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景总,我不坐你的车/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色的灯光刺眼夺目,乔蕊一下子有些不适应,脸往旁边蹭了蹭,这一蹭,她才感觉不对。

小心翼翼的抬起眼,顿时,她对上一双精睿淡然,漆黑幽深的深眸。

“景总!”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弹开,一下子从椅子上坐起来,看着身边的男人,想起刚才的情况,尴尬得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埋了。

“睡得舒服?”男人站起身来,双手插着裤袋,淡淡的扫她一眼。

乔蕊苦着一张脸,小心的问:“我,我睡着了吗?”

“你觉得呢?”他反问,修长的眉毛往上轻挑。

乔蕊捂着脸,觉得自己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出院厅的时候,外面还有些观众在讨论剧情,乔蕊越听越觉得耳朵红,身边的景仲言适时的看她一眼,眼神带着揶揄。

出了电影院,两人想做直达电梯下负二楼,不过看电梯口这么多人,景仲言就道:“走那边。”

最后,两人走的公开电梯,三楼是男士专区,下到三楼的时候,乔蕊眼睛一动,正好看到了什么,一把拉住景仲言的衣袖,道:“景总,你须后水的牌子。”

今早在超市没看到景仲言用惯的那个牌子,没想到这里竟然有。

景仲言看了眼她拉着自己衣服的小手,淡淡的“嗯”了一声,顺势,跟着她走向了那个牌子专柜。

专柜小姐正在聊天,看到有客人来,还是外形这么出众的帅哥,立刻堆起笑脸,迎上来:“先生请问要点什么?”

景仲言看向乔蕊,乔蕊立刻道:“这里除了衣服,有男性清洁用品吗?”

“有的,这边。”

两人被带到一个靠墙的货架前,乔蕊一眼就看到了和景仲言家里浴室一模一样的一个须后水瓶子,她拿起一瓶,看了眼标价,心里震了一下,心想果然是富家公子,用这种价位的东西,这种东西,超市肯定是看不到的。

“两瓶够吗?”她拿了两瓶,偏头问景仲言。

男人随意的“嗯”了一声说,似乎并不在意。

乔蕊拿了两瓶,算了算价格,问售货员:“你们这儿有什么优惠吗?比如会员卡打折什么的?”

售货员大概还是第一次见到乔蕊这种直接把打折和优惠挂在嘴上的,一般来买她们这个牌子物品的,也都是不会在意那一百几十的,可尽管如此,她还是老实的道:“有的,买满一千元,可以办理会员卡,办理后,本次商品就可以打八点五到九折。”

乔蕊看着手里的须后水,两瓶加起来已经七百块了,她眼睛看了看四周,走到领带的方向,看了看领带的价格,不行,贵了,最便宜的都要五百多。

她又看向领带夹,看了好一会儿,终于看到一个价钱刚刚好的,她指着玻璃柜里的银色领带夹,道:“这个,拿出来我看一下。”

售货员将货物拿出,乔蕊拿着就走到景仲言面前,仰头笑着问:“景总,这个样式怎么样?”

景仲言随意看了两眼,淡淡的道:“一般。”

“可以买了就刚好一千,货物可以打九折,以后再买也可以打折,景总你不是喜欢用这个牌子吗,长远来想,是有好处的。”

看她说的两眼发光,一副可以占大便宜的摸样,景仲言失笑:“不找你当售货员,真是屈才了。”

乔蕊撇撇嘴:“那是买还是不买?”

他无所谓:“你想买就买吧。”

乔蕊振奋了,转头笑眯眯的对售货员道:“就这三样,可以办卡是吧。”

售货员扯着嘴角,将人领到收银台,填了资料之后,便把卡递给她,并且刷了今次的商品,一千块的东西,因为第一次购买,打的八五折,八百五十块。

刷了卡后,乔蕊觉得整个人都圆满了。

就连回到车上,她脸上的笑容都没变过。

景仲言发动引擎,看她笑眯眯的把袋子里的领带夹拿出来,反复的看来看去,似乎真的很喜欢。

他抿了抿唇,终究没再说出打击的话。

回到家后,乔蕊第一时间把须后水房间景仲言的浴室,又把领带夹放进他的衣帽间。

这是她第一次进他的衣帽间,看到那么多衣服,领带,鞋子,手表,乔蕊心都快漏了一半。

果然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啊。

拉开放领带夹的抽屉,当她看到里面居然有一整个抽屉的领带夹时,乔蕊的表情又僵了,她将自己手里这枚从盒子里拿出来,左右看了看,跟抽屉里的对比一下,顿时觉得自己拿着的这个,档次好低,好平庸。

想了想,她把这枚放到了最角落的位置,默默的阖上抽屉,出了房间。

下面,景仲言正好打开电视,在看财经频道,她走过去,拿起桌上的水果削了起来。

削好的橙子,她掰开了递给景仲言,景仲言看她一眼,没有接。

乔蕊顿了一下,突然福至心灵,掰了一瓣,递到他嘴边,果然,男人立刻张嘴含住,吃了进去。

乔蕊:“……”

有必要懒成这样吗?

两人看了会儿电视,乔蕊就起身去做晚饭。

吃了晚饭,因为第二天要上班,乔蕊看到景仲言还在客厅里刷股票,就去楼上浴室洗了澡。

可再出来时,却发现房间的大床上,男人不知何时上来了,正倚在床头,闲闲的看着手机。

乔蕊几乎条件发射的用脏衣服捂着自己胸口,刚洗了澡,她里面是没穿胸罩的。

“景总,我开了散热,你等会儿再洗吧。”

男人头也没抬,淡淡的“嗯”了一声。

乔蕊见状,赶紧回了房间,门一关上,她才长长的吐了口气。

插上插头,她吹头发的时候,心里就想,过两天要不还是找人把楼下浴室的水管修一修,她还是去楼下洗好了,总在景仲言这儿洗,孤男寡女的,到底不好,尤其是今天这种情况,多尴尬啊。

吹干头发,她关了灯,设好了闹钟,便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闹钟还没响,乔蕊就醒了,她下楼简单的洗漱完,围上围裙,就在厨房忙了起来。

早餐不需要准备太多,再加上昨晚她特意熬了粥,今早起来叮热就可以吃了。

把早餐准备好,她就上楼去敲景仲言的房门。

她几乎刚敲第一下,房门就开了,男人手臂上搭着西装外套,右手理着左手的衬衫袖口,看了乔蕊一眼,便往楼下走。

乔蕊跟在他后面,一起下了楼。

两人一起上餐桌,可是景仲言却发现,乔蕊的早餐和他不同,她没有粥,只有两块面包,叠上了酱料在里面,正放在盘子里。

他的粥还没凉,她已经三两下就把面包吃了,一口气喝光牛奶,就道:“那景总,我先出门了,你吃完放在这儿就行了,我晚上回来收拾。”说完,匆匆忙忙的就往要往楼上走。

景仲言眼眸一眯,一把拉住她,将人拽回来:“你去哪儿?”

“上班啊。”乔蕊理所当然的道:“我要提前出门,这边怎么撘公车去公司我都不知道,我得先去找找线路。”

“公车?”他眉心微微蹙起,质问:“为什么不坐我的车。”

乔蕊提醒他:“景总,我们要是一起去公司的话,肯定又会引起误会,你可别忘了,我们是隐婚,除了对你的家人公开外,在公司,和在我家,我们都没有任何关系。”

景仲言脸色变得不好。

乔蕊却没时间管他心情如何了,挣脱开他的手,就匆匆上了楼,拿了背包,几乎头都没回的就出了门。

房门“啪”的一声阖上,景仲言表情漆黑一片,眼神里浸满了冷意。

……

乔蕊到公司时,才八点四十,算是比较早的。

赵央来的时候,看到她已经在复印文件,惊讶的道:“我是不是眼花了,你竟然会这么早来公司。”

乔蕊白了她一眼,将复印好的文件从复印机里拿出来,随口道:“我早点来上班有这么难以接受吗?”

“当然。”赵央张嘴就道:“还是旧楼的案子真的太麻烦,把你打击得连踩点上班的美好习俗都遗忘了。”

说到那个旧楼案子,乔蕊简直想哭:“我今天下午还要去旧楼一趟,你有没有空,陪我一起。”

“我?”赵央指着自己鼻子,不可思议的道:“大姐,你要是提我当你的私人助理,你去哪儿我都跟着去,我现在可是公用的,多少事儿等着我做呢,我有那闲工夫吗?”

乔蕊叹了口气:“那算了,我一个人去好了。”

赵央问:“怎么不让地产部的人跟你一起?”

乔蕊把复印好的文件抱在怀里,边往自己的办公室走,边道:“跨部门让人家陪我,多不好意思,何况上周五去的时候,陪我的两个同事,跟那几家钉子户差点打起来了,还是让他们冷静一下吧,我自己去看看。”

“一个人多危险啊。”赵央不赞的道:“要不一会儿向韵来了,我找她申请一下,下午陪你一起。”

“呵呵,你觉得她会答应吗?”向韵要是这么好说话,她手里也不会有这么麻烦的一个案子了。

赵央耸耸肩,正好这时,走廊外的电梯响了,两人无意的扭头一看,却顿时惊讶的瞪大眼睛。

电梯里,向韵满脸通红,动作僵硬的窝在景仲言怀里,景仲言则绅士的护着她的半边肩膀,将人扶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