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 我欠你一个女儿/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见有人呼喊“血”,没有吓到宋疏影,倒是吓到了韩瑾瑜。

宋疏影脚下那一滩血,还真的就刺痛了他的眼睛,急忙之中他抓住了宋疏影的手。

只不过……这鲜血。却不是从宋疏影身上流下来的,而是,躺在前面三米远地板上的一个人。

宋疏影当即大声叫道:“韩瑾瑜!快打120!”

在商场忽然间暗下来的同时,宋疏影站在一边还想着很可能发生踩踏事故,结果,就在店里面就发生了。

因为之前那个撒泼躺在地上的女人,在黑暗之时尚且没有来的及站起来。而忽然之间袭来的黑暗,使其他人彻底引起混乱。便没有注意到脚下的人,发生了这样的惨剧。

救护车来了之后,将这个人台上担架,幸而这个人用手肘护着头部,所以没有受太严重的伤害。

站在我外面,等到送了这个人上车,韩瑾瑜才重新回到专柜柜台旁,宋疏影正坐在椅子上,手里拿了一套护肤品,正在专注的看后面的一些成分,然后摇了摇头。

“怎么了?”

宋疏影说:“这种护肤品,说的是纯植物无添加的,就算是孕妇都可以用,但是我之前考过药师,配料里面百分之一的这种化学制剂,我认得。”

一边的店员说:“这是之前技术还不够成熟的时候做出来的护肤面膜。现在技术精良,可以做到纯提取了,但是价格相对来说就贵一些。”

宋疏影问:“那这些产品为什么不下柜呢?”

店员说:“因为库存还有没有卖完的,所以就……”

“找你们店长过来。”

身后不远处,韩瑾瑜已经打断了这个店员的解释。

店长知道韩瑾瑜的身份,所以一点都没有耽搁,在上面刚刚打了两个电话。就下来了。

韩瑾瑜指了指在柜台上的一个套盒,问:“总公司在今年年后三月份就已经让撤回这种套盒了,但是你为什么现在还摆着?”

店长抹了一下脑门,说:“韩总,我们没接到撤柜的消息,只是说让在给顾客介绍的时候说明情况,这种和新产品的区分。”

“那如果有的顾客不问呢?”

“那……”

当然就买走了,多赚一份钱喽。

店长没吭声,意思不言而喻了。

“韩总,这边办公室谈吧。”

韩瑾瑜和宋疏影跟着店长,到后面的办公室内暂时先等着,让店员在店里配合警察的询问,地面上有血迹。现在一时半会儿也是没有办法继续营业了。

办公室并不是很整洁,在桌子上和沙发上,还放着一些化妆品护肤品的试用装,店长脸上笑的有点尴尬,将沙发上的东西都拿起来飞快的放到桌子上,“韩总你坐。”

宋疏影显得对韩氏的这些东西很感兴趣,顺手就拿起桌上的护肤品,又开始看后面的说明。

店长已经倒了两杯水过来,放在茶几上。

韩瑾瑜问:“这是第几次来闹事了?”

店长并没有打算隐瞒,不过并不知道韩瑾瑜这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是偶然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但是出现今天这种事情还差点闹出了人命,真的是特么的巧合了!

“这是第三次了,上个月来过一次,当时第一次,因为她甚至出具了皮肤检验的报告,所以是给那个人调换了一套新产品,但是谁知道第二天这人就又找了过来……”

店长事无巨细,将这几次有人来闹事的经过都说的十分清楚。

在一边的宋疏影靠在沙发靠垫上,伸展了一下双腿,“那分公司这边的处理态度是什么?”

“之前一直是柳经理在负责,但是之后因为柳经理要离职了,我给的报告一直到昨天新任的市场部的经理来了才通知,只有暂时的应对措施……”

店长不着声色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孕妇,觉得她既然能跟在总裁身边,那肯定是有点关系的。

韩瑾瑜拧着眉,单单从表情来看,根本就看不出他是在想什么。

宋疏影向四周扫了一眼,端起面前的水喝了一口。

店长也有点局促不安,这种情况下,她也是多说多错,索性便不言,反正她一直是按照公司的指示做的。

宋疏影摩挲了两下马克杯,嘴唇上亮晶晶的是水印,扶着沙发扶手起身,“走吧,先去公司。”

她与韩瑾瑜对视一眼,就已然了解到,韩瑾瑜想的跟她一样。

出了这种踩踏事件,首先就是要找危机公关,恐怕一些媒体记者已经嗅到气味了,准备闻风而动。

从办公室出来,宋疏影单手扶着自己的肚子,说:“我从西边那间麦当劳的门出去。”

韩瑾瑜点了点头。

很有可能记者已经到了商场外面,所以两个人暂时分开,还不会对宋疏影造成伤害。

“我在前面十字路口的那家眼镜店前等你。”

“好。”

韩瑾瑜先出去,宋疏影错后两步,和店员攀谈了两句。

“就像是这种套盒,一天能卖多少?”

店员说:“一般每天都会有,只不过多多少少,平均下来算的话,每天都有几套吧。”

“营业额呢?”

店员拿出计算器来,手指啪啪啪在上面按了几下,得出一个数字来,反过来给宋疏影看。

宋疏影笑了一声:“你就这么告诉我了?要万一我是记者怎么办,内幕就这么套出来了。”

店员一时间没有转换过来角色,出口有些结巴:“呃,那你不是跟韩总来的?而且这只是估计的,其他店的营业额我们并不知道。”

宋疏影按了一下计算器的清零键,微微一笑:“你能管的了记者的嘴么?只要有这件事情,就能轻而易举的抹黑了。”

是的,在圈子里的一些记者口中,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事实真相,有的只是关注度,只是最吸引群众眼球的报道新闻。

………………

果然不出所料,在韩瑾瑜走出商场大门,外面等候许久的记者就涌上来了,“请问韩总,您这一次私下来到C市的目的是什么?”

“请问这一次停电踩踏事件的内幕是什么?”

“韩总,您对这件事情是否之前并不知情?”

“伤者的医药费您韩氏是否会承担?”

“这一次是否韩氏自导自演的一次闹剧,就是为了博取大众的目光?”

这一句话一出,韩瑾瑜脸上在没有带上一丝笑容,目光冰冷凛冽,扫过一直在向前挤的这个记者,他就硬生生后退了一步。

其实,在一些小道八卦信息里,就有韩氏现任总裁其实出身道上,并且曾经出入东南亚国家,身上有那种杀伐之气,所以,记者们就在韩瑾瑜冰冷目光瞪视的这一眼,不敢轻易向前了。

身边已经有保安在帮助下,开了车门。

他转过来,最后还是笑了一下:“韩氏最近会开新闻发布会,届时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如果再有人信口胡说,会受到韩氏律师寄出去的律师函。”

………………

宋疏影在麦当劳买了一杯红枣牛奶,顺着走廊,在商场外围的走廊上绕了一圈,走到眼镜店的时候,韩瑾瑜的车已经等在门口了。

她开了车门做进去,“已经解决了?”

韩瑾瑜说:“先去公司,等到调查清楚之后,再开新闻发布会澄清。”

既然在商场专柜这边的事情曝出去了,韩氏公司的总经理自然也就知道了韩瑾瑜已经到达C市。

车子在路上遇到塞车,在等候的过程中,分公司总经理已经打来了电话。

“嗯,我现在就在路上,刚才的事情经过,找SN商场专柜的店长来详细说明,我还有十分钟就到。”

宋疏影半眯着眼睛靠在后座上,伸长了腿,整个人都懒洋洋的,看起来有些困了,怀孕了之后,她没有别的什么嗜好,唯一就是更容易困了,晚上睡足了十个小时,白天还是会打盹儿。

韩瑾瑜转过去,给宋疏影在身上盖上了一条毯子,说:“你困了就睡一会儿吧,等到公司我叫你。”

宋疏影没有回答。

原本二十分钟的车程,塞车塞到将近一个小时才到,韩瑾瑜却也一点都没有着急,将手机调整了静音,开了轻音乐的音响,音乐声淡淡流淌出来,他从后视镜看着后车座上睡着的宋疏影,目光里是他自己都从未想到过的深情。

等到公司楼下,韩瑾瑜要上楼,宋疏影也醒了,喝了两口矿泉水,说:“我就不上去了,正好市医院就在隔街,我去找何淑慧逛逛。”

现在她这种身份,跟着韩瑾瑜上去也不清不楚的,为了不给人添堵,索性便出去散散步。

韩瑾瑜一听,索性把安全带又重新系上了,说:“我送你过去。”

在公司里的几个下来迎接的负责人,都已经调整好了最佳表情,列队站在门口等候,就等到韩瑾瑜下来之后热烈欢迎了,结果呢?眼睁睁的看着已经停在门口的车又重新开走了?!

几个负责人面面相觑。

“再等一会儿?”

“肯定的,就算是明天韩总才来,今儿也得在这里站到下班。”

在路上宋疏影就给何淑慧打了个电话,何淑慧知道宋疏影上个月就来了C市,一直是在她妹妹那里住着的,偶尔打个电话,在网上聊聊。

“下午有安排手术么?出去逛逛。”

何淑慧满口答应了,点头的速度简直不能更快,在医生办公室里交代了几声,就拎着自己的小包出来了,走的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在医院门口,看见了大着肚子的宋疏影和站在一边的韩瑾瑜。

宋疏影的肚子她倒是一点都不惊讶,之前在电话里就提起过,宋疏影说是怀孕了,已经五六个月了。

何淑慧惊讶的是站在宋疏影身边的韩瑾瑜,这个死而复生的人。

天啊。

也真的幸好她经常看新闻,各种娱乐八卦外加小道消息都看,也就间接地了解了一些,知道韩瑾瑜似乎是并没有死,之前也问过宋疏影,得到的也是肯定的答案。

但是,在现实中看到和道听途说真的不是同意等级的震撼啊!

何淑慧眨巴了一下眼睛,还是将已经快要涌出喉咙的惊呼声吞了下去,老老实实地叫了一声韩哥。

韩瑾瑜颔首,看向宋疏影:“逛完了给我电话,我来接你。”

一直到韩瑾瑜开车离开,何淑慧才用手肘碰了碰宋疏影的胳膊,“疏影,你掐我一把。”

宋疏影就毫不留情的掐了何淑慧一下,是只掐一点点皮肉,然后用力气使劲儿掐的那种,疼的厉害。

“啊!”何淑慧揉了两下胳膊,眼泪汪汪的看着宋疏影,“最毒妇人心!”

宋疏影耸了耸肩,“是你让我掐的。”

“我真的没想到,原来韩哥没有死,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何淑慧眯起眼睛看向宋疏影,“老实交代,是不是六年前就知道了?”

“不知道,”宋疏影说,“去年五月份才知道。”

何淑慧也只是开玩笑的,在那五年里,宋疏影的那些苦痛,根本就不是装出来的,一丝一缕都牵扯着长长的思念。

“哦,”何淑慧说,“然后你才打算去参加毕业典礼拿毕业证了是吧……不过最后你也没有去A大。”

宋疏影一直为的就是韩瑾瑜能亲手给她戴上学士帽,既然已经如愿了,在什么场合下,又有什么关系呢?

和何淑慧一起逛街,就不会担心冷场,因为她会把她身边的所有同事扒一个遍,恨不得扒光了然后在鞭笞几下。

就在何淑慧扒那个她一直苦苦暗恋却无果的男医生的时候,在马路边,跟着何淑慧和宋疏影的,好像是有一辆黑色的车。

何淑慧没有在意,正在唾沫星子乱飞:“我竟然发现他是gay啊,还有没有天理了,我的心都伤死了,本来像我这样的剩女就不少,那些绝世好男神还内部自销了,你不知道疏影,我当时得知那个消息的时候,我从黄浦江上跳下去的心思都有了……怎么了?”

何淑慧见宋疏影忽然间停下脚步,还以为是自己吐槽太厉害了,让好友都不喜欢听了,就寻思着换一个话题,就比如说苏莹莹现在这个已经当了妈的育儿经历,正好可以让宋疏影学来。

宋疏影的目光落在路边的一辆黑色私家车上,径直走过去,何淑慧没有太明白,也跟着她走在后面,说:“怎么了?”

宋疏影走到私家车前面,敲了敲车窗,车窗摇下来,果然是一张相熟的脸。

——叶泽南。

………………

十分钟后,在一家餐厅内,不起眼的角落,坐着叶泽南和宋疏影,而在隔了两张桌子的位置,坐着何淑慧,正一脸纠结的看着前面不远处的两个人。

她可没有忘了,刚才介绍的时候,宋疏影说:“宋予乔的老公。”

也就是妹夫。

现在这是哪种情况,有点不大能接受得了啊。

上一次在金水公寓,算是已经有了一次不愉快的经历,体会过宋疏影一张厉害的嘴,现在看着面前坐着的这个怀着孩子的女人,忽然就底气没有那么足了。

好像还是在高中的时候,叶泽南当时就问过宋予乔,最佩服的人是谁,然后宋予乔说:“我姐姐。”

当时宋予乔说话的时候眉宇间有得意之色,一张笑脸笑的好像是一朵花似的。

现在记起来的,也只是宋予乔笑脸如花,只可惜,那样的笑脸如花,不会再面对他了。

叶泽南不开口,宋疏影自然也不开口,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

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如果要想夺得主动权,首先要能够沉的住气。

明显,叶泽南已经沉不住气了。

“姐,之前我做的是有一点对不住宋予乔,不过我以后一定不会了……”

宋疏影打断了叶泽南的话,“你现在是来找我表决心的么?叶泽南,人心都是肉长的,已经造成的伤害,就算是你再道歉,也还是会留下疤痕,就像是你砍了一棵树,根茎已断,你想要把树重新接好,重新生长枝繁叶茂,可能么?”

叶泽南一时语塞。

“做过的事情,就绝对不能当成从来没有发生过,”宋疏影说,“就像是上一次,她因为你的关系,被绑架差点就没了命,难道能当成没有发生过么?你跟徐婉莉的事情,能一笔勾销掉么?”

叶泽南咽了一口唾沫,说:“姐,我说的是以后……”

“我也说的是以后,”宋疏影说话语重心长,“如果你心里真的有宋予乔这三个字,就不要让她心里继续有负担了,如果可以的话,给她空间,给她机会。”

“那谁给我机会?!”

“她给了你三年的机会,难道还少么?只是你自己一直没有抓住,”宋疏影打了个手势,“我说的话就到此为止,如果你刚才跟着我,还只是为了继续纠缠我妹妹的话,我很支持她用法律手段找回属于自己的权益,不会手下留情,之前资助给你们叶家的,也会一一讨回来。”

宋疏影看了叶泽南两秒钟,看他没话说了,刚刚站起来想要离开,就被对座的叶泽南给打断了。

叶泽南说:“我来还有一件事情,有关于韩氏专柜几天以来闹事事件。”

宋疏影颔首:“是你们公司做的?”

叶泽南摇了摇头:“不是我们,是博集。”

博集是近阶段正在和叶氏打擂台的一个公司,并不知道幕后老板是谁,但是最近的行为却是处处针对叶氏。

难道是眼睛近视了韩氏和叶氏的专柜没有分清?

宋疏影拿着包起身,说:“谢谢告知,我们会调查清楚。”

叶泽南说:“那款产品是我们和贵公司合作研发的。”

宋疏影挑了挑眉。

这样她就明白了。

看来这一次韩氏只是无端受到牵连?

叶泽南说:“我们这边已经在成立应急小组处理了,相信不过明天,最终和博集的人谈判,最终结果就要出来了,你让韩总那边不用着急。”

宋疏影挑了挑眉,又重新坐下来,“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韩氏公司的负责人?”

叶泽南笑了笑,“凭你和韩总的关系,应该是可以更近一步说话的。”

宋疏影忽然笑了两声,摇了摇头,旋即正色,说:“叶泽南,我和韩瑾瑜的关系,是我自己的事情,你想要越过一个人去套另外一个人的近乎,这种做法本来就是错的,况且,我对于你的印象,并不比对一个陌路人的印象要友好多少,所以这种做法就是错上加错的,作为一个高位者,不要做这种事情来降低你自己的水准。再见。”

在对面的何淑慧还在想,为什么宋疏影站起来了又坐下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临时的变故?要不要捋袖子上啊,宋疏影就又站了起来,向她这里走了过来。

只留下尚且留在座位上的叶泽南,脸色有些发白。

叶泽南看着宋疏影离开的背影,克制住了所有的力气,才最终将忽然内心起来的一阵狂躁的情绪压制了下去,有些剧烈的喘息,手指紧紧扣着杯身,指尖发白。

最终,他还是没有克制住,抬手将桌上的杯子全都扫落在地面上,深深的闭了闭眼睛。

也幸好,没有让宋疏影看见自己失态,否则的话,印象分要减成负分了吧。

不,已经减成负分了。

但是,不得不说,宋疏影说的对,她只是用了这两次见面的机会,就已经将叶泽南一针见血的剖析了,不仅仅是感情,还有在工作上。

………………

韩氏。

韩瑾瑜的到来,让C市分公司的管理层都立即抖擞了精神来接待,对于商场闹事事件,也采取了最快的行动,很快调查就已经出来了。

“根据这几次不同商场闹事得出的结果,确认叶氏是幕后。”

另外一方及时的就提出了自己的异议,“叶氏是和我们共同合作研发项目的人,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对他自己并没有好处,受损的也有他们。”

韩瑾瑜没有说话,看着手中的一份资料,陷入了沉思中。

忽然,手机铃声划破了此时会议室内令人尴尬的寂静,韩瑾瑜从口袋里拿出来手机,目光扫了一下右手边的分公司总经理,“我接个电话。”

站在后面的总经理秘书看见韩瑾瑜手里拿着的一个手机,顿时吃惊了一下。

好老的手机啊,这是什么时候流行的款啊?

韩总为毛不干脆彻底复古一点换一个大哥大拿着呢?还有收藏的价值。

这个手机里,只有宋疏影一个人的手机号,而韩瑾瑜的这个手机号,也只有宋疏影一个人才会打。

电话接通,宋疏影并没有立即将和叶泽南的谈话内容告知,首先问:“现在的调查进度是什么?”

“查到叶氏。”

宋疏影一笑,这个叶泽南看来还是有一点先见之明的,如果按照叶泽南的说法的话,那么博集就是故意的,来找叶氏当这么一个替罪羔羊。

“你现在查一下博集这个公司。”宋疏影将刚刚和叶泽南谈话其中有关于韩氏的内容大致说了一下,“先查一下真实性是什么。”

“嗯,好。”

宋疏影口中的这个消息是十分有用的。

“一会儿我和小慧在外面吃了饭,就直接回金水公寓了,你不用来接我了,就这样,你忙吧。”

韩瑾瑜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电话那边就已经挂断了。

回到会议室内,韩瑾瑜找来负责人,问:“听说过博集这个公司么?”

负责人点头,说:“是年前的一个小的公司,不过发展比较迅速,据业界一些权威人士的推测,幕后的老板应该是哪个大家族企业中的少爷另起炉灶,但是因为幕后人很神秘,并没有过多的资料推测是谁。”

韩瑾瑜说:“现在先着手调查博集公司。”

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韩瑾瑜派了分公司的两个人,去医院里看了一下在这一次的踩踏事件中受伤的那个女人。

虽然说这个女人也是被人收买来闹事的,但是却从来都没有人想到要受到这种意外人身伤害。

韩瑾瑜没有出面,最后从医院里反馈过来的消息,病人的伤情还比较稳定,只不过情绪不大稳定,哭哭啼啼的,说什么打电话已经联系不到人了,还骂一些相当难听的话,让医院的医生护士都不胜其扰。但是,到了最后她已经说出来,是有人给了她一笔钱。

用钱收买人,是最低级的收买人的方式,除非这个人有近乎固执的原则,认为拿了人家的钱就必须要为人办事,否则,在遇到特殊情况,叛变的首先就是拿钱的这些人。

因为事情比较紧急,韩瑾瑜当天在分公司待到夜晚十点钟。

韩瑾瑜在,公司里的员工哪里敢怠慢,在今天就显得特别用功了,无条件加班,特别是管理层的一些经理。

韩瑾瑜这一次从S市过来,是只身过来的,没有带秘书,好过分公司这里的经理秘书很能干,他的意思都可以很快的理解,并且付诸行动,初次配合的话,还算是比较默契。

一直到十点半,博集那边的消息刚开始查,还没有查出来。

韩瑾瑜揉了揉眉心,说:“大家都累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分公司总经理是一个十分上心的人,已经将所有的工作分配下去,说:“韩总您就先回去休息吧,我这边一有消息,就会向您汇报,放心,这件事情不会再任由其继续发展下去了。”

韩瑾瑜点了点头。

………………

韩瑾瑜开车回到金水公寓,却不知道到底还要不要上去了。

自己没有钥匙,现在十一点多了,宋疏影应该早就睡了,上去了还打扰到她。

而且,还不一定宋疏影想不想要看见他。

韩瑾瑜在金水公寓楼下抽了一支烟,才又开车出了金水公寓,在旁边的一家快捷酒店入住。

其实,这个时候宋疏影并没有睡,甚至宋予乔做的面,还特别给韩瑾瑜留了一份,只不过,韩瑾瑜却没有上来。

宋予乔最近正在和广告公司做最后的交接,手底下还有一个和郑青正在负责的项目,就是有关于嘉格选秀大赛的进程,所以也是忙到很晚。

在十点多的时候,她也困的要命了,幸而给裴昊昱讲故事,将瞌睡虫给驱散了,抖擞精神继续工作。

宋予乔到外面来接水,看见在沙发上躺着的姐姐的时候,吓了一跳,“姐,你怎么还没睡?”

宋疏影刚好站起来,结果因为在沙发上躺着长时间保持着一个姿势,站起来的时候腿麻了一下,不留神膝盖就磕在了茶几的一角,痛的当即就倒抽了一口冷气。

宋予乔赶忙上前走了两步,扶住姐姐。

“姐,你慢点呗,”因为宋疏影不方便,宋予乔便俯下身来,帮宋疏影揉了一下膝盖,“姐你现在是孕妇,十一点多了还不睡。”

她看了一眼电视节目,竟然无聊到看晚间新闻了。

宋疏影说:“我等着给韩瑾瑜开门,他没钥匙。”

宋疏影这句话说得特别认真。

宋予乔扶着宋疏影走到卧室里,说:“我在工作,估计要到很晚了,你去睡,要是韩哥来了,我给他开门。”

宋疏影半开玩笑地问:“你不怕他了?”

宋予乔脸上有点红,从小到大,因为怕韩瑾瑜,不知道做过多少脸红的事儿了。

宋疏影笑了一下:“你去工作吧,我去洗个澡,这就睡了。”

“我去给你热一杯牛奶。”

宋予乔离开之后,宋疏影脸上的笑倏然消失,闭了闭眼睛,进了浴室。

宋予乔给宋疏影热了牛奶,听见浴室里有声音,叫了一声:“姐,我把牛奶给你放桌上了啊!”

宋予乔在自己的房间里整列了一份最新资料,出来看了一下姐姐房间里的灯灭掉了,才长舒了一口气,但是等到十二点韩瑾瑜也没回来。

她自己的手机里好像是存有韩瑾瑜的手机号码,便打了过去。

“喂……”

“哦,韩哥么?我是宋予乔,你现在要到了么?我姐姐已经睡了,要不然我把门钥匙给你放在门口靠近墙边的地缝里,你来了之后自己开门进来?”

可是,韩瑾瑜却没有接话了。

宋予乔把手机拿下来看了一眼,“韩哥,你还在听么?”

“在,”韩瑾瑜说,“我还有五分钟就到。”

“好!那我等等你。”

宋予乔估算着时间,到了快五分钟,就在客厅里等了。

门声一响,她便赶忙走过去,问了一句:“韩哥?”

“是我。”

宋予乔扬起笑脸:“你总算是过来了,我姐等到快十一点,我让她去睡了。”

韩瑾瑜从黑暗中走进来,看了一眼宋予乔,“谢谢你。”

“不客气啦,”宋予乔摆了摆手,眯起眼睛一笑,“厨房里还有姐姐给你留的一碗面,你要吃么?我去帮你用微波炉热一下……”

“不用了,你去睡吧。”

宋予乔也实在是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还要上班,也就没有推辞,进了房间,反正她现在也不再把韩瑾瑜当成是外人了。

韩瑾瑜走到厨房里,自己热了一下那碗面,吃完了才进宋疏影的房间。

他轻手轻脚的,生怕自己动静稍微大一点就吵到她。

但是,脱了衣服上床的时候,宋疏影还是睁开了眼睛,一双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睡意,“予乔给你打电话了吧?”

韩瑾瑜微怔,“嗯,打电话了。”

宋疏影一只手枕在侧脸,“如果不是予乔给你打电话,你还不会来,是不是?”

韩瑾瑜默然。

他并不知道宋疏影在等他,不想要吵醒她,才在附近的一家酒店住下了。

“刚才在路上了……”

宋疏影直接抬手在韩瑾瑜硬实的胸膛上用手指戳了戳,“别骗我了,骗了我你也骗不了你自己……算了,睡吧。”

说完,宋疏影便转过身去。

韩瑾瑜靠在床头的靠枕上,看着从窗户外透过的一点光线,在宋疏影身侧勾勒出的剪影,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疏影,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宋疏影没吭声,好像睡着了。

但是,韩瑾瑜知道,宋疏影并没有睡着。

韩瑾瑜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何而起的,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必须要解释清楚。

“予乔是你的妹妹,真的就只是你的妹妹。”

宋疏影依旧没有吭声。

过了一会儿,宋疏影才说:“那第一次,你问的却是予乔。”

其实,宋疏影心里一直有一根刺扎在心里,就是十三岁她生日那天。

但是,就算是现在,宋予乔也是她宋疏影除了腹中宝宝之外,最在乎的妹妹,如果韩瑾瑜真的喜欢宋予乔的话,她可以将韩瑾瑜让出去,也绝对不会有一点迟疑。

韩瑾瑜却忽然笑了一下:“原来是因为这个……其实我刚开始知道的也只是一个名字,不过当时第一眼我就戳穿了你和宋予乔的鬼把戏,但是我还是带走了你,是你这个人吸引了我,而不是一个名字……你懂么?”

韩瑾瑜第一次跟人解释,感觉有些蹩脚,有点期冀的目光看向宋疏影的后脑勺,只可惜,看不到她的正脸。

宋疏影的声音很轻很细,说:“晚安。”

韩瑾瑜伸出手来将宋疏影捞在怀里,扶着她的腰,嘴唇贴上她的发心,“晚安,做个好梦。”

………………

经过几天天的调查,最终确定,确实是和博集公司有关。

韩瑾瑜当即就派了分公司的总经理去和对方谈判,当时制定了两个方案,第一方案是最佳方案,第二方案是到最终退而求其次,双方妥协,也可以选择。

但是,总经理却是没有想到,博集派来的总负责人基本上没有谈判,提出的第一套方案就全然同意,当即就在合约书上签了字,并且还握手说希望有机会可以合作。

在赔偿金额乃至于对媒体的澄清,博集都做的十分到位,韩瑾瑜特别派人去查这个新起来的公司,注册公司的法人代表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姓杨,之前倒是有一个杨家,只不过到后来败落了,近况还不清楚。

韩瑾瑜便叫人停手了,不必再继续查下去了。

对于韩氏这边的总经理副经理的能力,韩瑾瑜都看在眼里,如果五星满分的话,勉强可以四星,所以公司的事情也就放手让他们去做,空出来时间陪着宋疏影逛街,顺便去医院做了一下产检。

这算是第二次韩瑾瑜陪着宋疏影来做检查,第一次的时候,还有宋予乔陪同。

产检很顺利,医生说,不管是身体机能,还是胎儿的情况,都十分好。

韩瑾瑜的内心都在雀跃着,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这样异常欣喜了,整个世界都如此的美好。

正好公司这边的事情已经办完了,就应该找宋洁柔谈离婚的事情了。

他看了一眼宋疏影的侧脸,抿了抿唇。

坐到车内,韩瑾瑜看宋疏影已经将安全带系好了,刚刚想要发动车子,后面却伸过来一只手来。

宋疏影说:“拿着。”

韩瑾瑜侧首看了一眼,是一个白色的纸袋。

他接过来,纸袋里面是……两张照片。

四维彩超的照片。

一张是今天产检拿到的四维彩超的照片,另外一张,日期是……六年前。

韩瑾瑜拿着照片的手都有些抖。

后座宋疏影的声音在车厢内响起:“那个时候,宝宝的彩超照片我留下来了,当时是将近四个月了,你仔细点看,可以看见宝宝的眼睛。”

“嗯。”

前面的韩瑾瑜嗯了一声,听起来好像有点鼻音。

“当时是经过排畸检查,查出来宝宝不正常,然后医生就劝我打掉。”宋疏影把当时的情况说了,轻描淡写,好像就只是去点一颗痣一样简单,“只是做了一个小手术,在床上呆了几天就可以照常活动了,没有什么问题。”来节匠圾。

前面的韩瑾瑜一直都没有动,只是低着头,看着手中的两张彩超照片,宋疏影歪了歪头,只能看见一道侧影。

宋疏影抬脚踢了一下前面的靠背,说:“喂,我说了没什么问题,因为孩子生下来也是不健全的,受罪的也是宝宝,所以才狠了狠心打掉的……韩瑾瑜,你不是哭了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韩瑾瑜一把解了安全带,开了车门下来,走到后面来,开车门的瞬间就把宋疏影搂在了怀里,只不过中间隔着一个肚子,即使是这样深情相拥的姿势,都觉得莫名的怪异。

宋疏影在吃惊过后,伸手抚了抚韩瑾瑜结实的后背。

“宋疏影,我欠你一个女儿。”

这一刻,宋疏影感觉到脖颈处有丝丝浸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等到韩瑾瑜直起身来的时候,她看到他一双眼眸,水洗一般的黑亮。

其实,不饶人的宋疏影现在想说的是:“等到这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完了,还要有个私生女?”。

可是,话到嘴边,却成了一个字——“好。”

母亲席美郁曾经说过,宋疏影心太狠,又太冷,其实,找一个像是苏辰那样阳光开朗的另一半,是最好不过的。

可是,相遇的不经时,偏偏碰上了一个同样硬脾气的韩瑾瑜,注定会过得辛苦。

可是,再辛苦,也值得。

………………

五一劳动节过后,发生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事:宋予乔离婚了。

第二件事:韩老爷子再一次从死神手里争回来一条命来,在醒来之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叫韩瑾瑜,带着宋疏影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