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不小心看了部恐怖片/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过程,乔蕊觉得浑身不舒服,幸亏一碗杂豆醒酒汤,也做不了多久,把汤盛出来,乔蕊将碗顺势给了景仲言,嘴里还说:“景总,我要收拾东西一下,你先出去吧。”

这男人在身边戳着,她真的很难受。

“不用收拾,明天钟点工会来。”他随口道,说完一手端碗,一手拉着她的手臂,走进客厅。

乔蕊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问:“你有钟点工?那冰箱的蔬菜还有摆设……”

景仲言淡淡的扫她一眼:“不然你以为呢?”

乔蕊觉得自己真是闹了一个大笑话,她尴尬的摸摸脑袋,却不知怎么,心里无端的舒服了些。

坐到沙发上,她看着身边的男人一边吹着汤,一边转着电视频道,那频道变换得太快,看得她眼睛都花了。

转了一圈儿也没找到好看的电视,景仲言索性频道,开了DV模式,把遥控器丢开,对乔蕊道:“去那边的柜子翻一下,找部电影看。”

乔蕊愣了一下,有些惊讶,真没想到景总竟然是喜欢看电影的类型。

她看了眼电视墙旁边,一整柜子的碟片,便走过去,打开柜子,上下看了看。

景仲言似乎不喜欢热门的电影,这里的,都是一些比较冷门的,甚至还有不少纪录片,但是在外界传闻几亿几亿票房的商业片或者搞笑片,这儿一部都没有。

乔蕊勉强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张黑色封面,上面写着《黑夜》的片子,看着封面,应该是个揭露社会阴暗面的电影,有点负能量,但是也算是现实片。

她把碟片抽出来,扬了扬手,问沙发上的男人:“景总,《黑夜》行吗?”

景仲言喝了口汤,眉心动了动,开口:“可以。”

乔蕊将碟片放到机器里,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便打算离开。

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景仲言放下汤碗,随口说了句:“还早,陪我看会儿。”

乔蕊:“……”她一点也不喜欢看阴暗的电影!

“景总,已经很晚了,我想先走了。”

“有事?”

乔蕊:“这倒不是……”

景仲言:“那就坐下,陪我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乔蕊还真不好直接拒绝,心里想,或许这片子太无聊了,看一半景总就要睡了,她就可以走了。

这么想着,她就坐到沙发上,看了起来。

房间里气氛很安静,电影的片头已经放完了,这时,景仲言却突然起身,走到墙壁那儿,按了一下开关。

客厅顿时漆黑一片。

乔蕊惊了一下,站起来:“景总。”

“增加点气氛。”男人淡淡的说完,又走回来,坐到沙发上,又瞥了她一眼:“坐下。”

乔蕊默默的坐下,此刻,刚好第一个镜头开始,乔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声女生尖叫从音响里传出来,吓了一跳。

她心脏一缩,转头看向电视屏幕,然后就对上一双斑斓发红,还在流血的恐怖眼睛。

“啊……”她惊叫一声,赶紧将脸转到一边去,整个身子都缩了起来。

景仲言看她这摸样,在黑暗里,轻轻的笑了一下。

电影一帧一帧的放着,乔蕊现在才发现自己有多天真,她以为的负能量社会片,竟然是超现实恐怖片!

整个片子从一开始,就进入了重口味模式,各种带血的眼球,带血的断肢,带血的头皮,看得乔蕊忍不住浑身发抖。

好几次她都想起身走人,可周围关了灯,黑漆漆的,她一站起来,就觉得后面好像有双眼睛正看着她,而且外面也是漆黑一片,她现在出楼道都怕真的有鬼跑出来。

心里战战兢兢的,她越发小心的把自己往回缩。

身边的男人看她僵着身子,动都不敢动的摸样,淡淡的问:“怕?”

他突然出声,还是在刚好有个恐怖的镜头之后,乔蕊整个人差点蹦起来,她瞪着眼睛看着身边一副好像完全觉得不恐怖的男人,哆哆嗦嗦的问:“景,景总,你不怕吗?”

“嗯。”

听他这么爽快的吐出一个“嗯”字,乔蕊心都要碎了,她慢慢的咽了口唾沫,悄悄的往他身变成蹭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那,那我,可以离你近一点吗?”

男人挑了挑眉,不在意的靠在沙发背上:“随便。”

得到了他的准许,乔蕊胆子也大了,又往他身边凑了一点,直到她能揪住他衣角,才感觉舒服点。

这时,电影里又出了个恐怖镜头,是女主角要被杀了,乔蕊根本不想看,但是眼睛就是控制不住的移过去,只是她没想到那个画面这么血腥,半个身子几乎立刻缩到了景仲言身上。

看着扒着自己胳膊,恨不得将脸都埋进来的乔蕊,景仲言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深,心里想着,这么无聊的片子能起到这个效果,也是挺出人意料的。

此时片子已经到了重要部分,最最恐怖的地方马上就要出来了,现在男主角带着朋友要去救女主角,但是他们不知道女主角已经死了,所以还在破旧的教学楼里喊着女主角的名字。

气氛被渲染得越加紧张,而就在这观众神经都快绷直的一瞬间,楼上突然传来脚步声,接着,就听“咚”的一声,血红色的脑袋,像个皮球一样,飞到男主怀里。

那正是女主角的头,男主角吓坏了,尖叫着和朋友一起往后跑,乔蕊也吓坏了,将脑袋死死埋进身边男人的怀里,甚至还止不住的颤抖。

景仲言抽出被她抱紧的手臂,将人从外面搂住,淡淡的安慰:“是假的。”

乔蕊闷闷的不敢回头,只哑着声音,在景仲言怀里死命摇头:“演的太像了,后面我不敢看,景总,后面怎么样了,男主角跑出去了吗?”

“没有。”景仲言随口道:“他怎么跑,都回到原地。”

乔蕊吓得更不敢回头了,看了一半,后半部分,她几乎都缩在景仲言怀里偷偷看,看到恐怖的,就转头又把自己埋起来,嗅着他身上熟悉的男性气息,她才会觉得安心一些。

等到片子看完,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直到放片尾的最后一个镜头,竟然都还是恐怖的,最后的结局是,所有人都死了,警察来调查,却什么也没查到,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鬼,其实就是人的欲望和幻想,女主角其实就是被男主角杀的。

男主角是自杀的,而那个所谓的男主朋友,从头到尾,根本是个不存在的人。

这个结尾到底是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乔蕊也跟着松了口气。

片尾结束,屏幕变黑,乔蕊想着应该已经结束了,正想起来开灯,可是震人心弦的永远在最后,屏幕黑了不到二十秒,突然,一颗人头伴随着一阵恐怖的特效音,突然飞出来,男主血腻的脸贴在电视屏幕上,甚至脸都变形了。

“啊--”乔蕊几乎想都没想到,尖叫一声,又一次将自己埋进景仲言怀里。

之前她还有些尴尬,就算躲在他怀里,乔蕊也是双手锁在胸前,尽量隔开两人的直接接触。

可这下,她几乎是整个人都贴了上去,加上她今晚本就穿得很清凉,薄薄的布料,掩盖不了她身材的玲珑,上身凸出的柔软部分,此刻也正挤压着,紧贴着景仲言的胸膛。

女人手环着他的脖子,身体贴紧,因为紧张而喘息的呼吸声,就在他耳边响起。

景仲言被她抱得开始上火,下身某个地方,开始膨胀起来。

偏偏都这个时候了,女人还贴着他耳朵,哽咽着问:“结束了吗?”

尽管不情不愿,景仲言还是“嗯”了一声。

终于完了,乔蕊喘了口气,从男人身上下来,看到屏幕果然写着“剧终”两个字,拍拍胸口,站起来,几步跳到墙边,开了灯。

客厅灯一开,光明瞬间照亮了黑暗。

好像连那些隐藏在人性里的暗黑因子,也都被光亮照散了。

乔蕊一下又有点意犹未尽,那个电影虽然重口味了点,但是剧情紧张,环节相扣,还是挺好看的。

她以前就是喜欢看恐怖片,但是又怕看的人,这会儿看完,她突然还觉得蛮高兴的。

此时已经十点过了,乔蕊看了看时间,对景仲言道:“那景总,我就先走了。”

“你怎么回去?”景仲言淡淡的看她一眼,故意道:“这片区入了夜就比较安静,到处都是漆黑一片,你确定,一个人可以走到公车站?”

乔蕊:“……”被他这么一说,突然就不确定了!

乔蕊纠结的板着脸,不带这么故意吓唬人的,但是她总不能不回家吧。

心里嘀咕着,却看景仲言正一副看好戏的摸样盯着自己,她又郁闷了。

抿了抿唇,她索性掏出手机,准备叫计程车。

可手机一打开,就看到里面有三通未接,都是妈打来的,之前她在凯德包厢时,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所以一直没听到。

害怕是家里有什么急事,她忙回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一会儿,就被接起:“喂,妈,我看到你电话了,什么事?”

乔蕊刚一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另一道声音,却不是乔妈妈的声音。

“你好,你是乔蕊吗?”

乔蕊愣了一下,愣愣的点头:“我是,你是?”

“我是唐骏。”对方道:“我是你妈妈的朋友,阿姨之前下楼的时候,被电梯门卡了一下,崴了脚,现在在医院,之前打给你,你没在,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过来一趟,就在四海医院,医生说今晚可能要留院。”

“这么严重?”乔蕊惊了一下,急忙道:“那好,我现在过来,不过可能要晚点,我这里坐车不方便。”

“这样啊。”那边的声音顿了顿,又道:“你在哪儿,我来接你吧。”

乔蕊想了想,正要报地址,景仲言却站起来,走了过来,淡声问:“什么事?”

乔蕊小声的解释一句:“我妈脚崴了,在医院,我现在要过去。”

“我送你。”他说着,拿起桌上的车钥匙。

乔蕊忙拦住他:“不行,景总你喝了不少酒,不能开车,我妈的朋友过来接我就是了。”说着,她对电话那头的唐骏道:“不好意思,你到xx路的公车站就行了,我现在马上出发。”

挂了电话,乔蕊也顾不上怕鬼了,拉开门就要往外跑。

景仲言却一把拉住她,道:“把衣服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