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时卿/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马屁拍得她是连尊严都不要了,不过这话也不算假,景仲言的确很有魅力,不然向韵也不会爱他爱到要死不活,更别提那些偷偷暗恋他的公司女同事,一个个的远远看他一眼,就咿咿嘤嘤的能嚷嚷一整天。

这话似乎取悦了景仲言,他的脸色缓和了些,又问:“见了市长,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我们就是去旁敲侧击的看看,没敢直接去问,这种出头的事,夏豪说还是让别人去做,咱们去了解一下情况就是了。”

景仲言不置可否,沉沉的没有说话。

乔蕊像是找到了适合的话题,赶紧将一整天的事儿都说了一遍,只是将政府决定让地产商“赞助”,还有她偶遇唐骏的事儿都遮过去了,只半真半假的说,在市长那儿没打听出什么,见唐骏也是回到家后,发现唐骏已经在那儿了。

一番说来说去,她再看景仲言时,发现他果然脸色又好了些,她松了口气,心想,景总这么霸道,还占有欲极强的人,以后多倒霉的女人才会嫁给他啊。

说了一路,就在乔蕊都要没话题了时,终于到家了。

上了楼,她一打开灯,就看到餐桌上狼藉的一片,脸红了一下,她立刻跑过去收拾盘子,嘴里说:“景总你还没吃饭吧?你先去洗澡,我给你做点吃的。”

景仲言一边解开衣服的扣子,一边朝她走去,淡淡的问:“做什么?”

都这么晚了,乔蕊本来想随便炒点菜就是了,但听他这么一说,又愣住:“那你想吃什么?”

“昨天你怎么说的?”他反问。

乔蕊这才想起来,昨天吃饭的时候,她随口问了景仲言一句,问他今晚想吃什么,他说随便,她还不依,非让他说了一样,他就随口说了一句“排骨吧”。

乔蕊现在恨不得扇自己两嘴巴,都这个点儿了,超市都要关门了,她去哪儿买排骨?

期期艾艾的耷拉下脑袋,她无辜的望向他:“不如今晚就凑合着吃点吧,明天再吃排骨。”

“呵。”他冷笑:“是你问我的。”

“是是是,是我问你的,那我错了还不行吗?”自从认识了景仲言,乔蕊觉得她随时随地都在道歉。

只要景仲言有一点脸色不好,表情不好,语气不好,她条件反射就先自我检讨,然后自我批评,最后努力改善。

这种浓浓的奴婢气息,她自己都差点给自己跪了。

果然人就应该和自己差不多的人接触,不该和高自己一等的人太亲近,因为不自觉的,你就成他的走狗了。

乔蕊现在就是这个状况。

正常人被人强吻了,至少也该有个脾气,但乔蕊连脾气都省了,现在这男人对她颐指气使,她还乖乖受着。

果然奴性这东西,真不好说。

乔蕊自觉自己就是景仲言的丫鬟,心里虽然拼命的反抗,但是只要一看到他那张俊美却冰冷的脸,她一肚子话又都咽下去了。

“景总,我买了牛奶和芒果,一会儿给你做芒果布丁当饭后甜点怎么样?今晚就随便吃点吧。”她小声的打着商量。

景仲言却挑起眉:“那排骨呢?”

你这么喜欢吃排骨,回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说了顺路去远点的大超市,说不定也能买到,都回来了,你还挑什么嘴。

心里疯狂发飙,但脸上,她还是低眉顺受的答应:“明天吃,明天吃,还不行吗?”

他表情不变,最后,像是极为勉为其难,终究点点头。

乔蕊如蒙大赦,赶紧跑到厨房,没做好饭之前不出来了。

景仲言看她落荒而逃的摸样,冷硬的表情终于又缓和了些。

天知道他今天回到家,没看到她时,有多慌张,加上电话又打不通,从最初的以为她离家出走,再到以为她出了什么意外,他几乎把所有能想的可能都想了。

最后,他有打给李丽,让她查查,今天下午地产部跟着乔蕊去处外勤的是谁,辗转了好几次,才查到了夏豪,问道了事情。

巧遇男朋友,跟着一块儿回家了。

这个答案,令景仲言几乎当场抓狂,他在乔蕊父母家门口等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后来等到的,却是他们恩爱同车的画面。

下了车后,又是一番拉拉扯扯,若不是强大的自制力支撑着,他想那一刻,他已经冲上去,将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男人打到医院了。

是理智让他没那么做,可是心里的怒气,又如何能平。

想到这里,他发现那些负面情绪又冒出来了,努力的按压住,他又深深看了厨房一眼,抬步上了二楼。

脱了衣服,温热的水柱从花洒里流出来,浇了他一身,他仰着头,任凭水流在他劲瘦的身形上冲刷。

想起在车上,她说是在家里遇到那个唐骏,他浮躁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些。

乔蕊肯骗他,是好事,至少证明,她已经意识到,他生气的原因是为了什么。

他怕就怕,她没心没肺的把实情说出来,再一脸天真的跟他说,她家人希望她和唐骏在一起。

他想像不到,这种情况如果真的发生,他会做出什么。

大概,什么出格的事都做得出来。

他这样性格的人,暗恋一个人三年,已是超出自己的预计,若还要眼睁睁看着她投入别的男人怀抱,他想,他是真的会疯。

这个澡,他洗了很久,像是要把所有的阴暗和负面,都洗掉。

再出来时,他自觉已经恢复如常,这才下了楼。

乔蕊正在摆盘,听到楼梯上的动静,仰头一看,立刻又把脸垂下来。

她耳朵根一红,别开眼睛,不安的道:“景总,你怎么围着浴巾到处乱走,好歹穿件衣服。”

男人淡淡的瞥她一眼,沉沉的道:“穿了裤子。”

都穿裤子了,那就当行行好,把衣服也穿上吧。

乔蕊觉得家里有一个洗了澡不爱穿衣服,还喜欢穿着四角裤,围着浴巾到处走的男人,真的特别特别不方便。

把饭菜都摆了上来,男人慢慢的吃起来,乔蕊一边收拾家里,一边看向男人的方向。

不可否认,景仲言身材真的非常好,毫无赘肉,紧致刚韧。

越看,她连越红,索性一股脑跑到厨房,提前准备好明天的早餐。

这一夜,两人都睡得比较早,大概,也因为实在没什么话说。

回到房间,乔蕊打开电脑,先习惯性的扫了眼电子邮箱,发现什么都没有,正打算关电脑,只听叮咚一声,来了封邮件。

她眼前一亮,立刻打开邮件。

邮件的原始ip地址,是在美国弗罗里达州,寄件人,时卿。

这封邮件很短,一共只有三排,只是一份简单的问候邮件,乔蕊脸上却不禁露出笑容。

她想都没想,回复了过去:“发邮件的时间是整点,时卿,你是不是又预存发送了?”

那头等了好一会儿,竟然真的回复过来:“嗯,最近比较忙。”

乔蕊双眼眯了起来:“你哪天不忙。”

那头回复:“还不睡?”

乔蕊现在哪里睡得着,想了又想,才回:“我在继你以后,又看到男人的裸体了。”

那头沉默了好久,在乔蕊以后,对方是不是已经离线了时,那头才回复过来:“男朋友?”

“不是。”她噼噼啪啪的打着:“因为一个特殊的原因,无意间看到的,不过人家的身材可比你好多了。”

那头很快回复:“你见我的时候,我才十几岁,现在,我身材也很好。”

她故意说:“切,不信。”

那头:“不信算了,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也开始思春了,乱看男人裸体,乔蕊,胆子越来越大了。”

乔蕊哭笑不得:“你才思春呢,你全家都思春。”

那头:“呵呵,我全家不就是你。”

乔蕊这才猛地想到什么,一下子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时卿是孤儿,以前他就说,是外公让他继续活着,外公是他的恩人,她是他的妹妹,他认的亲人,只有他们俩。

乔蕊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手,手贱,让你乱打。

顿了一下,她又回:“你的全家当然不止是我,还有很多人,比如,你的妻子,你的孩子。”

那头过了一会儿,才回:“嗯。”

乔蕊听出他是不想提这个话题,又看了眼时间,已经很晚了,道:“我要睡了,明天要工作。”

关了电脑,乔蕊脑中不禁浮现出她十一岁,时卿十九岁,那年夏天的情景。

那天下雨,她在外面玩了回来,已经是一身的泥巴,回来的时候,外公不在,时卿坐在房间做功课。

她那时候特别调皮,故意衣服也不换,就突然跑过去,把时卿全身弄得都是泥。

两人打闹了一会儿,外公回来了,让他们赶紧去洗澡,再把地拖了。

那天是她先洗的澡,洗完了轮到时卿的时候,她又皮了,趁着人家洗澡洗到一半,光明正大的跑进去。

少年身子修长白净,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赶紧遮住了重要部位。

那是乔蕊第一次见到,一贯占上风的哥哥,出现了窘迫脸红的摸样,他甚至气得扔香皂,把她赶出去。

乔蕊出去后就大笑,觉得自己欺负了时卿,特别得意,结果时卿因此好几天没理她时,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哄带讨好的折腾了七八天,这事儿才揭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