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 山雨欲来/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艾写了两张纸,其中全都是在美国的日常生活,学习上的不适应,还包括今年年初拿到了一次奖学金,字里行间。能看的出来全然都是喜悦。

现在,就像是这种纸质的信已经很难见到了,一般都是网聊或者是电子邮件。

但是这封信在送进来之前,肯定是经过狱警检查的,才可以确认这里面是否有其他违禁的内容。

韩瑾瑜看完之后,把信纸折叠,递还给张夫人。

张夫人说:“我了解艾艾。她是那种比较内敛的孩子,只对相熟的人才会袒露心迹有说有笑。如果真的像是在这封信中说的一样,变得活泼开朗了,那我也就放下心来了。”

宋疏影没有接话,她知道张夫人关键的话在后面。

“如果你们有时间的话,就给艾艾打个电话,问问她最近的生活怎么样了,谢谢你们。”

张夫人看着跟随狱警重新走出这一方暗室,心里未免是忐忑的。

在下一辈之中,不管是张老亡妻留下的儿子,还是后来他自己生的那个儿子,说到底,一个呆傻,一个还小,根本都不明白,而唯一明白的,就只有张艾。有时候,追根究底也不好,糊涂糊涂也就过去了。

………………

从监狱里出来,宋疏影抬头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空,揉了一下眼角。

在监狱大门外,一辆私家车内,刚好走下一男一女两个人。宋疏影只觉得这个男人看起来有些面熟,而身边的韩瑾瑜却是停下了步子。

宋疏影转头:“熟人么?”

韩瑾瑜点头,“陆景重和他老婆。”

这样一说,宋疏影就想起来了,在三年前退隐的天王巨星陆景重,前一段时间,宋予乔办的那个选秀比赛中,还特别请了已经退居幕后的陆景重重返台前,与最爱的人同台。当时在录制现场都十分轰动,一票难求。

陆景重和杜佳茵也看见了韩瑾瑜,向这边走过来,“韩哥。”

韩瑾瑜微微颔首,“你们这是过来探监的么?”

杜佳茵直言不讳。说:“是的,来看我弟弟。”

宋疏影听了这句话有点诧异,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稍微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女人。

韩瑾瑜和陆景重两人多说了几句话,便告辞,一出一进。

宋疏影转头看了一眼那相携的那两人进入,顺口问了一句:“她弟弟是因为什么原因入狱的?”

韩瑾瑜默默地抓紧了宋疏影的手,说:“因为故意开车撞人,因为杜佳茵吧,当时杜佳茵的儿子被人给掳走,又因为那个人有后台,有人护着,所以就连警察都束手无策。当时的事情我也了解一些,但是不太清楚,只知道被撞的那个人一直处于昏迷,没有意识,相当于是植物人,最后法院判了十年,当时,那孩子才刚刚考上大学。”

十年……

等到十年后出来,早就物是人非了吧。

“不过在狱中表现很好,再加上陆景重也一直在外面奔走着,获得了两次减刑的机会。”

在上车前,宋疏影最后看了一眼那冷气森森的监狱大门,深深闭了闭眼睛。

但愿,人生永远都不会犯错。

如果真的犯了错,希望有可以改正的机会。

………………

当天晚上回到金水公寓,韩瑾瑜就拿出手机给张艾打电话,宋疏影将电脑上正在播放的瑜伽操声音关掉,站在新买的瑜伽垫上,学着视频中的样子,做瑜伽。

韩瑾瑜觉得现在怀孕都快八个月做瑜伽十分危险,一只手拿着手机,另外一只手就虚虚的揽着宋疏影的腰,避免她摔倒,也趁着宋疏影在重心不稳的时候可以撑一把。

手机在另外一边接通,听了就是张艾清脆如同银铃般的声音。

“韩哥!”

就算是韩瑾瑜不开口说,张艾一直都记得韩瑾瑜的号码,当即就兴奋的叫了出来。

韩瑾瑜声音低沉,“是我。”

“韩哥你总算还记得我啊,我真的是高兴死了,恨不得翻两个跟头呢,”张艾对于熟悉的人,或者说她喜欢的人,很容易地就打开了话匣子,“韩哥你还好么?还有宋姐姐,是不是跟以前一样漂亮啊。”

韩瑾瑜说:“都很好。”

宋疏影在一边正在尝试着做电视上的一种高难度瑜伽动作,感觉肚子真的是很重啊,她是学过舞蹈的,这种动作根本就难不倒她的,但是现在带着这个大肚子,竟然才做了不到五分钟就气喘吁吁了。

张艾正在电话里跟韩瑾瑜抱怨着,“其实我在这里一点都不快乐,我都快烦死了,一年了我都没有感觉自己融入进来,还是不如在中国好。”

因为韩瑾瑜离的近,宋疏影也可以听到一些,忍不住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韩瑾瑜看了宋疏影一眼,扶着她的胳膊,安慰了几句话。

张艾说:“宋姐姐在旁边吗?叫宋姐姐接电话!”

她的声音清脆响亮,透过听筒传过来。

宋疏影拿过韩瑾瑜的手机,索性靠在他怀里,累的简直是一根手指都不想抬了。

这个晚上,张艾和韩瑾瑜宋疏影聊了很久,挂断电话的时候,宋疏影都禁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这个张艾是不是有点太热情了?”

韩瑾瑜说:“一直都是这样的。”

宋疏影摇了摇头,“一年前,热情点无可厚非,但是现在,她张家已经完全败落了,只剩下几个人在国外,她爷爷死了奶奶判刑,她还是这样热情……算了,应该是我多想了。”

韩瑾瑜抚了抚宋疏影的头发,“有什么事情都交给我,你只要好好养胎。”

宋疏影直接拍开韩瑾瑜的手,“我现在出了一身的汗,热死了,我去洗澡。”

等宋疏影进了浴室,韩瑾瑜拿着手机上了阳台,给顾青城打了个电话。

这一次在小村庄警察局里,确认的那人的肖像图,韩瑾瑜曾经在一张照片上也看到过,就是在去年,顾青城无意间拍到的韩澈和张老余党会面的照片。

电话接通了,另外一边顾青城叫了一声:“韩哥。”

韩瑾瑜说:“最近忙么?”

“不忙,有什么吩咐?”

韩瑾瑜将在村庄里发生的那件事情大致给顾青城说了,“就是当时的照片。”

“只敲碎了玻璃。没有人受伤?”

“没有。”

“那他们这么做目的是什么?这样事情一出来,肯定就会有防备了。”

韩瑾瑜说:“这样吧,明天我去你那里一趟,见面谈。”

“好。”

………………

这个晚上睡的很是安宁,宋疏影饱饱的睡了一觉,一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

韩瑾瑜怕宋疏影出什么事情,便一直都把宋疏影带在身边。

当然,也包括这一次来到顾青城这边。

顾青城的夜色重新开张,但是顾及到宋疏影现在是个孕妇,尽管已经收敛很多了,还是避免她接触那样的场所,便约在亚寰国际酒店。

韩瑾瑜带着宋疏影来到酒店,已经有人在外面等候了,在酒店里的一间酒店套房内,宋疏影见到顾青城。

记得上一次见顾青城,还是前几个月,强硬的拉着宋予乔去夜色里找乐子的时候。

顾青城见到宋疏影并没有惊讶,笑了笑,礼貌的叫了一声“嫂子”。

不过,让宋疏影有些诧异的是,这间酒店套房里不仅仅是顾青城一个人,还有一个小男孩,大约是四五岁的样子,正在摆弄手中的一套连环锁,是很久以前特别流行的一种智力开发的玩具。

而让宋疏影更加诧异的是,这个小男孩只是几秒钟的工夫,就将手中的连环锁给解开了。

宋疏影看向顾青城,用眼神询问:“这是你儿子?”

韩瑾瑜刚好喝了一口水,差点就喷了出来,喝呛了。

顾青城摇了摇头。

谁知道他摇头的意思是“不知道”还是“不是”。

酒店套房有两间房,宋疏影能看的出来,顾青城是想要和韩瑾瑜单独谈谈,所以便走到这个小男孩旁边,拉了一下他的手,“来,阿姨带着你到这间房间好么?”

小男孩倒是很乖,宋疏影拉着他,他就跟着宋疏影进了房间。

宋疏影把灯打开,拉着小男孩坐下来,“你来告诉阿姨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宋疏影,没有说话。

宋疏影用手指头戳了一下小男孩手中的连环锁,“你能再解一次给我看么?”

小男孩盯着宋疏影的脸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双手十分灵活的将锁又重新解了下来,这一次的速度比刚才还要快,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就落了下来,让宋疏影瞠目。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玩儿的?”

小男孩依旧不说话。

“你今年几岁?”

小男孩仍然不说话。

宋疏影眯了眯眼睛,难道不会说话?顾青城身边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小男孩了,倒是稀奇的很。

在房间里的大床上,摆着有不少儿童益智的玩具,魔方连环锁都还只是初级的,小男孩见宋疏影看向床,便走过去,笑了笑拿起一个魔方,伸手递给她。

“谢谢。”

………………

在酒店外,顾青城已经把昨天查到的资料整理给了韩瑾瑜。

“这一次张老余党的行为,我没有查到是否和韩澈有关,自从上一次拍到他们会面的照片之后,已经有两个月没有收到过韩澈与这些人见面的消息了。”

顾青城从一个信封里抽出一沓照片,数起来应该有二十几张,“这是我查到的这个组织里面现在的成员,他们的目标是你,韩哥。”

韩瑾瑜手里拿着照片,一张一张翻过去,将这些人的脸都印在了心里。

他指间夹着一支烟,烟气袅袅,顾青城把面前的一个烟灰缸向前推了推,给韩瑾瑜放在手边。

“其实,到现在还是要小心着宋姐,总是觉得事情有点棘手了。”

韩瑾瑜默然的点了点头:“是的。”

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宋疏影的话,现在总是跟着你,其实很危险,”顾青城说,“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

“嗯,”韩瑾瑜在顾青城的肩上用拳头捶了一下,“谢了。”

………………

顾青城拉着另外那个小男孩一直送两人到电梯口,然后挥手告别。

“韩哥,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打电话给我。”

“好。”

宋疏影始终对这个不开口的小男孩很感兴趣,兴许是怀孕了的缘故,总是感觉到对所有小孩子都喜欢。

这一次走回金水公寓,韩瑾瑜没有开车,把车钥匙给了李勇帮忙开走,而他就拉着宋疏影,在街边散步。

晚风吹拂着人的面庞,感觉这样初夏的时节里,任何事情都不如晚上一起出来散散步。

宋疏影可以看得出,这一次应该不仅仅是涉及到张老余党的事情,还有韩家比较棘手的事情。

韩瑾瑜眉头依旧是蹙着,不知道脑子里在想的什么,总之是不可能想着自己。

她直接用手指戳了一下韩瑾瑜的胳膊:“现在既然是陪着我逛,你现在脑子里就只能想着我,快点收回你的思绪来。”

“我没想别的事情。”

“呵呵,”宋疏影强烈的鄙视了一下韩瑾瑜,“韩瑾瑜,你以为我会相信么?”

两个人走到前面的中央广场,有一个正在卖氢气球的小贩,脚边站着一个眼巴巴看着的孩子,大约是五六岁的样子,一双眼睛看着小贩手里五颜六色飘扬的氢气球,眼神里全都写着渴望。

宋疏影走过去,付钱买了一个氢气球,转身交给了这个小孩子。

这个小孩子眼睛愕然瞪大,立即背着手,摇了摇头。

宋疏影说:“送给你的。”

小孩子还是摇头,“我不要。”

说完,小孩子就转身跑了。

现在的小孩子都已经被教育的这么好了,不要陌生人的东西?

宋疏影手里拿着这个氢气球,也没有送出去。

韩瑾瑜从宋疏影手里把氢气球接过来,“送给我好了。”

韩瑾瑜这么一个大男人,拿着氢气球的样子,让宋疏影觉得特别搞笑,她问韩瑾瑜拿手机。

因为宋疏影怀孕,手机有辐射,一般只要是两人一起出来,手机连同包包都是在韩瑾瑜手里拎着。

“要打电话么?”

宋疏影拿到手机,立即就调出来照相机的功能,趁着韩瑾瑜没有注意,闪光灯就闪了两下。

韩瑾瑜不禁皱眉,就差直接拿手去挡着了。

宋疏影大笑,将手机重新放回包里去,“我就是觉得挺好玩儿的,我走不动了,上车回去吧。”

………………

这一次的事情有点棘手,毕竟是时隔一年,重新翻出来的旧事,韩瑾瑜在第二天就去找了赵烈。

赵烈一听,当即就打电话联系了县里的警察局,将那一夜的袭击事件的备案给调了出来。

之前张老团伙的案件,也是他一直都在跟的,所以,当传真过来警局备案,以及那几个辨识度很高的犯罪团伙的肖像的时候,赵烈一眼就认了出来,当即就成立了专案小组,通知搜捕这两个人。

一切工作交代完毕,赵烈转过来,“这边我搜捕,但是他们毕竟是针对你的,你小心一点,我会派警局的人暗中保护你,但是,他们从去年这个时候偷渡出国,却又在这个时候重新回来,很复杂。”

“嗯。”来见长才。

宋疏影坐在办公室外面的沙发上,有来来往往身穿警察制服的警察走动,还有一个笑的十分甜美的女警察走过来,给她倒了一杯水。

“谢谢。”

赵烈将挡在窗上的百叶窗合上,问:“她也快生了吧。”

韩瑾瑜说:“预产期在八月份。”

“现在她是孕妇,跟着你并不安全,而且还会导致你分神,你最好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赵烈说着,走到书桌边,拉开了抽屉,里面是一把手枪,还是从韩瑾瑜那里收回的那一把。

赵烈知道那一帮歹徒的穷凶极恶,“我现在给上面申请你配枪也来不及了,但是你也总要有自保的资本。”

韩瑾瑜的手指重新接触到枪支的冰凉,只听赵烈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开枪。”

开车从警察局出来,宋疏影静静地盯着前面的挡风玻璃,车子两边被拉出流光溢彩的线条。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回到金水公寓,宋疏影看样子困得不行,脱了衣服便直接躺在床上,似乎是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了,韩瑾瑜从卫浴间给宋疏影拧了一条热毛巾,给她擦了脸,然后转身走到厨房里去,给宋疏影热了一杯蜂蜜牛奶。

“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不会太久的,”韩瑾瑜说,“我已经联系了顾青城,他在郊区那边有一套半山别墅,安保比较好,明天他会来接你,去半山别墅。”

宋疏影喝了牛奶,牛奶杯递还给韩瑾瑜,说:“这一次的事情是不是很麻烦?”

韩瑾瑜点了点头。

本就没有打算瞒着宋疏影,如果说他离开的那五年,教会了他什么,就是要有一个人一起分享,况且,宋疏影有一双明察秋毫的眼睛,可以看得清楚明白。

宋疏影问:“能不能搞定?”

韩瑾瑜又点头,“能。”

宋疏影笑了一下,“好,我信你。”

只要是韩瑾瑜说能搞定的,那就不算是大事。

而就在第二天,去半山别墅之前,却又发生了一件突发事件。

晚上,宋疏影嘴馋想吃意大利菜,韩瑾瑜便开车载着她去吃一家比较有名的意菜店,但是,正在吃饭的时候,在外面的停车区域,在一阵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紧接着就是猛烈的撞击。

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响起,紧接着一片混乱。

“快报警!”

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人对视一眼,旁边已经有客人慌乱了,匆忙出去要看看是不是自己的车。

韩瑾瑜并没有太慌张,结了账才拉着宋疏影从餐厅的西门走出,他们的车是停在了西门口。

在一起的最后一顿饭,也没有安安稳稳的吃完。

原本韩瑾瑜是想要直接将宋疏影送到顾青城的半山别墅的,但是,一路上,韩瑾瑜从后视镜就发现了一辆紧随其后的车,一直跟着。

韩瑾瑜对后车座的宋疏影说:“扶好!”

然后一个调尾超车,韩瑾瑜轻松的超了前面的一辆白色的私家车,甩掉后面跟着的车,对于韩瑾瑜来说很容易。

但是,后面载着一个孕妇,就不能不体谅到她。

从后视镜看,宋疏影的脸已经有些发白了,韩瑾瑜减慢了车速。

宋疏影摆手:“没事儿,只是有点想吐。”

韩瑾瑜单手扶着方向盘,左手边拿了矿泉水瓶给宋疏影递过去。

现在这种情况,带着宋疏影根本就不是法子,一直到了XX路,韩瑾瑜在商场附近停了下来,韩瑾瑜拿出手机来,“你在这边麦当劳坐一会儿,里面人多,不会有大问题,我打电话让顾青城来接你。”

宋疏影已经解了安全带,按住了韩瑾瑜的手,“我下去了给小乔打电话,今晚我去华苑住一夜,明天早上让顾青城直接去华苑接我。”

韩瑾瑜抬头看了一眼宋疏影。

她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唇角上扬,眼睛里闪烁着坚韧的目光,她已经开了车门,下了车,走到前面的驾驶位,十分艰难的俯身,在韩瑾瑜额头上吻了一下,“你小心点,我等着你来接我和儿子。”

………………

S市。

韩长经开车来到梅苑来接谷明娟,去民政局。

他在楼下等待的时候,抽了一支烟,在车内弥散着浓浓的烟味。

谷明娟一开车门坐进来,就咳嗽了几声。

韩长经把烟给掐了,摇下车窗来散烟味。

谷明娟手中握着女包的带子,“都已经是六十多的人了,就把烟给戒了吧。”

韩长经没有说话。

从梅苑去民政局的路,原本也只有半个小时,但是,在韩长经刻意兜圈子拉长了线路,路上就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谷明娟几次看时间,终于忍不住转过来对韩长经说:“韩长经,如果这一次拖到民政局下班,那正好我们的手续就又办不了了,是么?”

韩长经动了动唇想要说话,谷明娟直接伸手比了一个手势,“韩长经,我们已经是不可能了,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如果你一次又一次的这样的话,只会让我觉得更加厌恶,请在这样最后的时候,给彼此留下一个好印象,我们好聚好散。”

在离婚这件事情上,韩长经从开始就是持反对意见,只不过从刚开始的激烈反对,然后到了劝阻,最后直到现在,成了沉默反对。

韩长经说:“已经三十多年了,我们都在一个屋檐下……”

“不,”谷明娟打断韩长经,“不是三十多年,我记得,前二十年,大概一直是到五年前,儿子出事之前,除去你在外地办画展,或者是出差的时间,其余的时间,每晚都会在十二点之前回家睡觉,这个我不否认,你还知道,这里有一个比酒店套房更舒服的地方,可以你不用掏钱就住进来,住一夜,第二天早上就离开了,如果换算一下的话,三十多年,真正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时间,也就不到十年。”

韩长经不再开口说话,一直到了民政局。

他停下车,谷明娟直接开了车门下车。

韩长经长舒了一口气,又点了一支烟。

谷明娟在外面等了他一支烟的时间,抱着手臂,直到韩长经从车内走出来。

这个时候,办理离婚手续的人不多,在签字的时候,工作人员还再三问了两遍。

最后,两个人各拿到了一本离婚证,手中的结婚证上交。

旁边有一个工作人员在办理的时候,看到了他们两个人的出生年月,摇了摇头,“都已经到了现在了,何必呢?”

谷明娟看了这个姑娘一眼,笑了笑:“真的是,何必委屈自己?”

小姑娘愣了愣,旋即笑了,“阿姨您说的对。”

从这个门出来,谷明娟和韩长经,就再也没有联系了,除了共同的儿子韩瑾瑜,再没有任何牵连。

韩长经说:“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谷明娟摆了摆手:“不用了,有人来及我,我晚餐约了人。”

“嗯,那你保重。”韩长经已经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包烟,从里面抖出来一支。

谷明娟看向韩长经,“能不能把烟盒给我看看?”

韩长经有点疑惑,却依旧把烟盒递给谷明娟。

谷明娟抬手便把烟盒给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里,韩长经皱着眉,“你……”

谷明娟笑了笑,“三十多年前你就说戒烟,结果到了现在,却依然没有戒掉,韩长经,如果做不到的事情,就永远不要许诺,永远不要给别人空头支票。”

韩长经的手顿了顿。

“再见。”

谷明娟手机响了,接通电话说了两句话,转身环视路边,向停在路对面的一辆黑色的私家车走过去,开了车门坐进去,脸上洋溢着笑容。

韩长经站在车边,他想起来,兴许是初次见面的时候,又或者是再次见面的时候,谷明娟也是将他手中的烟盒扔进了垃圾箱内,当时她要求他以后都不准抽烟,韩长经清晰地记得,他的回答是:好的。

可是,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快四十年了,他依旧没有戒烟。

面前的私家车驶离,韩长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把手里已经抽出来的一支香烟扔到一边的垃圾箱里。

如果谷明娟没有提出离婚,没有坚持一定要离婚,韩长经现在一颗心还不一定是在哪里飘着。

到底是本性,只有失去的,才知道自己的可贵,才知道想要挽回,但是却已经晚了。

………………

半山别墅,是顾青城名下的一套房产,他一共安排了有二十个保镖,来保护宋疏影的安全。

每天早晚,这二十个保镖都会集中起来,然后跟军训似的,从左到右依次报数,报完数之后再做操。

宋疏影有点被雷到了,索性就叫了两个人上来问:“这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保镖A:“老大啊,说要强身健体要有纪律性。”

保镖B:“还教育我们喊口号一定要气壮山河。”

有纪律性,可以,气壮山河,也可以。

但是,顾青城明显是没有来听过他们的“纪律性”“整齐度”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气壮山河”。

不过,宋疏影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对于顾青城是绝对崇拜的,顾老大嘛,在心里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神么?

也是人。

宋疏影就对面前站着的两个人说:“你们啊,别片面的看你们家主子的表象,其实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两个保镖对视了一眼,“没关系,宋姐,我们老大说了,你随便抹黑他,不要紧。”

宋疏影:“……”

一直跟在宋疏影身边的那两个保镖,宋疏影已经让他们去帮助韩瑾瑜了,反正她现在在别墅里,想吃吃想睡睡,无聊的时候看看电视就更无聊了,听听音乐就更无聊了。

闲来无事的时候叫上两个保镖上来玩儿斗地主。

保镖其实也是无聊,在公司里做的好好地,直接就被老大一纸诏书拉过来当保镖了,偶尔斗斗地主也是好的。

终于,宋疏影的这种无聊时光,因为一个不速之客的忽然到来而改变了。

“妈!”

宋疏影实在是没有想到,席美郁会找到这里来,毕竟上一次在华苑,已经和母亲说的足够清楚了。

席美郁将手中的一个行李包丢给身后的一个保镖,说:“你现在需要一个女人照顾着。”

“有啊。”

宋疏影指了指后面的几个人,一个两个三个,都是顾青城专门给宋疏影请来的保姆,集齐全国五大菜系主厨。

“不欢迎我来住?”

宋疏影接收到母亲刀子一般的眼神,抿嘴笑了笑,“嘿嘿,妈,你什么时候来我都欢迎,您是太后,我和乔乔就是在旁边伺候着的小丫头。”

当天晚上,席美郁下厨,做了一条红烧鱼,炒了一个宫保鸡丁,顺带熬了冬瓜白菜汤,宋疏影吃的时候赞不绝口,一个劲儿的说好吃。

吃饭的时候席美郁没有说什么,喝完了汤,她伸手想要抽出纸巾来擦嘴,宋疏影急忙给母亲抽出来递上去。

席美郁笑着摇了摇头:“你也真的是……”

而就在这个时候,宋疏影的手机铃声响了。

宋疏影赶忙举了举手,“妈,你等一下,我去接个电话。”

她走过去接电话,真的觉得,这个电话打来的太是时候了,简直就是福音,最起码可以逃过席美郁今晚的政治课了。

如果席美郁问起她肚子的孩子是谁的,宋疏影真的还没有想好怎么向母亲解释。

电话是张晓恬打来的,宋疏影走远了一点,接通电话的同一时间,就将手机距离耳朵远了三厘米。

果然,从听筒里传出来一声呼喊:“疏影!你现在在哪里!”

宋疏影扶着栏杆上楼,“我在C市。”

张晓恬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你要是现在在S市这边,我就要吓出心脏病来了。”

“怎么了?”

宋疏影在二楼的走廊站着,一手扶着自己的肚子,缓步走着。

地面上铺着一层毛绒地毯,是顾青城之前交代下来的,在别墅区,只要是光滑的地面,都铺上了防滑地毯。

张晓恬有点吞吞吐吐的,“呃,那个……你还记得崔姗姗吧?”

“嗯,记得。”

当然记得。

在今年过年前,是宋疏影推荐走投无路的崔姗姗去韩氏应聘的,然后又专门给韩瑾瑜说了一声,算是走了后门进入了。

“怎么了?”

张晓恬说:“今天下午,崔姗姗忽然来找我了,你知道她问我什么吗?她问我你和韩氏总裁到底是什么关系。”

宋疏影听见这句话,不自禁就握紧了手机。

张晓恬接着说:“然后我就装糊涂了一下,反正韩氏总裁从五年前到现在,换了三个了,虽然说只有韩哥是正式的,但是韩澈和韩铎,也算是暂代总裁,所以我就说没有啊,我也不清楚。”

宋疏影眯了眯眼睛,“然后呢?”

“她应该是在公司里上班的时候,听到了什么小道消息吧,她就给我纠正了,说是韩瑾瑜,韩家的大少爷,娶了宋洁柔,也就是你的姑姑。”

当时,张晓恬听见崔姗姗的这几句话,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因为张晓恬想起了在十几年前,崔姗姗还在高中的时候,当她听说她母亲跳楼之后,张晓恬那个时候是在崔姗姗身后跟着,怕她出什么事儿,便走过去想要扶住她,可是,崔姗姗却直接将张晓恬的手给甩开了,脸上带着冷笑,眼睛都是红的,“都是那个女人!我要让她付出代价!”

而这个代价,就是将一个已经怀孕五个月的女人,从三十级的酒店台阶上,狠狠的推下去。

张晓恬是看见了这一幕的,呆在原地,久久都没有移动,直到崔姗姗猖狂的大笑,被警察带上警车。

所以,在后来,宋疏影同情崔姗姗,为崔姗姗打抱不平的时候,张晓恬没有说一句话。

她只觉得,崔姗姗这个人,太狠了。

而现在,如果是崔姗姗知道了宋疏影和韩瑾瑜的这种逆乱的关系,会不会将她潜藏的那段记忆给重新翻出来,如果真的……那么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疏影?疏影!”

张晓恬没有在话筒里听见声音,忙叫了她两声。

宋疏影说:“嗯,我在。”

“真的是吓死我了,你现在没有在C市就好,我怕她这会儿都去宋家找你了,”张晓恬说,“如果是崔姗姗打电话给你,你要么就别接,要么接了就说你去外地旅游了,千万别告诉她准确的地点。”

宋疏影笑了一下:“没那么严重吧。”

“怎么没有?!你现在怀着孕!就算是你不为你儿子着想,你也要为我未来的女婿着想啊,这边我女儿还等着呢,这次你听我的啊!别理她了!”

“嗯,好,我听你的。”

宋疏影挂断了手机,闭了闭眼睛,单手覆在自己的肚子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