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恶意刁难/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当年的种种,她嘴角的笑意,止不住的泻出。

现在再想想,难怪当年爸妈非要让她去学国画和钢琴,这种性格,保不准长大了就是个假小子,可怎么嫁人啊。

这一晚,乔蕊又梦到了童年,梦到了那些藏在记忆深处,最珍贵,如同宝藏一般的过去。

那时候,外公还在,时卿还在,她还是个孩子,天真无邪,无忧无虑,在他们的娇宠下,恣意张扬的度过每一天。

等到第二天醒来,看到陌生的房间,乔蕊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明明梦里还是小公主,醒来又要变成小丫鬟了。

下楼洗漱完,乔蕊正在厨房里忙着,景仲言就下来了,他一边打着领带,一边走到厨房,淡淡的道:“今天坐我的车。”

乔蕊转头看他一眼,道:“我自己做公车就行了。”

男人冷声:“不准。”

乔蕊:“……”

吃饭的时候,乔蕊妄图再为自己争取一下,公司的停车场人来人往的,早上出入,肯定会被人看到,到时候绯闻又要闹开了。

她斟酌着道:“景总,我觉得我们还是低调点的好,要是我们一起去公司,人家肯定以为我们头天晚上一起过夜了。”

男人切了一块烤面包放进嘴里,抬眸扫了她一眼:“我们本来就是一起过夜。”

“可是说好的隐婚呢。”

景仲言舔了舔唇,淡淡的道:“隐婚的意思,是隐藏结婚信息,跟我们一起上班,没有关系。”

怎么没关系,人家会联想的好吗?

好吧,虽然联想的内容多半是她恬不知耻,爬上景总的床,基本不会有人想到他们已经领证了,但这也不好啊,多影响她声誉。

乔蕊一想到到时候全办公室看她的眼光都会不一样,她顿时没胃口了,将吃了一半的面包放下,她起身,耷拉着脑袋上了二楼。

再下来时,却看到景仲言已经在换鞋了,好像要走了。

乔蕊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才八点二十,问道:“这么早?我还没换衣服。”

男人抬眸道:“临时有事,要出差,过几天回来。”

“真的?”乔蕊眼前一亮。

景仲言眼神沉了沉,将鞋子换好,站在玄关,对她道:“过来。”

乔蕊后背一紧,想到自己刚才是不是把兴奋表现得太明显了,立刻有些局促不定。

“过来。”男人催促。

她咽了口唾沫,磨磨蹭蹭的走过去,尴尬的解释:“景总我没别的意思,你别多想啊。”

还没走到男人面前,景仲言一把将她拉过去,将人半搂在怀里,捏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盯着她的眼睛警告:“我不在的时候,不准见那个男人。”

“唐,唐骏?”她试探性的问。

景仲言眼睛眯了一下,似乎这个名字从她嘴里溢出来,都是一种烦躁。

“记住你答应我的事。”他冷冷的道。

乔蕊赶紧点头。

景仲言脸色这才缓和些,大掌在她头上揉了两下,此时手机又响了,他烦闷的蹙了蹙眉,放开她,一边接电话,一边离开。

直到电梯门关上,乔蕊才松了口气。

不过想到景仲言不在,她又高兴了,能连续几天,不用时时想着伺候这尊大佛,而且不用跟他一起上班,简直不能更开心了,大赦天下估计也就是这个意思。

八点四十的时候,乔蕊准时出门,到了公司刚好五十八,踩点上班是所有上班族最爱做的事。

到了十楼,乔蕊一眼就看到正在大办公室里忙得向韵,她愣了一下,景仲言临时出差,为什么向韵还在这儿?

她悄悄走到赵央身边,拉着人问:“向韵什么时候走?”

赵央正在做文件,听她这么一问,条件反射的抬头:“怎么,你跟景总告枕头状了,要开除她?”

“说什么呢。”乔蕊白了她一眼,嘟哝:“难道景总没带她?”

正在这时,电梯门叮咚一声响了,李丽心急火燎的跑进来,回办公室里拿了两份文件,又要往外面走。

向韵看她这么忙,唤了一声:“怎么了?”

李丽头也没回的道:“景总文件落下了,我要赶去机场了,这几天的事你帮我处理了。”说完,人又进了电梯。

向韵眉头狠狠皱起,这时,一个小秘书挂了电话,抬头对向韵道:“京都那边出了点事儿,景总要赶过去,李姐跟随,向姐,景总刚才说让你这几天二十四小时待命,有事随时邮件你。”

小秘书的话一说完,整个办公室都静了一半,景总临时出差,带的居然是李丽不是向韵。

京都那边的一些关系,向韵是最熟的,和那边的几个经理关系也很好,带她去,办事至少能快一半。

但景总居然舍弃她,带了对京都那边不太熟悉的李丽去。

这……

有不少人闻到了味道,向韵自己也猜到了什么,脸色顿时难看极了。

向韵的助理小安尴尬一瞬,立刻打圆场:“那个,向姐,你腿好的事儿,是不是还没来得及告诉景总,他会不会以为你行动不方便,就带了李姐去,要我说,京都那边的事儿,还是你熟。”

小安这句话也给向韵找了个台阶,向韵脸色缓和些,其他同事也都点头称是。

唯独赵央,一双瞪圆的瞳眸,立刻焦灼在乔蕊脸上。

她这眼神太吓人,乔蕊惊了一下:“你干什么?”

赵央呵呵怪笑,把文件保存了,起身,就把乔蕊拖进办公室。

办公室门一关,赵央就笑了:“行啊小妞,整个办公室都不知道景总临时出差了,你倒是比谁都在早知道,说吧,怎么回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乔蕊也后悔自己干嘛嘴快,她咬了咬牙,回到办公桌后:“我是刚才上来的时候,在电梯里听人说的。”

“编,接着编,总经理的事儿,总经办都不知道,外面的人会知道?”赵央摆明不买账。

乔蕊打开电脑,嘟哝:“反正我就是听人说的,随便你信不信。”

赵央一看她这表情,就知道不对,她冷笑一声,低低的道:“你知道昨天为什么夏豪去找你吗?”

“你想说什么?”

赵央怪笑:“是景总吩咐的,景总知道你一个人去旧楼,怕你有危险,让我叫两个人去帮你,乔蕊,景总能对一个普通的小秘书这么上心?你当我傻啊。”

乔蕊不说话了,她是没想到,昨天竟然是景总叫夏豪去的,难道他真的是担心自己?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乔蕊就忍不住想老泪纵横,自己起早贪黑,忙里忙外的伺候大老爷,果然不是白忙的,景总对她果然还是有点人性的!

看她突然不说话,赵央刚想再说点什么,外面,向韵的声音突然传来:“乔蕊,过来。”

乔蕊刚把电脑开了机,听到她的声音,眉头下意识的皱了一下,还是走了出去。

外面,所有人都在忙,但忙碌间,却也不忘八卦的悄悄往她们这边瞟。

只见向韵让小安拿了一大摞的资料过来,冷冷的道:“这些都是你以前跟进的东西,安娜这两天请病假,这些东西你继续处理。”

安娜就是那个接替乔蕊的文件工作,好腾时间让乔蕊去处理旧楼案的实习秘书。

向韵这么一说,乔蕊才发现今天安娜果然没来。

不过就算安娜没来,这些文件也不该是还给她,她还有旧楼的事要忙呢,钉子户现在还不肯搬,就算那块地真的要赞助给政府,那在此之前,他们也需要先迁走钉子户,否则这块地政府不收货,也是要落到他们头上的。

乔蕊脸色深沉了下来,赵央就道:“向秘书,乔蕊也很忙,这些事可能处理不了。”

向韵斜斜的看了两人一眼,冷声道:“公司的机密文件,你难道想我随便找个人处理吗?”

这些算什么机密文件,都是些普通的文件往来,真正的机密,还都在乔蕊这儿呢,她也不会随便交出去。

赵央也知道这个道理,或者,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但是现在的情况摆明了就是向韵心情不好,趁着景总不在,就故意拿乔蕊出气。

不少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吭声,赵央道是想再说,乔蕊拉了她一下,默默的接过那叠文件。

向韵得意一笑,却故意说:“安娜回来,再交给她就是了,乔蕊,你可不要觉得不高兴,帮助同事难道不是应该的吗?况且这本来就是你自己的工作,人家安娜是好心才帮你的。”

明明是正常交接过的,说什么好心才帮她。

乔蕊冷笑一声,不再理她,端着文件就回了秘书室。

大办公室的气氛一下又静谧了许多,向韵挑眉哼了一声,转身婀娜多姿的回到自己的秘书室。

赵央还有些纷纷不平,小安拍拍她的肩膀,低声道:“算了,就让向秘书折腾吧,等到景总回来,乔秘书不还能翻身。”

小安虽然是向韵的助理,但是她人倒是好说话,赵央和她也能搭两句,闻言也不说话了,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接连几天,安娜一直没上班,说是住院了,其他同事抽了空去医院看过她,但是乔蕊没去,不是她故意生气,而是她忙得每晚都加班,哪里有时间去医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