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就今天谈,等我/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他挂了电话。

乔蕊有些傻傻的看着已经被挂断打电话,咕哝一声,抓抓头,还有点没睡醒。

不过比起困,她又觉得有点饿了。

她爬起来,进了茶水间,给自己冲了杯麦片,慢慢喝起来。

八点二十的时候,电梯响了一声,乔蕊从麦片里抬起头,往外面望了一眼,果然看到景仲言正步履稳健的走进来。

她站起身,迎过去,嘴里还忍不住说:“景总,不好意思,都怪我睡着了,还害你专门跑一趟,我……”

“你这么笨是怎么活到今天的?”清冷的男音,说的第一句话,就让人欲哭无泪。

乔蕊愣了一下,有些委屈的扁扁嘴,嘟哝:“我不是故意睡着的……”

她话还没说完,景仲言就看到她手上喝了一半的麦片,眉心皱了起来:“没吃饭?”

乔蕊老实的摇摇头。

“去收拾东西,先吃饭。”

“那建议书……”

“带上,我也想看看,什么了不得的建议书,值得你饭都不吃。”

乔蕊:“……”

乔蕊挪着步子走回秘书室,简单收拾了一下手袋,又把建议书带上,再出来时,就看到景仲言已经按好了电梯,正在电梯口看着她。

她急忙加快步伐走过去,乖乖站在他身边。

景仲言是带乔蕊去了一间区内比较有名的私房菜馆,乔蕊看着价目表,突然变得没什么胃口了,一盘青椒土豆,换个名字叫“春意盎然”的,就要八十九一盘,八十九的土豆青椒,她能炒这个盘子的至少二十盘了。

她犹豫着,考虑怎么跟景总说换一家吃,可景仲言却直接对侍应道:“两人的分量,看着上吧。”

侍应应下,乔蕊惊讶的瞪大眼睛:“景总,你也没吃饭?”

“嗯。”

既然是景总自己都没吃,那乔蕊就无话可说了。

菜送上来后,乔蕊看着满桌子菜色,肚子就打鼓了,她看景仲言动了第一筷子,自己这才也跟着动筷子,夹了一块离自己最近的不知道什么菜,吃了一口,觉得味道果然不错。

一餐饭吃了一半,景仲言就放了筷子,闲闲的靠在椅子上,看着乔蕊大快朵颐。

乔蕊被人一直盯着,以为自己吃相难看,就坐起来,擦擦嘴,规矩了一点。

她那摸样,就像是不喜欢主人盯着自己吃饭的小奶狗,又委屈又可怜。

景仲言难得的笑了一下,不再给她压力,移开视线。

乔蕊这才继续吃,等到吃得差不多了,一边喝水,一边有些松懈的与景仲言闲聊起来:“景总,你说同样的食材,为什么人家做的这么好吃呢?是不是有什么秘诀?”

“嗯。”他淡淡的应一声。

“那是什么秘诀,我吃的时候,觉得是料底不一样,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景仲言抬眸看她一眼:“那道。”他指了指那道“春意盎然”:“光是土豆,就在鲍汁里面至少泡了十二个小时。”

乔蕊:“……”

竟然这么高级……果然这种菜色,比外面卖贵几十倍也是情有可原的。

吃完饭,乔蕊立刻把包里的建议书拿出来,有些忐忑的递到男人面前:“景总,你看看。”

男人接过,翻了一下,发现竟然有整整六页,再看看乔蕊那只受伤的右手,他将建议书放下,朝她道:“过来。”

乔蕊以后有什么问题,连忙走过去。

“把椅子拖过来,坐下。”

乔蕊眨眨眼,还是老实的搬了椅子,在他旁边坐下。

她一坐下,景仲言就伸手,抓住她的右手,开始解绷带。

“景总你干什么?”乔蕊吓了一跳,手想抽回来,可这男人力气太大,她怎么也抽不回来。

景仲言没理她,快速将绷带解开,发现没那么红了,但是肿还没消,就道:“医生交代八个小时换一次药,你的药呢?”

不是在说建议书的事吗?怎么突然要换药?

看她不吭声,景仲言蹙了蹙眉,直接捞过她的背包,果然在里面找到烫伤药。

“景总,我自己来就好。”乔蕊这才反应过来,急忙道。让高高在上的景大人替她换药,这么大逆不道的事,她怎么能做。

景仲言无视她的抗议,继续动作。他先用消毒药水,在她手背上清理一番,然后才沾着棉签,小心的涂着新药。

他的手掌很厚,托着她的手心,弄得乔蕊总觉得手心痒痒的,她不自觉想蹭了一下,男人警告的声音立刻响起:“别乱动。”

乔蕊立刻僵住不动了。

景仲言看她那蠢蠢笨笨的摸样,开口道:“最近几天,不要打字了。”

打字?

乔蕊愣了一下,看了眼被他放在膝盖上的建议书,顿悟了,就笑了起来:“景总,这建议书,我是左手打的,单手打字虽然麻烦,但是打着打着就习惯了,最后我打得还挺快的呢。”

“很光荣?”看她一副还沾沾自喜的摸样,他抬眼瞥她一下,声音冷冰冰的:“端个咖啡都端不稳,还能指望你做什么?”

乔蕊:“……”好吧,又被骂了。

换好了药,用新的纱布重新包好,景仲言擦了擦手,这才拿起那份建议书开始看。

见他看得认真,乔蕊忍不住紧张起来。

等景仲言看完,已经十分钟后了,他将建议书放下,深沉的黑眸盯着乔蕊,唇瓣微微抿着。

乔蕊被他这么严肃的表情,吓得头晕眼花的,难道建议书写得很差?还是她的两个方法都不能被采纳?

她咽了咽唾沫,艰难的问:“景总,不,不行吗?”

“两个方案,你想的?”

糟了,这么沉重的语气,看来真的不行。

乔蕊不禁耷拉下脑袋,有些可怜的点点头:“是……”

景仲言看她一副天都塌下来了的表情,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乔蕊感受到他手掌散发的温度,瞪大眼睛,不解的看着他。

“没人教过你,跟人说话,要直视对方?”

乔蕊扁扁嘴,没说话。

景仲言又捏紧她的下巴,凑近了些,放低了声音:“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说了不同意?”

嗯?

“景总?”乔蕊被他搞糊涂了,眨眨眼,有些莫名。

景仲言微沉的道:“永远不要低头,除非你对自己都没信心。”

可……她就是没信心啊。

景仲言平静的放开她,微微靠后,将建议书,丢进她的怀里:“方案可以试试,具体怎么操作,你自己定。”

“嗯?”乔蕊眨眨眼,幸福来得太突然,她还反应不过来:“景总,你是说,你同意了?”乔蕊一双眼睛简直是在发光了,她抱着建议书,仰着头像只求夸奖的小奶狗,两眼汪汪的看着他。

景仲言站起身,淡定的反问:“我像在开玩笑?”

不像不像,完全不像。

可是,乔蕊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而且……

想了想,她还是忍不住问:“景总,向秘书把这桩案子给我,是你授意的吗?”

刚才他看建议书的时候,表情分明是早知道这件事了,本来她还觉得之前自己睡的迷迷糊糊的,还没仔细跟景总解释,为什么自己要等他下班,结果他却好像什么都知道,看到建议书时,也一副淡定得不得了的表情。

那么乔蕊就忍不住猜想,或许这件事,就是他的主意。

“还不算太笨。”景仲言捞起椅背上的外套,朝外面走。

乔蕊连忙跟上,很是不解:“可是,景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案子好难,我想我可能最后也做不到……”

“试过才知道。”他走到收银台,刷了卡。

乔蕊看着他俊美的侧脸,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试过才知道,说的简单,但要是不成功呢,那最后吃不了兜着走的可是她。

在回去的车上,乔蕊一直闷闷不乐,也没说话,景仲言看她一眼,目光沉了沉,发动引擎。

“明晚约了国土部陈部长,现在有空生气,不如想想明天怎么说。”

乔蕊条件反射的反驳:“我没生气。”说完,才反应过来重点不是这个,眨着眼睛问:“明晚?国土部?”

“打电话的时候,你不是听到了。”

乔蕊张大了嘴,半天合不上来。

对了,国土部陈部长,她那个案子,不就需要接触政府官员吗?那陈部长可不就最合适了。

乔蕊想通这里,看景仲言的目光,又多了些光亮,心里更觉得,虽然景总人不好相处,但是作为上司,真是没话说,竟然还给下属搭人脉,简直是中国好上司。

景仲言透过反光镜,看到乔蕊一脸兴奋的摸样,嘴唇忍不住勾起。

立了功,才好升调到自己身边。

向韵是个好秘书,但心思太多了,不换不行,但临时换了,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顶替,而乔蕊,是最好的选择。确切的说,不是他提议乔蕊接这个案子,他只是漠视了向韵的刁难,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不在乎过程是怎样。

车开了十几分钟,就到了乔蕊家楼下,乔蕊道了谢,刚要下车,驾驶座的男人突然出声:“打算什么时候搬过来?”

乔蕊不明所以:“搬什么?”

景仲言挑眉:“装?合法夫妻,难道不应该一起住?”

“一起……住?”乔蕊不可思议:“景总,你是说,我们要一起……住?”

景仲言目光微沉的凝视着她:“别告诉我你没想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