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 还要我给你宽衣解带么?/曾想盛装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疏影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

“你再说一遍?”

韩瑾瑜笑着捏了一下宋疏影的脸蛋,“我离婚了。”

宋疏影仍然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韩瑾瑜一时间有点担心了。俯下身来叫了两声,“疏影?”

宋疏影忽然绽开了笑脸,笑的明朗,卷着电吹风的线放在架子上,“嗯,我知道了。”

她转身进了浴室,“你先换衣服。我帮你放热水,你去泡一下热水澡。”

韩瑾瑜默然地看着宋疏影进了浴室。过了两分钟之后走出来,笑着看向他:“我放好热水了。”

韩瑾瑜依旧不动。

宋疏影走过来拉着他:“还要我给你宽衣解带么?”

韩瑾瑜一把将宋疏影抱在怀里,现在宋疏影冷静的让他觉得不真实,有点虚无缥缈的感觉。

宋疏影抱了抱韩瑾瑜的后背,抬起眼眸,“快去洗澡啊,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一会儿水凉了。”

韩瑾瑜在宋疏影额上吻了一下,转身进了浴室。

直到浴室内响起哗啦啦的水声,一直僵立在原地的宋疏影才动了动,紧紧的咬着下嘴唇,红了眼圈。

她不常哭,哭的最痛的几次,都是在失去韩瑾瑜的那五年里,之后,就算是哭,也都是躲在没有人的角落里。自己哭,哭过了,然后走出去,重新笑对他人。

可以自己心里软弱,却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

宋疏影躺在床上,盖上被子,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

她以为自己云淡风轻的。但是现在,攥紧被角的手,已经暴露了她内心慌乱。

最初的最初,她也希望能在众人面前,站在韩瑾瑜身边,就好似在韩澈的婚礼的当天,她可以不必一个人走掉,可以留下来。

但是,后来的后来,她也想通了。

人生就是有很多的不圆满组成的,她在这里所缺失的,所受的委屈,在那边。已经得到了补偿。

就比如说和韩瑾瑜一起爬山,一起看日出,一起露营,那些美好的时光,真的足够支撑她度过所有灰暗的日子。

所以,能和韩瑾瑜在一起就已经足够。

但是,直到这一秒,她觉得,她还是在乎的,尽管是一个空头的名分,她也想要,实至名归。

浴室内。

虽然宋疏影给韩瑾瑜放了满满的一浴缸热水,但是韩瑾瑜并没有在浴室里呆多久,十几分钟之后便出来了,房间里留了一盏壁灯,宋疏影已经侧身睡了。

韩瑾瑜缓步走过去,抬手关掉了壁灯,床垫塌陷下去,他将宋疏影搂在自己的怀里,宋疏影有些迷蒙的睁开了眼睛:“困了。”

“晚安。”

………………

第二天,上午九点,韩澈的案子在第一法院开庭。

早上,朱芊芊醒的很早,醒来之后,儿子小豆尚且在睡梦中,她为儿子掖了一下被角,下了床。

朱芊芊到厨房帮保姆阿姨做早餐,她把饭菜端上桌,楼梯上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妈妈!”

朱芊芊从餐厅里出去,才看见小豆就站在楼梯中间,正揉着眼,“妈妈!”

“我在。”

朱芊芊走上楼梯,把小豆抱下来,“怎么不穿拖鞋就下来了?”

小豆抱着朱芊芊的胳膊不撒手,“我怕你又走了,不要我了,就像爸爸一样。”

以前韩澈曾经哄小豆睡过两次,但是醒来就不见了韩澈,并且是一连好几天不见踪影。

小孩子对于爸爸妈妈的事情,总是记得很清楚。

朱芊芊的心被这句话狠狠的戳了一下,她抱着小豆在腿上,“不会,妈妈不会不要小豆的。”

小豆睁着眼睛看向朱芊芊:“那爸爸呢?”

“……爸爸也不会。”

小豆的眼睛亮了亮:“是真的吗?爸爸还会带着我去海底世界吗?”

朱芊芊抓着小豆的小手,“会的。”

小孩子的世界是十分容易满足的,就比如说,韩澈撒手不管韩氏的业务之后的那段时间,带着小豆去海底世界,去游乐场,那段快乐的时光,小孩子都记得。

朱芊芊把小豆放在沙发上,“妈妈去做饭,你等妈妈。”

“好!”

小豆现在笑的时候都绷着嘴笑,因为口中掉了两颗牙齿。

朱芊芊转身,就看见站在面前的宋疏影。

她笑了笑:“你也起这么早?”

宋疏影点了点头:“今天开庭,韩瑾瑜要去上庭作证。”

朱芊芊的眼光躲闪了一下,“谢谢。”

本来和沈律师约好的,韩瑾瑜可以不必亲自上庭,在下面做一份证人口供就可以了,但是为了保证真实性,韩瑾瑜还是决定上庭作证。

朱芊芊带着小豆上楼去换衣服,在经过卧房,韩瑾瑜刚好从房间里走出来,系着衬衫衣扣。

韩瑾瑜微微一笑,颔首。

朱芊芊俯身对儿子说:“小豆乖,你先自己去刷牙洗脸,妈妈一会儿就过去。”

韩瑾瑜一听,已经停下了脚步。

朱芊芊看着儿子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门口,才转身看向韩瑾瑜,“大哥,谢谢你帮阿澈。”

“我只是把我看到的事实说出来,他所做的错事,应该有所惩罚。”

朱芊芊低着头:“我知道的,还是谢谢你,我代替阿澈谢谢你。”

吃过早餐,一行人开车去了法院。

因为小豆还小,进入法院看庭审,还是会对小孩子造成影响。

韩瑾瑜要进去,朱芊芊也必须要进去,宋疏影说:“那我留下来看着小豆。”

小豆拉着朱芊芊问了三次:“妈妈你一定会出来的是不是?”

朱芊芊点了点头:“一定会。”

看着那两个人进了法院,宋疏影拉着小豆坐下来,“小豆,怎么这么黏妈妈?小豆是男子汉。”

小豆坐下来,噘着嘴:“阿姨,不是的,我是男子汉的,但是上一次在院子里和小朋友玩儿,他们都说我是个没有爸爸妈妈的小孩子,但是我有爸爸妈妈啊,虽然我爸爸总是回家很晚,我妈妈把我留给谷奶奶很长时间,但是我是有爸爸妈妈的。”

听了小豆说了这么多的话,宋疏影仔细看了一眼小豆的眉眼,点了点头:“嗯,我知道,有的。”

能看的出来,小豆的眉眼和韩澈是很像的,特别像是韩澈的翻版。

法院内,庭审开始。

这一次涉案的人员被一个一个带上来,最后是韩澈。

朱芊芊在看到韩澈的时候,一下子捂住了嘴,眼泪盈满了眼眶。

韩澈看起来瘦了,落魄了,身上穿着灰色的囚服,朱芊芊记得,韩澈曾经说过的,韩澈不喜欢穿灰色的。

检察院做陈述,然后是被告做陈述,律师辩解,证人上庭作证。

整个过程持续了两个半小时。

休庭,半个小时之后,做出判决。

………………

小豆早上醒的太早,在等待的时候已经困了,宋疏影便让小豆在车里睡一会儿,给他盖上了毯子。

小豆还再三叮嘱:“阿姨,我妈妈出来你一定要叫醒我。”

“好,你已经说了三遍了,快睡吧。”

宋疏影靠在后车座上,看着这个已经很困了,却固执的要等朱芊芊出来的小男孩,不由得摇了摇头。

不管大人再如何,小孩子都是无辜的。

不多久,宋疏影透过车窗,看见韩瑾瑜从里面走出来,她转头看了一眼在车座上缩成小小的一团的小豆,开了车门下车。

“结果是什么?”

韩瑾瑜说:“判了十年。”

十年……

用沈律师的话来说,意料之中,并没有超出预想,毕竟是这一次绑架勒索的主谋。

“张艾呢?”

宋疏影当然没有忘了,那天在那个房间里,张艾也在。

韩瑾瑜说:“张艾没有量刑。”

在最开始,确实是张艾参与把宋疏影骗走的,但是她也是被人利用了。在那间房子里的那几天里,张艾也是被那些人控制了,甚至殴打,打安定剂,甚至于猥亵。

那些人借由张老的名义,却做着一些完全违反初衷的事情,连张老的孙女都不放过。

宋疏影点了点头:“她也是被蒙蔽了。其实,去年张老的事情发生之后,张夫人只想要把张艾送到国外去,那个时候如果告诉她了,也许有了时间接受,也就不会有现在这种事情发生了。”

到底还是选择了逃避。

但是这世界上哪里会有不透风的墙,如果早些时候张夫人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张艾,可以免去以后的诸多事情了。

宋疏影问:“她已经想通了么?”

韩瑾瑜摇了摇头:“她前几天割腕自杀了……”

宋疏影吃惊道:“割腕自杀?!”

在温室中的花儿,如果没有经过风浪的,很容易折断。

“不过送到医院抢救了过来,”韩瑾瑜摇了摇头:“解铃还须系铃人人。”

系铃人?

转瞬,宋疏影已经想到了,这个系铃人是谁。

………………

张艾的情况与别人不同,她在这一次的绑架中,虽然也有主观意识,却是完全被人利用了。

就在庭审的时候,赵烈已经陪同张艾来到了第一监狱。

张艾脸色很苍白,手腕上还缠着厚厚的一层纱布,已经脱离的危险期,但是,割腕的右手,却永远不能用力了,就算是握笔写字,都已经成了问题。

进入了监狱大门,张艾忽然顿住了脚步。

“赵队长,我不想去见我奶奶了。”

赵烈停下脚步,“为什么?”

“我怕她……失望。”

“如果你不去,她才会更加失望,”赵烈说,“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所有都可以问你奶奶。”

张艾停下脚步想了很久,才抬步继续向前走。

她犹豫了。

就算是到了现在,她都不相信,爷爷原来做的都是违法的事情,为了钱,不惜杀人放火。

她一步一步挪着,等到狱警打开了面前的铁门,她看见了已经两鬓斑白的奶奶,愕然地瞪大了眼睛。

“奶奶!”

张夫人并不是张艾的亲奶奶,但是,却是张夫人看着张艾一点一点长大,从张艾记事开始,张艾的记忆里就有一个十分年轻漂亮的奶奶,甚至于上小学的时候,别的小朋友都指着张艾问:“那是你妈妈么?好漂亮。”

可是,原来雍容漂亮的女人,到现在却头发花白,脸色暗淡,脸上凭空添了许多皱纹。

“艾艾,来,你过来。”

张夫人对站在门口的张艾招了招手,张艾挪动脚步走进来,身后的门便关上了。

就上一次韩瑾瑜和宋疏影来监狱里看她,她都想过,最担心的就是张艾,因为张艾太过于单纯,有些不明便是非,而性格却是十分硬气的,如果知道爷爷的事情是韩瑾瑜导致的,肯定会报仇,会被人利用。

果然,她想的没错。

张家,真的就仅存了一个豪气的孙女,什么儿子孙子,全都一个个不顶用。

兴许还没有被这样的社会把个性打磨的圆滑吧。

张艾看着站在铁门旁边的一个狱警,心里有些忐忑。

张夫人过来拉住张艾的手,“来,艾艾,你坐下来。”

张艾两只手都在颤抖着,却没有坐下,而是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奶奶,都是我不好,我错了……”

张夫人笑了笑:“你哪里错了?”

“我不该……不该……”

张艾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而眼泪却滂沱了。

张夫人拍了拍张艾的肩膀,“奶奶看过报纸了,奶奶没有生气,你也是被骗了,奶奶生气的是,你为什么连自己的命都不珍惜!”

张艾被张夫人陡然提高的声线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着奶奶。

张夫人拉着张艾的手,让她看着她自己的手腕,“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珍惜你自己的命,那别人也都会珍惜你的,艾艾,你一定要时刻记着,不管做错了什么,都是有机会去改正的,而不是寻死,死了并不是刻意解决问题,你是把问题全都留给活着的人了!”

张艾咬着唇,唇瓣发白。

“奶奶,我还想问……韩哥和宋姐姐都说,爷爷那个时候做的是违法的事情,甚至有几次,他明明知道会死人,却还是……是不是真的?”

张艾有些语无伦次,她几乎都不知道该怎么样组织语言了。

“你先起来。”张夫人拉张艾起来,不让她在地上跪着,“艾艾,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完满的,就算是光明普照的地方,背面也会是阴暗,你十八岁之前看到的,全都是爷爷给你营造的一个光明面,等到你出去,去了美国,从报纸上,从网上,看到的信息,是黑暗面……”

“报纸上网上,他们说的都是假的!”张艾握紧了拳头,“记者只是会报道一些吸引人的噱头!奶奶你告诉我,都是假的!”

张夫人拉紧了张艾的手,“那些事情,是真的。”

张艾瞪大了眼睛,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那些事情,都是真的……

看到报纸上说的,是一种感觉,听到韩瑾瑜宋疏影口中说的,是一种感觉,现在,亲耳听到张夫人口中所说的,却是另外一种感觉。

张夫人说:“艾艾,你总归是要面对的。”

过了几秒钟,张艾忽然嚎啕的哭出声来,抓住张夫人的手,埋在她的怀抱里,痛哭失声。

张夫人这一次没有安慰她,只是拍着她的肩膀。

有时候,哭也是一种成长。

“艾艾,哭完了,就重新站起来,你已经长大了,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张艾是在三天后,乘飞往美国的航班。

在临行前的夜晚,她写了一封信,手写的,地址是半山别墅,收信人是宋疏影。

写好信封之后,放在一边,手腕已经有些抖了。

台灯灯光下,她笑着摇了摇头。

为什么会想到要死,为什么会割腕,为什么会割右手,导致现在拿笔写字都没有力气。

张艾端端正正坐着,换了左手写字,写的歪歪扭扭,她直接把信纸撕的粉碎。

想要给韩瑾瑜和宋疏影两人留下一份好的回忆,现在却连漂亮的字迹都已经再也没有了。

但是,就算是用左手写出来的字,也是她自己亲笔写的,不是假的。

一张信纸,张艾从夜晚十点,写到凌晨一点,揉了揉眉心,看着信纸上好像是蝌蚪文一样的幼稚字体,笑了。

真的是重新开始,就连写字,都要从头学起了。

她把信纸折叠起来,放进信封内,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想起今天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奶奶说的最后一句话——“张艾,要向前看。”

………………

隔天,上午。

半山别墅的张阿姨出去买菜,正好遇上了过来送信的邮差。

现在这年头,写纸质的信,真的是不多了。

不过,从这信封上的字迹来看,倒真的是娟秀漂亮。

宋疏影正推着婴儿车在花园里走动,听见张阿姨叫了一声:“宋小姐,你的信!”

“哦,谢谢。”

宋疏影看了看信封上的字迹,忽然想起了去监狱里看张夫人的时候,张夫人给拿来的那封信上的字,是张艾的。

她拆开信封,里面只有单薄的一张信纸,然而信纸上的字,却让她大吃一惊了。

字体歪歪扭扭好像是火柴棍堆成的,比刚开始学写字的小学生都还不如。

只不过,能看得出来,她是写了很久。

宋姐姐: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C市了,或许乘坐航班在空中,或许已经降落在大洋彼岸的洛杉矶了。

提笔写这封信,我觉得有很多很多话想要说,但是真正到落笔,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先说一声,对不起。

我知道你们不会怨我,但是我依旧会说一声,对不起。

我真的是一心想要报仇,因为你们伤害了我的家人,毁了我的家,就算是现在,我都觉得,如果我再见到你们,也绝对不会像以前一样了,拉着你让你帮我参考衣服,给我换发型,或者去参加派对,给我建议该如何追男生。

但是,你们又是给了我第二次性命的人。

经历过生死,感悟真的有所不同,第一次在火场中,我甚至不清醒,一直在昏昏沉沉,睁开眼睛看了第一眼,是宋姐姐,第二眼,是韩哥。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这两个人,是救我命的人,我会记住一辈子。

但是,现在,我真诚的说一声对不起。

其实,我原本是有一点喜欢韩哥的,但是韩哥和你才是真的很般配,而我不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丫头,我其实连说喜欢的资格都没有的吧。

宋姐姐,其实你说的是对的,出去走走,去散散心,真的开阔眼界,真的心大,哪里都是舞台。

写到这儿我觉得我左手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有些话以后还是发邮件给你。

最后,不要嫌弃我矫情,预祝宋姐姐和韩哥:新婚快乐。

………………

韩澈被判十年。

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倘若是在监狱里,这十年,就会被无限期的延长再延长。

一天下来,他都好像过了一个月,乃至于一年。

度日如年,说的就是这种生活。

适应之后,便开始白天出去去做一些力气活,或者放风,晚上回来睡觉,好像是纯粹的机械运动。

直到这个周末,门被外面的狱警打开,“韩澈,有人来看你。”

“是谁?”

“朱芊芊。”

韩澈愣了一下,在沉吟片刻之后,仍旧是起身,跟着狱警出去。

这是在法庭上见到的那一幕之后,第二次见面,三个月的时间,两人就在法庭上远远地看了那么一眼。

朱芊芊不来看韩澈,是怕看见韩澈落拓的容貌,会心里忐忑不安,会难受,会哭。

果然,这一次见到韩澈,她只觉得,韩澈都没有曾经那种意气风发的模样,就像是在初见的时候,一起去登泰山,他站在泰山山顶的石头上,眺望远方,对朱芊芊讲他心里所想,讲他的志向。

韩澈坐下来,抬眼看着面前这个已经同床共枕了七八年的女人,从一个天真的小姑娘,已经成为一个孩子的母亲。

“你还好么?”

朱芊芊笑着,一双眼睛闪烁着光芒:“很好。”

韩澈问:“沈律师拿给你的那份协议书,你看过了么?”

协议书……

离婚协议书。

朱芊芊脸上的笑僵了一下,低下头,从包里把一份协议书拿了出来,还有一支笔。

她依旧笑着,拿起笔,把协议书翻到最后一页,这一页上已经有了韩澈的签名,唯独缺少朱芊芊的亲笔签名。

她问:“真的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么?”

韩澈低着头,额前的乱发把脸庞都遮住了。

“十年的时间,太长了。”

朱芊芊问的有些急迫,“那如果我能等的到呢?”

韩澈说:“别等。”

十年的时间,他已经不想在耽误朱芊芊了。

他欠她很多,注定是还不了了,那就让她去找她喜欢的人吧。

朱芊芊抬笔在签字的位置写上了自己的名字,“阿澈,我现在签字,你可以委托给沈律师去和我办离婚,但是我还是想要问你一句……你爱过我么?”

韩澈抬头看了一眼朱芊芊,看着这个眼睛里已经满含着泪水,嘴角却固执地向上翘起的女人,说:“没有。”

朱芊芊深呼吸了一口气,笑了一下,眼睛一弯,眼泪掉落下来,“没关系,真的没关系……那打扰你了,我走了。”

朱芊芊起身走到门口,听见身后韩澈说:“如果遇上一个好男人,你不用顾及到我。”

“好,我会的。”

朱芊芊忽然转过身来,重新走到韩澈面前,一下子扬起手来,在挥手下来的同时,韩澈闭了一下眼睛。

但是,预料之中的巴掌并没有下来,而是一个吻。

朱芊芊在韩澈的脸上吻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再见。”

韩澈摸了一下脸颊上尚存的温度,看着朱芊芊的背影,许久都没有动,直到身后的狱警过来催促。

过去的五年,乃至于过去的十年,我没有喜欢过你,没有爱过你,一直到现在,此时此刻,我才喜欢上你。

晚了么?

也许晚了。

十年,等我出去,应该是比物是人非更加让人撕心裂肺的一个词语吧。

所以,我现在能做的,也就是放你走吧,不在绑在我这种人渣身边。

朱芊芊一直强忍着的泪水,等到从监狱里出来,才开始肆虐。

她没有打车,从监狱一直到路边,一直在哭。

幸而没有带小豆过来,要不然要怎么向孩子解释。

包里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朱芊芊用纸巾擦了眼泪,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沈宸良。

她接通电话,尽量压制住自己嗓音里的哽咽,“沈律师。”

“嗯,韩太太,韩先生已经全权托给我办他相关的离婚事宜了,您什么时候有时间,离婚协议书可以带过来,我陪同你去民政局办理……”

朱芊芊打断了沈宸良的话,“沈律师,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请讲。”

“阿澈委托你办理离婚,我知道,你能不能告诉阿澈已经办了离婚,但是实际上,我不想去办。”

朱芊芊说的有点语无伦次,她皱着眉想了想,又把自己的意思重复了一遍:“我现在不同意离婚,我想要等到他出来之后再说,但是请你不要对阿澈说,我知道这样要求您很不礼貌,但是我恳请你,如果非要到了要说的时候,我会跟阿澈解释。”

电话另外一头的沈宸良微微皱眉,作为律师,其实是有操守,把事实真相告知委托者,但是现在……

“我现在不想问你原因,但是,如果我的委托人问我,我不会隐瞒,只会把事实真相说出来。”

朱芊芊有些急躁,怒斥:“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用不着一个外人插手进来!你现在在多管闲事!”

听筒内一时间静了。

朱芊芊这才意识到失言,连忙道歉:“对不起沈律师,我不是有意的,我刚才是急了才……”

“不用说抱歉,”沈宸良说,“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我的委托人不刻意询问我这件事情,我可以不告知,我能保证的就只有这样。”

“好,谢谢你。”

朱芊芊挂断电话,从包里,把当着韩澈的面签下的这份离婚协议书撕的粉碎,扔到了一边的垃圾箱里,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

“半山别墅。”

………………

小豆依旧是在半山别墅,不过半山别墅多了另外几个小孩子,他也就不会觉得闷了。

裴昊昱,言言,雪糕还有宋琦涵都来了。

因为宋予乔的婚礼刚过,这些被请来当花童的小孩子,也就留下来多住了几天。

宋予乔的肚子很大了,但是即使是这样,在婚礼上,也是新娘子最美,其他的都是绿叶衬托红花。

宋疏影陪同妹妹选了一些婚礼的照片,又把现场的视频剪辑了一下,配上音乐,刻了一个光盘给她。

“这是你姐亲自给你刻的,跟婚庆公司录制的不一样。”

宋予乔笑着,“那是当然啦,我一定好好保存!”

小豆和雪糕能玩儿到一块儿去,两个人都比较安静,面对着几百块的积木,就能堆两个小时一声不吭,只是偶尔抬头问一声:“为什么要把积木放在那里?”“因为坚固。”

宋琦涵照例是粘着裴昊昱屁股后面,手里拿着一个豌豆射手的面具。

裴昊昱对宋琦涵这个实至名归的小舅舅十分无语,为毛啊,要一直粘着他?他还有正经事要做呢。

“言言,我们晚上去看电影吧?”

(看电影!小火童鞋,你这是跟谁学的?才六岁的小屁孩儿就要约女孩子去看电影了。)来厅找巴。

当裴昊昱一张欠扁的粉嘟嘟的笑脸凑过来,言言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忽然在面前放大的这张脸,差点就亲到了她的脸,向后躲了一下,抱着一只玩具鸭子转身就上楼去了。

裴昊昱已经无数次的受挫了,但4,他就是愈挫愈勇的斗士!

他跟在言言后面上了楼,“言言你要去哪儿啊?我也要去!”

宋疏影坐在沙发上,对宋予乔说:“哎,你儿子喜欢上高冷女神,注定要受苦头了。”

“小孩子嘛,都是玩儿玩儿的,”宋予乔一点都不在意,“顺其自然吧。”

之前她也觉得小孩子过分早熟不好,还和裴斯承深入讨论了一次,结果真的就“深入”讨论了好几次。

门口响了一声,张阿姨已经走过去开了门。

是朱芊芊回来了。

宋疏影起身,“去看过韩澈了?”

朱芊芊点了点头:“我已经买了机票了,我明天就回S市,小豆要上一年级了,两个月都耽误了,这几天麻烦你了。”

这一段时间,半山别墅都挺热闹的,朱芊芊一直觉得自己在这里是一个外人,格格不入,既影响到别人,也影响到自己。

宋疏影说:“你是几点的航班,我也要回去。”

“我上去看下航班号,顺便帮你订了票吧。”

“好,谢谢。”

等到朱芊芊上了楼,宋予乔才拉住了宋疏影,“姐,你要回去?去找韩哥啊,我就知道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

韩瑾瑜在韩氏公司里还有事情没有办完,前两天便先回去了。

“我这次回去,看看奶奶,妈一个人回去说,我觉得不大放心,还有韩瑾瑜的爷爷,总是要去见一见的。”

“那安安呢?”

“婆婆还留在这里,我过两天就回来了。”

等宋疏影上楼去收拾东西,宋予乔也有一句话还没有问出来。

韩哥也离婚了,和韩哥的婚礼到底要什么时候办呢?

夜晚回到华苑,宋予乔就对裴斯承说起有关于姐姐和韩哥的事情,已经十年了,她一直是默默地跟在韩哥身边的,甚至于韩哥的朋友都不曾知道宋疏影的身份。

裴斯承正在给宋予乔捏浮肿的小腿肚子,“是啊,前几天还有人问我是不是韩哥有个养女叫宋疏影的。”

“呸呸呸!”宋予乔在裴斯承后背上狠狠的打了一下,“胡说,要是我在现场,肯定要撕烂他的嘴!”

“去撕烂吧,梁小六说的。”裴斯承压根不在意,就这么把梁小六出卖了。

宋予乔眯了眯眼睛:“放心好了,我记住了!”

正在和夜色的梁小六打了个喷嚏,心想:谁在骂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