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会议后的偶遇/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星期四,中午十二点。

乔蕊今天特地赶在十二点前就吃了午饭,还拉着夏豪和张力一起吃了,接着就拽着人提前到场了。

市政局的办公室真的算不上好看,陈旧的建筑,透着严谨和公事公办的刻板,乔蕊以为自己去的已经算早的了,可当她在助理的牵引下走进办公室时,却发现已经有三四位到场了。

因为景氏的名头,乔蕊自然被安排在最好的位置,夏豪和张力一左一右,就在她身边。

一坐下,对面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就笑着对夏豪道:“好久不见了夏先生。”

夏豪面上带笑,和气的道:“上次的事,还要多些刘总,找天有空,我还要请刘总吃顿饭才好。”

两人一番寒暄,你来我往,乔蕊不认识这些人,朝张力看了眼。

张力小声解释:“那是xx公司的刘总,在那块地方,占了最大的一块地皮,看来这段时间也是等急了,和他比起来,他的亏损会是我们的十倍还不止。这不,都降下身份跟夏豪套近乎了,还是想搭点景氏车,估计他是不想赞助的,想要点别的好处。”

乔蕊第一次处理案子,也没经验,更不懂其他人的想法,这会儿听张力说了,也就闷着没开腔。

这刘总也是个有眼睛的人,见乔蕊坐在三人之中,他跟夏豪说了两句后,就把目光转向了乔蕊,笑眯眯的道:“这位还是第一次见,不知道是景氏的哪位?”

夏豪介绍道:“这是我们景总的秘书,乔秘书。代替景总来的。”

“原来是景总身边的人,我说怎么气度这么好。”刘总也是个放得下身段的人,也不在乎乔蕊是不是秘书,说话就捡好听的说,看来是真的想搭上景氏,让自己的地别亏这么多。

乔蕊不擅长说这些场面话,就说了两句,就被夏豪接了过去,又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几家地产公司的人,彼此都是同行,虽说同行如敌仇,但是见了面,表面上的客套总是要维持的。

几人说了一会儿,基本上十二点五十的时候,所有该到的都已经到了。

一点过几分的样子,方征秋在秘书助理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他一进来,所有人都起了身,刘总动作最快,已经走到市长面前,殷勤的和他握了手。

方征秋的态度很和气,跟大家一番寒暄,就坐到了首位。

他的位置,和乔蕊就隔了两个人,乔蕊有些尴尬,心里祈祷希望对方已经忘了自己,可事与愿违,他一抬眼,正好就对上男人掩盖在金丝眼镜底下的精睿浅眸。

乔蕊身子一抖,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别开视线。

“今天把各位召集来,主要是有点事想跟各位说说。”

所人都屏住呼吸,数十双眼睛,齐齐看向他。

方征秋也是经历过大事的人,嘴角含着笑,温和的开口:“想必大家也听说了,市内兴建野生公园的事,上头已经批下来了,而西三路到西七路那块地,我们是属意打造成新的市中心,算是一个地标吧,所以今天……”

方征秋一连说了很多,前面的铺垫,说来说去就是些好听的话,可说到后面,就不同了。

等到他的话都说完了,他微微靠后,将后背靠在椅背上,淡淡的问:“诸位有什么想说的?”

刘总是最着急的一个,立刻就道:“赞助政府,是我们的荣幸,不过这个成本问题……”

“刘先生误会了。”方征秋抚了抚眼镜,淡淡的道:“这不算是赞助,诸位出地,等新建好之后,成品商铺,自然是折算适当的价格,贴补给各位。”

一块地,新建成楼房,至少也是二三十层,每层卖,一间就是一两百万,一层四间,一共三十楼,这有多少钱啊。

几间商铺,有才多少钱?

在场的人,脸色都不太好了,尤其是刘总,脸都黑成碳了。

“各位还有什么想说的?”方征秋淡淡的问了一句,见无人答应,看了眼手表,道:“要是没什么事,那今天就先说到这儿,各位有什么要问的,随时找我秘书。”

说着,他身边的市长秘书已经分发了名片下来。

乔蕊在会上一句话都没说,今天的确就如方征秋所言,只是一个通知,他也就是先说出来,让那些地产商心里有个底。

会议总共才花半个来小时,出来时,乔蕊想到这附近有间蛋糕店,想顺便买一点,一会儿拿回办公室去。

这几天都加班,她天天晚饭都在办公室吃,吃的全是饼干,嘴都吃疼了,今天好歹买断软和的东西。

夏豪和张力说是要去旧楼,因为事情已经不麻烦了,钉子户都动容了,乔蕊也没必要跟着去,让他们自己去,她自己转道去了蛋糕店,买了几块蛋糕,就打算回公司。

可是也是她运气不好,买完蛋糕再出来时,天居然开始下雨了。

夏天本来就容易多雨,这雨虽然不大,但是细细密密的,也绝对不算小。

不过这一看就是雷阵雨,乔蕊索性就站在屋檐底下,等到雨停了再走。

可没过一会儿,一辆蓝色的商务车驶了过来,不偏不倚的就停在她面前。

她以为里面有人要下来,往旁边让了让,可后面的车窗滑下,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淡淡的看着她,道:“真是不巧,乔小姐没带伞吗?”

乔蕊怎么也没想到里面的人居然是方征秋,她愣了一下,才后知后觉的道:“出门急,也没想到今天会下雨,所以没带。”

“去哪儿?”男人问。

乔蕊下意识的回道:“回公司。”

“上车吧,顺路,送你一程。”

乔蕊一愣,想拒绝,毕竟这市长的车可不是好坐的,但是她看了方征秋一眼,明显在对方眼中看到一缕深意,她眉目动了动,明白了,便答应道:“那就麻烦方市长了。”说完,便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厢里开了冷气,很凉快,方征秋靠坐在车背上,侧眸看向她,笑了起来:“上次怎么也不介绍一下,不知道乔小姐是景氏的人,知道了,上次还可以多聊两句。”

他说的上次,自然是开放施工地那次,那天的确很多人找他搭讪,旁敲侧击的问了不少。

见对方这么直白的把话说出来了,乔蕊也不好再遮掩了,就道:“上次本来还真想找方市长说两句的,不过之前在门口闹了点笑话,就不好意思了。”

方征秋眸色动了动,含笑:“是说投怀送抱的事?”

乔蕊脸一沉,目光微微错愕,堂堂市长大人,竟然还开这种玩笑,好笑吗?不好笑!

她咬牙,道:“说来让人笑话,多谢方市长当时扶了我一把,否则我还不知得摔得多难看。”

方征秋漫不经心的道:“我不想扶也不行,你都扑上来了。”

乔蕊:“……”

男人失笑:“开玩笑的,乔小姐不要多心。”

乔蕊:“呵呵。”

“说起来,刚才在会议上,乔小姐一句话都没说,不知道对在下的提议,有什么意见?”

乔蕊面上不变,心里却想,果然如此。

刚才她本不想上车,但是一看方征秋那个表情,就知道他有话要说,她一猜,就猜到多半是地皮的事,所以才上了车,关于地皮的事,她正好也有话要说。

只是那些也不是能在会议上说的,有这个私人时间能私下谈,当然再好不过,也省得她再约时间了。

“都是为了本市好,我当然是双手支持的,最近几年慕海市的发展越来越商业化,方市长现在弄出这个绿化园区,也是为了改善城市里的废气环境,都是为了百姓好,不过这肯定是妨碍了一些人的利益的,我们景氏倒是还好,一块地,贡献也贡献得起,就是怕寒了别人的心,方市长刚才也看到了,刘总一个四五十岁的长辈了,人家都快哭了。”

说起那个刘总,方征秋倒是没说什么,一口气让人家出这么多钱,的确是等同挖人家的肉,不过这件事,方征秋是打算过几天私下找找刘总的,毕竟不同人不同安抚,有些事太公事公办了,反而事情办不成。

不过乔蕊这一说出来,倒是把话挑明了,他也不接,只挑了挑眉,淡淡的看着她。

乔蕊知道这种话,这人不可能接,也不生气,顺势又说下去:“方市长想为百姓做实事儿,我们都支持,但是有些事情,也不是光支持就能完了的,不过我说这些,也就是随口说说,方市长也知道,我就是秘书,说白了就是跑跑腿,真正的抉择还是要交给领导,我这些多嘴的话,市长要是觉得不对,不听就是了。”

该说都说了,再说如果觉得不好,不听就是。

都听完了还有什么不听的。

方征秋眉目动了动,觉得这女人还有点意思,本来刚才见到她,他就不是太惊讶,毕竟上次她就出现过,虽然没表明目的,但是在场这多人,随便问就知道她是哪家的。

这次开会前,他以为最开始要说话的,必然是景氏,毕竟景氏作为慕海市的龙头企业,不管是个什么态度,这态度都是要表示出来的,景氏从没提前找过他,那就是等着会议上面公开表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