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妈妈救命/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厨房收拾好,两人进了客厅,乔蕊看到茶几上已经摆上了一大叠资料,她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景仲言就指着两份道:“下周开会的要用的,你看看。”

乔蕊拿起来翻了两页,觉得不对,迟疑的道:“景总,这是高层会议的开会资料,这不是,向韵负责的吗?”

“没说你负责,只是让你看。”

乔蕊:“……”这是什么意思?又不关她的事,她看了能起做什么作用。

可似乎也不打算给她解释,景仲言已经靠在沙发上,膝盖上搁着电脑,开始敲打起来。

乔蕊挑挑眉,坐到地毯上,拿着两份资料看了起来。

这两份资料,乔蕊刚开始还以为跟旧楼有关,但是看完了,都没觉得有半毛钱联系,她打了个哈欠,看了眼墙上的时钟,今天一整天都在做体力活,她早就想睡了。

景仲言打完一些东西,揉了揉眉心,抬眼,就看到自己膝盖边,那个抱着文件,脑袋却已经一点一点的小身影。

他眼神动了动,坐起来。

脚边的小身影似乎被惊动了点,她吸吸鼻子,再放下手时,怀里的资料都掉了,她似乎也没发现,咂咂嘴,脑袋顺势往旁边一歪,就倒了过去。

软软的触感,像是枕头,乔蕊迷糊的想着,似乎觉得她此刻不应该睡觉,但是强烈的睡衣已经袭来,她是想抗拒都抗拒不了。

最后,她舔舔唇,终究趴在那柔软的“枕头”上,沉沉的睡过去。

景仲言看着趴在自己膝盖上,酣梦正甜的女人,温厚大掌移过去,将她掉落的刘海抚起来,夹到耳朵后。

女人睡得很熟,毫无所觉的紧阖双眸,呼吸,均匀的从微张的小嘴里缓缓吐出,热气,喷洒在男人西装裤上,不一会儿,上面已经有了滩水印。

景仲言失笑一声,将怀里的笔记本电脑移开,微微动了动,倾身靠近熟睡的女人,靠在她的耳边,低低道:“累了回房睡。”

女人觉得耳朵痒痒的,伸手摸了一下,抿了抿唇,又睡了过去。

似乎真的累坏了。

他扶起她,将人先移开,然后弯腰,将人拦腰抱起。

身体一下悬空,乔蕊感觉到了,眼睛顿时睁开,顿时,便对上一双深沉黝黑的眸子。

大概是还没睡醒,脑子不太清楚,她眨眨眼,愣是没分辨出现在的情况,只傻傻的张了张嘴,唤了一声:“景总?”

“嗯。”景仲言应了一声,轻柔的道:“睡吧。”

他那低沉的嗓音犹如世界上最美的曲调,乔蕊本来就睡了一半,听他这么一说,索性“唔”了一声,闭上眼睛,靠在他的怀里,便睡了过去。

上了二楼,景仲言在门口停顿一下,似乎是犹豫,是该把人直接抱进自己的房间,还是老实送回她的房间?

一番思索后,他终究没有激进,将人送回了她的房间。

房间收拾得很干净,昨晚知道她确定会搬过来后,他连夜找人清理了书房,甚至还临时买了一张新床。

书房里大多的文件都搬到了他的主卧,不过他还是故意留下些东西在这里,以后,总要有个借口出出进进。

将人放在床上,软绵的触感,让乔蕊顿时能舒展开身体,景仲言看着她沉沉的睡颜,倾身,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明明只是稍纵即逝的一个触碰,滋味,却甜的让他意想不到。

像是上了瘾般,他再次俯身,在那张唇上浅浅的吮了一下,清甜的味道,让他不自觉想加深这个吻,却又害怕太用力,会惊醒她。

捕获猎物的最佳方法,永远不是蛮横的冲撞,而是耐心的等候。

分开唇舌,他舔了舔唇瓣,抚着她光洁的前额,低低的道:“我会等到,你愿意。”

清淡的七个字,在房中缓缓飘散,消失无踪,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离开房间,阖上房门,床上的女人翻了个身,梦中,似乎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她嘴角,始终翘着。

第二天,乔蕊是别窗外的太阳的刺醒的,她揉揉眼睛,回忆着,自己明明有睡前拉窗帘的习惯,难道昨晚忘了吗?

她勉强睁开眼睛,看到大敞的窗户,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慢慢坐起来,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这才回忆起来,昨晚她好像在客厅就睡着了,那么,是景仲言把她抱进房的吗?

脑子里想了一下那个画面,她顿时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窘迫。

从床上爬起来,她看了眼时钟,已经八点了,她从柜子里拿出干净衣服,左右找了找,发现书房里没有浴室,这么说她要去楼下的浴室洗漱?

好像很尴尬,现在下去,会遇到景仲言吗?

应该不可能,景总不太可能这么早起来,应该……嗯,应该没事的。

她自我安慰着,抱着衣服和毛巾,悄悄推开了房间。

外面,一片静谧,毫无动静。

乔蕊呼了口气,蹑手蹑脚的悄悄从主卧门口走过,又轻手轻脚的下了楼,一股脑的钻进浴室。

可开了水,她才想起来,她忘了拿沐浴乳和洗发精。

不,不是忘了拿,是她压根就没带过来,她以为这种东西,一般浴室都是常备的,就像是她在家住的时候,就是用老妈的。

想到这里,她又只好把衣服穿回去,心里估算着,是去找景仲言借呢?还是自己出去买。

她不太记得这附近哪里有超市,而且一早起来,澡也没洗就出门,是不是有点不雅观,毕竟这里可是高级公寓。

思索一番,最后乔蕊觉得,戴上帽子,出门吧。

总不能大清早的就去敲景总的门借沐浴乳,多不好意思啊,而且万一景总有洁癖……

算了算了,还是不要丢脸了,自己去买的好。

可她进屋拿了钱包,刚出来时,主卧房的门突然开了。

她愣了一下,就看到房间里,全身,只有腰间围着一条浴巾的男人,正站在那里,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冷凝的看着乔蕊,淡淡的道:“一大早,在外面走来走去干什么?”

乔蕊维持着僵持不动的姿势,愣愣的看着他,脸,毫无预兆的红成了苹果。

“景,景,景总……你怎么不穿衣服!”回过神来,她赶紧闭上眼睛,转过身去,拼命的深呼吸。

可大概因为男人刚洗了澡,她呼吸的时候,进入鼻息的,全是对方身上沐浴乳的清淡香气,乔蕊的脸,禁不住的更红了。

景仲言在后头嗤笑一声,将毛巾拿下来,迈着步子,走向她。

乔蕊听拖鞋趿踏着的声音,由远而近,只感觉整个后背都僵了,她使劲的埋着头,赶紧说:“景总,我要出门买东西,先走了!”说完,转身就要跑。

可脚步刚迈开,手臂就被一直大掌握住,还带着湿润的掌心,紧贴她的手臂,男人微微用力,将她拽了回来,看着她拼命躲避的脸,他微微勾唇:“要买什么,告诉我。”

“沐,沐浴乳……”她哆哆嗦嗦的说。

景仲言淡淡道:“我房间有,拿给你?”

“不用了,不用了景总。”她赶紧道:“我,我出去买就行了,景总你的是男士的,不合用。”

男人挑了挑眉,喉咙里,溢出一声轻笑,低哑的问:“嗯,鼻子很灵,闻出来了?”

闻什么闻,谁闻了,她才没闻,乔蕊被他说得,顿时觉得像个变态,耳朵根又红了一分,心里也更窘迫了。

景仲言逗够了,在她手腕上捏了捏,道:“进来吧,房里有你合用的。”说着,拉着她往房里走。

乔蕊哪肯进去,她急忙摇头,慌忙的道:“景总真的不用了我,我出去买就行了,不麻烦你了,真的……”

“让你进来就进来,慌什么?”他挑眉。

乔蕊都快哭了,最后,她索性奋力拧开自己的手腕,转身就往楼梯跑。

景仲言动作迅速,拉了她一下,将人一股脑拉进怀里,浓郁的男性气息,几乎一瞬间从四面八方飞扑过来,乔蕊浑身战栗,挣扎得更用力了。

可因为两人现在靠的太近,景仲言腰间的浴巾又围得没那么紧,这么一摩擦,乔蕊只感觉温暖的浴巾落到自己脚背上,湿湿润润的,还带着水汽。

乔蕊瞬间僵在原地,连看都敢垂头看一下,仰着头就尖叫起来:“啊--”

景仲言被她吼得耳膜都痛了,拧着眉,沉沉的道:“闭嘴。”

女人却已经疯了,哪里肯听他的话,硬是在他怀里挣脱,激动的时候,差点恨不得动嘴咬他了。

她这一阵乱动,两人本来就挨得近,景仲言别弄得一身火,微怒的喝道:“别动!”

乔蕊不听,还死命的道:“你放开我,放开我……”

妈妈救命啊,这里有裸男,没穿衣服的裸男男男啊!

“啧。”男人不耐烦的嗤了一声,将她肩膀扳住,强迫这人镇定下来,才沉沉的说:“穿了裤子的!”

过了足足三秒钟,乔蕊脑子一抽,顿时安静下来。

她缓缓的垂下眸子,当看到男人腰间果然还穿着一条短裤时,这才松了口气。

景仲言看她那傻乎乎的摸样,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将人带进房,推开浴室门,沉声道:“沐浴乳,洗发乳,润发露,毛巾,牙刷,全部新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