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唐骏/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低头一看,这身小礼服,的确不适合去探病。

她点了点头,拿着自己的包,去了洗手间,再出来时,已经换好了,她一边理着衣领,衣领,一边道:“那景总,我就先走了,你今晚早点休息,不然明天会头疼。”说完,人已经出了走廊,按了电梯。

景仲言在后面定定的看着,直到电梯下落,他才收回目光,看了眼电视屏幕上的“剧终”两个字,叹了口气。

只差一点,今晚就能把她留下了。

功亏一篑的感觉,真不好。

……

乔蕊几乎是一路跑着到的公车站,只等了几分钟,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就停在她面前。

驾驶座的门打开,一个身形欣长,斯斯文文的男人从车内走下来,站在她面前问:“乔蕊,乔小姐?”

乔蕊点点头:“我是,你就是,小唐?”

乔蕊的印象里,她妈妈根本没有姓唐的朋友,而且还是声音这么年轻的,所以一下子几乎想都没想到,她就猜到这人就是老妈口中,那个夸上天的小唐,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同意对方来接她的原因,至少不是坏人。

唐骏尴尬的道:“我年龄可比你大,你叫我唐骏吧,别叫小唐了。”

乔蕊也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那,唐先生,我们走吧。”

车上,唐骏一边驾驶,一边道:“阿姨的脚稍微有点肿,医生说害怕恶化,所以输一晚上水,应该没什么大碍,不过她这会儿心情不好,说找了你几次,你竟然不接电话,有点生气。”

乔蕊能想象得到老妈的表情,无奈的道:“也是我不好,之前是在工作,开了静音,后来忘了调了,刚刚才看到。”

“我也说你估计是工作忙忘了,不过阿姨还是有点不高兴,一会儿你可得哄哄她。”

乔蕊点头,心里却觉得好笑;“怎么感觉,她是你妈,不是我妈似的,你比我还紧张。”

“有吗?”唐骏被揶揄一下,有些脸红,笑着道:“大概这几天在你们家都混熟了吧,不过倒是今天才第一次见到你。”

乔蕊笑道:“我在外面住,加上最近工作又比较忙,所以很少回去,还要多谢这段时间照顾我爸妈,听说我爸的梨花木茶几都是你给修好的。”

“只是我刚好有个客人就是做古董这一块儿的,找一块梨花木,也不是多难。”唐骏不在意的道。

两人一路闲聊,从父母,谈到工作,十几分钟下来,乔蕊算是明白为什么爸妈这么喜欢这个唐骏了,这人不止性格温和,好说话,脾气好,而且懂得事情还很多。

而且为人也不浮夸,有点腼腆,还容易脸红。

这么纯情的男人,相亲十几次,她还是第一次遇见。

这么一想,乔蕊就好奇,忍不住问:“我妈说你还没女朋友,你条件这么好,怎么会没有女孩子喜欢你?”

“也不是没交过,不过分手了。”唐骏笑着道:“我那段刚换公司,工作性质上要经常出差,很长一段时间没陪她,她生日也没赶回去,所以矛盾久了,就分手了,后来我就一直专注事业,到现在工作稳定,职位也稳定了,这才开始着急婚姻的事。”

乔蕊点点头,表示了解。

这时,医院也到了。

两人到了病房,可一进去,乔蕊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老妈一枕头砸了。

她看清情况,抱住脑袋,急忙道歉:“我错了,妈,我真错了,别打了,没了枕头你今晚睡哪儿。”

“你还跟我贫嘴!”乔妈妈是个战斗力极强的中年女性,她一板脸,指着自己的腿道:“你看看,你看看,我都成这样了,要不是人家小唐,我指望你啊?指望你我早瘸了!”

乔蕊欲哭无泪,不指望她,也可以指望爸爸啊,就算没有唐骏,爸还能不送你来医院?

心里这么想着,可嘴里,乔蕊可不敢说,只又拼命的道歉,唐骏在旁边帮着说了两句,乔妈妈的火这才消了。

乔蕊感激的看了唐骏一眼,唐骏冲她眨眨眼睛,笑了一下。

因为明天不用上班,乔蕊就打算今晚陪着妈妈,可是医院规定只能一人陪夜,最后乔妈妈还是心疼女儿工作列,让她回去睡,只让乔爸爸陪着。

临走前,乔妈妈还千叮万嘱:“小唐啊,我们乔蕊可就拜托你了。”

乔蕊无语,这说得像托付终身似的,什么意思啊。

偏偏唐骏还笑眯眯的答应:“一定,阿姨放心吧,那您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

出来病房,乔蕊就抱怨:“看来我果然不是亲生的,你才是他们儿子。”

唐骏双手插着裤袋,走在她旁边,无声的笑笑。

回去的车上,乔蕊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景仲言。

有些狐疑,她还是接起:“景总?”

“在哪儿?”那头低低的男音传来。

“刚从医院出来,在回家的路上,怎么了?”

那头“哦”了一声,又问:“妈没事吧。”

乔蕊:“……”她是不是听错了,景总好像叫了她妈妈“妈”?

似乎料到她的迟疑,那头平淡的解释:“都结婚了,难道不能这么叫?”

当然不能这么叫,是假结婚,假结婚!

可旁边唐骏还在,乔蕊没法说出口,最后她咽下这口气,咬紧了牙道:“我妈没什么事了,我爸陪着,让我先回家。”说到“我妈”和“我爸”四个字时,她特地加重了音色!

景仲言透着话筒,嗤笑一声:“既然没事,早点回家收拾,明天一早,我派人去搬。”

乔蕊:“……知道了。”

挂了电话,乔蕊总觉得,景仲言这通电话,问病是假的,确定明天的搬家计划是否有意外,才是真的。

他就这么希望自己搬过去吗?还是他想索性省了请钟点的钱?至少如果她在家里,还能随传随到的给他煮醒酒汤……

“是你上司?”正胡思乱想着,身边,唐骏的声音突然传来。

乔蕊回过神,点点了头:“我们公司总经理,我是他秘书,之前就跟他在一起,所以他问问我妈情况怎么样。”

“你的上司挺好的。”唐骏道。

乔蕊想了想,如果撇开逼婚和强吻,他替她解围,让她见陈部长,之前看恐怖片吓得要死,缩在他身边,也没嫌弃她,的确,他也算是一个好上司了。

这么想着,她就点点头,认真的道:“如果说工作上,他的确是个好上司,不过私下,性格却太好相处。”

“上司都是这样的,有点距离感,才好约束下属。”唐骏有经验的道:“我的上司也差不多,不过看你上司还特地打电话问阿姨情况,应该也是个好人。”

“是吧。”乔蕊嘟哝一句。

而此时正在洗澡的景仲言,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被情敌,发了好人卡!

将乔蕊送到家楼下,乔蕊道了谢,刚要下车,唐骏突然叫住她:“乔小姐,那个,后天星期天,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看电影,是最近新出的爱情文艺片,我公司很多女同事说好看。”

“……”乔蕊有些尴尬,其实今天跟唐骏聊得是挺开心的,两人也都心知肚明,家长是有意撮合他们的,现在唐骏开了口,乔蕊觉得,如果在没和景仲言结婚之前,她是真的会答应,可是现在情况,却有点不合适。

她顿了一下,思考怎么用不伤人的措辞拒绝对方,想了想,还是只能婉转点,便道:“我星期天,可能要加班。”

“这样啊。”唐骏有些失望,白净的脸上,露出一丝窘迫。

乔蕊心里也在懊恼,相亲这么多次,这个唐骏算是她遇到最好的,可能以后再也遇不到的类型,可是偏偏一个婚姻,让她不可能接受他,就算要接受,也只能等到半年后,离婚之后。

只是要等半年,人家只怕早就找到别的女人结婚,说不定孩子都怀上了,就算他没有结婚,还单着,也不能确定,他会要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啊。

总之,时机不对。

乔蕊叹了口气,道:“抱歉,我先走了。”说着推开车门,下了车。

可是她刚走进小区,后面唐骏就远远的喊她一声。

“乔蕊。”

她过头去,就见青年跑过来,拿出一张电影票,塞到她手里,固执的道:“星期天下午五点,我还是会去电影院,如果你来不了就算了,如果可以来,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坐在我身边。”唐骏似乎不擅长说这种话,话音还没落,脸就又红了。

乔蕊愣了一下,回过神时,男人已经回到车上,驶着车子,离尘而去。

她收回视线,看着手里的电影票,买票日期写的是今天晚上九点半,这是,他们到了医院后,唐骏说去买点吃的,离开了半小时时买的?

乔蕊心情复杂的把票塞进外套口袋中,转身上了楼。

回到家,打开灯,不大的房间还维持着今早离开时的摸样,乔蕊进了房间,从床底下拖出行李箱,放到沙发前,又把口袋里的电影票拿出来,摊在茶几上,她就支着下巴,盯着这两样东西,目光左右徘徊。

过了好一会儿,她起身,托起行李箱,走进房间,开始收拾衣服。

这不是一个多困难的选择题,她和唐骏能不能成还是两回事,但是她和景仲言,却已经办了证了,他们在国家法律约束下,已经是合法夫妻,虽然性质上是假的,但是结婚证和民政局的资料,都是真的。

她既然答应了景仲言,半年的结婚限期,这半年,她就没有食言的借口,再加上,景仲言还是她上司,得罪了上司是什么下场,乔蕊想都不敢想。

在各方面的权衡下,她果断的选择了景仲言,而她和唐骏,只能算是有缘无分了。

人生就是这样,再回头算一下,老妈要给他介绍唐骏时,她和景仲言还没结婚,而老妈第二次推销唐骏时,正是他和景仲言结婚的前夜。

如果最开始她就去见见唐骏,可能她就不会答应和景仲言假结婚了。

不过人生本来就没有如果,那时候她被绯闻的事弄得焦头烂额,根本也不可能有心情去相亲。

将柜子里的衣服都收拾好,乔蕊又把一些很长一段时间可能不会用的电器,都用床单罩上,等到一切都弄完,已经凌晨三点了,很多东西还没收拾。

她有些累了,心想明天搬不完,之后再慢慢搬吧,索性去洗了澡,出来就睡了。

大概因为今天真的太累了,她被折腾得够呛了,倒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乔蕊是被电话铃声惊醒的,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也没看来电显示,就接起:“喂。”

电话那头,听到她懒洋洋的人,沉沉的溢出:“开门。”

乔蕊听出了那是景仲言的声音,顿时醒了一半:“景总?”

“嗯。”

真的是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