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一起去超市/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细细一看,这才看到,架子上,在景仲言的男士洗漱用品下面,果然有一个专门的横架,放到全是还没拆封的女士用品。

这是,他提前为她准备的?

“你房间没浴室,以后,就用这边的,楼下的太远了,而且太久没用,水管有些硬化,过滤的水不是很干净。”他淡淡的道。

乔蕊心里自然觉得不太好意思,这是景仲言的房间,她天天过来用浴室,多不方便啊。

可看这个浴室的格局,的确比楼下那个好,而且因为经常用,里面也比较干净,就连水管,也是新的。

她沉默下来,开始思考。

景仲言看她一眼,走到房间的另一头,打开另一扇门,顿时,一整个衣帽间呈现在眼前。

乔蕊惊讶的瞪圆了眼睛,昨天下午,她就看了楼上三个房间的格局,基本上就是,中间一间主卧,左边是书房,右边是衣帽间。

三间房,除了中间的主卧,两边的两间,都要小一些,但是昨天她可不知道,主卧和衣帽间之间,竟然有一个门,是连通的。

她愣了一下,立刻看向另一面的墙,果然,看到墙靠内的方向,有一扇门,她走过去,扭了一下,门开了,另一边,果然就是乔蕊现在住的书房。

所以,楼上的三个房间都是互通的?两扇门,把三间房,接连成了一间。

乔蕊顿时僵在原地,实在找不到形容词,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景仲言换好衣服,出来时,就看到乔蕊站在主卧连接书房的那道门前,愣愣的不动。

他眯了眯眼,缓缓走过去。

听到后面的响声,乔蕊转过头去,对上景仲言淡凉的黑眸,她咬了咬唇,问:“景总,这个……”

景仲言抬了抬眸,瞥她一眼:“嗯?”

“这个门,一直都有吗?”

“嗯。”他随口应了声,挑眉问:“怎么,不放心?”

“不是,我只是,有点意外。”昨天才搬进来,昨晚又睡得早,乔蕊根本没仔细看自己她那间房长什么样子,现在看到这扇门,她又怎么可能不意外,毕竟,自己睡的地方,有一扇隐藏的门,另外一个男人可以随时打开走过去,谁有能淡定面对?

她舔了舔唇,试图的问着:“那景总,以后这扇门,需不需要,锁一下?”

景仲言一边整理着衣服领着,一边淡淡的道:“随你。”说着,走到床头柜旁,拉开抽屉,拿了把钥匙,扔给她。

乔蕊一把接住,将钥匙握在手心,又对他道:“景总,我想了想,这间房是你的,我还是去楼下洗澡好了,我进进出出的,你也不方便。”

“嗯?”景仲言走过来,双手插着裤袋,站在她面前,定定的将她看了一会儿,问:“乔蕊,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我……”乔蕊有点委屈,她觉得男女有别,男人和女人之间,本来就应该保持距离,尤其是他们还同住一居,有些必要的事,当然要先说清楚。

见她不说话,他指尖挑起她的下巴,将人拖起来,嘴唇轻轻的勾起:“你是觉得,我会饥不择食,把你吃了?”

乔蕊赶紧摇头,往后面退了一步,尴尬的道:“那,如果景总你不觉得有问题,就,就麻烦您了。”

男人似终满意了般,立起身子,淡淡道:“去洗吧,洗完下楼做早餐。”说完,回身拿起桌上的笔记型电脑,出了房间。

直到人走远了,乔蕊才叹了口气,去隔壁房间,把衣服都拿过来,进了浴室,开始洗澡。

她洗的很快,出来的时候,抱着衣服,头还在滴水。

等回到房间,将自己整理干净了,再出来时,已经八点半了,乔蕊从二楼护栏往下面望了一眼,就看到景仲言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

早就知道景总是工作狂,可乔蕊没想到他连休息日都这么不放过自己,她下了楼,走到厨房门口,扭头问了一句:“景总,早餐想吃什么?”

“随便。”男人头都没抬,应了一声。

乔蕊打开冰箱,翻了翻,看到冰箱里的食材实在没有多少,调料也不是很多,虽然有些没开封的作料堆了很多,但是大蒜,葱子这些家里应该常备的,都没有。

她随便拿了两个鸡蛋出来,打算炒个鸡蛋,再炸两根香肠随便吃吃就行。

二十分钟后,简易的小早餐做好,她把餐盘都摆好了,看到景仲言还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的忙着,她走过去,高高在上的看着他:“景总,吃了饭再忙吧。”

“嗯。”男人应了一声,眼睛却始终没离开电脑屏幕。

乔蕊撇撇嘴,索性走到餐桌,把餐盘端过来,放到茶几上,又说:“吃了再忙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完,她就坐在他旁边,端着自己的那份,咬了一口鸡蛋,还吧唧吧唧的咀嚼起来。

景仲言挑挑眉,耳边的声音太大,他想忽视都不行。

偏头瞅了身畔的女人一眼,女人也正看着他,两人四目相对,她抿唇笑了一下,嘴里还包着咬了一半的香肠。

吐了口气,景仲言将电脑移开,端着餐盘,吃了一口。

味道不错,温度也刚好。

早餐吃完,乔蕊去洗盘子,景仲言擦了嘴,起身,走到厨房门口,淡淡的道:“昨晚给你看的资料,看了多少?”

乔蕊洗盘子的手一顿,歪头看向他,无辜的道:“景总,那个,不是我负责的事,我到底为什么要看那个?”

“为什么?不是上司的话,就是原因吗?还要问为什么?”

乔蕊一噎,默默的垂下头,嘟哝道:“看了三分之二,还差一点点。”

“一会儿把它看完,写份报告给我。”

乔蕊:“……”这种老师布置作业,然后写读后感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景总,我一会儿还有事呢,可能看不了了。”乔蕊将最后一个盘子洗干净,埋着头道。

景仲言拧了拧眉,看着她:“什么事?”

“冰箱里的食材都没有了,我得去超市买啊,还有一些家里常备的东西,景总你不开火都不知道,厨房很多东西都缺,而且今晚午饭和晚饭吃什么,也要提前准备。”

乔蕊自觉找了个逃避做作业的好借口,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大堆,最后仰着头,得意洋洋的看着厨房门口的男人,一副,我真的很忙的架势。

景仲言看了她一会儿,抿唇道:“那一会儿一起去。”

乔蕊:“……”

半个小时后,乔蕊换好衣服出来时,就看到楼下,景仲言也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双手插着裤袋,淡淡的看着她。

乔蕊觉得自己简直是自作孽,和景总一起逛超市,得多别扭啊。

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也没法收回了,她咬了咬牙,还是走了下去。

景仲言今日穿的是件休闲装,这还是乔蕊第一看他穿除了正装之外的服装。

卸下了那一丝不苟的装束,现在的景仲言,显得有些年轻,加上他本就帅气俊美,现在看来,更多了一丝少年的活力。

两人出门,进了电梯,看到景仲言直接按了负一楼,乔蕊问:“景总,超市远吗?”

景仲言随口道:“不知道。”

乔蕊眨眼,看向他:“你平时不买东西吗?”

“不是我买。”

乔蕊这才想起来,他是有钟点工的。

不过如果太远的话,她垂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简便的装束,考虑现在回去换件衣服还来不来得及。

下了的负一楼,两人上了车,乔蕊坐在副驾驶座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翻开其中一页,用笔在上面写起来。

景仲言瞥了她一眼,发动引擎,把开车的速度放得很慢。

车上有导航,搜索了附近的超市,定位后,景仲言就开着车,乔蕊先还记着东西,等都差不多了,她停下笔,盯着本子,咬着笔帽,含糊的问:“景总,你有什么要买的吗?”

“没有。”景仲言随口回答。

乔蕊偏头看他一眼,嘟哝道:“我刚才洗澡的时候,看你的须后水好像要用完了,不多买两瓶?”

景仲言眯了眯眼,偏头看向她:“洗个澡,你关注的东西还不少。”

乔蕊咕哝着嘴:“那买不买?”

“到了再说吧,看看有没有那个牌子。”

乔蕊一直不懂,为什么男人用一样东西,就要用同一个牌子,好像不是那个牌子,就不能用一样。

记得她以前看过一个统计报道,上面就说,从一个男人的生活习惯,就能看出他对感情的认真度,如果一个男人是很喜欢买不同种类的东西,那说明,他天性喜欢挑战新鲜事物,这种男人,更容易出轨。而如果那个男人只喜欢用一种品牌或者类型,那说明,天性专一,或许他也有被诱惑的时候,但是他永远能理智的分清,什么女人,是可以在一起一生的,什么女人,只是玩玩的。

乔蕊盯着景仲言看了一会儿,心思不由自主就飘远。

景总,也是后者吗?

不过他这样的男人,这样的背景,这样的身价,真的,有可能专一吗?

车子没开一会儿,就到了最近的大型超市,先停了车,两人直接从负一楼上的超市楼层。

推着小推车,乔蕊掏出小本子,指着第一条道:“先买洗碗精,顺便再买几个盘子,景总,你家的盘子太小了,可以买两个大的,蒸鱼要用大盘子。”

景仲言没什么意见的走在旁边,眼睛随意的看着货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