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一起来公司/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半了,吃宵夜都嫌晚。

这个时候也不适宜吃饭了,乔蕊在厨房忙活了一会儿,下了两碗面,就这么端了出来。

两人也没规矩的在餐桌吃,景仲言直接坐到了沙发上,面就放在茶几上,乔蕊也索性走过去,坐到地上,后背靠在沙发边,含糊的吃起来。

吃了两口,四周太静了,乔蕊想了想,起身,走到电视旁边的架子上,找了一会儿,找到一部电影,也不问景仲言爱不爱看,直接就放进了DVD里。

回来的时候,才笑眯眯的说:“是一部不太恐怖的恐怖片,我网上看了影评,据说没死人的,走的悬疑路线。”

景仲言不置可否的扫了她一眼,自从那次看过恐怖片之后,乔蕊七七八八的偶尔也会带些恐怖片的影碟回来,不过倒是一次也没看过。

今晚虽说不太合适,两人都太累了,但既然她有兴趣,他自然无所谓。

影片开始播映的时候,乔蕊还在吃着面条,景仲言也漫不经心呢的吃着,整个客厅里,除了音响里诡异的音乐,四周一片安静。

面条吃不了多久,加上乔蕊也没做多少,吃完了,电影才开始十来分钟,还没进入主剧情,她随手将碗放到厨房,出来时就拿着水果刀,切了两个橘子,两人一人吃了一点。

等到吃饱喝足了,她这才窝到沙发上,跟景仲言并排坐着,专心看电影。

这部电影真的不恐怖,悬念处理得也一般,整部片子都不是很出挑,可是剧情倒是还可以,尤其是男主角很帅。

乔蕊看着看着,就停不下来了,可是直到男主被人倒吊着挂在墙上,她突然扁扁嘴,摇头道:“怎么样的帅哥,被人这么折腾,都丑了。”

景仲言眉头蹙了蹙,视线微微偏过来。

乔蕊感受到他的目光,含笑的打打自己的嘴唇,示意自己不说话,专门看片儿,专心看片儿。

电影不长,一共八十几分钟,剧情简单,场面不大,围绕得就是那么几个人,也不恐怖,等看完了,乔蕊看了眼墙上的大钟,打了个哈欠:“景总,你先去洗澡吧,洗了我洗,太晚了。”

男人随意的的站起来,上楼的时候,突然回过头,淡淡的说了一句:“那种小白脸也叫帅?你确定没眼花?”

乔蕊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个,愣了一下,回道:“我觉得长得挺好的。”虽然有点柔弱,看起来偏娘娘腔,但是那些日韩的花美男,好像就是这个调调。

男人嗤笑一声,一副非常看不起她品味的表情,淡淡的上了二楼。

乔蕊默了一下,起身关了电视,去厨房把碗收拾了,也上了二楼。

她把自己的换洗衣服拿出来,直到景仲言敲了敲那扇已经被她紧锁的连接门,她才抱着衣服走过去。

一过去,就看到这男人裸露着上身,正在擦头发,就算已经看过两次了,但乔蕊到底还是不适应,她脸红了的垂下头,闷头钻进了浴室。

浴室因为刚刚用过,里面的水汽还很大,玻璃镜上全是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

脱下衣服,乔蕊在淋浴下好好的冲刷了一遍,热水滑过肌肤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了。

不紧不慢的洗完,她出来时,看到男人坐在床上,膝盖上放了一本笔记本。

她正要出去,景仲言突然问:“今天去市政局,怎么样了?”

乔蕊脚步一顿,叹了口气:“今天就是把这件事正式通知下来,全场除了xx地产的刘总说了两句,其他人都没开口,我也没开口,不过之后倒是在外面碰到了方市长。”

景仲言下意识的抬起头,却看到她盯着一头湿发,发尖的水汽顺着滴落到她肩头,将她白色的睡衣打湿了一片。

他目光黯了黯,道:“过来说。”

乔蕊虽然觉得这个时间,不该再谈公事了,就算要谈公事,也应该是明天在办公室里谈,可是想到名字自己出入总经理室,又要有些人眼神不对了,她索性就走过去。

景仲言掀开了被子一角,示意她坐在床边。

乔蕊犹豫一下,还是坐下了。

她说:“今天下午外面下雨,我避雨的时候遇到方市长的,他说送我,我看不是那么简单,他应该是想单独摸摸我的口风,不过我也想顺便把我的想法说出来,就上车了。”

景仲言不置可否:“然后?”

乔蕊道:“那位不愧是市长,说话的味道我是摸不出来,但我是把我的看法暗示了,当然就是争取赔偿而已,不过他之后问我在你手下做了几年,反正奇奇怪怪的,大概也是评估我的话能不能顶用吧。”通常人家这么一个官,要谈什么,也是直接跟她的领导谈,跟她谈,不外乎就是摸口风。

那个方征秋,景仲言也是很久以前见过一面,当时他还跟在他那位大哥身边,在京都的上流社会,倒是常见。

他和他大哥,也说的上两句话,虽然没什么交集,但交集这东西,说不定哪天就有了,也不一定。

想到这里,他又看向乔蕊,嘴角斜斜的勾起,笑着道:“怎么不说你是景太太,你的话,绝对有用。”

乔蕊脸色立刻看他,看他那揶揄的表情,无端的有些窘迫,没吭声。

看她又闷闷的,景仲言倒是想起一件事,道:“下个星期,回家吃个饭。”

结婚快一个月了,景仲言还没带她正式回过家,但是她知道,早晚也躲不过这一天,他们结婚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应付他的家里人。

垂眸想了一会儿,她点点头:“那到时候,我需要带点什么?”

他眸光微抬:“你带什么,他们也不会喜欢你。”

“话是这么说,但是总不能什么都不带。”乔蕊嘀咕一下,又问:“总裁喜欢什么?”

“不知道。”男人漫不经心的将笔记本有拿过来,放在膝盖上,随手点着几个文档。

乔蕊看他这样,又问:“那总裁夫人喜欢什么?”

“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做人家儿子的。

乔蕊叹了口气,看他也不想多说了,便道:“那我先过去睡了,景总你也早点休息吧,这么晚了别忙了。”

景仲言不置可否,直到乔蕊离开,房门被阖上,他才抬了抬眸,眼神里,有什么东西闪烁一下,最后消失无踪。

第二天早上,乔蕊就算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但是当景仲言再次要求她必须坐她的车时,她还是忍不住的抗拒。

直到坐到副驾驶座,她的脸色还是臭臭的。

景仲言看她那副样子,眯着眼,将人的脸掰过来,盯着她的眼睛问:“我丢你的脸?”

乔蕊垂垂眸,有些委屈的说:“明明说了隐婚的……”

“我没失约。”他淡淡的道。

乔蕊却气得脸都鼓起来,是,你没失约,可是一起去公司,人家就会以为他们已经同居,虽然也不是公开结婚,但是被传成这样,也很难看啊。

车子发动引擎,在路上,乔蕊几次试探,想让他在临近公司附近的时候,把她中途放下,她再走去公司。

可说了几次,景仲言好像真的不耐烦了,沉沉的警告:“再说一次,我就吻你。”

乔蕊已经自己听错了,吓得捂住嘴,景仲言侧眸扫了她一眼,嗤笑一声。

最后,乔蕊也什么都不说了,景总生气会亲人的毛病她已经知道了,还是不要去撩拨的好。

和乔蕊料想的一样,公司停车场又太多人进进出出了,尤其是上班高峰期的时候,公司很多有车一族的白领或者主管,好几个看到乔蕊和景仲言一起下车。

两人一起上了十楼总经办的时候,同事们又是一阵抽气。

乔蕊已经无力反驳了,事情到了这一步,也不是她能反驳的了,不过苟延残喘也好,她还是在赵央问她的时候,多说了一句:“我在路上遇见景总的,就上他的车一起来了。”

赵央一脸“我看起来像白痴吗”的表情,乔蕊捂着额头,什么话也不想说了。

整个总经办,因为这个八卦又开始蠢蠢欲动,向韵脸都气绿了,她没想到昨晚景总才回来,今天就和乔蕊一起来上班了,那自己刁难乔蕊那些事,景总还会不知道吗?乔蕊那个狐狸精还不逮到机会就告状吗。

心里气得要死,但是面上她却要装着沉稳,她是总裁夫人的人,是总裁夫人看关系把她带到景总身边辅佐他的,就算景总对她有意见,也肯定不会对她怎么样,顶多就是不给她好脸色,冷落她两天,但是这也顶天了,用这两天冷落,换乔蕊接连一个多星期的加班加点,累得脱形,她也乐意,也觉得自己没亏。

现在的向韵已经有点自暴自弃了,景总不喜欢她,她做什么都不对,加上乔蕊在旁边煽风点火,她越来越觉得心寒,想到上次总裁夫人说的那些话,让她不要和乔蕊置气,又说景总现在只是倔强,叛逆,她都有点拿不准了。

让她别和乔蕊置气,显然是让她不要去惹她,她现在正得宠,又说景总只是倔强叛逆,这不就是说,只要阻碍没了,景总对乔蕊的兴趣也会逐渐丧失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