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 我能摸摸他么?/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手放在门把上的那一瞬间,宋疏影的心跳莫名的加快了,急速的跳动敲击着心室壁。

但是,她依旧打开了门。

站在外面的人,却是……

一个穿着马甲的快递员手里拿着一个小箱子。一支圆珠笔挂在耳后,说:“请问您是宋疏影么?这是您的快件,请您签收一下。”

宋疏影微微愣怔片刻,才拿起笔来在单子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谢谢。”

“不客气,您收好。”

从快递的包装上来看。是一个并不大的纸箱,大概就是有一个保温杯那么大,宋疏影将纸箱放在桌子上,转身去找来裁纸刀,将粘贴箱子的透明胶带划开,里面却依旧是一个红色的盒子,她有些疑惑,拿出来盒子,察觉到是有些分量的。

而盒子里面,装的是……瓷娃娃。

宋疏影的手掌心接触到瓷娃娃外表的沁凉,看着瓷娃娃和自己十分相似的眉眼。

她脑子里划过一道亮光,将瓷娃娃放在桌上。转身飞快的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韩瑾瑜身上穿着黑色的衣服,还戴了一副墨镜,在宋疏影开门的瞬间。便抬手将墨镜给摘了,露出一双黑亮有神的眼睛。

已经近四个月没有见面,就在刚才。宋疏影也还想着如果韩瑾瑜看见自己现在大着肚子的这种模样,会有什么反应。

结果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两个人就这么默默地对视了一会儿。

宋疏影转身进屋,后面韩瑾瑜跟上。

虽然韩瑾瑜没有过多的言语。但是目光却已经在一分钟内将宋疏影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最后留在她的肚子上。

已经可以明显用肉眼看到的凸起的小腹,里面是他的儿子!

宋疏影坐下来,说:“孩子我没打掉。”

“嗯,”韩瑾瑜走过来,坐在宋疏影对面,笑着说:“我很高兴。”

这样的笑,在宋疏影看来,有点傻。

餐桌上还剩下几个水饺,宋疏影将盘子向前推了一下,说:“你吃了吧,是小乔包的,是你喜欢的口味。”

韩瑾瑜说:“嗯,我就喜欢吃饺子。”

其实韩瑾瑜是为了讨好宋疏影这么说的,可是,听在宋疏影耳中就别有另外一种滋味了。

就在韩瑾瑜咬下第一口饺子之后,宋疏影就直接站起身来,大步走到自己的卧室,嘭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韩瑾瑜牙齿间咬着半个饺子,有点不明所以。

刚刚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忽然说生气就生气了,而且他说喜欢吃饺子,不是为了捧她的场么?

韩瑾瑜眉头紧蹙,又吃了一个饺子,想了想,难道是自己没有表现出来见面的欣喜,可是她都那样震惊,自己大笑着扑上去那样真的好么?

他真的也是十分高兴外加欣喜的,只不过他的情绪一向是十分内敛的。

在面对宋疏影的时候,才会有真性情表露出来。

而在卧室内的宋疏影,在看到韩瑾瑜一点情绪起伏都没有,还说喜欢吃饺子,她就莫名觉得心头有一股火向上窜。

她躺在了床上,用手肘挡住了眼睛,似乎真的是很累很累,这四个月自己都已经是一个人怀着孩子过来了。

不过,明显已经感觉到内心有了一抹从罅隙里流露出来的温暖。

在客厅的韩瑾瑜吃了宋疏影剩下的那几个饺子,蹑手蹑脚走到门口,转动了一下门把,竟然没有从里面反锁,那就是意味着其实宋疏影专门为他留了门的。

开了门,韩瑾瑜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不过,宋疏影却并没有看向门边,而是一个人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胳膊挡在眼睛上,肚子凸起来,圆圆的好像是一个球。

他走过去,坐在床边,床垫因为重量微微凹陷,宋疏影扬起手臂,看了一眼韩瑾瑜。

韩瑾瑜冲她一笑,轻声说:“我能摸摸他么?”

宋疏影瞪了他一眼,翻了个白眼,“你现在确定你能摸到他么?你现在摸他就是摸我,有点常识好不好。”

韩瑾瑜:“……”

不过,最终,韩瑾瑜还是讲手掌覆在宋疏影的小腹上,抚着她隆起的肚皮,不觉得嘴角已经咧到的耳根。

这个晚上,宋予乔果然是没有回来,宋疏影留下韩瑾瑜在卧室里睡了一夜。庄见休亡。

在浴室里,都已经铺上了防滑地毯,就算是在宋疏影的卧室里,也铺上了地毯。

宋疏影怕自己不当心,摔到了孩子。

现在,不仅仅是宋疏影担心,又多了一个更担心的——韩瑾瑜。

当宋疏影拿着睡衣要进去浴室洗澡的时候,韩瑾瑜就一把拉住了她,“你一定要小心不要摔了,慢点。”

宋疏影眼睛一弯,笑起来:“那你进来陪我洗?”

韩瑾瑜眨了两下眼睛,“好。”

这倒是轮到宋疏影诧异了,韩瑾瑜还真的同意了?现在他进来了还能只是洗澡么?

但是事实上,面对宋疏影越发光滑的肌肤,因为孕期越发丰盈的胸部,原本不盈一握现在却已然圆润的腰身……

韩瑾瑜当真就只是在避免宋疏影滑倒,开了头顶的花洒,给她洗头发,给她冲洗身上沐浴露的泡沫,他自己的衣服全都打湿了,明显可以看见某处已经撑起了小帐篷。

宋疏影忽然开口说:“其实,男人最容易出轨的时候就是在老婆怀孕的时候,因为第一抵抗不住自己的生理需求,第二外界的诱惑太多,一不小心就犯了错。”

韩瑾瑜帮宋疏影擦干身上的水,“别乱想,我不会犯错。”

宋疏影注视着韩瑾瑜此刻十足认真的表情,笑了一下。

她洗过澡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散文诗歌,觉得越发的昏昏欲睡,索性丢到一边,拿了解剖学的书来接着看。

韩瑾瑜在浴室里面洗澡的时间长了一些,宋疏影几次将目光从书上抬起来,看向浴室,里面依旧灯光明亮,哗啦啦地响着水声。

一直等到韩瑾瑜拉开浴室门出来,宋疏影抬了抬眼皮,“你这是几年都没有洗澡么?要这么久,你怎么不干脆住到里面。”

韩瑾瑜:“……”

时隔近四个月再见面,两个人都察觉到,这种再相见,好像并没有那种小别胜新婚的感觉,好像就只是韩瑾瑜出了一趟差,回来之后一切不变。

哦,不过也有一点变化的,宋疏影嘴巴似乎更加厉害了。

这一套房子里,就只有两间房,宋疏影和宋予乔两姐妹各占了一间,现在韩瑾瑜来了,宋疏影便说:“你在我这里睡,我到乔乔房间里去睡。”

来了第一天就要分床睡么?

韩瑾瑜看着宋疏影,“我看这张床够大,睡我们两个人可以了……”

对上宋疏影看过来的目光,韩瑾瑜赶紧伸手保证,说:“我保证,绝对好好地只睡觉。”

“呵,”宋疏影嗤了一声,“那你原本想的是什么?除了睡觉还要做点什么其他的?”

韩瑾瑜:“没有,就只是睡觉。”

真的是百口莫辩了,每当和宋疏影对上,韩瑾瑜就会落了下风,任何时候都是一样。

黑夜里,躺在床上,韩瑾瑜就在想,是否,这就是母亲口中所说的,爱情总会有一天变成亲情,可是,也只是一种习惯,现在偶尔看到宋疏影的某一个动作,还是会如同第一次一样,怦然心动。

身边,就躺着已经四个月没有见的宋疏影。

就这样静静地躺着,紧靠着,就已经满足了。

忽然,宋疏影叫了一声:“韩瑾瑜!”

韩瑾瑜吓了一跳,“怎么了?肚子不舒服么?”

宋疏影说:“你说你姑姑韩静,是不是嫁给了裴家?”

韩瑾瑜被宋疏影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有点懵,片刻之后就回过神来,说:“嗯,是的,是C市的裴家,这一次来,还说……”

“是不是有个儿子叫裴斯承?”

“……是。”

怪不得觉得裴斯承这个名字听得熟悉,原来是和韩家有亲戚关系。

而今天晚上宋予乔夜不归宿,想必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就是在裴斯承那边睡了。

她心想,还是需要去找裴斯承谈一谈。

黑暗的房间里,两个人都失眠了。

静静地夜中,只能怪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平缓安然

宋疏影侧过身来,看了一眼也睁着眼睛的韩瑾瑜,好像是黑曜石一般,他也正巧在看着她。

韩瑾瑜转过脸来,身体向前移动了一下,一点一点靠近,在距离宋疏影面庞仅剩下几公分的时候,停了下来,看宋疏影没有什么动作。

再继续向前,而宋疏影依旧没有说话,只是一双眼睛看着韩瑾瑜。

一直到……唇瓣触碰。

本来在刚才相见就应该来的亲吻,迟到了三个小时,才点燃了彼此心中的火花。

韩瑾瑜看宋疏影并没有排斥,才进一步的亲吻着,舌尖勾勒着她的唇瓣,宋疏影张开手臂,覆在韩瑾瑜健硕的胸膛上,手指弯曲了一下,与此同时,韩瑾瑜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原本小心翼翼隐忍的吻,也变得有几分急不可耐,轻而易举地撬开了宋疏影的齿关,温热的手掌已经撩起了她的睡裙……

不过,到底因为宋疏影怀了孕,现在的这个时候,就算是有心,也不能当真真刀真枪的上,接吻绝对就是止步了,韩瑾瑜宁可自己忍着,也绝对不能让宋疏影和他未来的宝宝不舒服了。

等到唇瓣分开,两人气息微乱,在寂静的夜里彼此的喘息声就特别明晰。

“我……”

韩瑾瑜刚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宋疏影便翻身转到另外一边了,留给韩瑾瑜一个后背。

韩瑾瑜深呼吸了几下,压下去身上起来的火气,将散落下去的被子给宋疏影拉起来盖在肩上。

“晚安。”

宋疏影转向另外一边,目光望着厚重的窗帘,却不由得已经向上弯起了唇角。

………………

韩瑾瑜来到C市,不仅仅是为了找宋疏影,当然还有韩氏在C市的分公司的公事。

他这一次过来C市,没有带着高雨,毕竟在总公司那边和程氏之间的纠纷还没有结束,留下一个信得过的人在那边坐镇还是必须的。

分公司主要就是检查一下开年之后年总计划,抽查商场设柜的情况,韩瑾瑜采用的是暗访的方式,去韩氏在商场的专柜去视察一下。

早上吃饭的时候,宋疏影就问:“正好我想要去逛商场,一起吧。”

韩瑾瑜愣怔的看向宋疏影,一脸的难以置信。

宋疏影挑了眉梢,“别用那么傻的表情看着我,我是去逛商场,不是上刑场,好了,快点吃饭。”

韩瑾瑜笑了一下:“有点受宠若惊。”

“这话应该我说,”宋疏影说,“能够陪着堂堂韩氏总裁去逛商场,是我三生有幸。”

韩瑾瑜微微蹙了一下眉,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像是在嘲笑?

宋疏影一眼就看穿了韩瑾瑜现在在想什么,索性直接摊开了说:“我可没有嘲讽的意思啊,你别把我的想法往沟里带。”

韩瑾瑜笑了一下,发现其实女人都是这样口是心非的。

在吃过早餐之后,宋疏影给宋予乔打了个电话,“夜不归宿了?”

宋予乔赶忙解释:“不是,我就是因为有点工作上的事情,就要……”

“解释就是掩饰,”宋疏影笑了一声,“你自己照顾好你自己,别让人给无端占了便宜。”

宋予乔原本打算进一步的去解释的,但是到最后也就还是一个字——“……哦。”因为该说的话都已经被宋疏影抢占了先机,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宋疏影挂断了电话,对一边的韩瑾瑜说:“你们家的人,一个个都不是东西。”

韩瑾瑜正在系衣扣的手顿了顿,从落地镜里看向后面的宋疏影,听她的语气倒不像是在开玩笑的。

“放心,这一次不是说的你,”宋疏影将手中的枕巾折叠成方方正正的一小块,放在床边,说,“现在你的表弟,看上了我妹妹了。”

说起来,韩瑾瑜确实是有一个姑姑,嫁到C市来了,之后生了两男一女,裴聿白、裴斯承和裴娅。

如果说让人不省心的,恐怕就是近几年一直在寻妻的裴斯承了。

到底是一家人的,趁着宋疏影在卫生间的时候,韩瑾瑜就给裴斯承打了个电话,说:“你这次是认真的么?”

“韩哥,你什么时候开始热衷给人做媒了?”裴斯承一贯的口吻,说,“她就是我一直找的人。”

“那你好好对予乔,”韩瑾瑜说,“现在疏影知道了,什么时候可能给你打电话就去见你,你先准备好,到时候别乱说。”

“嗯,我有分寸。”

裴斯承知道宋予乔有一个十分厉害的姐姐,要不然从小到大早不知道被拐骗走几回了。

“疏影问你什么话,你小心点儿回话,别因为你的事儿牵累了我。”

裴斯承:“……”

韩瑾瑜开车带着宋疏影出去,首先先到了中央广场的商场。

在C市有很多商场,因为韩氏新近的产品都在大型商场设柜。

其实,韩瑾瑜带着宋疏影,更加有利于暗访,毕竟如果是逛商场的话,绝大部分设柜的奢侈品是珠宝和化妆品还有衣服,都是女性所青睐的,只有少量的男士服装,如果单单是韩瑾瑜一个人,局限性就很大了。

宋疏影现在肚子已经很明显了,韩瑾瑜在一边扶着她,小心翼翼的,结果自己过分小心了,在上楼梯的时候,宋疏影倒是稳稳当当的,他却一个没留意,绊了一下。

一边的宋疏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次主要是来查访哪一个方面的?”

韩瑾瑜说:“主要是箱包,化妆品也顺便看一下。”

“呵,”宋疏影仰起脸来,仔仔细细地看了韩瑾瑜一眼,“你确定你是韩氏总裁,而不是什么办公室主任或者是杂物科科长?这种事情都需要一个总裁来亲力亲为么?”

韩瑾瑜清了清嗓子,“还有一个专门成立的暗访小组,我现在就是来了,没……”

“噢,明白了,闲着没事儿做是吧,”宋疏影点了点头,“嗯,正好我现在除了养胎也没什么事情做。”

虽然说是暗访韩氏旗下的品牌专柜店铺,但是实际上,也是韩瑾瑜找来宋疏影一起买衣服,给她买一些必备的用品。

衣服,对于孕妇来说,必须要舒适对皮肤好。

在一家孕婴店里,韩瑾瑜就给宋疏影看中了一件孕妇装的裙子,颜色和样式都比较适合,“要不要去试一下?”

宋疏影摇了摇头,直接丢给一边的导购员:“包起来。”

导购员眼睛一亮:“好的。”

导购员就喜欢这种只看不试就去结账的顾客,多爽快。

宋疏影已经扶着腰走到了另外一排衣架旁,单手将一些衣服拉过,看着觉得不错的,就都给后面的导购员拿着,说:“这些都包起来。”

导购员好像是被天上一块馅饼砸中了一样,顿时满眼都是桃花,这可是足够她一个月的销售业绩了,她简直看见自己这个月的工资,提成嗖嗖嗖的向上飙。

“好的,夫人你再看看前面有新款的……”

但是这一次宋疏影却没有等导购员说完,就打断了这人话,“你从那只眼睛看见我是夫人了?未婚女人也可以称为夫人么?”

导购员眨巴了一下眼睛,目光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宋疏影身后的韩瑾瑜身上,心里想,不会吧,难道是在外面养的情妇?那该怎么称呼?

一时间有点冷场了,导购员到底是没有应付过这种客人,否则,她肯定会知道,金主但凡是带着情妇来买衣服刷卡付钱的时候,那就只有一条准则,就是捧,可劲儿的捧,哪怕是捧到天上去呢,交了钱出了这个店门再从天上摔下来都不关你的事了。

韩瑾瑜走过来,揽了一下宋疏影的腰,“只要这些么?我去付钱。”

“来先生这边请,收银台在这边。”

导购员这才恍然间回过神来,在心里暗自赞叹了一句,真是好男人啊。

宋疏影踱着步跟在后面,说:“我就是高兴,好不容易和你一块儿出来逛逛街。”

韩瑾瑜已经刷了卡,转过来捏了捏宋疏影的手,“不会,你高兴就好。”

韩瑾瑜真的是这样想的。

在买了宋疏影看中的这几件衣服,拎着很多袋子就很不方便了,韩瑾瑜便出去把衣服放进车内。

宋疏影笑的十分温婉:“你去吧,我就在这里等你。”

“好。”

韩瑾瑜拎着几个大袋子转身向出口走去,宋疏影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手抚着抚自己的小腹,然后呲了一下牙。

“儿子,你爸爸是不是特别傻,你一定要像妈妈一样聪明,不能学你爸爸。”

她以为这一次看到回来找她的韩瑾瑜,会十分生气干脆不理他,或者就是欣喜若狂,但是,这两种极端的情绪,都没有出现,却是一种淡淡的温暖的感觉,好像不管是离开多久,这个傻傻的老男人,都会找到她,然后将她拥在怀里一样。

其实,她一直在意的,就是韩瑾瑜夫人的这个称呼么?

并不是。

名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真的可大可小,可重可轻,既不能太过于在意,当然也不能让自己滴低入尘埃中,那样爱的太卑微,会很辛苦,要把握一个度,其实很不容易。

不过,就算是宋疏影在这个度左右大幅度的移动,韩瑾瑜都不会有怨言,默默地承受,因为他还欠着她的,还没有给。

唯一一次韩瑾瑜冲她发脾气,就是因为那一次他私自调查她打掉了孩子,宋疏影摇了摇头,如果调查,何必不再多调查的深入一些呢?索性就去做流产的原因也一并调查清楚好了。

忽然,在前面的一个店面里,传来了一声争吵。

“有你这么做生意的么?你看看,这瓶护肤水明明我就才用了几天,里面竟然有了这种沉淀物,你看,我还有你们这里开的小票,就是伪劣的假货!还好意思一瓶护肤水就要二百多块钱,真是坑人!”

店员说:“不好意思小姐,如果您是在本店买的,我们会全权负责的,等我们调查之后,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个店员的态度还算是不错,很毕恭毕敬的,真正是把顾客当成是上帝去伺候了,面对这种明显素质不高的顾客,也没有甩脸色。

“等你们调查管个屁用啊,你看看我这脸,就是用你们的东西过敏了,还说做过多少抗敏实验呢,我都不算是敏感皮肤都过敏,起了满脸的疹子……”

原本专柜还有另外两个年轻人在准备买化妆品的,已经调好了一盒套装,现在一听这边的顾客,便也推脱说不要了,转眼间,商场里不少人都驻足看了。

宋疏影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对于外界的事物,向来都是一碗水端平,以一种平常心态来看待的。

但是,她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面前争吵的这个专柜,正是韩氏旗下的企业。

她眯了眯眼睛,抚了抚自己的肚皮,便抬步向人群中走过去。

………………

韩瑾瑜拎着衣服向商场出口走去,旁边有一个大妈也正巧出来,说:“刚才怀孕的那是你媳妇儿吧?”

韩瑾瑜很少见到有这种主动上前搭讪的,而且还是个老阿姨。

因为他的气场有点生人勿进的气场,一般小姑娘看见了也只是觉得酷,并不轻易靠近。

“刚才看见你们俩闹别扭了,我就多站着听了两句,”大妈说:“孕期的女人啊,都有点神经质,你现在就应该哄着她顺着她,千万不能逆着她,要不然就出了事儿了。”

“噢,谢谢大妈。”

“不客气,我也有儿子,儿媳妇儿现在怀孕,就整天折腾我儿子,我心里也烦,不过女人怀孕辛苦,胃口有时候还不好,”大妈笑了笑,“孕妇最大嘛,让你干嘛就就干嘛就是了,我也总归是婆婆,总不能说婆婆对儿媳妇儿不好,是吧?”

大妈手里搬了一个箱子,韩瑾瑜把衣服放进后车座,又帮大妈把箱子搬到前面的一辆车里。

“谢谢,谢谢小伙子,”大妈拍了拍韩瑾瑜的肩膀,笑了笑,“加油了!”

韩瑾瑜听见“小伙子”这三个字,心里一阵跳动。

已经多久都没有听见有人这样叫他了,小伙子,好像一听这个称呼,就年轻了几岁。

比起来宋疏影,其实韩瑾瑜觉得自己更加耽误不起了。

宋疏影过了今年六月份,也就二十七岁了。

韩瑾瑜心里知道,和宋洁柔离婚的事情,必须要提上日程了。

车锁好,韩瑾瑜重新回到商场里面,在刚开始宋疏影等候的店门口,已经不见了人。

韩瑾瑜顿时有点慌,便找到一边的一个店员来问。

店员说:“你说那位大着肚子的姑娘啊,前面的那个专柜,看见了没?还围着很多人呢。”

………………

其实,要真是化妆品或者是护肤品过敏,找过来换货或者退货,无可厚非,但是关键是刚开始这人说的话倒都是头头道道的,但是仔细一听,就知道是来找茬儿的。

第一,这人没有想要退货或者换货,却一直口口声声说产品有问题,甚至将过敏的皮肤报告都已经准备好了,如果一般过来的人,谁会在过来调货的时候就把各种报告准备齐全了呢?

其次,这个人,面相不好,宋疏影看人一向很准,这个女人长的太妖里妖气,脸上明明只是暗沉,哪里有口中说的过敏症状那么明显?

“你们还是大品牌呢,欺骗消费者,店大欺客!”

“我以前也来你们这里买过东西啊,当时就那保质期之前的化妆品给我了,差点毁容!”

“天啊!以后可不敢来买了,我刚刚买了能不能退啊?”

原来不仅一个人,还有托儿。

真是团队作战,周密设计。

宋疏影托着腮想,看来韩氏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这么无聊,竟然用这种低级的手段当面来搅乱人家的生意。

这种时候她还是要过去帮帮忙吧,能帮点小忙也行。

随着走过路过不容错过的过路人越来越多,这里就形成了一个小圈子,有的甚至不满足于在玻璃窗外面驻足观看,竟然走到里面来。

在这个社会上,看客永远比过路的人多。

就在一众托儿起哄的时候,几个眼尖的人已经看见,有一个孕妇走了出来。

“借过,借过一下,”宋疏影笑着从后面走到前面来,温柔的笑着,“我一直是老顾客,怎么没事啊,而且皮肤一直特别好呢。”

众人顺着来声看过去,说话的女人长得很漂亮,皮肤又白又亮。

“都是看你自己合适不合适的,用的舒服不舒服,我就用这个牌子的护肤品好用,现在怀孕我都是用的这家的面膜呢。”

宋疏影觉得自己这人还真的不适合这么好声好气的来跟这种人讲道理,还是直接快嘴皮子的说吵回去比较爽快。

其实人都是有从众心理的,你说好,就有人觉得好,你说不好,有人就算是没有用过,也觉得不好,在这种情况下,就少那些用的好的顾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也自然会有人附和的。

宋疏影站出来说话,正好赢得了店长及时从楼上办公室下来的时间,来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手持过敏检验证书的这个人请到办公室里去。

“现在是我们的营业时间,请进里面谈,我们一起谈解决办法。”

“有什么解决办法,你现在就是想推卸责任!关着门不透明,现在就是要还女性大众一个公道,不能让更多的人上当受骗!有什么话不能在现场说么?让大家伙都听个明白!”

“是啊,就在这里解决吧。”

这个女人也真敢说,如果宋疏影不是站在韩瑾瑜这边的,几乎就要被她给煽动了。

店长看起来也有点急了,说:“如果是我们的错,我们一定会禀报上级领导,来处理这件事情。”

店长在下来之前,就已经先去给分公司的领导报备过了。

因为最近总是有人借由各种借口到商场专柜来闹事,已经屡见不鲜了,这一次店长见这人又是同样的套路,便索性将话说明白,“如果你现在依旧是挡在前面耽误别人做生意,那只有请保安过来了。”

这女人就一下子滚到了地上,开始撒泼的叫,“没天理了,我手里的检验证书证据确凿,你们怎么不看?嗯?我花了好几百买这么一套产品,现在竟然得到的是这样的答复!你们做生意的真是丧尽天良,这些东西里面还不知道真正值钱的有多少呢!”

店长也是一个有经验的,走过来拿过那份检验资料,看了两眼,摇了摇头:“这份检查资料太模糊了,我现在就可以让我们这里的工作人员陪同您去医院做皮肤方面的过敏检查,费用我们掏,请您配合一下,如果得出的真的是用我们的护肤品过敏,有多少赔偿,我们愿意出。”

但是,坐在地上撒泼的这人,就是不起来了,开始用家乡话,呜呜啦啦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却就是不起来,甚至躺在地上打滚。

以前只听说过有这种没脸没皮的人,真的是见了一次长了见识了。

商场保安也及时赶到了,场面一阵混乱。

宋疏影紧紧蹙眉,这种情况应该要怎么做?可惜之前她是学医学,并没有学这些商场的管理,或者是危机公关要怎么做。

而就在此刻,头顶的灯忽闪了几下,一下子就灭掉了,不仅仅是韩氏这件专柜的灯灭了,外面的灯也灭了,顿时一片漆黑,似乎是商场内部的电路出现了故障。

顿时女人的尖叫声混杂了孩子的哭声。

忽然,前面拥挤的人群向这边推搡了一下,宋疏影躲闪不及,就被前面看好戏的人挤了一下,后背撞上了有棱有角的柜台,倒抽了一口冷气。

她扶着柜台的一边,站稳,却不妨被一个向外走的肩膀一档,就有点重心不稳,她忙用一只手护着自己的小腹。

此刻,宋疏影真的在心里骂了三百遍卧槽,看来这种人群聚集的场所真的是不能来,一旦有什么突发事件就能出点事儿,要不然那些电视上总是报道有什么踩踏事故死多少伤多少的。

韩瑾瑜你个混蛋,还不赶紧出现!这种时候需要的就是英雄救美!更何况,还是将来的老婆孩子。

宋疏影勉强扶着一边的栏杆,在这样的黑暗中,她的视线还没有适应,所以完全看不到周围哪里是出口,便将自己的肚子护在一个角落的位置,刚才撞上柜台的腰部,肯定已经是淤青了。

她现在也不往外跑了,就在这儿站着静静地等着来电,就像是这种大商场临时断电,都会马上切换第二套设备的,不会有问题。

………………

韩瑾瑜向韩氏的这间化妆品的店面跑过来,刚刚走到门口,灯一下子就灭了,他脚步一顿,紧接着从里面蜂拥而出的而,就将他又重新给挤了出来。

“宋疏影!”

逆着人流往里面走,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韩瑾瑜双手避开人群,叫了一声。

宋疏影听见韩瑾瑜的声音的同时,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过去,韩瑾瑜已经向她这边跑了过来。

这一幕,如果放在电视剧里,真的好感人,就只等着男女主角在一片黑暗中,深情相拥,然后男主角问:“你伤到哪里了?”女主角说:“我头好痛。”男主角将女主角拦腰抱起,说:“我们去医院……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然后,男主角在一片黑暗中,抱着女主角发足狂奔向光明的地方!

但是,宋疏影觉得,自己的生活永远都不会像是那种玛丽苏电视剧。

因为,在韩瑾瑜走过来抱住她之前,头顶的灯一下子亮了起来。

于是,场景设置不成立。

宋疏影扶着栏杆的手松开,掸了一下衣服上的灰尘顺带拉了一下衣服的褶皱,呵呵了两声:“你来的真是及时。”

韩瑾瑜问:“没事吧?”

宋疏影抬手将散落在脸侧的鬓发拨到耳后,摆出一个还算是看得过去的优雅笑脸,说:“没死。”

韩瑾瑜抽了抽嘴角。

于是,人物设置不成立。

所以,时间人物场景都不合适,所以,cut,然后pass。

但是,意外场景却成立了。

有一个人尖叫了一声,指着宋疏影的脚下,“血!”

宋疏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