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苦力付先生/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这下全醒了,她从床上坐起来,还有些迷糊的问:“景总,你刚才说什么?”

那头似乎压抑了一会儿,才一字一顿的道:“开、门。”

乔蕊:“……”开门?

她下了床,捏着手机,不太确定的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往外一看,顿时眼睛都瞪直了。

外面那个身材欣长,一脸冷峻不爽的,不是景仲言还是谁。

她连忙拉开家门,睡眼惺忪,傻傻愣愣的问:“景总,你怎么来了?”

景仲言挑剔的目光在她一尘不染的素颜上扫过一眼,目光又移到她单薄的粉色睡衣上。

男人眼神黯了黯,盯着她胸前看了好一会儿,才哑着声音道:“你平常,都这样出来迎客?”

乔蕊困惑的眨眨眼,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穿得多尴尬,急忙捂住胸口,一股脑跑进房间。

看着她仓皇的背影,景仲言闭了闭眼,让自己冷静,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客厅能看到明显的收拾痕迹,很多大型家具电器,都被各种不同颜色的床单遮了起来。

景仲言掀开沙发上的蓝色床单,坐下,却正好看到茶几上摊着一张电影票。

拿起来看了一眼,竟然是明天下午五点的,而买票时间,是昨晚九点半,不过……

他眼神动了动,在那特殊标注上的“情侣座”三个人字,凝住目光。

当乔蕊换了衣服出来,就看到景仲言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捏着一张电影票。

她吓了一跳,急忙跑过去,将票抢过来,塞进衣服口袋。

“你买的?”男人看她这副紧张兮兮的摸样,靠在沙发上,眯了眯眼。

乔蕊莫名的有些心虚,咬着唇道:“是朋友买的,约我明天去看,不过估计去不了了。”

景仲言的眸光沉了下去,女性朋友,肯定是不会买情侣座的,那么就是……

“男人?”

乔蕊一下说不出话来。

景仲言站起身来,走到乔蕊面前,看着她的眼睛,冷声警告:“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妻子,至少在婚姻期限内,不要给我抹黑。”

这话说得太难听,乔蕊有些不悦,但是也明白,如果景仲言家里的人知道她和别的男人去看电影,景仲言脸上一定不好看。

她沉了沉眸,将那电影票拿出来,当他的面撕了,丢进垃圾桶:“景总你放心,我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既然已经说好了半年期限,这半年,我就会乖乖扮演好我的角色,不会拖你后腿。”

她的表情很严肃,声音也很冷,景仲言知道她生气了,却没说什么,只紧紧的凝视着她,半晌,才吐出一句:“你最好记住现在的话,别让我再提醒你一次。”

乔蕊抿紧了唇瓣,不再吭声,心里却莫名的,觉得有些委屈。

景仲言又四下看了一圈儿,道:“车一会就来,还有什么没收拾完的?”

乔蕊梗着脖子道:“没有了,只有这箱衣服,和几件常用品。”

他皱了皱眉,没人搬家会只带衣服,而且从房间的凌乱程度来看,她应该是还打算收拾客厅柜子上的那些模型和相框的。

但是现在却说不带。

他眯着眼,在她脸上看了一会儿,问:“真的没有了?”

乔蕊态度不变:“没有了。”

景仲言眉头越蹙越紧,最后,他伸手掰住她的下颚,让她看着自己,冷冷的盯着她的眼睛道:“乔蕊,别跟我耍脾气,不满意我耽误你艳遇?结婚前该说的都说了,现在再来不满意,你有什么立场?”

乔蕊下巴被拽的生疼,她一掌拍开他,这还是她第一次当着景仲言的面,把怒气摆在脸上,但是她现在就是不高兴,就是不痛快,就是觉得委屈!

她咬着牙,绷着小脸道:“反正我说什么都是错,我闭嘴还不行吗?!”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沉默,过了好半晌,景仲言的电话响了,他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接起。

“喂。”

“你还打算让我等多久?我说了我今天很忙,一大早把我叫来,就让我在车里等着,景仲言,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打你。”

景仲言看了眼乔蕊还在生闷气的小脸,对着电话那头道:“上来吧,七楼。”挂了电话,他道:“有人来帮忙,我还有事,先走。”

乔蕊没吭声。

景仲言又看了眼那散了一半的架子,提醒道:“该带的最好都带上,半年时间,有备无患。”

等到人走了,乔蕊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看了眼墙边的架子,抿着唇,终究走过去,将上面的东西一件一件拿下来。

父母的照片,她用惯的小物件,这些都是走到哪儿都要带上的东西,换一个环境半年时间,身边要是没有熟悉的东西,她肯定会不适应。

景仲言走的时候,门没有关,乔蕊在收拾东西,因此也没看到外面,不知何时走来个男人。

男人穿了一身白色西装,头发有些过长,并不是景仲言那种利落干练的风格,而更偏向于明星那种散乱的发型,他看起来很年轻,大概也就二十七八的样子,此刻,他正闲适的靠在门框边,环着双手,看着房间里背对着自己,正在忙碌的纤细背影,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喂。”

突兀的声音,吓了乔蕊一跳,她转过身去,就看到门口不知何时冒出来的男人,瞪大了眼睛问:“请问你是……”

“景仲言让我来的,他人呢?”付尘四下寻顾两圈,没找到要找的人,有些不满意。

乔蕊道:“他刚才下去了,你没看到?”

“没有,他走了?”付尘眉头皱了起来。

乔蕊点点头,道:“景总说你是来帮我搬家的,拿这两个箱子,你先拿下去吧,剩下的我还在收,如果你愿意帮忙,当然更好,因为全部收完,可能会再花点时间。”

付尘挑高了眉毛,脸色变得很难看:“你说景仲言叫我来,是给你搬家?你谁啊你。”

他这一问,乔蕊反而不知所措了,这人不知道他是来当苦力的?也是,一般帮忙搬家,不会还穿西装,那景仲言是把他骗来的?

这么一想,乔蕊又有些无语,景总到底在搞什么?

门口的付尘此时已经掏出手机,快速播了一组号码,等着那边接听。

不过等到音乐声都结束了,那边也没人接,他气得关了电话,一脸不爽的瞪着乔蕊:“别指望我帮你搬,景仲言那贱人当我是什么了?廉价劳工?真想一掌拍死他。”

乔蕊看他这么凶,也不敢让他帮忙了,连连点头:“那我自己忙就行了,您有事,先走吧。”

付尘哼了一声,双手插着裤袋,刚转身,又狐疑的会头,盯着乔蕊看了一会儿,道:“你的声音有点耳熟,喂,你叫什么?”

“我?”乔蕊指指自己的鼻尖,老实道:“乔蕊。”

“乔蕊?”男人回忆一下,再抬眼时,眼神瞬间变了:“和景仲言闹绯闻那个?”

“……是。”乔蕊现在真心觉得,这绝对是黑历史,不过貌似杂志上,并没有写她的名字,只有几张有点模糊,又不是很模糊的照片。

“我去,真的是你。”付尘一下激动了,也不走了,大步走进来,歪着头将乔蕊上下打量一番,又问:“那那天接景仲言电话的,也是你咯?”

那天?

乔蕊想了想,这才想起,她的确接过一次景仲言的电话,正好就是他们被拍到的那晚。

见她似乎也记起来了,付尘忍不住激动的道:“真的是你,大新闻啊,原来你和景仲言,是来真的?我还以为那小子真要禁yu一辈子,没想到不声不响,都藏了人了,喂,看在你给我带来个大乐子的份上,哥哥帮你搬家了,说,还有哪里没收拾。”

乔蕊现在还真不敢让这神神叨叨的人碰自己家东西了,她尴尬的摇摇头,说:“您先坐一下吧,我自己来就行了。”

“没关系啊小弟妹,别害羞啊,哥哥我是好人。”说着,还爽朗的一胳膊搭在乔蕊肩膀上,一副哥俩好的架势。

乔蕊:“……”

最后,乔蕊在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坚持下,终究让他帮忙了,可是要收拾的东西,实在有点多,那男人先还亢奋着,后来就不乐意了,一边抱怨,一边将东西乱扔。

乔蕊心里着急,赶紧让人坐下,好声好气的给倒了水,自己赶紧将东西收完。

等到她都收好了,已经快中午了,付尘靠在沙发上,看了眼时钟,问:“你还要弄多久。”

“快好了,最后把这儿收拾一下就行了。”

付尘不高兴得道:“这附近有外卖吗?叫两份,我饿了。”

“外卖的话,现在是高峰期,可能要等很久。”乔蕊从地上站起来,走向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道:“家里还有些食材,你要是不挑,给你炒个饭行不行?”

“你会做饭?”男人挑了挑眉,跟着走到厨房边。

乔蕊笑道:“一个人,怎么能不会做饭,番茄鸡蛋炒饭可以吗?”

“随便吧。”

得到了同意,乔蕊就开始打鸡蛋,她的动作很捻熟,一边忙,眼睛还一边看着房间里的状况,计算着,走之前还有什么要整理的,付尘闲闲的看着她,觉得有点好奇,景仲言这口味怎么变得这么大,这么居家型的,跟成雪完全是两个极端,他怎么突然喜欢这口了?

思虑着,他眼底就露出一丝狡黠,走到阳台上,去打了个电话。

这次电话很快接通,他对着那头笑眯眯的道:“景少,猜我在干什么?”

景仲言正在开车,没空听他废话:“不说挂了。”

付尘立刻叫唤:“别挂别挂,我说景仲言,老子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你让老子长途跋涉大清早的过来给你小情人搬家,你好歹也给我付点劳务费啊。”

“想要什么劳务费?”

“嘿嘿。”付尘低低一笑:“过会儿告诉你,乔妹妹的手艺要是不错呢,这劳务费就当抵了,要是她的炒饭做得不好吃,你就等着我狮子大开口吧。”

电话那头的景仲言沉默一瞬,脸色微变的问:“你说,乔蕊在做饭?”

“是啊,忙到现在还没收拾完,我早饿了。”

景仲言抿紧了唇瓣,重重的哼了一声,挂了电话。

“喂,喂……”听到那头没了声音,付尘拿下手机一看,对方竟然经挂了,他顿时不高兴了:“哼,毛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