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男人过了三十就是老?/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车子离开,过了好一会儿,眼神才黯然的垂下。

看来又把他得罪了,这次,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把人哄好了,或者,她今晚要不要不回家,在外面躲一躲?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被乔蕊扼杀了,矛盾发生后的三小时内,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时期,过了,矛盾就升级了,所以今晚,一定的回家。

她揉了揉眉心,抬着脚,往附近的公车站走,这个时间,这附近连个公交车都没有,她也只有搭公车了。

可她没走多久,前方,两盏炙亮的灯光突然刺过来,她眯着眼睛,用手挡了一下,就看到一辆黑色的捷豹,正朝她驶来。

她站在原地,就这么看着。

不一会儿,车子停在她旁边,车窗滑下,男人冷冷的声音传出:“上车。”

乔蕊老实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还没扣好安全带,车子已经飞速驶了出去。乔蕊被离心力震了一下,头差点撞到玻璃,她勉强稳住了身形,快速将安全带锁好,这才怯生生的转头望向景仲言。

男人的表情实在是太难看,乔蕊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开口:“景总,我真的给你打了电话,不信你看。”说着,她急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亮屏,首先看到的就是七通未接来电,全是景仲言打的。

她尴尬的咳了一声,脸红的道:“我,我没听到,对不起。”

男人没说话,沉沉的目光一直盯着前方的路况,似乎耳边压根没人跟他说话。

乔蕊知道他是真生气了,却不知道,是气她没有交代一声就回了爸妈家,还是气她没接电话,还是接连七通,又或者,是刚才看到他跟唐骏拉拉扯扯,觉得她“水性杨花”了。

大概,三者都有吧。

感觉脖子冷冷的,乔蕊忍不住缩了一下,再也不敢开口了。

车厢里的气氛静的惊悚,乔蕊心里一直估算着一会儿怎么道歉,回到家就先把家里收拾了,然后给大老爷煮饭,煮什么能下火呢?苦瓜?丝瓜?莴笋?还是……

心里正捉摸着,车子不期然一个急刹车,乔蕊急忙用手抵住操纵台,这才避免了自己脑袋砸玻璃上的厄运。

震荡过后,她还没来记得松口气,驾驶座的男人突然越过身子,一把将她拉过去,然后一个重放,将她抵死在车椅上。

乔蕊惊恐的瞪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下巴突然被一只刚硬的大手抓住,接着,微凉的唇瓣,重重的贴上她的。

卧槽,这又是闹哪出!

乔蕊简直不知所措,景仲言也不打算让她有什么措施,将人堵着死死吻住后,下一秒,舌尖就钻进了她的口腔。

从贝齿,到舌肉,唇齿交缠,交融,乔蕊被吻得差点没了呼吸,这男人就像一只凶猛的野兽,开了笼闸,就狂野嘶吼。

他将她的唇当成了战场,用他的力量,压制她,征服她,钻取她口中的氧气,只将她折腾得连反抗之力都没有,还没有放松。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整整五分钟,乔蕊连句话也说不出,仅剩的闷哼都被他尽数吞进,刚开始,乔蕊还想推开他,可这男人直接单手将她双手都捉住,狠狠的压制住,让她彻底动弹不得。

整个过程维持得越久,乔蕊越觉得,脑子里,有人拿着捶子,正在砸她的脑神经。

唇舌相触里,她没有闻到景仲言口中有酒味,这说明,此时此刻,他是清醒的,是清醒着吻着,并且深吻,吻得仿佛要钻进她的骨血里。

这男人是不是疯了!

不,他肯定是疯了!

乔蕊心里想着,又过了好一会儿,直到两人都要精疲力竭时,他才放开她。

浓重的呼吸里,还沾染这彼此的气息,他鼻息的热度,更是直接喷洒在她脸上。

乔蕊急喘了好一会儿,才舔了舔唇,干涩的开口:“景总,你……”

“乔蕊。”他漆黑的眸子缓缓抬上,直视她的眼睛,黑色瞳仁,微微颤动。

他这个表情,让乔蕊一肚子的话,突然说不出来了,她咬了咬唇,睫毛颤抖着,要推开他。

男人喉咙动了动,倾上身,直接将她拥住,他用脸,细细的摩擦着她的耳朵,对着她的耳窝,缓缓吐道:“我可能疯了。”

您还知道您疯了啊?那要不要给您预约一间信誉好的精神病院?

乔蕊哭笑不得,可他现在这个摸样,她却不好推开他。她觉得,他现在很不正常,可为什么不正常,就因为她让他生气了?可是怎么也不至于失控到这个程度,那还有什么原因?

是他身上,出了什么事儿吗?

犹豫一下,她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是不是,总裁和总裁夫人,又跟你说了什么?”

大概是刚才被父母闹得不轻,乔蕊下意识的就想到了这个可能。

景仲言愣了一下,没有说话,却将她抱紧了些。

乔蕊以为自己还真猜对了,有些惊喜,接着,便叹了口气,很有经验的道:“我爸妈也是这样,总是将他们以为好的事,强加在我身上,小时候是这样,大了还是这样,我能理解你,景总,真的,但是你就算压力大,也不能随便亲人啊。”这是会被人告耍流氓的。

景仲言眸光微微眯着,索性将脸埋在乔蕊颈窝里,深深的吸了口气,嗅到她身上一丝馨香,又有些沉沦的不愿放手。

又猜对了?乔蕊有点无语,合着景总真的是个生气就爱亲人的主?

乔蕊一下想到上次在凯德酒店的厕所门口,景仲言好像也是在被陈部长拒绝后,就开始情绪不稳定,然后借着醉意,突然来亲她。

活了小半辈子,乔蕊还是第一次见到生气就爱亲人的,虽然古怪了点,但估计是人家的癖好。

本着不歧视不讽刺的态度,她心里就算在复杂,嘴上安慰起来:“景总,你要是觉得能说,就跟我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景仲言闷在她脖子里,依旧不言不语。

乔蕊以为有些话不好说,又拍了拍他的后背,也不勉强了。

车箱里的空气,安静极了,乔蕊就一直任由男人将她抱着,狭小的环境里,两人不可避免,将对方的呼吸听得一清二楚。

过了好一会儿,景仲言才松开她,乔蕊立刻看他的表情,见他神色肃穆,嘴唇紧紧的抿着,她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

现在的情况其实是有点尴尬的,毕竟乔蕊现在唇上,还是火辣辣的,那种被碾揉过的痕迹,没那么快消。

景仲言的目光也凝到了她的嘴唇,深深的红印都是他刚才留下的,黯了黯眸,若不是极力克制,他大概又要扑上去了。

“抱歉。”舔了舔唇瓣,他言不由衷的道。

乔蕊闻言松了口气,景总肯道歉,说明也是意识到自己的行径不对了。

“先回家吧。”她说。

车子重新发动,车厢里依旧很安静,最后,还是乔蕊先开口:“景总,我下午真的打了电话给你,不信给你看拨号记录。”说着,她真的把手机翻到页面,递到他眼前。

景仲言眼眸瞄了一眼,的确瞄到一个拨号十秒钟的电话记录。

可是他这儿,却没有接收到,所以,只有两个答案,第一,电话根本没打出去,第二……

“我打过去后,响了两声就被挂了,我以为你在忙,就想一会儿再打给你,可是后来回到家,忙我妈做事,我就给忘了。”说到这儿,她声音有些变小。

景仲言表情不变,眼底却涌出一股黑气,他没挂什么电话,但是看刚才的拨号时间,那个时间,濒临下班的时候,他的办公室的确有两个人进出,向韵、李丽。

是谁做的,一目了然。

见他还不说话,乔蕊有些慌了,想要在证明,景仲言却淡淡的道:“知道了。”

“你知道了?”她眼前一亮。

景仲言平静的道:“当时没电了。”

乔蕊松了口气,总算解释清楚了。

不过车箱里的气氛还是有些冷,她硬着头皮,索性转移话题:“对了景总,我今天下午遇到了方市长。”

果然,这句话一出,景仲言眉毛抬了起来。

乔蕊立刻道:“是市长亲临施工场地,就是野生公园的施工地,我下午本来是要去钉子户家的,结果夏豪来找我,说是市长就在附近,我们就去看看,那位市长可真年轻,我还以为大家都说市长年轻,但再年轻,少说也有三十多,没想到他看起来顶多三十不到,真的好年轻。”

景仲言目光定了定,方家那几个小辈,他在京都的时候都见过,其中方征秋的确是家中老幺,不过要比心性手段,可不比那几个大的差。

一到慕海市没几天,就敢做这么大的动作,也就只有方家这种背景才做得出来,换个人,事儿还没做起来,已经以一个扰民的罪名给压下来了。

方征秋的能力,他在这人刚被派下来的时候,就特地了解过,是个有锋亡的,他原本对这人还有两分欣赏,现在听乔蕊这话,那点零碎的好感立刻烟消云散。

“不到三十就是年轻,过了三十就是老?”他凉凉的呵了一声。

乔蕊听他好歹有个回应了,立刻高兴起来,不过她也注意到他话中的凉意了,立刻拍马屁:“我以前一直以为,男人只有过了三十,才真正的成熟,就像景总你一样,所以方市长这么年轻,我就有些讶异,不过不管怎么看,还是景总您更甚一筹,不管是样貌还是气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