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住他旁边/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不明所以的看着加长林肯逃也似的开走,耸耸肩,也没放在心上,走过去,跟着搬东西。

景仲言的公寓很大,两层楼,五间房,楼下两间客房,楼上三间,一间景仲言的房间,一间衣帽房,一间书房。

乔蕊按理该是住楼下的其中一间,但进房后,却看到景仲言拖着她一个行李箱往楼上走。

她一愣,问道:“景总,我不是住楼下吗?”

景仲言淡淡的道:“楼下放杂物了,你的在上面。”

乔蕊看了眼那两扇紧闭的客房房门,赶紧跟上二楼。

景仲言将行李拖进主卧旁的另一间房,乔蕊进去打量一圈儿,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书柜,她惊讶的瞪大眼睛:“景总,这是你的书房吗?”

“嗯。”景仲言插着裤袋,环视房间一圈儿,道:“床是从客房搬上来的,如果不喜欢自己定,至于房间的摆设,随便你,除了那个工作台和书柜不要动,其他都随你。”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皮夹,取出一张金卡给她。

乔蕊一眼看出这就是昨天那张钻石卡,连忙摆手:“不用了,我有钱。”

“哦?”景仲言挑了挑眉:“你有钱?”

乔蕊:“……”好吧,她那几千块工资,还真不敢在高高在上的总经理大人跟前说“有钱”两个字。

捉起乔蕊的手,将卡放进她手心,景仲言道:“我的钱,养你还不成问题。”

乔蕊握着那张菱角分明的冰凉卡片,心里捉摸着养这个字,她什么时候要他养了?

接下来的时间,乔蕊要收拾行李,她想让景仲言下楼去休息,但景仲言似乎有点地主之谊的意思,执意帮忙,乔蕊也不推辞了,两人一起,将行李都搬了出来。

不过当看到景仲言从衣物箱里拿出一个小袋子时,乔蕊脸一红,立刻扑了上去。

她跑得过猛,景仲言也没想到她会突然扑上来,一时不慎,两人一起往后跌。

幸亏地上铺了地毯,景仲言抱住乔蕊的头,避免她受伤,自己则狼狈的倒在地毯上。

而乔蕊,则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来时,人正被一双紧厚的大手抱着,她微微抬起头,就看到景仲言的下巴。

她呼了口气,双手扒在他胸口,往上抬了抬,正好对上男人淡凉的黑眸。她有些不好意思,急忙道:“我,我是不小心的。”

景仲言眯了眯眼,按住她的后脑,将人又埋进自己怀里,然后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男人厚重的身形紧紧的压住乔蕊半边身子,他薄唇吐着气,在她耳边轻道:“我也是不小心的。”

乔蕊被他压得面红耳赤,蹬着腿想挣扎,景仲言却顺势压住她不老实的腿,沉着声音道:“别乱动。”

乔蕊委屈极了,手指着掉落在一旁的红色小袋子,脸红的说:“那个,是放贴身衣物的,我……我就……”

“你就什么?”男人故意道,高挑的眉宇,弯出一道好看的弧度。

乔蕊有些不是所措,总觉得两人贴得太近了,她浑身不舒服,她抗拒的有手撑住他的胸口,想将人推远些,可她手掌的位置,刚好是他心脏的位置,她就感觉到,他的心跳,咚,咚,咚的,像铁鼓一样,震得她心跳都有些加快了。

她手,一下子就软了。

景仲言握着她虚无的搭在自己胸口的手指,捏了捏。

火烫的掌心握着自己的,乔蕊这下不止脸红,脸耳朵都红透了,她咬着唇,委屈的道:“景总,你,你先起来。”

景仲言现在是真不想起来,可是他也知道,乔蕊是个胆小的人,有点风吹草动就会缩回自己的壳里,即便不舍,他也不想把人吓跑,毕竟,现在他可没“喝醉”。

沉了沉眸,最终,他放开了她。

乔蕊获得了自由,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背过身去,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

景仲言看她那副小媳妇的摸样,勾唇一笑,故意走过去,贴着她的后背,在她耳边缓缓道:“害羞?刚才可是你先投怀送抱的。”

“我没有……”乔蕊窘迫极了,脸更烫了。

景仲言也不逗她了,低笑一声,摇摇头,继续帮她收拾的行李。

乔蕊带了很多细致的东西,比如指甲刀,甚至还有梳子,她带的东西越仔细,证明她越是将这里当做了以后要生活的地方,景仲言很满意,脸上浅淡的笑意,始终没散去。

两人一起做事,动作就快了不少,等全部弄好了,乔蕊看看时间,已经五点半了。

“这么晚了。”乔蕊嘟哝着道:“景总,昨天冰箱里的食材,都还在吧?”

景仲言把玩着她放在床头的全家福,随口应着:“嗯。”

“那我就随便炒几个菜,将就着吃了,景总你喜欢吃什么?”她一边说,一边往门外走。

景仲言跟着站起来,立在走廊的护栏边,对着已经下楼的乔蕊道:“番茄蛋炒饭。”

乔蕊一顿,抬头皱了皱眉:“中午不才吃了吗?炒饭不能吃太多,太油了。”说着,她走到厨房,拉开冰箱看了一圈儿,探出脑袋,对二楼的男人道:“冷冻柜里还有点肉,上面也有几样菜,做个红烧肉,土豆泥,再加个蔬菜汤行吗?两个人吃也差不多了。”

景仲言没什么意见的“嗯”了一声。

得到了首肯,乔蕊就在厨房忙起来了,景仲言走到沙发边,随便翻了一个台,也没看,眼睛就一直偏向厨房方向,远远的看着厨房里,那个忙碌不停的身影。

乔蕊做饭做惯了,动作也快,不到半小时,三样菜就做好了,饭也跳了,她一边盛饭,一边对外面道:“景总,洗手了。”

景仲言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进厨房,顿时,扑面而来的饭菜香气,让原本不太饿的他,都有些微微动容。

他在水池边洗了手,想到中午时那刺眼的画面,身子顿了顿,走到乔蕊身边,盯着她。

乔蕊以为他是要帮忙,就道:“你去外面等着吧,一会儿饭菜就端进来了。”

景仲言没有动,只站在那里,视线,却紧紧盯着她的脸。

“怎么了?”乔蕊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解的问。

景仲言又探过来些,眼角瞥着那盘红烧肉,抿着唇道:“我要先尝尝。”

“哦。”乔蕊顺手递了双筷子给他。

景仲言没接,声音却压低了:“手是湿的。”

乔蕊看他一眼,觉得景总这会儿的举动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出哪里奇怪,最后,她索性拿着筷子,夹了一块瘦肉,递到他嘴边。

景仲言张口就咬住,红烧肉刚出锅,还有些烫,他也没吹两下,这倏地一入口,忍不住就呼了两口热气,舔了舔唇。

等到热气消散了,他嚼着咽下。

“味道怎么样?”乔蕊拿着筷子,期待的望着他,大概是因为习惯使然,她顺手就将筷子含进了嘴里,抿了抿上面还带着的酱汁。

景仲言眼神黯了黯,盯着她嘴里的筷子看了一会儿,道:“有点咸,再尝一个。”

乔蕊全无所觉的将筷子拿出来,又夹了一块肉,递到他嘴边。

这次景仲言吃的时候,将筷子抿了抿,吃完后,脸上不禁露出淡笑:“还不错。”

“真的?景总你喜欢就好。”乔蕊高兴的将筷子放下,把饭盛好,端着就出了厨房。

景仲言看着她纤细的背影,嘴唇微微翘起。

喜欢,当然喜欢,要是不喜欢,怎么会千方百计的把她骗到身边,收为己用。

这餐饭,景仲言吃的很满意,一餐饭吃完,乔蕊正在洗碗,就看到本该在客厅的男人,又进了厨房。

她以为他要拿什么东西,手上的动作没停,偏头笑着问:“景总,要什么?”

景仲言眸色淡淡的,道:“你还要多久。”

“我?”乔蕊愣了愣,下意识回答:“最后这几个盘子洗了就好了,有事吗?”

“嗯。”

“那景总你再等一下,五分钟就好。”

他看了眼满桌子湿漉漉的餐盘,抿了抿唇,道:“一起吧。”说着,拿了张餐布,开始擦碗。

乔蕊客气的道:“不用了,景总你出去等着就行。”

景仲言没说话,可转而已经将两个盘子擦干净,摞起来了。

乔蕊看他执意帮忙,心想他刚才也吃饭了,有点贡献是好事,以后都要一起相处,她做了饭,不可能不让景仲言吃,景仲言虽然是她上司,但是吃了饭,总不能一直当大爷,一起分担家务,以后的日子,也能安生点。

如此,她心里释然了,将最后几个盘子洗碗,丢给景仲言,又开始清理水池边的残渣,等都弄完了,她偏头一看,将景仲言手里的擦布也放下了,但是一摞的餐盘,都还放在流理台上。

她走过去,拉开橱柜门,道:“景总,这边是放小碗的,这边是放大碗的,这边是放餐盘的,你擦了就直接放进去,厨房窗户没关,你不放在外面,明天一早又有灰了。

景仲言挑挑眉,心想这女人还真不客气,这么说以后擦碗,都是他的工作了?

果然有些事,不能做第一次,做了,就要一直做下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