疏影将手机从一边的桌子上拿下来,才发现是出了一手心的汗,后背也被汗湿了,随意的看了一眼时间,才两点半,也就才睡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宋疏影觉得已经过了半个世纪那样的长久。

那场将孩子从体内拿掉的那一场手术,让宋疏影整整两天都没有说话,她现在记得清楚。

但是,这个电话,让宋疏影感到意外的是,竟然是韩瑾瑜的母亲谷明娟给她打来的。

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才接通了电话。

“阿姨,我是宋疏影。”

………………

韩瑾瑜驱车开往C市,两个小时的路程,生硬的给拉成了将近三个小时。

在高速路段,竟然因为一起货运车车祸,疏通路段等了半个多小时。

韩瑾瑜的车子在众多车辆之中,周遭全都是此起彼伏的鸣笛声。

汽车尾气从半敞开的车窗外面散进来,韩瑾瑜摇上了车窗,单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额头。

韩瑾瑜从来都不是一个容易被打动的人,可是面对宋疏影,他却在无时无刻不再被打动。

谷明娟又打来了电话:“现在出来了么?”

“嗯,在路上,发生车祸了。”

“你到了之后给我电话,先不用去韩家。”

“嗯,我知道了。”

堵车堵了将近二十分钟,才缓慢地开始移动了。

在经过车祸现场的时候,韩瑾瑜扭头向旁边看了一眼,透过车窗,外面黑烟弥漫,沥青的地面上已经焦黑一片,还有一辆几乎已经看不出本来面貌的货运车,车身完全焦黑了。

一直到了C市下了高速,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韩瑾瑜给母亲打了个电话,谷明娟说:“还记得你原来在梅苑的房子么,直接过来这里。”

韩瑾瑜皱了皱眉:“那边怎么了?”

那套房子,是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人在一起住了有十年的房子,就算是已经多年没有住过了,韩瑾瑜还是留着,还是会叫家政阿姨隔几天过去打扫,钥匙就在母亲那边放着。

谷明娟说:“我在这边收拾了一下,你过来接了我,就出发去韩家,我就不开车了。”

韩瑾瑜到了梅苑,谷明娟就坐在客厅内,见韩瑾瑜来了,看了一眼时间,“时间差不多了,在路上准备买点东西,就去韩家。”

需要带给老爷子的礼物是谷明娟首先挑选好的,只需要去取走就可以了。

谷明娟是在古玩店里挑的一幅山水画,是尚且在明朝之初C市户籍的一位名画家的遗作,当时是被古玩店的老板收藏起来了,但是因为韩老爷子在近几年对于这位名画家的画作十分喜欢,四处收集,谷明娟投其所好,便将这幅画按照比拍卖价格高出一半的价格给买了下来,在这种时候,让儿子送给老爷子,也就图个高兴。

韩瑾瑜将画作收起来,转身,谷明娟跟在身后,“你也稍会说话点儿,不要总是闷着,你不知道韩澈在家里有多么吃香,因为自己本来就能讨老爷子的欢心,再加上娶了个朱芊芊生了个儿子,这一下老爷子就更加乐的合不上嘴了。”

近些年,韩家老爷子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所以韩家全家上下都事事以韩家老爷子为先,不给老爷子留遗憾。

“嗯,我知道了。”

天色已经有些按下来了,在古玩街这条路前面的一盏路灯是坏的,路灯下停着韩瑾瑜的车,车子旁边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女人,黑暗中被勾勒出的剪影,让韩瑾瑜的呼吸滞了一下。

宋疏影转过身来,打了一声招呼:“阿姨好。”

韩瑾瑜猛地转身看向谷明娟,“妈,是你打电话叫疏影来的?”

“老爷子既然开口叫了,那就让疏影去露露面,”谷明娟笑了笑,“疏影看起来真的是长大了,跟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宋疏影笑了笑,没有答话。

韩瑾瑜虽然是生母亲的气,不过也不能说出来,毕竟是母亲。

谷明娟的车也到了,她摆了摆手,说:“我坐后面的这辆车。”

等到谷明娟上了车,宋疏影也开车门上车,韩瑾瑜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你不用陪我过去。”

宋疏影转过头来,勾唇笑了:“为什么不用?我都已经来了,既然是你爷爷想要见我的话,那我就去让他老人家见见咯。”

灯光下,可以看见宋疏影穿了一件白色的风衣,脚下是一双黑色的长靴,将身材的比例勾勒的很好,就算是站在韩瑾瑜身边,也一点都不显得弱势,相当般配。

韩瑾瑜摇了摇头,说:“会遇上韩澈。”

“韩澈是谁,我跟他熟么?再说了,你还会怕她啊,”宋疏影一笑,“走了,一会儿你妈妈就又要打电话来了。”

其实,并不是韩瑾瑜怕韩澈,而是怕宋疏影遇上了尴尬。

在车上,宋疏影闭了闭眼睛。

其实,在接到谷明娟的电话的时候,宋疏影就知道,这一趟,她是必定要来的,就好像是一场早晚都会降临的雨,那还不如在田地最干旱的时候下来,尚且可以称之为甘霖。

人人都是自私的,都是在为自己想的。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找到一个时时刻刻都为你着想的人,真的不容易。

………………

韩家这一次,算是全家的聚会了。

不仅仅是一直在各地的韩老爷子的大儿子韩长经回来了,就连二儿子韩长海连同太太梁慧珍一同来了,当然还有小儿子韩铎。

现在韩氏的企业,是韩澈是总裁,韩铎是总经理。

在大家族里,这种家族继承的模式,是绝对不陌生的,总不能让自己的家底被别人给拿走了,所以,现在手中持有股份最多的,是韩澈。

当韩瑾瑜和宋疏影两人出现在韩家正厅门口的时候,里面一下子静了。

几个人的目光全都投在了韩瑾瑜身上,毕竟是已经五年没见了,而且还一度都以为韩瑾瑜已经阴阳两隔了,所以,现在一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下子缄默不语了。

谷明娟是昨天早些时候已经见了韩瑾瑜了,便首先起身,走过来对韩瑾瑜说:“楼上老爷子刚刚还问我呢,你快上去吧……来,疏影,这边你姑姑也在。”

在一瞬间,韩瑾瑜的脚步僵住。

宋疏影顺着谷明娟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看见宋洁柔坐在沙发上,正在和朱芊芊说话。

宋疏影笑了笑,走过去,“姑姑。”

宋洁柔向旁边挪动了一下,空出来沙发上的一个位置,宋疏影坐下来,“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要不是听了芊芊说,我还不知道呢。”

宋疏影的目光看向一边的朱芊芊,朱芊芊的腿上抱着一个小男孩,虎头虎脑的样子倒是很可爱,两只手里抱着一只很大的毛绒玩具。

宋疏影向来最讨厌的就是类似的家庭聚会了,人多嘴杂,还要不停的仰着笑脸去应付所有人,特别是一些豪门中听风就是雨的妯娌,一点点事情都会传的不成样子。

但是,现在即便是为了韩瑾瑜,也必须要这样做。

韩瑾瑜已经上了楼,正好韩老爷子从书房出来,在看见韩瑾瑜的这一刻,韩老爷子猛地停住了脚步。

人老了,基本上都可以察觉得到,几天不见就变一个样子,更别提,已经和韩老爷子分别五年了,最苦于的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不过,现在韩瑾瑜并没有死,他回来了。

他向前走了几步,拉住了韩老爷子的胳膊,“爷爷,我扶着你。”

一边一直陪伴在韩老爷子身边的管家便移开了脚步,在侧后方站着。

韩老爷子却没有动,从前年开始,他就已经不再染黑发了,现在头发已经全白了,韩瑾瑜扶着老爷子的手臂,感受到手肘处有些硌手,再抬头,看着戎马半生,到了现在却已然老去的昔日参谋长,竟然流下了眼泪。

韩老爷子拍了拍韩瑾瑜的手背,说:“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

宋疏影在沙发上坐着无论如何也是不舒服,便找了一个借口去洗手间,她将外套脱去,里面是一件黑色的长打底,包裹着身躯,凹凸有致,再加上此刻她眉眼低顺,也就给人留下了温顺的印象。

她在洗手的时候,就已经听见了身后有脚步声。

不是高跟鞋的脆响,是皮鞋踩在地面上的低沉响声。

宋疏影低着头,洗过手之后抽了一张擦手纸,顺手扔进一边的垃圾箱内,转身绕过来者就要走。

韩澈向旁边移动了一下,“疏影。”

宋疏影停住脚步,脸上带着一抹笑意,“韩澈,很抱歉,我跟你不熟,还请你称呼我宋小姐。”

韩澈苦笑了一下:“这么长时间没见了,你还是一样的说话不留情面……”

宋疏影哂笑:“跟你说话还需要留什么情面么?”

说完,宋疏影便绕过韩澈伸出的手臂到另外一边,向走廊上走去,身后,韩澈没有再追过来,说:“宋疏影,你说你现在过得快乐么?”

宋疏影的脚步顿了顿。

韩澈说:“你过的根本就不快乐,你现在是见不得人的,必须要对谁都隐瞒,你告诉我,真正知道你和韩瑾瑜这段关系的,有多少人是支持的?”

他没有等宋疏影回答,接着说:“没有,没有人看好,宋疏影,你醒醒吧,别再执迷不悟了。”

宋疏影猛地转过头来,“韩澈……”

而就在转身的这一瞬间,宋疏影陡然看见了刚刚从楼上下来的韩铎。

韩铎默然地看了两人一眼,重新又转身上了楼。

不过,韩澈和宋疏影现在都已经知道了,韩铎已经将刚才的话都听去了。

韩铎肯定也有所风闻,可是传言和真正听到当事人的承认,就又全然不同了。

………………

在吃饭的时候,宋疏影和韩瑾瑜是分开坐的,韩瑾瑜自然是坐在韩澈韩铎的首位,左手边坐着的是宋洁柔,而宋疏影则坐在宋洁柔身边。

她全程都没有多少话,只不过是在韩老爷子问起宋老太太的身体的时候,才说一两句话,况且,有宋洁柔在,韩老爷子就算是关心奶奶的身体,也尽量都会挑宋洁柔来问。

席间,就提起了韩瑾瑜为什么现在都还没有和宋洁柔要一个孩子。

韩老爷子这句话刚说出来,坐在宋疏影身边的朱芊芊就一下子喝呛了,憋的满脸通红的咳嗽,而一边的宋疏影已然抽出纸巾递过来给她。

“谢谢。”

在韩瑾瑜尚且没有开口的时候,谷明娟已经说出来打圆场了,索性韩老爷子并没有追究。

一顿饭可以说是食不甘味,宋疏影的身份尴尬,现在她根本就不知道,韩老爷子是不是心里明白就是故意装糊涂。

总之,这顿饭是为韩瑾瑜接风洗尘的,也就意味着,从六月份到现在十一月份,这将近五个月的隐姓埋名,也终于到了应该公开的时候了。

韩瑾瑜手里是持有韩氏的股份的,所以,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出席下周的股东大会,然后正式在韩氏任职。

只不过,当谷明娟为自己的儿子提出来这个要求之后,韩长经说:“阿澈做的也不错,你现在这样说不是否定阿澈这几年来对公司付出的努力么?”

谷明娟皱眉,明显是对丈夫公然反驳她的话不满:“我没有否认,阿澈的事情我了解,也看得出他的努力……”

“咳咳。”

韩老爷子清了清嗓子,说:“瑾瑜下一次的股东大会上先跟着我去出席,阿澈还是暂代总裁的位置,瑾瑜现在刚刚回来,一切还都不熟悉,等过段时间再说吧。”

韩老爷子这番话,也就算是板上钉钉了,韩澈也一直是暂代总裁的位置,而韩瑾瑜,是先对公司的事情上手。

那等到上手之后呢?

韩澈已经在桌下握紧了拳头,那么就要拱手让人么?

甘心么?

答案肯定是不甘心。

………………

晚饭后,韩瑾瑜在韩老爷子书房内谈了半个小时,谷明娟先载着宋疏影离开了,把她送到了梅苑的房子,说:“你别怨我,也别怨瑾瑜,都是逼不得已的事情。”

“我没有怨,我都理解,要是事事都锱铢必较,那活的也太累了,”宋疏影转过头来,“只不过,我不太明白,其实韩瑾瑜根本就不在乎什么韩家的股份,但是阿姨为什么要让他去争呢?”

“我这是为他好。”

宋疏影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了。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都是打着为你好的旗号,逼着你做一些你不愿意做的事情,而事实上,他们不知道,其实这本质是源于自私。就好像有很多在剩女并不想要嫁人却被父母逼婚,也许有很大一部分父母都怀着一种我的女儿到现在这种年龄却嫁不出去是一种丢人现眼的事情。

而现在的谷明娟,也仅仅是在为自己和插足她婚姻的第三者并且生了孩子的苏芳争一口气。

韩瑾瑜是在稍后和韩老爷子谈了才回来的,能够看得出来,韩老爷子的身体已经是日渐衰老了。

韩老爷子原来的意思就是要韩瑾瑜接手公司,老一辈的思想里,必然除了长子便是长孙,虽然韩家已经认回了韩澈,但是总归是私生子。

回到家里,韩瑾瑜原本以为宋疏影睡了,还特别放轻了脚步,可是回到家里,却看见宋疏影坐在床边看书,身上穿着白色的睡袍,脸色恬然。

宋疏影听见韩瑾瑜的脚步声,将鼻梁上的眼镜向上推了推,说:“回来了?”

“嗯。”

有时候,恋人之间要的不多,就只是在回家的时候,有人留一盏灯等,有人问一句——“回来了?”

可是,更多的时候,是在自欺欺人。以为蒙上彼此的眼睛,便可以看不到了。以为捂住彼此的耳朵,便可以听不到了。

………………

韩瑾瑜重新回到韩家的公司,宋疏影也就必然是要调动工作回到C市,她在隔天,就回到医院去找院长办了手续。

不仅仅是院长,就连一些和宋疏影朝夕相处了两年的同事也纷纷不舍。

晓玲一语道破天机:“薛医生辞职离开的时候我就知道,宋姐你肯定也要离开了。”

宋疏影淡笑,却并没有解释了。

宋疏影之前是从C市的市医院调过去的,所以这边辞职之后,还是要暂时先回去,回到家里,韩瑾瑜刚好也接到了顾青城的电话,需要回C市一趟,便索性同行。

宋疏影在临行前,就给何淑慧打了个电话,顺道连毕业证给领了。

何淑慧当天受A大医学院的邀请,重新回去给应届生做讲座,正好宋疏影回来,听到这个消息激动的都快要疯了,一连说了三个“快来!”。

“真好啊,本来这种演讲的事儿我不擅长的,是叫的苏莹莹,但是苏莹莹现在大着肚子,便推荐让我过来了,正好你来了,你是我的得力军师啊!”

宋疏影到C市已经是下午了,还是明天去医院办手续,索性便直接去了A大。

韩瑾瑜吻了一下宋疏影的面庞,说:“等我订好酒店,去A大接你。”

“好。”

韩瑾瑜开车来到了夜色。

顾青城已经派人在夜色门口等待了,等到韩瑾瑜一到,便直接带着他进去了。

因为严打的关系,夜色最近已经将一些压红线的盈利项目取消掉了,有些场合只接待上流贵族圈子里的人,出手阔绰,钱比较好赚。

前面的人领着韩瑾瑜通过一条长长的走廊,韩瑾瑜抬头看了一眼两侧的包厢,想到在半年前,就是在这里见到宋疏影的,身姿摇曳,浓妆的好像是一个妖精,勾魂摄魄。

来到一间包厢前,前面带领的人扣了三下包厢门,门从里面打开。

旁边站着董哲,顾青城坐在沙发上,看见韩瑾瑜进来,起身,收敛了适才脸上那种玩世不恭的笑,挥手让在前面站着的一个女人出去。

顾青城给韩瑾瑜看了一组照片,“这是前一段时间,我帮裴三找人的时候,不留意间拍下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