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叔叔,我想追乔蕊/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无奈,挫败的耷拉了下脑袋,道:“我先打个电话回去问问。”

说着,她就掏出手机走远了些,拨通了景仲言的电话。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可响了两声,那头就被掐断了。

挂了,是在忙吗?

乔蕊犹豫一下,想发个短信过去,但是又不知道景仲言有没有看短信的习惯,最后还是把手机收回,想着晚点再打也一样。

而此时,景氏总经理办公室内,向韵手里握着一只黑色手机,有些紧张的悄悄看了眼休息室的方向,对里面唤了一声:“那景总,资料放这儿了,我先出去了?”

“嗯。”里头传来男人淡淡的一声答应。

向韵吐了口气,小心的划开手机,对着那通被自己挂断的电话号码冷笑一声,直接点进去,删除,做完一切,这才将手机摆回原位,起身,神清气爽的出了办公室。

乔蕊电话没打通,回来时,发现夏豪和另一个地产部的同事已经走了,唐骏正在等她,他长得斯文,笑起来的时候,也显得温暖。

乔蕊故意没看他和煦的笑脸,问道:“他们呢?”

唐骏温和的道:“说是公司有事先回去了,乔蕊,你要回公司吗?我有车,送你?”

他这么说,乔蕊反而真的不好回去了,她心里总觉得对唐骏有点抱歉,自己拒绝了他,人家刚才还这么有义气的帮忙解围,多好的人啊。

这么一想,她也想如果两人能成为朋友,也是不错的。

“算了”她摇摇头:“公司没什么事儿,不回去了。”

唐骏脸上立刻露出笑意。

看他这样,乔蕊更觉得不好意思了。

两人一起走向施工地外。

上了车,唐骏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开始找话说,乔蕊不擅长聊天,尤其是和不认识的人,但是一旦别人先找到话题,她就会顺路下坡,跟着聊起来。

这是乔妈妈特地提醒过他的,唐骏也视若圣旨的奉行着。

一路上,唐骏说了一些最近流行的网络笑话,乔蕊刚开始心里还想着景仲言,后来被他一转移话题,也就忘了,跟着哈哈哈的笑起来。

她的笑点实在有点低,一般的笑话都能糊弄她。

唐骏看她绽开的笑颜,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眼神一下就柔软了。

两人一路闲聊,回到家的时候,才五点半。

敲门时,乔妈妈一开门,看到门外的两人,顿时又惊又喜:“你们,你们一起过来的?”

唐骏笑呵呵的道:“是啊阿姨,你不是说想乔蕊了吗。我就告诉她了,她就一起回来了。”

“谁想她了。”乔妈妈嘴硬的堵了一句,视线又在两人之间打转,转了一会儿,止不住的点头:“好好好,以后有空就多回来吃饭,先进来。”

乔蕊一进去,就看到爸爸正在阳台坐着,面前放了一个棋盘,正在摆棋,他之前也听到乔蕊一道儿回来了,脸上的笑容也深了些,又对唐骏招招手:“小唐过来,陪叔叔来两局。”

乔妈妈在厨房吆喝:“你被折腾小唐,人家上了一天班多累啊。”

唐骏立刻道:“没事儿的阿姨,叔叔今天又摆的什么残局,咱们对对。”说着,人已经走到阳台了。

乔爸爸占了上风,高兴得脸上的皱纹都出来,他扭头,又对乔蕊道:“去倒杯茶给人家小唐啊,傻站着干什么。”

乔蕊这才回过神来,刚好对上唐骏无奈的笑容,她噗嗤一声笑了,走进了厨房。

“妈,在做什么呢,我帮你。”进了厨房,乔蕊自然而然的道。妈才刚出院,她也不想她太操劳。

乔妈妈哼了一声:“算了,就你,别添乱了。”说着指了指流理台上的一袋水果:“一会儿切了先拿出去给小唐尝尝,你三姨刚从老家带回来的。”

乔蕊老实的“哦”了一声,把茶端出去,就回来切水果。

她在这边忙,乔妈妈就在旁边理菜,理了一会儿,乔妈妈就问:“你和小唐,这是在一起了?”

“什么呀。”知道妈会这么误会,乔蕊先杜绝了她的遐想:“我和他就是刚好遇见,他说今天回来吃饭,问我要不要一起,我就一起回来了。”

“这不正好吗?”乔妈妈嫌弃的撇了女儿一眼:“我叫你一百次你也不回来,人家小唐叫一次就回来了,我看你们俩就这么配了得了,给我省了多少事儿。”

“妈。”乔蕊没好气的道:“你别瞎胡说,我和他真没那个意思,你这么乱牵线的,弄得我们俩好像真的有什么似的,多不好啊。”

“是吗?”乔妈妈不以为然的道:“我看人家小唐对你是有意思的,就是你在那儿傲着。”

谁傲啊,她是有苦衷的好吗!

知道跟妈说不清楚,乔蕊索性不说了,切了水果就端出去。

乔爸爸是个棋友,特别喜欢下象棋,可是水平却非常差,退休后,他除了每天早上去公园看看别人下棋,一般就没什么消遣了。

乔蕊倒是不知道,唐骏还是个会下象棋的,看两人你来我往,深沉观棋的摸样,她就想笑。

将水果放下,唐骏抬头看了她一眼,道了声谢谢,拿起一块苹果咬了一口,道:“真甜。”

“甜一会儿拿点走,我三姨从老家带回来的。”乔蕊顺势说道。

唐骏眼底含着一丝笑意,却没告诉她,此甜非彼甜。

就在这时,乔爸爸下了一颗棋,唐骏想都没想,下一颗棋立刻堵了过去,吃掉了乔爸爸的马。

乔爸爸重重哎哟一声,又瞪着乔蕊:“都是你干扰我,过去过去,别在这儿乱转,影响我集中。”

乔蕊无辜的被骂了一顿,委屈的皱了皱鼻子,正要走,唐骏却道:“叔叔,您不是说乔蕊也会下棋吗,要不让她试试。”

乔蕊的棋,是小时候在外公家学的,但是却并不是外公教的。

说起来,她也很久没下过棋了:“好啊,咱们对对,说起来,我的棋至少比我爸的好。”

乔爸爸不服气的哼哼:“你就是让那个时小子带坏了,好好的女孩子,学什么象棋,让你去学钢琴你也不去。”

小时候每年寒暑假,乔蕊必然回去外公家,一来因为外公对她好,二来,就因为自打十岁之后,外公家搬来了一位叫时卿的学生。乔蕊的爸妈都是教职工,每年寒暑假,都要给学生辅导,家里经常有很多人进进出出,乔蕊就搬到外公家去,本来,乔妈妈是嘱咐外公,让他每天送乔蕊去学钢琴,可是三天不到,乔蕊就不想学了,反而缠着外公的学生,时卿哥哥玩,奇怪的是,外公也不勉强她,她喜欢玩就让她玩,她喜欢缠着时卿,就命令时卿别念书了,陪她去玩。

从那以后,一到寒暑假,几乎就是乔蕊的天堂,只要去了外公家,就不用被逼着学兴趣班,也不用每天捧着书跟个书呆子似的,还有一个比她大七岁的大哥哥每天哄她睡觉,陪她看电视,陪她去动物园,日子过得别提多悠闲了。

后来要不是时卿哥哥去了国外,第二年外公也住院了,她想,她的幸福童年,还会再延续两年。

想到那段过去,乔蕊的心情就不太好,乔爸爸像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咳了一声,站起来:“来吧,你跟小唐对吧。”

乔蕊收起心里的想法,乖乖的坐下,又垂眸看了看目前的棋面局势,叹了口气:“爸,你下棋真的太差了,这么大的漏洞都没看到。”

话落,她二话不说,车往前,吃了唐骏的马前卒。

三人在阳台玩得热火朝天,时间不知不觉又走了一个小时,直到外面乔妈妈喊道:“行了,快来帮忙摆桌子,吃饭了。”

“来了。”乔蕊刚好把唐骏将军了,笑眯眯的站起来,就往厨房跑。

唐骏重重的叹了口气,捂着额头,无奈的望向乔爸爸:“叔叔,你可没说乔蕊还是个高手。”

“都跟她时哥哥学的。”说到这儿,乔爸爸就忍不住解释一句:“我岳父以前有个学生,和乔蕊一块儿长大,两孩子小时候一到寒暑假就凑一块儿捣蛋,所以乔蕊什么不好的东西,都是跟着那小子学的。”

乔爸乔妈都是教师,生了女儿,就一心想把女儿养成贤良淑德、琴棋书画的大家闺秀,可一个岳父干扰,一个时卿乱教,好好的女孩子,硬是养得一点闺秀气质都没有,除了做饭是手把手教,必须会的,其他的国画啊,钢琴啊,舞蹈啊,没一样学会了。

唐骏听了面上笑笑,嘴上却忍不住道:“没想到乔蕊还有个青梅竹马,那那人呢?”

“出国了。”乔爸爸两人一边往客厅走,一边说:“出国留学,后来就定居那边了,每隔一年会回来一趟,去扫墓,偶尔来我们家坐了坐。”说到这儿,乔爸爸放低了声音:“在乔蕊面前别提这个,她听不得人说她外公,当年她最喜欢外公,她外公走的那天,她因为考试,我们瞒着没让她见最后一面,她一直不痛快到现在。”

唐骏点点头,眸光,却看向在厨房忙进忙出的乔蕊,嘴唇抿了一下,突然道:“叔叔,我想追乔蕊。”

“真的?”乔爸爸一下乐了,看唐骏的目光,慈祥得不得了:“你真的要追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