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为什么还要搬到一起住/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是真的没想过,这件事,太疯狂了好吗!

“景总,我们的婚,不是假的吗?半年后就要离的,为什么还要搬到一起住?”

“假的意思是,结婚证是伪造的?”他凉凉的反问。

乔蕊:“……”结婚证当然不是伪造的,早上才在民政局办的,可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啊……

乔蕊咬着唇,一下说不出话来。

“这两天把东西收拾好,后天我找人来搬。”

“景总,我不想搬……”乔蕊都快哭了:“我们是假的,怎么能一起住,而且,我爸妈都不知道我结婚了,我要是突然搬家,他们就知道了!”

“所以?”

“所以我不搬!”乔蕊斩钉截铁。

景仲言眯了眯眼,看了她一会儿,突然笑了:“既然你坚持,那就算了。”

乔蕊松了口气。

“我搬过来也是一样的。”

乔蕊:“……”

景仲言看着乔蕊,突然倾身,凑近。

他这突如其来的靠近,乔蕊条件反射的往后面倒,景仲言嗤了一声,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颊上,他越过她,拉开副驾驶座车门,只听咔嚓一声,门开了。

“到底是你搬,还是我搬,明天告诉我。”

乔蕊几乎是落荒而逃的下的车,一路她头都没敢回,直走进了小区,慌张得好像后面有谁在追她似的。

景仲言坐在车上,看着她匆匆忙忙的背影,嘴角翘了起来。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要乔蕊答应和他一起住,估计还有些难度,不过不要紧,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这天晚上,乔蕊不负众望的,又做恶梦了,这次的梦比昨天的还恐怖,她不止是被狼群追,追到了,还被带到了狼窝里,然后狼大王告诉她,要把她养肥了,再一口吞掉,然后就在她周围摆满了食物,还凶巴巴的要把一定全部吃完。

梦醒后,乔蕊下意识的摸摸肚子,还觉得撑的很。

连着两天做噩梦,这简直就是噩耗,并且两晚都是在被景仲言刺激后,才产生的恶性反应,乔蕊有点担心的想,难道景总克她?

……

因为接了尚晨地产的那件案子,乔蕊手上原本的工作,就交给了一名实习秘书跟进,而她自己,就彻底忙开了。

一整个上午,她就在资料室,和地产部之间跑了好几趟,下午还要去旧楼那儿,接触那几家死也不肯搬的钉子户。

中午的时候,好不容易抽空吃个午饭,赵央在对面嫌弃的瞪她:“我说姐姐,你吃相能好看点吗?吃成这样,也不知道景总怎么看上你的?”

“我都要饿死了,你知道我早上多累吗?”早上因为那个噩梦,乔蕊一点胃口都没有,也没吃早餐,可到了公司,忙得脚不沾地,不到中午就饿得快休克了,现在这顿盒饭,简直是她的救援能量。

不过说到吃相,乔蕊还是放缓了速度,一边嚼嘴里的饭,一边问:“我吃东西,很难看吗?”

“你说呢?”赵央优雅的夹了一块青菜,放进嘴里,慢慢咀嚼起来。

看她这么斯斯文文的,乔蕊想到昨晚她和景总吃饭的时候,那时候也很饿,难道当时也是这个吃相?

难怪当时景总一直盯着她看,估计也是被她这么能吃吓到了。

不过,想到景仲言,就又想到他说的要搬到一起的事,今天早上太忙,她都没细想,现在停下来,她突然又惆怅了,她问赵央:“赵央,和不认识的人同居,是不是很奇怪?”

“不认识的人?”赵央想了想,道:“也不是很奇怪,我大学的时候,就是在学校附近租房子,四室两厅的房子,四个人合租,反正各过各,关紧自己的房门,也不用互相搭理,我那四年都住哪儿。”

乔蕊大学住的宿舍,没跟人合租过,不太懂,但是看赵央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她心里的纠结,好像也少了点。

是啊,反正是假婚姻,就当是合租不就好了,又不是睡在一张床上,我上次去过景总的家,虽然呆的时间不长,但也看到了,有两间客房,她单独睡一间,应该没问题吧。

心里暗暗做了决定,如果景总一定要她搬过去的主的话,她就要一间客房,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

吃了午饭,两人进了电梯,准备回办公室。

可在三楼的时候,电梯门打开,景仲言居然从外面进来。

看到他时,乔蕊惊了一下,赵央却突然开始打哈哈,挤眉弄眼的对乔蕊道:“我是不是太亮了,你们就当看不到我好了。”说完,她还真的走到电梯一角去,转过头,装作自己不存在。

乔蕊满头黑线,想让她别闹,但是又不好在电梯里打打闹闹的,就闭了嘴,安静的站在原地。

电梯到了七楼时,身边的男人突然开口:“今天几点下班?”

乔蕊知道景仲言是说今晚跟陈部长吃饭的事,就说:“大概要六点,我一会儿要去旧楼那儿看看。”

景仲言:“一个人?”

乔蕊:“还有地产部的同事。”

景仲言:“女的?”

乔蕊:“男的。”

景仲言:“哦。”

乔蕊:“……”

为什么这个“哦”,听起来口气不对。

不过不等她想通,景仲言又道:“结束了打给我。”

乔蕊想说不用了吧,她找得到凯德酒店,直接去就行了,可这时电梯到了,景仲言直接走了出去。

赵央几乎在下一刻就窜过来,从后面箍住乔蕊的脖子,凶神恶煞的问:“说,什么时候发展到这个地步的,你这个臭丫头,前几天还死不承认,没想到才几天,都这么亲热了,赶紧说,什么时候第一次接吻,什么时候第一次开房,都从实招来!”

乔蕊差点被她掐死了,死命把人推开,摸着脖子无奈的说:“什么时候亲热了,我们就说了两句话而已。”

“又问你几点下班,又让你收工后打给他,这也算是普通上司下属?乔蕊,我看起来像傻子吗?”赵央不依不饶。

乔蕊无奈:“是有特殊原因的,今天下班后,我们要去凯德……”

“凯德?凯德酒店?我去乔蕊,你学坏了,你居然跟男人去开房!在家里不行吗?还是酒店有什么不一样的花样?”

赵央现在完全属于亢奋阶段,乔蕊简直无语了,她捉住赵央的肩膀,很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我们是去凯德见客人。”

赵央眨眨眼,摆明不信。

乔蕊撇撇嘴:“是为了这个案子,你也知道这个案子肯定得接触政府人员,刚好今晚景总约了国土部的陈部长吃饭,我就跟着去,看能不能搭两句话。”

“你是说,景总为了你,特地约了国土部的部长?”

“你怎么听人话的?”乔蕊使劲敲了赵央一下,恨铁不成钢:“是景总本来就约了国土部的部长吃饭,我是刚好遇上的,所以景总才好心,让我跟着去。”

“那你怎么确定,景总就不是为了你,才约的那位部长?”

“跟你说不清楚,胡思乱想的,景总怎么可能为了我,专门去做这种事,那可是景总,景总!”

赵央盯着乔蕊看了一会儿,突然嗤的笑了一声:“摊上你这么个女人,景总也是蛮辛苦的。”

乔蕊瞪着她,赵央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了,拉着人进了办公室。

刚才在电梯里,就景总那个口气,赵央用鼻子听,也能听出里头的不对劲,这景总摆明了对乔蕊另眼相看,偏偏乔蕊还懵懵懂懂的什么都不知道,她一个围观的都忍不住心急。

下午的时候,乔蕊很早就跟着同事去了旧楼,因为这栋楼基本上算废了,电梯也不运作了,乔蕊跟着爬了七层,才爬到第一位钉子户家。

因为她是个女人,地产部的两位男同事都比较照顾她,可谈了一下午,爬了十几层楼,乔蕊还是累得快残了,这些钉子户就是对赔偿价格不满意,但是因为现在政府不允许强拆,所以这些人也有恃无恐,觉得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只要钉久一点,就有更多的钱,何乐而不为。

可是这些人也的确算是狮子大开口,大概几家都商量好了,要的价钱都是一样的,就是现在房产面积的双倍,还额外多要两万块钱拆迁费。

拆迁费还好说,但是双倍的问题,就真的是不合理了。两位男同事一再强调,顶多多加百分之三十,但住户就是不同意。

最后一下午,也是无功而返。

乔蕊这才知道,原来不止是政府那边的事麻烦,连要收回这栋楼,都麻烦重重。

等到他们无功而返再出来时,已经六点半了,乔蕊看了眼手机,有两个未接来电,一个是赵央的,另一个,居然是景仲言的。

她看了看时间,先回给了景仲言。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结束了?”

乔蕊叹了口气:“结束了,不过今天还是没谈下来。”

“要是容易,也不用等到你接手了。”

乔蕊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叹了口气,就问:“那景总,你现在在凯德吗?我直接过来吗?”

电话那头是短暂的安静,而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捷豹,驶了过来,稳稳的停在乔蕊面前。

乔蕊愣了一下,看到熟悉的车身,再弯腰,看到驾驶座里熟悉的男人,瞪大了眼睛:“景总,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男人没回答,只是催促:“上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