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得到你/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天,做公司文件的事儿,下午还要抽空去旧楼,或者往地产部跑,好不容易晚上七八点下班了,饭还每次,唐骏的电话就打来了,有的时候,她甚至下班刚出了公司,就看到唐骏在那儿等着她,弄得她回回都往停车库跑,幸亏停车库的师父人好,给她开小门,否则她每天得多绕二十几分钟,才能绕到公车站。

这样的日子,疲乏得乔蕊都瘦了,原本还算圆润的脸蛋,这几天心力交瘁一下来,都快成瓜子脸了。

而眼看着已经这么忙了,偏偏还有别的事,意外发生了。

接到政府的电话时,乔蕊正在忙着打字,将听筒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漫不经心的问:“哪位。”

电话那头,是严谨的男人声:“景氏的乔小姐吗?”

“我是。”

“我这里是市政局,星期四下午一点,市长约见西三路到西七路附近所有地皮联系人到场,请您腾出当日的时间。”

西三路到西七路就是野生公园周围。

乔蕊当即就不打字了,专心接着电话,问道:“请问当日联系人去就行了吗?我是说,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管理人员到场吗?”

那头道:“只是宣布一些事,若是你们管理人员想同行,是你们的自由。”

乔蕊唔了一声,心里有了捉摸。

挂了电话,她立刻下了地产部,跟地产部部长说了后,部长还是派了夏豪和那位叫张力的同事帮她。

回到办公室,乔蕊心里还惦记着这件事,可一进办公室,就感觉气氛不对。

“怎么了?”

向韵从茶水间走出来,手里端着杯咖啡,冷冷的道:“你出去门为什么不关?”

“啊?”刚下楼急了,乔蕊的确没关门,但是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一办公室都是人,还怕什么被偷吗?

赵央站起来,走到乔蕊身边,在她耳边嘀咕道:“刚才你出去,向韵叫了工程部的人来修冷气,结果你的房间门没关,向韵顺便让师傅查查你房间的灯管,说是有点暗,师傅碰掉了你的电脑插头。”

“什么?”乔蕊脸色顿时黑了:“我的资料……”

“我看了,没保住,你为什么不用文档写,你在管理权限页面直接写,那个没有自动保存的。”

乔蕊目光一顿,视线顿时扫向向韵。

昨天向韵跟她说,公司有几部电脑中毒了,让她小心点,如果有什么机密文件要做,就开管理权限页面直接写,不要留文档在桌面或者盘里面,她答应了,今天就开了页面写。

结果一通电话,她忘了保存,一般用文档写,文档是有自动保存的,但是权限页面却没有。

赵央看她脸色不对,小声道:“算了,是你自己没关门,还没保存,怪不了别人。”

这是,向韵也走了过来,笑呵呵的道:“赵央说得没错,谁让你自己不保存的。”说完,她啄了一口咖啡,心情不错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乔蕊鼻尖喷着气,问赵央:“公司最近有电脑中毒?”

“嗯?”赵央愣了一下,摇头:“没有啊,怎么了。”

乔蕊冷冷一笑:“没什么。”说完,直接进了办公室。

向韵这根本就是故意的,用权限页面写东西,只要一断电,就什么都没有,她相信,就算她今天好好的在办公室里,向韵也会找个方法,把这电断了,让她一早上的心血付诸流水。

回到办公室,登陆了权限,看到一片空白的白色页面,她心都在抽疼,咬了咬牙,她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了一下,才继续打字。

这次她自己也马虎了,出去就该保存,就该关门,她这是主动给向韵提供了机会,算她不小心,这口恶气,她是不想吞都得自己吞。

因为文件全没了,乔蕊再打,这一打,就打到晚上七点。

本以为今天可以不用加班了,早点回去吃饭,结果又泡汤了。

叹了口气,乔蕊起身进了茶水间,给自己倒了杯水,一边喝,一边回到办公室。

刚进来,就听到电话响了。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

“景总。”

电话那头,沉沉的男声传来:“在干什么?”

乔蕊扫了眼堆满字的电脑,揉揉眉心:“还在公司,有点事没做完,几个班。”

“嗯。”男人应了一声,低哑的嗓音,听不出情绪:“这几天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

“有啊。”乔蕊张嘴就道:“市政局打电话过来了,后天约见了所有地产联系人,我到时候要出席。”

“嗯。”

乔蕊看他这么漫不经心的态度,好奇的问:“景总你知道市政局打电话过来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差不多也是这几天了,没什么好惊讶的。”男人随口说,继续问:“除了这件事,没有别的了?”

别的?

乔蕊想了想,除了向韵刁难她,她连忙了好几天,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儿了。

不对,还有一件:“我前天去旧楼,说服了一家钉子户搬家,昨天人已经搬走了,其他几家也有点蠢蠢欲动了,我们一直不给他们涨价,他们又听说政府要这块地,也有点怕了,再说我们给的赔偿也不少,再说点好听的话,可能就这两天都能搬走了。”

这算是这几天里,唯一能让乔蕊开心的事,连带的把和向韵的矛盾都冲刷了一些。

“还有呢?”男人继续问,透过电话听筒,他的声音有些距离感,却依旧是那淡凉低沉的语气。

乔蕊实在想不到,老实的摇头:“没了,景总你还有事儿吗?我还有点事要忙。”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低低的道:“挂吧。”

话落,那头已经挂断,传来嘟嘟的忙音。

乔蕊放下手机,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对着电脑又是一阵噼里啪啦。

而此时,京都某间五星级酒店内,李丽对着电脑将最后一个字敲上,保存好,把u盘取下来,递给不远处,正倚在沙发上的男人,道:“合同已经没问题了,只要等后天对方来了,签完约就没问题了。”

景仲言淡淡的嗯了一声,手指还把玩着手机,看起来漫不经心。

李丽注意到他的动作,小心翼翼的问:“景总,您刚才是给乔秘书打电话了?”

“嗯。”男人随口应道。

李丽问:“那乔秘书有没有说她跟向韵的……”

景仲言抬了抬眸,扫她一眼,嗤笑,摇头。

李丽挑了挑眉,笑着道:“那可能真的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向韵虽然因为您的关系,对乔蕊有点排斥,但是也不至于真的拿公司的事来解她的私人恩怨。”

今天下午,景总接了一通电话后,表情就一直不好,她也不好问,但景仲言却难得跟她说了,电话是他打给公司另一个秘书的,原本是让那边打两份合同过来,越快越好,如果安娜赶不及,就让乔蕊打过来。结果那边脱口而出,说安娜住院了,事情全部都是乔蕊在做,估计要问问乔蕊的时间。

景仲言又多问了两句,那秘书就老实的把事都交代了。

李丽知道后,暗叹向韵竟然胆子这么大,景总不在,就对景总的小情人下手,这要是随便一个状告过来,她就别想有好果子吃。

最后,那个文件也没落到乔蕊头上,是李丽自己打的,这不就刚才,才打完出来。

其实刚才打合同的时候,李丽也竖着耳朵偷听了,但是景总也没说几句,她也没听到什么信息,现在听景总这么说,她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但下意识的,还是想帮向韵说两句好话,毕竟同事这么多年了。

景仲言脸色的表情没变,只淡淡的扫了李丽一眼,随口道:“向韵是什么人,你我都清楚,也不用为她遮。”

李丽尴尬一下,脸有些红。

景仲言没想刁难她,淡淡的道:“回去吧。”

李丽埋头应了一声,抱着笔记本,就出了房间。

待她离开后,景仲言站起身来,慢步走到阳台外,看着下面璀璨不灭的京都夜景,唇瓣微微抿着,目光却有些放空。

他知道,那女人是真的觉得向韵的刁难不算什么,可是,他的电话都打过去了,话也问到那个份上,难道她不该顺势说点什么,就算要他以权谋私,帮她出气,他也会答应。

可她为什么,不说呢。

脑中浮现出那女人乖顺可人的摸样,还有那笑意盈盈的双眼,他心中不自禁又柔了一片。

自三年前那个雨日,那个女人的身影就像病毒一样刻在他心里,挥不开,擦不掉,刚开始,他还能克制,可现在,当接触近了,人的贪恋就控制不住了。

他多希望她能像其他女人一样,不高兴了就找他撒娇,想要什么就开口向他要。

可她偏偏不是,明明脆弱得不得了,明明单薄像片纸人,却偏偏拒人千里,将他关在心外。

自己的表现有这么不明显吗?亲也亲了,连住都住在一起了,在她看来,他真的只是想和她来一场假婚,敷衍敷衍家里人吗?

是她太蠢,没猜到,还是她压根不想猜,抱着这个让自己安心的答案,缩卷在壳子里?

景仲言觉得,第二个可能更大。

没人真的傻得和人有了肌肤之亲,还能视若无睹。他知道,她只是在一次次给他们的接触找合理答案,那些答案一点依据都没有,可她偏偏深信不疑。

想到这里,头突然有些发疼。

他揉了揉眉心,狠狠吐了口浊气,看着眼前的夜景,也觉得一点美感都没有了。

乔蕊,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得到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