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尝尝你的冰淇淋/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忍无可忍:“景总,你要不还是接一下吧。万一有什么重要的事。”就算不是重要的是,你不接能不能麻烦你关机啊,不觉得闹吗?

男人扫她一眼,将手机丢过去,淡淡道:“你接。”

“我?”这关她什么事儿?

“说我在洗澡。”他帮她编了一个理由。

乔蕊:“……”

刚好,这时手机又响了,景仲言挑了挑眉,示意她接吧,乔蕊咬牙按了接通键,还没说话,那头就劈头盖脸一大串:“景仲言你个王八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知不知道我都要死了,是不是你告诉我爸灵灵的事?我爸刚才差点没把我打死,你现在在哪儿?公司,还是家里?你最好快点跑,我手里拿着硫酸,现在就来泼你了!”

最后一个音节还没落,乔蕊“啪”的一下,挂了电话。

捂着手机,她一脸惊魂未定,景仲言淡淡的看着她:“骂我的?”

“他说他拿着硫酸要来泼你。”想到电话里对方的语气,乔蕊下意识的就把手机递回去,老实说:“景总你是对的,我不应该接,不过……”她还是好奇:“灵灵是谁?”

“一个陪酒的。”景仲言漫不经心的道:“怀孕了,不想打,正闹着要当付太太。”

乔蕊愣了一下,埋着头,不再说话。

看她突然这样,景仲言挑眉:“怎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乱。”

景仲言是富家子弟,在慕海市又是人人高捧,他的朋友自然也是不容小觑。那天帮她搬家后,乔蕊回头就上网搜了一下付尘,这个付尘,是慕海市饮食龙头付家的大少爷,却是个败家子,网上他的新闻很多,不是跟这个女明星有一腿,就是在xx地方跟xx抢女人,反正就是个好色又放浪形骸的。

现在他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这是他的事儿,可是景仲言刚才那句话,却让乔蕊一下子觉得,他们是朋友,价值观,生活观可能都差不多,那么,是不是景仲言也觉得,随便和女人开房,怀孕就打了,是件很稀松平常的事?

明明就算他如此,也是他自己的事,可乔蕊还是下意识觉得不舒服,在她的影响力,景仲言英俊,多金,工作能力出众,很有自身魅力,并且好像什么麻烦的事,只要他出面,都能轻而易举的解决。

她习惯了在他身上加这些高贵的形容词,因此现在突然想到,他的私生活可能很乱,她就觉得不能接受,落差实在太大了。

就像你崇拜一个偶像,你觉得那个人什么都好,但是当一天有人告诉你,他其实不是那么好,你就会觉得信仰被背叛了。

乔蕊是崇拜景仲言的,这个她自己很确定,如果不是这份崇拜,这份景仰的加持,她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这么信任的跟他结婚,答应他帮他敷衍家里人。

心情一下跌落谷底,乔蕊不想说话,埋着头,只管扒饭。

景仲言不知道她突然间怎么了,是付尘的电话里还说了什么?还是他说错了什么。

反复思量一下,他眼神一动,想到一个可能。

便道:“在我看来,不是确定这个人,根本不应该让她怀孕。”他这么说着,黑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乔蕊,在确定他心中的想法。

乔蕊动作果然顿了一下,微微抬头,看他一眼,含糊的咀嚼嘴里的白饭,咽下去后,才戳着碗,问:“那景总你觉得,这种行为,也有问题?”

“嗯。”得到立刻答案,他脸色有些松缓,抿了抿唇:“他向来不要脸,否则,我也不会告诉伯父。”

他这是承认了,付尘的事,是他泄密的。

乔蕊噗嗤一笑,想到电话里那些怒骂:“你们是好朋友,不是应该替他隐瞒吗?怎么还去告状。”

“如果他能因此负起责任来,我也算做了一件好事。”他无所谓的道。

乔蕊心情变好了些,果然,景总和付尘就算是朋友,但也是两类惹,景总是有三观的,和他那个狐朋狗友完全不一样。

乔蕊心请好了,吃饭也香了,想到答应了要给景仲言做不太甜的巧克力,干脆就说要下楼,去楼下的超市买点可可粉。

景仲言捞起衣服,随口道:“一起去。”

就在楼下,其实没必要一起,但是刚吃了饭,出去走走也是好的。

两人下了楼,因为就是附近的超市,也不远,索性就走着去。

路上,两人走得很慢,这个时间,七点半左右,公寓附近有很多人在遛狗,傍晚的空气,也很清新,空气里夹杂着一丝凉意。

两人就真像散步一样,走到超市,买了可可粉,乔蕊看到冰淇淋,有点眼馋,扭头望着景仲言。

“想吃就买。”他无所谓的道,推开冰柜,顺手拿了一个最上面的。

“这个不好吃,吃芒果的,芒果的好吃。”说着,把芒果的挖出来,把景仲言手里这个丢回去。

付了帐,景仲言接过了购物袋提着。乔蕊就甩着手,挖冰淇淋,两人走得依旧不快,就像附近很多情侣一样,慢悠悠的,享受这难得的安宁。

乔蕊似乎很喜欢吃芒果的东西,景仲言记得她房间里的抱枕,都是芒果形状的,他迷了眯眼,问:“好吃?”

乔蕊自然的点头,咬着勺子,笑眯眯的道:“这个牌子的冰淇淋,只有芒果味的味道最浓,其他的都很一般。”

味道重并不说明用料足,可能加了香精,但这话,他也没说,只靠近了些,说;“我也尝尝。”

乔蕊一愣,仰头看他一眼,纠结的说:“景总你想吃,刚才怎么不多要一个勺子,只有一个勺子。”

“所以?”他挑眉。

所以不卫生啊。

她想着说,可是又觉得这话没有信服度,毕竟在家里,试菜的时候,他们也经常共用一双筷子。

虽然情况不一样,但是不卫生的说辞显然站不住脚。

犹豫了一下,她怀着沉痛的心情,挖了一块冰淇淋,不甘不愿的递上去:“喏。”

不卫生什么都是假的,就是不想给别人吃,小小的一盒本来就这么点,分一勺出去,就会损失很多很多啊。

早知道刚才买两盒的。

不过两盒,一口气吃了,明天必然会拉肚子。

怀着复杂的心情,看着景仲言张口含住那一整勺的冰淇淋,乔蕊脸都垮下来了,但等到他吃下去了,她又睁大眼睛问:“怎么样?”

景仲言没说话,慢慢的抿着。

自己喜欢的东西,自然也想身边的人给予好评,乔蕊一瞬不瞬的盯着景仲言,好像他要说不好吃,她现在就翻脸给他看。

男人沉吟了一会儿,看她一脸期待满满,咳了一声,缓缓点头:“不错。”

“很好吃是吧,比你以前吃的冰淇淋,都好吃吧?”她兴致勃勃的道。

“我不爱吃甜的。”意思就是,以前也没吃过几次冰淇淋这种甜甜腻腻的东西。

乔蕊挖了一勺,自己吃进去后,很大方的说:“我看到家里有电动搅蛋器,回头买点奶油回来,我给你做不甜的冰淇淋。”

景仲言微微失笑,但还是道:“随你。”

两人心情都不错,等到乔蕊冰淇淋都吃完了,刚好走到公寓楼下,上了楼,电梯门一开,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门口,一个金光闪闪的行李箱上,正坐着一个眉目倒竖,吹胡子瞪眼的俊朗男子。

一见他们回来,付尘的脸就黑了:“呵,还以为你们真的跑了!”

景仲言目光淡淡的扫他一眼,从他身边擦过,打开门,冷声道:“不收留你,滚吧。”

“景仲言你说的这是人话吗?不是你,我现在至于流落街头?我这不是要你收留我,你这是为你的罪行赎罪。”说着,就拖着行李箱,往里面硬闯。

景仲言脸色彻底变黑,乔蕊深怕两人打起来,好声好气的劝道:“不要吵了,不要吵了,景总,要不,就先让他进去。”

“还是我弟妹善良。”付尘逮到机会,行李箱也不要了,整个人就往里面撞。

景仲言不可能真的跟他打,最后终究是让开了点,进了门,付尘就跟基因突变似的,嚣张的大叫起来:“这里以后就是小爷的家了,弟妹,帮我把行李箱拿进来,快,快,快。”

乔蕊:“……”

景仲言:“……”

半小时后,乔蕊虚掩着厨房门,专心在里面做着巧克力,可是耳朵,却竖了起来,

付尘死皮赖脸的要在这里住,一进门就大摇大摆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之后还自己找了间客房,一钻就进去了不出来了。

客房里面什么都没有,因为从来没人住过,里面还放了不少杂物,环境非常恶劣。

可付尘却就呆在里面,再恶劣也不出来,景仲言索性就坐在门口,等着他。

两人这么一对峙,家里的气氛瞬息万变。

乔蕊深怕惹火烧身,赶紧躲到厨房去,可忙活了半天,巧克力液已经做好了,放进模具,成形就基本完成了。

那她现在,是不出去也要出去了。

这么想着,她还是有点不敢,干脆用剩下的巧克力液,过了两个小蛋糕出来。

蛋糕是冰箱里本来就有的,她切成了适当大小,裹上适量的巧克力液,基本上就可以了。

她端着盘子走出来,看到景仲言拉了椅子坐在客房门口,闲适的翘着腿,手里拿着一本书,正在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