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 我给你生儿子了。/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芊芊在两个小时之前已经到了,整个人有些虚脱,宋疏影便没有让她立即就给楼上的韩澈打电话,而是先吃了一些东西,养一养精神。反正距离赵队长说的行动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

朱芊芊面对所有人,都觉得有愧,虽然韩澈并不算是唯一的主谋,那些人也只是抓住了他的心思,互相利用,但是……如果不是韩澈。如果她能够及时的拉住他,那么这件事情也就可以避免掉。

宋疏影安慰她:“这又不关你的事情。别人做的事情,你不用揽在自己身上。”

朱芊芊摇了摇头:“之前我明明已经猜到了,但是我就是不敢相信,我不愿意面对……如果我早一点说出来的话,阿澈也许现在就……”

“不管你做还是不做,结果都是一样的,”宋疏影说,“有些事情即便是脱离了正常的轨道,可是它的终点是一样的,就算是你提前说出来了,没有证据,只是猜测,韩澈可能承认么?不可能,而且说不定你和小豆还会受到伤害。”

“那如果这件事情结束之后,阿澈会怎么样?”

这才是朱芊芊所担心的,毕竟这一次是绑架。在法律上,绑架会判刑吧。

朱芊芊迫切的看着前面的赵烈,“队长,绑架一般会有什么结果,会判刑么?”

赵烈是一个警察,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就必定是有一定的真实性的。

“会根据法律和情节轻重。交给法官来判。”

朱芊芊的手指忽然间攥紧了,再收紧,紧紧的咬着嘴唇,嘴唇发白。

赵烈说:“看你丈夫的表现了。”

宋疏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拍了拍朱芊芊的后背,忽然觉得这个已为人妻为人母的女人,心里有说不开的结。

过了一会儿,宋疏影看见朱芊芊手里紧紧握着的手机,基本上就没有松开过,而偶尔点亮的屏幕看时间,屏幕上显现的正是韩澈的手机号码的拨号界面。

宋疏影开了车门下车,对赵烈说:“现在能让她打个电话了么?”

赵烈看了一眼时间,“其实现在的主动权不仅仅是在韩澈一个人身上。还有最起码有五六个绑匪……”

宋疏影问:“打了会有影响么?”

赵烈摇了摇头:“可能只会影响到韩澈一个人,其余的不会有影响。”

况且,这一次警方的目标,就是这些在去年没有网尽的亡命之徒。

宋疏影转身重新坐入车内,看了一眼一直处于焦虑边缘的朱芊芊,“你可以打了。”

………………

楼上,韩澈叼着一支烟,靠在墙面上,手里拨弄着手机,看了一眼半倚靠在床上的韩瑾瑜,开了口:“还在想张艾的事情?”

韩瑾瑜没有吭声。

“一个小姑娘,一直活在真空里么?总会有一天她知道事实的真相,也总会来向你报仇,现在只是把这个时间点提前了而已。”

韩瑾瑜问:“那你呢?”

韩澈冷声一笑:“我也提前了,你手中的股份我势在必得。”

韩瑾瑜手按在肋骨处,忽然活动了一下身体,疼的皱了眉。

韩澈递上去一支烟:“抽支烟缓缓吧,明天上午办过手续就送你去医院。”

韩瑾瑜借着韩澈手里的烟点了火,抽了一口烟。

韩澈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便索性没有理。

但是,手机在响过一遍之后,就又再一次响了起来,韩澈烦躁的接通电话。

“都这么晚了,你还打电话来做什么?”

韩澈的语气很冲,在电话另外一头的朱芊芊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怔了三秒钟,才说:“对不起,我就是想问问你怎么样?”

“我很好,你好好哄着儿子睡觉,就这样,挂电话了……”

“等等!”

朱芊芊大声阻拦,听见话筒里尚且有声音,她忙说:“阿澈,你一定要好好的,千万不能冲动,你要想想小豆,我们还有小豆!”

原本打算挂断电话的韩澈一听朱芊芊的这话,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大半夜的,朱芊芊给他打这么一个电话,还说的这种话……

“你现在在哪儿?”

朱芊芊支支吾吾:“没有,我……”

“我问你现在在哪儿?!”

韩澈怒吼着打断了朱芊芊的话,一双眼睛眯起来,似乎已经在暴怒的边缘了。

“我……我在楼下。”

韩澈走到窗边,直接开了窗户,但是位于居民小区,二十几层楼的高度向下看,根本就看不清楚什么东西。

“朱芊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你现在马上就给我走,回去,别他妈的让我替你操心!等我拿到了原本就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我就回去。”

“你才是胡闹!”朱芊芊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忽然就大喊了起来,“我告诉你,我不在乎那些东西,现在我们在一起,有一个完满的家庭,就很好了,你现在就收手吧,阿澈,你现在回头……”

朱芊芊说的声嘶力竭,拿着手机的手一直在抖,一边的宋疏影帮她拿着手机放在耳边,拍了拍她的手背。

韩澈听了朱芊芊的哭诉,却忽然冷静下来了。

“不可能回头了,芊芊,已经到了现在这一步,不能回头了,你照顾好儿子。”

这句话说完,韩澈便把手机挂断了。

他转了身,额头抵在墙面上,狠狠的撞了两下。

韩瑾瑜看着韩澈此时此刻烦躁的样子,说:“韩澈,如果你是……”

“不用你来教训我!”

韩瑾瑜依旧开口,慢条斯理地说:“韩澈,别告诉我,你当初娶朱芊芊,是为了利用,一直到了现在,一起生活了七八年了,还有了一个儿子,你还是一样,对她是利用,就没有过真正的感情?哪怕是一丁点?”

韩澈忽然转过来,一下子向韩瑾瑜扑过来,双手抓住他的衣领,拳头高高的举起,一字一顿:“我说了,不用你这样教训我!闭上你的嘴。”

韩瑾瑜现在没有力气和韩澈打一架,他冷声说:“我不是为我自己讨回什么,她现在不奢望着平等对待,给你的付出,能够拿回百分之一,她就心满意足了。”

韩澈的拳头到底是没有落下来,狠狠的砸在空气中化解了力道,转身便躺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

朱芊芊打过这个电话之后,情绪并没有稳定一点,反而是哭了很久,宋疏影劝她再给韩澈打一个电话,朱芊芊不停的摇头。

“不打了。”

朱芊芊把手机放在包里,“我不打了,就在这儿等着他出来。”

宋疏影也不再说什么了,总之都是自己的选择,怪不得别人。

在临近凌晨两点,楼里等待的特警伺机而动,准备行动的时候,赵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局长的电话。

“好,我明白。”

挂断电话,赵烈又点了一支烟,他抽烟一直都很凶,在遇到重大案子的时候用来提神,特别是这种关键时刻,整个人都绷的很紧。

他记得,上一次绷的很紧的时候,是去年,在韩瑾瑜以卧底的身份,给他透露的最后一次张家内部的信息,包括运货的地点和时间,以及藏在张老身后关于这些年所有黑势力活动的证据。

那是最后致命一击,不成功,便成仁。

他跟了张家少说也有十年了,成败就在于韩瑾瑜口中的信息。

最后,成功了。

成功之后,将张老身后的黑暗集团彻底摧毁,他的自身价值也终于实现,升职得到赏识。

但是,可以说,如果没有韩瑾瑜的帮助,就永远不会有现如今的赵烈。

短短的一分钟,赵烈几乎回忆了自己的一生,从开始到现在,一幕幕,一桩桩,飞快的从眼前闪过。

一分钟后,赵烈在对讲机内说:“开始行动。”

………………

深夜。深眠。

正是在人的精神最为薄弱的凌晨时分,开始了一场行动。

在早先监控设施屏幕暗掉之后,在大楼里已经潜入了不少特警队员,都在黑暗中伺机而动。

直到听见队长在对讲机内的声音,一道道黑影从躲藏处出来,悄无声息,楼道内的声控灯竟然都没有亮起,如同没有出现过。

楼顶天台。

有两道黑影在空中攀下,腰上系着很长的绳索。

一共是三十层楼,向下,二十三楼,也就还有一扇窗里面的灯是亮着的。

二十三楼,2123号房。

已经到了深夜,在监控前的人也昏昏欲睡,在房间的沙发上和地上,躺着三个人,电视还开着,播放着一个很老的英文电影,声音很小,伴随着沙沙的声音。

韩瑾瑜已经疼的快没了知觉,只不过一直在支撑着,他必须要出去去见宋疏影,就像是宋疏影昨天在离开前,最后对他说的那句话:“如果你换我出去,你死了,我会恨你一辈子,这个孩子我一定不会要!”

所以,他必须没事。

张艾早就被带到了另外一间房内,吃了安眠药,强制睡下了。

对于张艾,韩瑾瑜的心情一直是比较复杂的。

当初张夫人为了把张艾送出国,就是想要让她远离这里的一切,可是,天底下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在阳光下,一切就都成了透明的,无处遁形。

张艾到底还是知道了,知道了,就看她是不是能想得明白,能走过这一关了。

韩瑾瑜闭目养神,但是一些及其细微的声音还是能够听到的。

就比如说,此时此刻,门口忽然极其轻微响了一声,他陡然睁开了眼睛,就看见一个人走到了面前。

这个人,就是那一次在救温雅女儿的楼里,为了张俊要报仇的那个小个子。

他手中拿着一柄匕首,就在韩瑾瑜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手中的匕首已经落了下来,正是朝向韩瑾瑜的胸口的位置,可以一刀致命。

韩瑾瑜在这种时刻,一点都不能放松,从床上翻滚下来,匕首一下子扎进枕头里,再拔出来,枕头里的羽毛飞了起来。

在一边的韩澈原本睡的迷迷糊糊,听见响声一时间也嚯的睁开眼睛,就看见不远处一个手持匕首的人正在向韩瑾瑜挥舞着,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冲过去拉手里拿刀的这人。

“韩瑾瑜,你害死我张俊哥,我要让你偿命!”

韩瑾瑜堪堪躲过一刀,但是他总归身体并没有下手的刀子快,这一次刀子就扎进了他的右臂,他闷哼一声,刀子被生硬的转动了一下拔了出来,鲜血迸溅出来,溅了他一脸。

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韩澈一下子抱住了这人的腰,一只手卡在他的手腕上,试图去夺去匕首,“你冷静点!”

但是,手执匕首的这个人好像是疯了一样,被鲜血一激,更加狂乱,手中的匕首胡乱挥舞着,“杀了你,哈哈哈,杀了你,报仇,报仇!”

韩澈死死地卡主这人的胸膛,匕首在手臂处只差一毫,他给了这人的肚子一拳。

韩瑾瑜抬脚,因为角度问题,他一下子踢向面前这人的腿弯,而后面的韩澈趁着这人分神的片刻,便抬手将这人手中的匕首给夺了。

“韩澈你这条狗!你也不得好死!”

韩澈手中握着匕首,外面几个绑匪听见动静就都向这个房间跑了过来,自然也就看见了这一幕。

韩澈说:“我说过,现在韩瑾瑜的命是我的,在我拿到韩氏的股份之前,你们一个一个都不能动他。”

几个绑匪互换了眼神,走出来打了几句圆场,便拉起来被韩澈按在地上的这个人要出去。

这人仍旧是不死心,在临走前,抬脚在韩澈小腹上踹了一脚:“你也不得好死!”

韩澈没有动,只是冷笑了一声,等他们都离开之后,韩澈才做出疼的呲牙咧嘴的表情,手中的匕首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

韩瑾瑜经过刚才一番激斗,现在肋骨处已经隐秘的疼痛又重新袭来,而在手臂上被扎的这一刀,新的疼痛叠加,他皱着眉,靠在身后的墙上,喘着粗气。

“韩澈,你现在在与虎谋皮,等到他们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绝对不会放过你,他们这些人,全都是亡命之徒,你懂不懂,杀人放火的事情都做过。”

“不用你管。”韩澈说,“也不用谢我,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

韩澈说完,便转身开了卫浴间的门走进去。

韩瑾瑜强压着肋骨处,眼角的余光忽然看到窗外一道黑影,他心头一凛,窗子已经从外面打开,从外面荡起来两个人,全副武装,飞快的解开身后的绳子,让韩瑾瑜过来,拉了他一把,要系在他腰上。

韩瑾瑜吃惊之余,已经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韩澈在上过厕所之后,洗了手出来,房间已经是空空如也,窗子大开着,窗帘被夜风刮的猎猎作响。

顿时,韩澈头脑中一片空白。

韩瑾瑜跳楼了?!

怎么可能!

韩澈吓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他飞快的跑到窗前,向楼下看,并没有看见楼下有人影!

也就在同时,他反应过来,察觉到身后有人,忽然转身,愕然瞪大了眼睛:“来人,有……”

一句话没有说完,脑后就是一下重击,眼前一下子黑了,瘫软在地上。

………………

找朱芊芊,用朱芊芊和儿子来对韩澈进行掣肘,是到最后别无他法的时候,迫不得已的选择。

而现在,对于朱芊芊来说,心里好像是擂鼓一样。

赵烈的对讲机里一会儿传出来一声“完毕!”,让朱芊芊听的胆战心惊的,一边抓着宋疏影的手,等到松开的时候,发现宋疏影的手腕上都是一片青紫。

“啊,对不起!”

“没关系。”

宋疏影笑了笑,拍了拍朱芊芊的手背。

朱芊芊看着宋疏影现在这样子,挺着大肚子,却一点都不慌不忙,“你为什么一点都不紧张?你不是很在乎韩瑾瑜么?”

宋疏影笑了笑:“是啊,但是在乎一定要表现出来给别人看么?我现在很在乎韩瑾瑜,韩瑾瑜也知道我在乎他,就够了。”

朱芊芊紧张的不仅仅有韩澈的安危,其实还有韩澈这一次出来之后的结果。

宋疏影问:“你为什么要把小豆留给韩瑾瑜的妈妈照看着?”

朱芊芊低着头,双手绞着衣服上的穗子,“我婆婆不在家,去外地了,没人照看,我才抱去给谷阿姨照看着的。”

宋疏影笑着摇了摇头。

朱芊芊睁大眼睛,“真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宋疏影耸耸肩:“你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做。”

不过,过了一分钟,朱芊芊还是说出了口,声音很低——“我想给阿澈留一条可以选择的路,不让他万劫不复,他可以选择孩子,可以选择家,还可以回头。”

其实,韩澈本质上并不算坏,这是真的,他还会在最后关头紧张韩瑾瑜的生死,就算他紧张的或许只是韩瑾瑜手中的那些股份,却最终也是在最后救了韩瑾瑜一命。

从黑暗的大楼里出来了两个身影,并排走着,一个人搀着另外一个人。

宋疏影心里一紧,从车上下去,向前走了两步,站在赵烈身边,和他并排站着。

之所以选择和赵烈并排站着,他知道赵烈身为队长,身上也有配枪,一旦是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现的话,她也不会有事。

在宋疏影看清楚来人究竟是谁的同时,身边的赵烈同时开口:“是韩瑾瑜。”

但是,韩瑾瑜受伤了,很重的伤。

宋疏影心急地向前跑去,一手托着自己的肚子,避免伤到孩子,她一把抓住了韩瑾瑜的手,“你怎么样?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一边的一名特警说:“韩哥送医院吧,他肋骨断了,被砍了一刀。”

韩瑾瑜唇瓣苍白,却安抚的拍了拍宋疏影的手,“别担心,死不了。”

宋疏影笑了一下:“我知道你死不了,你要是这么容易就死了,你就不是韩瑾瑜了。”

这边的一名特警已经向赵烈把楼上的情况都说清楚了,情势控制住了,一个人在反抗,在腿上开了一枪,现在正在排查大楼里安装的炸弹。

赵烈点头,说:“干得不错。”

他即刻打电话,“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嗯,好,回来等着庆功宴!”

这些绑匪不是傻子,并不会把所有人都聚集在一个窝点,赵烈跟了这个案子许久,早就已经把这些人调查的清清楚楚,就等着这样的一个时刻,一锅端。

韩瑾瑜脸色很差,灰白,应该是失血过多,赵烈吩咐道:“小王,你开车到前面,送瑾瑜去医院。”

韩瑾瑜摆了摆手:“不用了,我到前面打车……”

赵烈拍了拍韩瑾瑜的肩膀,“有车送你,你就别推辞,反正是公车。”

在一片月影下,宋疏影扶着韩瑾瑜,一步一步向前走。

不远处,朱芊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从车内下来了,站在车前,在看见韩瑾瑜的时候深深的低下了头,“大哥……”

韩瑾瑜的目光在朱芊芊脸上停留片刻,便离开了,在宋疏影的搀扶下,继续向前走。

上了车,宋疏影拿来一瓶矿泉水给韩瑾瑜,前面小王发动了车子。

宋疏影扭头看了一眼伫立在夜色中,愈行愈远的大楼,深深的闭了闭眼,抓住韩瑾瑜的手。

还好。

这一次的行动,是在黑夜的掩盖下进行的,悄无声息,当黎明的光辉在天边慢慢显现的同时,行动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当韩澈等众人带着手铐从大楼里出来的同时,朱芊芊哭着捂住了嘴,“阿澈……”

韩澈看了一眼朱芊芊,嘴角衔着一抹冷嘲,哼了一声,上了警车。

朱芊芊哭着向前走了两步,“阿澈!我会去看你的!”

两辆警车在道路上开走,朱芊芊忽然嚎啕大哭,蹲了下来,抱着自己的双腿。

身后,赵烈悄无声息的走过来,把烟蒂扔在地上,“如果我是你,现在就不会在这里哭,现在要做的,就是去请一个好律师。”

朱芊芊抽噎了两声,止住了哭声,抬头看了一眼赵烈,咬了咬牙站起来。

“你们不能直接放了他么?”

赵烈摇头:“不能,必须按照死法程序来做。”

朱芊芊看着天边亮起来的天光,咬着唇,点了点头,“我去找律师。”

………………

事件结束,韩瑾瑜受了伤,在医院里住了两个星期,就搬回到半山别墅去了。

虽然已经告一段落了,但是毕竟宋疏影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出生,现在还是关键时刻。

有关此次案件的报道,宋疏影和韩瑾瑜的信息,赵烈已经让局里给压了下来,一字不提,既然韩瑾瑜已经脱离了,就不必要因为这些事情把他再度扯进来,影响到正常的生活。

顾青城接韩瑾瑜和宋疏影回半山别墅的当天,便直接把半山别墅的房产证给拿了出来,“就当是我送给你们的新婚礼物。”

宋疏影看着这套别墅房产证上她和韩瑾瑜两人的名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几百万的别墅就这么送出来了?那一套怎么够,少说也要两三套吧。”

顾青城耸了耸肩:“宋姐,你把我卖了吧。”

“卖了你,也不一定有人买。”

宋疏影原本是开玩笑的话,但是站在顾青城身后的董哲却是开了口,十分认真地说:“有人买的。”

宋疏影:“……”

顾青城阴沉着脸抬脚就踢,“滚出去。”

董哲临走前还不死心的又加了一句:“真的有啊,我都见到了!”

在别墅里,韩瑾瑜的伤都是宋疏影给上药包扎了。

宋疏影挺着肚子站在韩瑾瑜面前,韩瑾瑜低头鼻尖好像都能戳到她的大肚子似的。

伤口在刚开始有些可怖,因为匕首是直接扎进去的,在拔出来的时候还转动了刀柄,血肉模糊。

韩瑾瑜说:“我自己来吧……”

宋疏影按住他的手:“我来,你又不是第一次受伤了,以前比这更恶心的我都看见过。”

韩瑾瑜抽了抽嘴角。

恶心?

这是什么用词?

包扎好伤口,韩瑾瑜握住宋疏影的手,说:“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宋疏影坐下来,翘腿在韩瑾瑜身上,“这是你说的话,我记着了。”

虽然说,韩瑾瑜保证这一类的话,几乎从来都没有算数过。

给韩瑾瑜包扎之后,宋疏影忽然俯身抱住了他的腰,以一个十分难受的姿势。

韩瑾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伸手拉她,她却先一步站起身来,掸了一下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我去找我妈。”

席美郁毕竟也是心有余悸,看见女儿安安全全地重新回来,她也就什么都看开了。

这一次也算是有惊无险,过了不久,宋疏影肚子里的孩子明明已经是足月了,经了一场这么大的变故,也一点没动静,等到了预产期,依旧是没有一丁点的动静。

一向是十分镇定的席美郁都有点着急了,特别打电话给妇产科的专家医生,然后让宋疏影去医院做了检查,羊水没有破,也没有要生产的迹象,便说:“一般在预产期前后两个星期都是正常的,不用担心。”

宋疏影是这个医生见过的最怡然自得的孕妇了,到了待产的这个时候,出了发福丰腴了,走起来小碎步如飞,还哼着歌儿。

在楼下,宋疏影见到了何淑慧。

“淑慧!何淑慧!”

何淑慧一直在向前走,也没有注意到有人叫,一边的小护士听见了,说:“何医生,刚才那个孕妇是不是在叫你啊?”

“啥?”

何淑慧转过身来,一眼就看见了脸上快要笑出褶子来的宋疏影,眼光从头打量到脚,再看着她丰腴的脸蛋,“宋疏影!老天啊!你是不是快要生了!”

宋疏影拉她过来,“预产期到了,但是我儿子就是没有要出来的意思,只好……等着了。”

正好何淑慧做完了手术,也快到了下班时间,便找主任口头请了假,陪着宋疏影出来去逛了逛商场。

韩瑾瑜没有跟进来,在外面的车内候着。

何淑慧感叹了一句:“你和苏莹莹都找了一个好老公。”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们逛街的时候,他们从来都不在后面跟着啊,我就烦女人逛街男人在后面跟着,那种一脸不愿意的表情。”

宋疏影听了哈哈大笑:“算了吧,这就算是好老公了吗?”

“当然了。”

商场外面,车内,韩瑾瑜拿起手机来给宋洁柔打了电话。

宋洁柔那边很吵,还有人在叫喊的声音。

之前韩瑾瑜就已经起草好了离婚协议书,往宋洁柔的邮箱里发了一份,但是犹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回信。

韩瑾瑜知道,宋洁柔现在主要是在忙徐婉莉的事情,徐婉莉又是疯又是傻又是整容,这件事情几乎已经耗费掉了宋洁柔所有的精力,果然,这一次接通电话,宋洁柔说:“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看过了,我现在在精神病院给莉莉看医生,这两天她情绪实在不稳定,我过两天签了字给你快递过去。”

就算是离婚协议书,现在都需要靠邮寄的方式。

只不过,韩瑾瑜现在却不曾想到,除了人祸之外,还有天灾,下一次再让宋洁柔签字的时候,宋洁柔已经住院需要手术了,生死一线,生命往往都是这样脆弱。

………………来医来血。

一周之后。

宋疏影在下楼的时候,忽然觉得肚子一阵疼痛,大叫了一声,扶着楼梯栏杆,一步都不敢移动,在楼下的保姆张嫂赶忙就跑上来,扶着宋疏影:“怎么样?”

就在一瞬间,宋疏影就疼的受不了了,说话的实话漏风,从齿缝间透出来:“要生了……”

虽然宝宝在肚子里一向很乖,即使这个当母亲的怀着他的时候,经历了很多事情,折腾的时间也不算短,都安安静静的不闹腾。

可是,这一次生孩子,因为宋疏影执意是要顺产,结果在产房里鬼哭狼嚎了将近十个小时,最后完全虚脱的没了力气。

韩瑾瑜穿着防菌服在一边陪同着,任由宋疏影把他的手腕掐的青紫,还一边安慰她:“你别紧张,慢点来……”

“我不想慢点来,我想快点把这个小鬼头生出来!”

宋疏影被折腾的已经快没了力气。

其实,韩瑾瑜比宋疏影还要紧张,额上的汗都流下来挂在眼角,都没有敢动一下擦。

宋疏影虚弱地看着韩瑾瑜,脸上全都是汗,脸色白的很,一双眼睛却好像是水洗的黑曜石一般,黑白分明。

“韩瑾瑜,我给你生儿子了。”

韩瑾瑜握着宋疏影的手,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很高兴。”

不由得,韩瑾瑜就红了眼圈,从眼角流下,一滴液体浸润了口罩边缘,不知道是汗水还是眼泪。

医生和护士也一直都在努力着,如果顺产还是不行的话,那就只能是剖腹产了。

“用力!”

宋疏影抓紧韩瑾瑜的手,用力,再用力,终于——“哇……”

传来了婴孩的哭声。

韩瑾瑜倾身,摘了脸上的口罩,在宋疏影额上吻了一下,“谢谢,谢谢你,疏影。”

………………

宋疏影生下了一个男孩儿,七斤七两,算是正常体重范围内的,不过,就连医生也说营养太好了,所以生的时候就困难了点儿。

这个小男孩儿叫安安,是裴昊昱小盆友给起的名字。

裴昊昱小盆友经常看着这个奶白奶白的小孩儿,然后在他面前做鬼脸,伸手要摸他的头,却被外婆在后面给拦着了:“不要动安安的头。”

裴昊昱转过来,瞪大眼睛:“为毛?”

好娇贵啊,脸不能摸现在连头也不能摸,他想要当哥哥啊!当哥哥连弟弟都没有摸过都没有抱过,回去上学的实话怎么把切身体会给慕小冬显摆啊。

席美郁抱起来安安,单手托着他的头,再三告诫裴昊昱不要乱摸,才给他看:“你看,这里有软软的一层,好像还在呼吸,看到了么?”

裴昊昱诧异的瞪大了眼睛:“看到了!好神奇啊!”

“等到安安的骨头长好了,你就可以摸了。”

裴昊昱听了外婆的解释,顿时觉得汗毛直竖,那外婆的意思是现在小弟弟的头还没有长好么?还有一个洞,天啊,太可怕了!

裴昊昱赶忙就上上下下摸自己的头,前后全都给摸了个遍,幸好,都是硬硬的骨头,都长好了,长舒了一口气。

宋疏影和韩瑾瑜都算是新升任当父母的,看孩子的时候,未免就手忙脚乱,有时候问在六年前就已经当上爸妈的裴斯承和宋疏影一些育儿经,宋予乔站起来,“我去给安安弄奶粉。”而裴斯承索性连抱都抱不好,换个尿片都能弄得自己一身糟。

不过幸而有席美郁在。

席美郁也不能一直都留在C市,在加拿大那边的研究所已经再三打电话来催了,不过郑融那孩子先过去了,可以帮着做一些事情。

而且,还有一件难事,就是宋疏影的奶水不足。

医生给说了几个法子,可以催乳汁,毕竟婴儿还是喝母乳比较好。

席美郁便请了月嫂来,每天都熬一些汤水给宋疏影喝,另外再加上热敷,和……按摩。

当然,在月嫂教催乳按摩在胸部的几个穴位的时候,韩瑾瑜也在旁边看了,并且听的十分认真,时不时地还附和一两句,让宋疏影坐在床上好像是人体教具一样的感觉。

晚上,韩瑾瑜就实践了一下,宋疏影觉得有点燥热,刚想要推开韩瑾瑜,却听韩瑾瑜用十分认真的口吻说:“这么沉甸甸的,怎么就不出奶水呢?”

然后,啪的一声,韩瑾瑜右脸上印上了五个红红的指印。

在宋疏影坐月子期间,有不少人都来看她,就连张晓恬都大老远的从S市跑来了,带着女儿甜甜,还特别抱着已经三岁的女儿,对摇篮床里的安安招手:“安安小宝贝,这是你童养媳,看见没?你要快点长大啊。”

宋疏影听着张晓恬这种雷人的话,“你别教坏我儿子了。”

“切,我把我闺女给你当童养媳都不成啊。”

张晓恬是跟着老公来C市旅游的,顺道看了宋疏影,就继续自驾游去了。

送走了张晓恬,却不料,迎来了另外一个大熟人——朱芊芊。

看到朱芊芊的时候,说实话,宋疏影并没有太过于惊讶,她知道,朱芊芊迟早会来的。

“好漂亮的孩子。”

朱芊芊俯身在摇篮车上,拿了一个玩具逗他,安安忽然就咯咯的笑了两声。

朱芊芊也是当了母亲的,宋疏影问了她几句关于带宝宝的经验,忽然,摇篮车的安安忽然大哭了起来。

宋疏影叫来保姆给朱芊芊倒一杯水,顺带把安安抱出去。

朱芊芊坐在沙发上,盯着面前一杯缓缓冒着热气的水杯,似乎是看呆了一样,许久都没有说话。

宋疏影也不催促,既然朱芊芊来了,有些话,就必定是要说的。

朱芊芊似乎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才开口说:“疏影,我求求你,能不能帮帮我?”

宋疏影端起面前的一杯蜂蜜水,弯了弯唇角,“是帮你,还是帮韩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