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考虑得怎么样/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本能的拒绝:“我,我的车技不好,要是出车祸了怎么办。”

李丽皱眉,有些为难:“那怎么办,我老公刚打电话来,说要临时出差,家里只有女儿一个人,我要是不回去,她晚饭都没吃的。”

“这样啊。”李丽的女儿乔蕊也见过,有一次小孩在学校出了事,李丽没空去,还是乔蕊冒充小孩的阿姨,去见的老师,顺便把孩子接到来等她妈妈下班。“那既然是你家里有事,就去吧。”

“那景总就拜托你了。”

乔蕊只好点头,她也没别的选择了。

正好这时,景仲言从包厢出来,李丽说明了情况,景仲言嗯了一声,让她先走吧。

李丽提着包,又拍了拍乔蕊的肩膀,便匆匆下了楼。

包厢外头只剩乔蕊和景仲言两人,乔蕊看着男人嘴唇上难掩的红色痕迹,就心虚,刚才自己,是不是真的咬重了?

不过谁让他先亲自己的,她是正当防卫,不算伤人。

正想着,景仲言已经走向电梯,乔蕊连忙跟上,瑟瑟的站在他后面,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电梯到了,两人按了负一楼。

这是乔蕊第二次开景仲言的车,而且是在一个月之内,上次已经对车里的结构有些熟悉,这次,她没怎么费事儿,就发动了车子。

景仲言坐在副驾驶座,大概真的因为喝了点酒,脑袋有点沉沉的,半靠在车窗上,闭着眼睛假寐。

乔蕊正要踩油门,看到他将头靠在窗户上,就提醒一声:“景总,要不要给你找个垫子?”她上次明明记得后车座有个小护颈的。

景仲言没说话,自从鼻腔里“嗯”了一声。

乔蕊就转身在后面找了一会儿,却没找到上次的小枕头,他想着会不会是放到后车厢去了,就下了车,打开后车厢去看,结果也没找到。

最后,她一无所获的回到驾驶座,有些尴尬,觉得自己刚才干嘛多嘴。

想了想,她把自己之前换下的工作套装团吧团吧,叠成一团,递过去:“没找到枕头,用这个将就一下吧。”

景仲言微微抬了抬眸,没接,只没什么精神的偏了偏头。

乔蕊知道他的意思,探过身去,将衣服垫到他的脑袋边。

因为姿势的问题,她整个身子都几乎压在他身上,乔蕊尽量告诉自己要心无旁骛,可是这会儿景仲言好像又没睡了,半阖着眼睛,就这么注视着“投怀送抱”的她。

乔蕊脸都红了,咬着牙,好不容易将衣服塞好了,赶紧退回去,手忙脚乱的发动车子。

因为上次去过景仲言的家,乔蕊认得路。

车厢里,一个假寐,一个开车,都没说话,安静的简直诡异。

直到车程过半了,乔蕊不小心瞥了眼油表,又刚好看到附近有加油站,这才开口问:“景总,车快没油了,能撑着送你回家,但估计你明天出行也不够,要不要去加个油?”

景仲言没说话,依旧睡着。

乔蕊也不知道他是真睡着了还是没睡着,也不好自作主张,耸耸肩,越过了加油站,继续朝前开。

可刚开过没两分钟,身边的男人突然暗哑的说了一句:“都知道没油了,还不去加。”

乔蕊:“……”原来没睡,既然没睡,刚才问你你怎么不说,这都开过了,还得去前面转弯,多麻烦!

她心里嘀咕,嘴里却不能较劲,只嘟哝一声:“知道了。”

到了前面的红绿灯,乔蕊转了车道,开回了加油站。

加油的钱乔蕊想出,坐了好多次景总的车,就算打的也是要收费的,权当她的车费了就。

可她刚把皮夹拿出来,旁边,一张金光闪闪的卡就递了过来。

乔蕊客气的道:“景总,我来吧,总坐你的车我都不好意思了。”

景仲言眉毛抬了一下,觉得乔蕊对于“景仲言妻子”的身份,真是完全没有代入感。

他沉着脸将卡递给加油人员,工作人员拿了卡走开,乔蕊慢吞吞的收回皮夹,觉得自己也真是不自量力,景总这样的男人,怎么会贪图她几百块的加油钱。

没一会儿,工作人员就把卡还了回来,乔蕊刚才就觉得好奇,怎么会有卡是金色的,这会儿她接过时,就忍不住看了一眼,才发现这是vip钻石卡。

果然是有钱人身上才会出现品种。

“好看?”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乔蕊以为自己看久了,卡主不高兴了,便急忙递上:“不是,就是看一眼。”

“喜欢就收下。”他没有接,随口的说:“反正以后要买的东西也不少,等你搬过来,家里的用具,也需要你置办。”

乔蕊:“……”这话题变度也太快了,不是在说卡的事吗,怎么一跳跃,又说到同居了?

虽然乔蕊已经想好了,如果景仲言执意要一起住,她就像是合租一样,自己睡一间客房,与他互不打扰,不过这一天下来,她也抱着侥幸的心态,觉得如果景仲言不说,她就干脆硬抗到底,能住自己家,尽量不要搬去他家,要知道,半年后离婚,还得再搬回来,多麻烦啊。

可现在景仲言提了,乔蕊倒是不知道怎么接了。

看她为难的小脸,景仲言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冷笑,提醒道:“我说了,明天找人去搬行李,如果你不搬,就我搬,你考虑得怎么样?”

“景总。”乔蕊舔舔嘴唇,犹豫的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真的搬过去,我有自己的房间吗?”

竟然还会考虑这个问题,倒是比他想的要聪明。

景仲言挑挑眉,淡然的道:“你以为我对你有兴趣?”

“不是这个意思。”乔蕊红着脸道:“只是,男女总是不方便,何况我们又不是……”真的夫妻。

后面四个字乔蕊没说出来,但景仲言也知道,他心底冷笑,自己拼命地引导她,告诉她,他们就是正常夫妻,她却占据一方,认定了他们就是假的。

思维都不在一个层面上,交流起来,也是对牛弹琴。

他抿了抿唇,退而求其次:“有两间客房,你可以挑一间。”只要先把人领进家门,一间房还是两间房,一张床还是两张床,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他这么一说,乔蕊也放心了,抿唇笑笑:“那我今晚回去收拾东西。”

景仲言没说话,又靠着“枕头”,闭上眼睛。

车子开到景仲言公寓的停车场,乔蕊看他走路有些不稳,想了想,还是道:“景总,要不,我上去给你煮碗醒酒汤,否则明天醒来,你肯定会头疼。”

男人揉着眉心,淡淡的应了一声:“好。”

两人上了十楼,开了门,房间里漆黑一片,乔蕊按照记忆,找到灯,摸开,发现房间里的摆设,和上次见到,似乎有些不一样。

上次来时,房间的摆设比较冷硬,这次,却好像柔了些,窗帘好像换了,沙发的皮套好像也换了,就连茶几上面,都摆了水果。

这是……

乔蕊迟疑的看了眼景仲言,心里狐疑,这些细心的摆设,肯定不可能是景仲言自己做的,那么这间公寓里,还有另一个人吗?

另一个,女人?

“愣着干什么?”一进家门,就坐到沙发上的男人,抬起眸子,清凉的视线凝视着乔蕊,示意道:“不是做醒酒汤。”

“哦。”乔蕊应了一声,走进厨房。

厨房和上次来,也很不一样,流理台上,上次是空荡荡的,这次,却摆了不少道具碗碟,还有一个洗碗机。

冰箱里,上除了饮料和苏打水,也什么都没有,这次看,里面竟然还有一些蔬菜,虽然都是没开封过的,但是看得出来,是这两天买的,还没坏。

再看看那些油盐作料,比上次丰富多了,却没有开过的痕迹。

“景总,总裁夫人来过吗?”她一切洗着蔬菜,一边似漫不经心的问着。

客厅里的男人拿着遥控器,按开了电视,像是没听到她的话。

乔蕊将菜洗干净,索性理着菜,走到厨房玄关门口,又问:“景总,冰箱里不少菜要坏了,你都没开过伙吗?”

“不会。”男人转了一个台,漫不经心。

乔蕊笑道:“不会总裁夫人还给你买生菜,不如买熟食算了。”

景仲言“唔”了一声,身子软在沙发里,凉凉的道:“谁说是总裁夫人买的?”

乔蕊愣了一下,有些诧然的看向他,又垂下:“哦,抱歉,我多嘴了。”

乔蕊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从客厅的摆设,到厨房增添的用具,所有事实都证明,这个公寓,有女人出入过。

她唯一能想到的女人,就是总裁夫人,可是如果不是的话,那么,就是别的……

或许是景总的女朋友,红颜知己,或者其他什么的,但既然能在家里留下这么多痕迹,就一定不是泛泛之辈。

那么自己,还能搬进来吗?搬进来了,会不会,影响他……

心里胡思乱想着,乔蕊回到厨房,将菜板拿出来,烧了水一边等着水开,一边准备将理好的菜切碎。

而就在她专心致志做事时,身后,一道凉凉的声音,突然响起:“和上次的不一样?”

乔蕊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这才松了口气,却忍不住抱怨:“景总,你怎么走路又没声音。”

她用了这个“又”字,因为上次已经吃过很凄惨的苦头了。

景仲言没吭声,透过她的肩头,看着流理台上的菜板,道:“手不是还没好,切什么菜。”

话落就拿走了她手上的蔬菜刀,丢进了水池。

乔蕊哭笑不得:“过了第一天,手就没什么大碍了,菜都理好了,总不能扔了。”

“扔了就扔了。”他沉沉的盯着她,板着脸问:“我仍不起吗?”

乔蕊:“……”

您扔得起,您是有钱人,大大的有钱人,可是扔得起也不代表就得浪费啊。

“没事儿的,我今早在家也做早餐了。”她解释。

景仲言却不言不语的把那菜直接一把抓着,丢进了垃圾桶。

乔蕊:“……”

景仲言又打开顶柜,拿出两袋豆子,丢到流理台上:“做这个。”

豆子醒酒汤,泡开了就能煮了,不需要切。

上司有令,莫敢不从。

乔蕊也不挣扎了,倒出一些豆子,打算去洗。

景仲言却又说:“你的手能沾水?”

乔蕊:“我可以单手洗!”说着,她把碗放在水龙头下,用没受伤的那只手,迎着水柱,在里面反复搅动。

男人似乎这才满意了,不再多话,闲闲的靠在旁边,环着双手看着她。

虽然厨房很大,但是乔蕊还是觉得,景仲言在这儿碍手碍脚的,尤其是她盯着自己的目光,太深刻,深刻得她浑身不自在。

“景总,不然你还是出去等吧。”她尝试性的道。

景仲言黑眸眯起,看着她:“这是我家。”

乔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