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你我之间,岁月静好/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是压根不想理付尘,厨房是她的领土,连景仲言进去了都要帮着擦碗,付尘竟然把它搞成那副样子,简直不能忍。

鼻尖哼了一声,她扭过头去,直接无视。

“我认错了还不行吗?”情况紧急,也不要什么尊严了,付尘可怜巴巴的说。

景仲言冷目微挑,不为所动。

付尘一咬牙,豁出去了:“好,好,好,还兄弟呢,这么不仁义,你把门关了,我有话跟你说。”

景仲言淡淡的抬了抬眸,他对付尘的话一般没什么信服度,但现在看他的表情,似乎真的有话说。

乔蕊在门口听见了,知道这是要支开自己,便老实的转身回了厨房。

景仲言将门阖上,靠在门后:“说吧。”

……

厨房里一片狼藉,乔蕊站在门口吐了好大一口气,才振作起来,开始慢慢打扫。

昨晚做好的早餐全部没了,有些撒了,有些被付尘吃了,不过最心疼的还是她做好了,自己都还没尝一口的巧克力。

乔蕊一贯不喜欢做巧克力,觉得容易长胖,但是做好了自己却一口没吃到,她又不平衡了。

等把厨房收拾好,开始熬粥时,厨房门口突然窜进来一人,付尘得意洋洋的倚在门口,嚣张的看着乔蕊:“早餐我要吃法国土司,丽蓉鸡蛋羹,盘丝饼。”

乔蕊一愣,付尘这么大摇大摆的出来,只有一个可能。

她视线往后面看去,就见景仲言也正走过来,凉凉的看着付尘:“你以为是酒店,还点菜?”

“那也不能吃得太委屈了。”付尘嘟哝一声,但终究不敢太明目张胆,灰溜溜的窜了出去。

乔蕊看着景仲言,挑挑眉:“景总,你答应他住下了?”

“嗯。”景仲言走进来,靠在流理台边,看着她熬粥:“不用有压力,就当他不存在。”

这么大一个活人,怎么当不存在。

乔蕊心里吐槽,但嘴里也不可能说,只默默的“哦”了一声,埋着头用勺子在锅里翻搅。

看她闷闷不乐,景仲言靠近了些,盯着她的侧脸。

被他的目光索绕,乔蕊转过头,有些别扭:“怎么了?”

“生气?”

“没有。”乔蕊有些尴尬:“我也是借住在这儿的,有什么资格生气。”

你绝对有资格生气,因为你就是这家的女主人。

这话景仲言没说,眼神沉了沉,揉揉她的头顶:“一会儿让付尘给你道歉,厨房搞成这样,应该他收。”

“算了,付大少怎么做的惯这些事。”她不在意的道,弯腰打开下面的橱柜,拿了一个小锅出来。

景仲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出了厨房。

外面,付尘大赦,现在正抱着抱枕,窝在沙发上翻电视节目,一大早的除了新闻也没什么能看的电视,他翻了一圈,无聊了,随便转了一个音乐台,听着歌,就打算在沙发上将就再睡睡。

景仲言走过去,一脚踢在他腿上。

“啊……”吃痛一下,付尘跳起来。“你干什么?吃错药了?”

“这不是你的领地,要睡回客房去。”

“我才不去,你客房有多少灰你知道吗?我睡到半夜感觉全身上下都是脏的,枕头都不敢用,我说既然现在我搬进来了,你是不是找人把客房收拾一下,让你的小情人去?”

景仲言目光一寒。

付尘连忙摆手:“好好好,算我说错了,算我说错了,那你好歹找个钟点啊。”

“想住,自己收拾。”他冷冷的道,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转了一个新闻台,淡淡的看起来。

景仲言这人有多无趣,付尘从小就知道,虽然跟这人一块儿长大,两家人走得近,两家孩子又是一个学校,可如果可以选择,他是真不想跟景仲言有什么交集。

景仲言就是他爸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什么都好,性格好,学习好,运动好,连桃花运都好,他呢,就是个纨绔子弟,败家子,在景仲言身边,简直就是个肮脏的绿叶,完美的衬托了他的超凡脱俗。

活了小半辈子,付尘从没想过有一天会住到景仲言家,这个地方,在他看来比他爸那儿,好不到哪儿去,早上点就要起床,按时吃早餐,午餐,晚餐,无聊的时候,不是在家办party,不是找嫩模上游艇,不是在会所跟美女调情,而是在家看文件,开视会,办公事!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就算再不喜欢,再不乐意,现在,他也没有选择,他身无分文,出去,只是为难自己。

他付大少,可不会做让自己吃苦头的事。

想到这些现实问题,再看景仲言淡缪的看新闻的表情,他肚子里那些抱怨,也只能都压回去。

付尘默默的爬起来,打算去客房再睡会儿,灰尘算什么,真的困了,谁管这么多。

可他走了一半,眼珠子突然一转,拐脚去了厨房。

“嗨。”

轻佻的嗓音,让乔蕊侧眸,她看了一眼,见到他又进来了,扭过头,不搭理。

付尘嬉皮笑脸的走过来:“弟妹啊,昨晚的事,我跟你道歉,我也是气着了,你想啊,家里出了事儿,来朋友家避难,朋友这个态度,谁情绪能好,你能理解的,是不是?”

“付先生,我有名字,我叫乔蕊。”不是什么弟妹。

见她关注点完全错了,付尘摸摸鼻子:“好,好,乔妹妹,小蕊,蕊蕊,你喜欢我叫你什么?我都听你的。”

乔蕊黑着脸看他一眼:“乔蕊!就叫乔蕊!”那些肉麻的外号,听一句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有求于人,付尘也从善如流:“好,好,乔蕊,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这个样子,真的也就比乞丐好一点,我看你人漂亮,厨艺又好,性格肯定也很好,我那间客房吧,真的太脏了,你一会儿要是有空,能不能帮我收一下?放心,粗重活我自己做,你就打扫打扫,清理清理,你也知道,我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我有洁癖的。”

有洁癖你还能再里面呆一整夜,有洁癖你还能把厨房弄成重灾现场?

乔蕊冷笑一声,坚决不上当:“我要问景总。”

“喂,你这可不地道了。”付尘一听她要跟景仲言告状,脸又白了:“上次见面不是挺可爱的吗?怎么这次变成这样了,我看就是景仲言带坏你了,好好的小白兔,跟他混久了,也变成小狐狸了。”

乔蕊不理他,随他怎么说。

付尘碰了钉子,觉得特别没面子,重重的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乔蕊不动如山的继续熬粥,等到火候差不多了,才盛起,端了出去。

付尘估计是连续在两人面前都受了气,闹别扭,回了房间就不出来,乔蕊给他留了一碗粥,一碗鸡蛋羹,就跟景仲言单独吃起来。

今天的早餐原本是肉丝粥和油条,结果昨晚油条被付尘毁了,粥也没了,今天临时没出去买现场了,乔蕊就随便熬了个皮蛋瘦肉粥,配两个鸡蛋,但给付尘的就不是配鸡蛋,是专门蒸的一个鸡蛋羹,他刚才说想吃来着。

景仲言扫了眼单独放在餐桌另一边的粥和鸡蛋羹,目光眯了眯,乔蕊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有些事,她还是记着的。

吃完早餐,乔蕊找个本书,缩卷在沙发一角看,景仲言也把笔记本和几份文件搬下来,在另一头做着自己的事。

客厅里安静如斯,晨间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为这宽阔的地方,染上了一丝暖意,两人各做各的,却奇异的渗着一股温馨。

这种岁月静好,安谧悠哉的温馨。

付尘睡饱了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他挑了挑眉,眼底闪过一丝趣味。

景仲言的脾气,能和人这么平静安好的相处,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过那个乔蕊,倒是有些魅力,他记得景仲言是个对公事很严谨的人,做事不是在办公室,就是在书房,一个人的时候,或许会在客厅,但绝对不会将所有的文件,都摊开在另一个女人面前。

他不是一个会为了女人改变自己的人,至少以前对成雪不是,可现在,乔蕊好像在打破他的惯例。

嗅到了好戏的苗头,付尘脸上慢慢勾出笑意,一转头,他又看到餐桌上留着的皮蛋瘦肉粥和一碗鸡蛋羹,咕哝一声说走过去。

粥还是温热的,鸡蛋羹有些凉了,但吃起来更爽口,里面加了麻油,闻起来就有一股香味。

他尝了一口,味道的确不错,抬了抬眸,下意识的看了乔蕊一眼,就见她也不知在看什么书,看得特别入神,人都像要钻进去了似的。

付尘不自觉的就想,如果以后他的女人,有这份手艺,又能这安分的话,他倒也不是不愿意娶的。

男人,就喜欢这种白白净净,乖乖巧巧的。

乔蕊看书真的看得很入神,但这可不是什么小说,这本企业管理的书,是她在景仲言的书房找到的,问了他一声,他说没关系,她就看了。

大学的时候,乔蕊成绩就非常一般,学的专业是历史和中文,是一般女孩子都会选的专业,纯粹混学分的,可是出了社会她才后悔,当初要是学的理科,说不定现在就是另外一番境遇了。

所以有空的时候,她也想自学点东西,企业管理这块儿就很好,而且景仲言就在她旁边,不懂得地方还可以问他,他每次都会教她。

正在她看得入迷时,厨房突然响起一声“乒乓”声,她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就站起来,跑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