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付尘的危害/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将蛋糕盘子递上去:“景总,要不要尝尝。”

景仲言扫她一眼,没说话。

乔蕊赶紧用岔子叉了一块,递到他嘴边。

男人脸上看不出情绪,不慌不忙的吃进嘴里,咀嚼了两下。

这个巧克力小蛋糕做得实在是简单,不过味道倒是真的不错。

不是很甜,也不会太苦。

乔蕊看他好像心情缓和了点,也松了口气,自己刚才只是随口一说,目的是不想他们争执起来,结果把付尘放进来了,却是养虎为患。

刚才她以为景仲言连她气都生,现在看他已经被哄住了,提到喉咙口的心也放下来了。

她端着盘子,走过去,敲敲门。

里面,男人倔强的声音传来:“你不用说了,我死也不会出来!”

乔蕊失笑:“付先生,你吃了晚饭吗?如果没吃,我做了点巧克力蛋糕,你要不要尝尝?”

里面好半天没有声音,就在乔蕊已经他不吃时,只听“咔嚓”一声,房间门开了。

里面的人慢慢拉开一个小缝,看到乔蕊手里果然有一盘巧克力蛋糕,连忙道:“给我。”

“不给。”不远处的景仲言闲适的开口。

乔蕊也道:“付先生,里面没有清扫,很多灰尘,要是也不能在里面吃啊,出来吃吧。”

“我也想吃来,你让他走,我就出来!”他指着景仲言。

景仲言冷笑:“这是我家。”

“我知道这是你家,不然我也不会过来,不过你要搞清楚,是谁害得我无家可归,只能来别人家寄人篱下的?反正我不管,这几天你们做好准备吧,我就要住这儿!”

“没酒店吗?”乔蕊无奈的问。

“你问他!”付尘恶狠狠的瞪着景仲言:“我爸把我卡都停了,现金我身上只有几百块,够住什么酒店?!”

乔蕊尴尬一下,心想这下可麻烦了。

之后的两个小时,付尘继续呆在客房不出来,景仲言也执着的坐在门口,乔蕊把蛋糕吃了,盘子洗了,甚至澡都洗完了出来,发现他们还是原样,就有点绝望。

临睡前,她打了个哈欠,走下楼,道:“景总,要不我替你一会儿,你去洗个澡。”

景仲言看她一眼,抿唇:“你会放他出来。”

“我不会。”

“你会。”

乔蕊冷汗:“我真的不会。”

“确定?”他抬眸。

乔蕊保证的点头:“我确定!”

“好。”景仲言起身,将手里的书递给她:“打发时间。”

乔蕊接过,看着景仲言上了楼,进了房,就坐到椅子上,可刚翻开书的第一页,对面的门突然开了。

付尘眼珠子乱转,见外面没有危险,讨好的道:“弟妹,有吃的吗?”

乔蕊叹了口气:“付先生,我觉得你还是走吧,景总不会同意你住这儿的。”

“要我走也可以,你借我十万。”

乔蕊:“……”

十万,他是哪来的自信心,以为她有十万的?

“不借吗?”付尘皱了皱眉,有点生气:“是你们家景仲言害我成这样的,你还不借,好,那好,我就赖上你们了,我没好日子,你们也别打算有好日子过。”

乔蕊无辜的道:“不是不借,我没这么多钱。”

“切。”付尘摆明不信,这两人都住在一起了,可能会十万块都拿不出来吗?

他就算多宠宠哪个小明星,十几二十万的东西,也随手就送,他不信景仲言对女人会这么小气。

以前成雪跟着景仲言时,身上的东西,一套可没下过七八万的。

乔蕊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只好道:“那一会儿景总下来,你找他借,其实我觉得,景总是一片好意,既然是你弄大人家肚子,就应该负责。”

“怎么负责,娶了?”付尘冷笑:“小弟妹,你跟我开玩笑是吧?”如果和谁开房就要娶了谁,那他不忙死了。

看他这花花公子的态度,乔蕊特别不喜欢,声音就硬了起来:“你这样一直糜烂,很容易得病。”

“喂!”付尘大吼:“你算什么东西,轮得到你教训我。”

乔蕊愣了一下,没料到他这么凶,也有些尴尬,索性坐在椅子上,不出声了。

付尘吼完,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说的太重了,但看乔蕊好像没发现什么,真的只是随口一说,松了口气,又道:“拿点吃的给我吧。”

乔蕊翻了一页书,头都没抬:“我算什么东西,我做的东西,吃坏了付少爷,我可担当不起。”

“你……”付尘咬牙,没料到景仲言的女人,跟他一样的讨厌,明明上次对他还挺不错的,炒的蛋炒饭也可以,现在说句话却这么夹枪带棒。

他重重哼了一声,“啪”的把房门关上。

二楼,景仲言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将落下的声音尽收耳底,嘴角淡淡勾起,进了浴室。

等到他洗完澡下来时,头发还在滴水,乔蕊起身,问道:“景总你毛巾呢?”

“掉进水池,湿了。”

乔蕊愣了一下,心想家里只有一条毛巾吗?

不过景仲言家里的东西她也不是很清楚,索性她那里还有两条新的,就上楼,把毛巾拿下来,递给他。

“替我擦。”男人理所当然的道。

乔蕊:“……”

景总我知道你是大爷,但是擦个头发你至于懒成这样吗?乔蕊吐槽无力,终究还是走过去,在他身后,缓缓替他擦拭。

这是乔蕊生平第一次给男人擦头发,景仲言的发质有些硬,有人说,头发硬的男人,性格也硬。

她觉得这话简直太对了,强势,霸道,硬朗,这几个简直就是景仲言的专门代名词了。

两人似乎都着急时间,乔蕊慢慢擦着,景仲言就继续看书,客房里的那个,就饿着肚子,趴在满是灰的客房床上,缩成一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头发擦干了,乔蕊也困了。

“上去睡吧。”景仲言道。

乔蕊含糊的咕哝一声,点点头,临走前又看了客房一眼,叹了口气。

上了楼,没一会儿乔蕊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还有点早,她趿着拖鞋,拖拖拉拉的出来,在二楼的扶手那儿,看到一楼空空如也,没有半个人,知道景仲言不可能在下面熬夜守着付尘,也没多上心。

她去浴室洗漱完毕,再出来时,顺脚就走进了厨房,可当她看到厨房里的情况,一瞬间瞌睡全没了!

这是怎么回事?被抢劫了吗!还是外星人来了!或者恐怖袭击!

无数种想法在脑子里飞掠而过,最后,她咬着牙,去敲客房的房门。

“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音绝对不小。

付尘睡得半梦半醒,听到人砸门,揉了揉眼睛,不耐烦的爬起来去开门。

门还没扭开,他突然想到什么,立刻倒退两步,咂咂嘴,又回到床上,用衣服盖住脑袋,什么都听不到。

楼上的景仲言醒了,慢条斯理的走出来,靠在护栏边,看着下面。

乔蕊敲了半天门,没听到反应,气得咬牙,一仰头,又看到了景仲言,忍不住就道:“景总你下来看看!”

景仲言挑了挑眉,慢慢走下去,乔蕊已经气得头发都竖起来了,她把人带到厨房门口,指着里面,话都说不出来。

冰箱不关,一地的水,柜子全部打开了,作料的瓶瓶罐罐撒的到处都是,水池里好几个脏盘子,三四只筷子东一只西一只,本来擦手的毛巾上,全是油渍,锅里面好像有什么黑黑的东西,暂时分辨不出是什么。

总之,整个厨房就像是被打劫完了还没清场一样!

景仲言眼神微眯,看着乔蕊气得直喘气的摸样,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

乔蕊仰头看他,一脸委屈:“昨晚给你做的巧克力,也没了。”

景仲言眸色一动,眼底的冷意更深了。

他上了楼,再下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串钥匙,走到客房门口,不费吹灰之力的把门打开。

里面,付尘还在睡觉,倒在床上四仰八叉的,乔蕊趴在门口,刚想开口讨伐,景仲言比了比手指,让她不要出声。

乔蕊不解,却看他走进厨房,到了一杯水,然后直直走进客房,对着床上还在做梦的男人当头淋下去。

“啊--”几乎下一瞬,付尘整个人跳了起来。

他顶着一头的水,摸了一把脸,气得的大吼:“景仲言你有病啊!”

“到底谁有病。”他悠悠冷笑。

付尘一顿,有些心虚:“你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这里不欢迎你,所以,是你自己走,还是我叫伯父来接你?选一个吧。”

“景仲言,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你不能这么对我,回去我就死定了,我就在你这儿住几天,就几天,当我欠你个人情还不行吗?!”付尘都快哭了,他爸打人的时候可不管是不是亲生的,说打就打,说死就死的。

景仲言冷笑,漆黑的眸子里全是寒意:“厨房怎么回事?”

“我……”付尘心底一虚,干巴巴的道:“我不是肚子饿吗……”

肚子饿拿东西吃没问题,可他把厨房搞成那样,分明是就是故意报复,那他也不用客气了。

他也不说话,就这么目光沉沉的看着他。

付尘憋屈死了,看到门口的乔蕊,急忙道:“弟妹,你快劝劝你们家景总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