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景总吃醋/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分钟后,淡淡的饭香味,从厨房传来。

付尘原本像个大爷一样在沙发上摊着看电视,闻见了,急忙跳起来,走过去。

“好了吗?”

乔蕊一边盛盘,一边对厨房外的男人道:“好了,你先洗手吧。”

“饭前洗手,还真是乖乖女的做派。”付尘嬉笑一声,还是老实的走到水池边去洗了手。

景仲言推门进来的时候,首先就闻到了浓郁的饭香味,他眯了眯眼,视线一转,就看到厨房里,正并排站在炉子边的一男一女。

女人围着围裙,右手拿着锅铲,左手端着盘子,正在盛饭。

而男人,则在旁边双眼放光的盯着锅子,手悄悄的移过去,从锅里直接捡起来一块鸡蛋,放进嘴里,手却被烫得不轻。

女人看在眼里,含笑的道:“那儿不是有筷子吗?”

男人一边嚼着,一边嘟哝:“懒得拿。”

这画面,刺眼得让人心烦,景仲言板起了面孔,阴测测的开口:“你们在干什么?”

两人听到声音,同时转头,见是景仲言,乔蕊愣了一下,手里盛饭的动作都顿住了。

她身边的男人却恬不知耻的道:“你瞎了吗?看不出来在吃饭?不过你怎么现在过来了?还以为你打算躲我一天呢。”

景仲言沉着脸,漆黑的眸光牢牢的盯着两人,神色湛湛。

付尘总算发现有什么不对了,他一步弹开,抬起双手以示清白:“别误会啊,我虽然对女人不太挑,但是朋友妻不可欺,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说完,他从乔蕊手上抢过碗,拿着筷子,匆匆跑到客厅去。

厨房里只剩下乔蕊和景仲言,乔蕊还觉得有些尴尬,就几个小时前,两人还闹得不愉快。

乔蕊不擅长对付冷战,看景仲言沉着脸不说话,她心里也怕,就战战兢兢的问:“你吃了吗?没吃,这里还有剩的。”

“我吃剩的?”景仲言一步一步走向她,唇瓣抿得紧紧的:“乔蕊,我还真是小看了你,跟谁都敢卿卿我我的玩厨房游戏?”

“啊?”刚刚还打算降低姿态,跟这人重修关系,现在听到这话,乔蕊是一点心情也没了,她扭过头去,继续盛饭,索性不吭声了。

景仲言走到她身边,双手插着裤袋,锐利的视线直盯着她的侧脸:“怎么不说话吗?”

“反正说什么都是错,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将饭盛好,她端着碗就要出去。

景仲言一步拦住她,高大的身形将厨房门堵得死死的。

“我让他来帮忙,你做什么饭?外卖不会叫吗?用得着你做饭?”

乔蕊觉得这人简直不讲道理:“景总,你把人家骗来帮我搬家,你人又走了,人家不乐意,我不得安抚着?”

“他不高兴你就安抚,那我不高兴,你怎么不哄?”

乔蕊愣了一下,抬头看向他,又垂下头,没说话。

景仲言见她又不吭声,眼神紧了紧,可想到早上的争执,他又不想案件重演,只好极力压制了怒气,沉沉的道:“我也没吃饭。”

乔蕊沉默一会儿,将手里的饭碗递给他:“你先吃吧。”

“你呢?”

乔蕊默默的走到炉子边,把锅里最后剩的一点炒饭盛出来,又洗了两个番茄切开,放在碗里,两个番茄,半碗炒饭,也够饱了。

两人出去的时候,付尘已经吃完了,他敲着空碗,眼巴巴的望着乔蕊……手里的饭。

乔蕊手一僵,犹豫着将碗递过去:“要不你……”

“他少吃点饿不死。”景仲言中途一拦,端着两个碗,走到餐桌边,一人一边摆上。

付尘不服气的站起来哼哼:“怎么,还不行人没吃饱,景仲言你知道我早上劳动量多大吗?你看到了吗,那边都是我收拾的,都是我!”他指着一些电吹风什么的小东西,一脸得意洋洋。

景仲言瞥了一眼,表情不太好,一早上了,他就收了这么点,那其他的都是乔蕊收的?

这么一想,他又觉得一早上自己跟她吵架,有点不应该,明知道付尘是个靠不住的,有自己在还能压制点,留着乔蕊跟他抗衡,就乔蕊那性格,肯定要被吃定的。

这餐饭,绝对不是多好吃的一顿,不过景仲言还是吃得很干净,吃完了,乔蕊要去洗碗,景仲言想到她的手,走过去,提了提沙发上的付尘;“你去洗。”

付尘像听到天方夜谭,哼了一声,扭过身去,压根不理他。

景仲言眯了眯眼,声音放冷:“去不去?”

就怕听到他这种音调,付尘寒毛一下竖了起来,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特别不情愿的站起来,磨磨蹭蹭的往厨房走。

让客人希望,乔蕊终究有点不好意思,景仲言却特别好意思,他拽着乔蕊进了房间,捉住她已经没包绷带的手,问:“好了吗?”

他的手掌温厚有力,乔蕊被她抓住,觉得手心有点热,她往回抽了抽,可男人用了力气,她抽不回来,只能干巴巴的道:“已经没事了,药昨天也用完,医生说药用完如果没有明显不适,就已经没事了。”

景仲言点点头,又问:“刚才做饭的时候,痛不痛?”

“不痛。”乔蕊不太适应这样的景总,应该说,不太适应会主动示好的景总。之前两人还吵架,现在突然就这么关心她,总觉得情绪转变有点快啊。

其实乔蕊是不明白景仲言现在的心情,逼得太紧了,反叛,放的太松了,又看不住,最后,他只能放弃自己一贯的习性,换个方式讨好。

是的,讨好,他现在就是在讨好,但是讨好人这种事,景仲言从来没做过,也做的不顺手,但看着乔蕊这张粉嫩委屈的小脸,他又觉得,自己那么较真,似乎也没必要了。

乔蕊感情经验是零,有些东西,是需要他教的。

付尘洗完碗,出来的时候整张脸都不好看,他付大少活了一辈子,什么时候做过洗碗这种粗重活,再说洗洁精伤手的,他现在摸着自己一贯细皮嫩肉的手指,总觉得手掌都开始起口子了。

乔蕊看他这么娇气,也不好让他帮忙搬东西,付尘也不想搬,他洗了碗就避开景仲言偷偷下楼了,反正他今天开了辆加长的林肯来,他顶多就当个司机好了。

等到乔蕊和景仲言将房间里的东西都弄好了,乔蕊看着一贯高高在上的景总,这会儿却脱了外套,解了领带,挽着袖子做粗重货,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这双应该在高级办公室内,拿着钢笔,潇洒签字的手,现在却在做一些搬搬抬抬的事儿,她看了都心疼,忍不住道:“景总,剩下的我来就行了,你先下去吧。”

景仲言看了她一眼,收回目光,继续搬。

乔蕊自作多情了一把,有点尴尬,也不好说什么了,只好加紧了速度把行李往电梯里搬。

等到东西都拖到电梯里了,乔蕊转过去锁门,看到房间里冷清空旷的一片,心里不禁有点失落。

抛开自己家去另一个男人的家住,她不确定这个决定到底对不对,尤其是,如果她和景仲言再有什么摩擦,她又该怎么办?

心里想得多了,乔蕊才彻底明白,为什么结了婚的女人,都喜欢回娘家,而现在,她的娘家就是一栋空房子,她结婚的事不能让爸妈知道,突然觉得,她好像,有点孤独。

那边,按着电梯的景仲言看她迟迟没动,忍不住在后面唤了一句:“回去还有很多事要做,你确定要一直在这儿浪费时间?”

乔蕊这才回神,快速锁了门,赶进电梯跟他汇合。

出了电梯,景仲言去把付尘拉来帮忙,付尘特别不情愿,但是又有点怕景仲言,只好乖乖的拖了最轻的行李箱往车里走。

乔蕊看到他把行李放进了一辆加长的豪车上,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付尘看她一副没见识的摸样,哼了一声,道:“你不会真以为我开的货车来吧?拜托,我可是贵公子,再说,空间大的车也不是只有货车。”

乔蕊现在彻底说不出话了,她回头望了眼一脸理所当然的景仲言,再望了眼那辆豪车,觉得自己果然是个天生的小市民,理解不了有钱人的世界。

车上,乔蕊系好安全带,就一直偷偷摸摸的看车里的摆设,这么长的车,她还真是第一次坐。

景仲言见了,淡淡的问:“喜欢?”

乔蕊抿抿唇:“好长。”

“嗯。”景仲言毫不客气的评价:“所以除了用来搬家,没其他用处。”

前座的付尘不乐意了:“景少,怎么说话的?我这辆车可限量版。”

“所以,除了搬家,你还开过吗?”

付尘一噎,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哼了一声,不搭理后面两人了。

等到车子开到目的地,付尘是死活不愿意帮忙再搬上去,景仲言也不逼他了,让他先走,他叫了保安来帮忙。

付尘坐在车上,对乔蕊招招手。

乔蕊不明所以的走过去,付尘笑眯眯的道:“你和景仲言,什么时候好上的?都肯让你搬到他家来了,这种待遇,成雪都没有过。”

“成雪?”听到陌生的人名,乔蕊眨了眨眼。

付尘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没什么成雪,你听错了,好了,去忙你的吧,下次有空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