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狼狈/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买了盘子,想到家里好像也没有牙签,又买了几盒牙签,抬起头时,却看到几个穿着清亮的少女,推着小推车,正羞羞答答的往他们这边走。

乔蕊把车子拉开了点,不会妨碍道路。

可那几个少女,却就停在他们旁边,其中一个短头发,穿着超短裙的,脸颊绯红的走到景仲言身边,仰头看着最顶层货架的东西,低低的抱怨:“哎呀,拿不到。”

说完,她眨眨眼眸,羞怯的望着身边的男人,小声道:“大哥哥,能帮我那一下那盒饼干吗?”

景仲言微微蹙眉,但还是伸手,将饼干拿下来,递给那少女。

少女双手接过,手指,似乎不小心的擦过男人的手背。

乔蕊在旁边看的好笑,现在的小女生,胆子都这么大?

似乎看到同伴得手了,另外几个少女也纷纷围上来,七嘴八舌的说道:“大哥哥,能帮我拿一下那边那个吗?”

“大哥哥,你是哪个大学的?本市吗?”

“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乔蕊捂着嘴,特想笑,她还从来没见过景仲言这么狼狈的摸样。

景仲言现在的确很狼狈,他对那些腰细胸大的女人都没多少兴趣,更何况这些毛都没长齐的小白菜,可偏偏,最不会看眼色的,就是这些毛都没长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女孩们。

看着一具具青葱的娇躯就往自己身边围,他眉头越蹙越紧,若不是知道自己不该和小孩子计较,估计他已经把不快放在脸上了。

“大哥哥,你怎么不说话啊。”

“大哥哥,你是不是不想理我们啊?”

“大哥哥,你一会儿有时间吗?附近有家很好喝的饮料店,我们一起去玩吧。”

女孩们越靠越近,就在景仲言忍无可忍,即将发怒时,人圈外,一道清凉的声音,轻然的传来。

“还是叫叔叔吧,叫哥哥过分了。”乔蕊拿着两盒牙签,在少女们愣然的目光下,走到景仲言身边,伸手挽住他的胳膊,仰着头,对着他娇声道:“看来以后还是不能让你陪我逛超市,就一会儿功夫,就引来这么多花蝴蝶,我要是再走一会儿,你岂不是要被吃了?”

她说完,还撒娇似的耸了耸鼻子,偏头,又看向那几名已经开始脸红的少女,淡淡道:“抱歉,这个男人我已经预定了,你们如果想要,下辈子早点排队吧。”说着,她拽着景仲言的胳膊,就把人往人圈外拉。

他们走了没几步,就听到后面,几个少女的争执声传来:“你不是说他一个人来的吗?”

“我怎么知道那个女人是她女朋友,他们又不是一起走得。”

“真是丢脸死了。”

乔蕊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景仲言垂眸看着身边似乎很得意的女人,眉毛轻轻的挑着。

注意到头顶有道灼热的视线,乔蕊一抬眼,果然看到景仲言正凝目看着她,她急忙松开他的胳膊,弹开两步,无辜的道:“景总,我不是笑你,我是笑她们。”

“我知道。”男人淡淡的道,嘴唇微微翘起:“不过她们也没说错,如果我是你的男人,就麻烦你看牢点,不要随便放手。”说着,他牵起她的手,将她的手腕,绕到自己的胳膊上。

乔蕊僵硬的眨眨眼睛:“景总,我刚才那些话,是开玩笑的,是帮你解围,不是占你便宜。”

以为他误会了她的意思,乔蕊赶紧解释:“如果你介意,我道歉还不行吗?”

“不介意。”男人沉沉的道:“不过,景太太最好说到做到。”

“什么?”乔蕊无措的望着他。

景仲言却没说了,指着旁边货架道:“这些买不买?”

乔蕊别他转移话题,偏头看了眼货架,果然看到自己要买的东西,立刻挑选起来。

女人买东西,尤其是逛超市,当然喜欢买特价的东西,乔蕊看着两种牌子的洗洁精,一种有特价,一种没有特价,她想都没想,就选了有特价的。

可她刚拿起一桶,景仲言却拿出另外一种没特价,道:“这个。”

乔蕊道:“景总,那种太贵了,都是一样的分量,这种比较便宜。”

只是便宜三块钱而已。

景仲言拧了拧眉:“我还不起?”

“不是这个意思。”乔蕊觉得景仲言不懂逛超市的乐趣,她兴致勃勃的道:“景总,逛超市就是要买便宜,如果明明看到便宜的都不买,那还逛什么超市?”

景仲言沉默,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逻辑。

他将自己选定的洗洁精放进小推车里,淡淡的道:“这种写了不伤手。”

乔蕊耳朵一动,听到了,不觉抬头看向他。

景仲言此刻已经移开视线,在看别的东西。

乔蕊看看自己手里的,又看看小推车里面的,抿了抿唇,心里突然有种古怪的感觉。

其实洗洁精这种东西,没什么伤手和不伤手之分,里面都有化学物质,都会伤害皮肤,她也不相信,就三块钱之分,就真的能买到不伤手的洗洁精。

可是看景仲言似乎很计较这件事,她突然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在家里,以后做家务的人都会是自己,他这个小小举动,却让她觉得,他是在为她着想,哪怕只是一个根本不会实现的小小宣传语,他也真的为她,在意了。

心里突然有些甜甜的,乔蕊将手里的打折洗洁精放下,走过去,推着小推车,继续往前走。

景仲言看她抿着唇,眼眉却弯了,他站在她身侧,眼神,也放柔了些。

等到他们把东西日常用品都买齐了,又去了蔬菜区,乔蕊看了手里的新鲜豆芽和新鲜西芹,扭头问道:“景总,中午吃西芹炒牛肉,还是水煮肉片?”

“不要太辣。”他淡淡回答。

乔蕊盯着豆芽看了一会儿,舔舔唇,又道:“我能把水煮肉片做得不那么辣。”

看她一副明显想吃的摸样,景仲言失笑,既然已经有了决定,还装模作样的问他干什么。

他道:“随你吧。”

乔蕊又盯着西芹看了一会儿,回头道:“我西芹炒牛肉是拿手菜,做的最好了。”

景仲言默了一下,揉着眉心道:“你不需要每样都问我,我不挑食。”

“那我都买了?”她试探的问。

他失笑,无奈的点头。

把菜买完了,又买了几样水果,差不多了,两人就去排队结账。

可排了一半,乔蕊想到忘了买面包,对景仲言道:“景总,你先排着,我去拿两袋面包,很快就回来。”说完,她匆匆跑向西点方向。

景仲言沉默的排着队,路过收银台前面的货架时,他看到第二排的某样东西,眼神动了动,顺手拿了两盒,放进推车里。

乔蕊很快回来了,将面包丢进推车,正好排队也到了他们,她将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可当拿到两盒杜蕾斯时,她突然愣住,眼眸猛然睁大。

“小姐,麻烦快一点,后面还有很多顾客。”收银员小姐催促道。

乔蕊尴尬将那两盒东西丢开,赶紧去拿其他的东西。

当最后一样东西都过机了,景仲言突然伸手,把她丢开的两盒移过去,对收银员道:“一起的。”

收银员愣了一下,抬头看到是个大帅哥,脸一下有些红了,她默默的将那两盒过机,又眼神暧昧的在乔蕊和景仲言身上转了两圈,对他们道:“一共三百二十七。”

乔蕊被收银员用那种眼神盯着,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她把卡递过去,偏头对景仲言道:“景总,这个东西买来干什么?”

她这问题有些好笑,景仲言嗤笑一声,反问:“你说呢?”

乔蕊哪里敢说,她耳朵都红了,闷着头就转过身去。

收银员刷了卡,将pos机递给她,道:“请输入密码。”

乔蕊想到,这张卡是景仲言的,她不知道密码,就转头问:“景总,密码。”

景仲言淡淡的道:“我们的结婚日。”

收银员听了,一脸恍然大悟,乔蕊却觉得尴尬极了,她快速输了密码,接过袋子,将袋子放进推车里,推着车就往停车上走。

景仲言在后面快步跟上,看着她羞红了的双耳和脸颊,只觉得心情,都无端好了许多。

到了停车场,将东西都放进后车厢,上了车,乔蕊脸上的红还没褪,她用手掌捂着脸颊,只觉得热度险些将她手掌都融化了。

景仲言上车,袭好安全带,偏头看她一眼,乔蕊赶紧移开视线,把脑袋偏向窗外。

男人失笑一嗤,发动了引擎。

回到家,乔蕊几乎头都没抬的就往二楼走,景仲言反手关了门,对楼梯上的她道:“一会儿下来,把昨晚剩下的资料看完。”

乔蕊含糊的“唔”了一声,人已经快速回了房间,只听“啪”的一声,房门便关上了。

景仲言含笑着站在一楼,顺手从口袋里,拿出那两盒东西,扔到茶几上,再将剩下的东西,拿到厨房。

当他在出来时,电话刚好响了,他拿起看了眼来电显示,原本不错的心情,突然沉了下来。

他接起,淡淡的问:“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薛莹温慈的声音:“也没什么事,今天周末,你有空吗?有空就回家吃个饭,妈做你喜欢吃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