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茶楼会面/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去一看,她却愣住了。

只见水池边,付尘滑稽的围着围裙,一脸尴尬的看着脚边的瓷碗碎片,手上还沾着泡沫,一副可怜巴巴的摸样。

乔蕊愣了一下,走进去:“付先生,你这又是想干什么?”

“我想洗碗啊。”他无辜的说,不得不说,付尘本来就长了一张容易招女人的桃花脸,这个表情一露出来,的确又养眼,又让人心疼。

乔蕊看他这样,也不好意思说他了,挽起袖子,冲他挥挥手:“你出去吧,我来好了。”

“你多不好意思,我自己吃的碗,自己洗好了。”他固执的说,弯腰,就去捡碗的碎片。

“小心。”乔蕊话刚出口,付尘哎呀一声,手上已经出现个红口子了。

乔蕊真的好久没见过手这么笨的人了,她忍住脾气,无奈的说:“你先把手洗干净,茶几下面有医药箱,找个创可贴先贴着,不要再进来了。”

付尘可怜的看着她。

乔蕊头又开始头痛,她走出厨房,去茶几下面拿医药箱。

景仲言抬眸看她一眼:“怎么了?”

“付先生手受伤了,还在流血。”说完,她就要拿着药箱回去。

可手腕却被景仲言握住:“不用管他。”

“嗯?”乔蕊一愣:“可他真的受伤了,还流血了。”

“会死吗?”他凉凉的问。

乔蕊默了一下,摇头。

“那就行了。”让乔蕊坐在沙发上,景仲言自己提着药箱,走进去。

付尘站在水池边,捂着手,还在装痛,可看进来的是景仲言,他脸色变了变。

下一秒,景仲言将药箱整个往他怀里一扔,冷冷一哼:“苦肉计没用,一会儿上完药,把地扫干净,还有你的房间,别指望乔蕊帮你,她没空。”

自己的计划被他说出来,付尘脸又黑了,咬着牙恶狠狠的道:“认识你,真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

景仲言懒得管他,出了厨房,对乔蕊道:“上楼换衣服,该去买菜了。”

乔蕊:“……”

最近景仲言似乎爱上了逛超市这项活动,只要他有空,她去买什么,他就一定要跟随,这让乔蕊很有压力,比如有时候她买女性用品,这男人竟然也在旁边看着,那理所当然的摸样,弄得乔蕊每次都特别不好意思。

不过所幸,今天她买的都是正常东西。

买完菜,两人回去时,就看到付尘跟个奴隶似的,正提着个小桶,往客房里走,桶里放了两张毛巾,看他已经领悟到,在这个家里,如果不自食其力,就等着继续抱着灰尘入眠吧。

两天的双休,因为付尘的到来,乔蕊平白觉得别扭了很多,以前两个人在家,还能看看电影,偶尔景仲言想吃什么,两人就一起出去买材料,回来一起下厨。

可现在付尘的到来,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他,一会儿是睡眼惺忪,一会儿是饿死鬼投胎,简直污染环境。

偏偏因为身无分文,他还二十四小时都窝在家里,哪里也不去,乔蕊不想看到他都不行。

星期一去上班的前,乔蕊千叮万嘱:“午饭就在冰箱里,你拿出来在微波炉转两分钟,记住,就两分钟就可以吃了,吃完了千万不要洗碗,把碗放进水池就行,晚饭我会回来做,吃完的水果皮要扔进垃圾桶,付先生,算我求你了,没事的时候千万不要洗衣服!我不想洗衣机再坏了,你要是实在无聊,电脑在那里,你随便玩,就安安静静的在家呆着,好不好?”

付尘一边咀嚼着嘴里的早餐,一边含糊的点头:“知道了。”

乔蕊连续看了他好几眼,最后重重的叹了口气,跟着景仲言出门了。

进了电梯,她还沉沉的忧虑着:“景总,我们回来,房子不会已经被拆了吧?”

“放松点。”他拍了拍她的背,安抚:“他不敢。”不过他心里也在计算,今天,也该是时候把人送走了。

那天付尘说的那些话,他还言犹在耳,最近慕海市有些不太平,股票幅度大得蹊跷,其中还接连了京都不少势力。而如果,真相真是付尘说的那样,是那些人在后面玩的话,那这个消息,或许真的能为他带来点东西。

这条消息的真假,今天他就能确定,如果是真的,他不介意把另一套公寓借给付尘住,如果是假的,那他就做好露宿街头的准备吧。

两人出了电梯,上了车,黑色的捷豹,朝景氏方向疾驰而去。

乔蕊软磨硬泡了,说了好久,景仲言才不情不愿的答应在景氏前面两个路口放她下车,乔蕊感恩戴德,就差谢主隆恩了。

可是就算如此,乔蕊到了办公室时,不少人看她的目光还是不太一样,尤其是向韵,看她的眼神,像是要把她吃了。

乔蕊知道,是上周五的事,而这次,她也彻底把向韵得罪死了,虽然那天是萧婷在故意整她,可向韵却不会这么想,她一定觉得是她怂恿景仲言欺负了萧婷。

这些乔蕊也不想解释,反正解释也没用,但办公室的人却都知道了,景总和乔蕊八成住一起了,就算今天他们没有一起来公司,但是这在他们眼里也就是欲盖弥彰罢了。

“都说你地位稳固,彻底上位了,还有人说,你这样的身份,也不用把向韵放在眼里了。”

“他们真的这么说?”办公室里,乔蕊趴在桌上,听了赵央的话,叹了口气:“我和景总真的没什么。”

“呵呵。”如果是之前,赵央还会信她半分,但那天接了景总的好处,赵央就明白了,要是他们真没什么,景总会处心积虑铲除乔蕊身边的狂蜂浪蝶?

这两人不过是玩着地下情那套,也不是多新鲜的事。

这两天回去赵央还特地拟定了一个发财计划,只要她之后好好的把乔蕊拴在景总的身边,往后不说财源广进,至少也能飞黄腾达,脱贫致富。

“你今天很奇怪。”乔蕊看赵央无端的嘴角扬起,好像在想什么高兴的事,不觉眯起眼睛:“说,是不是谈恋爱了?”

“去去去,谈恋爱能让我这么开心吗?太小看我了。”赵央嘟哝一句,又把自己带来的文件丢给她:“别忘了,十点钟你约了方市长,现在都九点半了,你还不去?”

“哦,对,我差点忘了。”乔蕊想起来,拿着那份文件看了一会儿,是自己要的,便塞进口袋,提着背包离开。

出去时,她动作太快,撞到了刚好从办公室出来的景仲言。

她沉沉的脑袋,一下子扎进他怀里,旁边的不少人,眼睛都瞪起来了。

景仲言稳稳的扶住她,说了一句:“看路。”

乔蕊揉了揉脑袋,慌忙的点点头,刚好看到快关的电梯,急忙跑过去按了纽。

乔蕊刚出公司,拦了一辆计程车,还没说地址,手机突然响了,她掏出来一看,连忙接起:“秦秘书,你好。”

电话那头的秦显说道:“乔小姐,不好意思,我们市长有点要事,今天的会面需要临时改个地方,不知道你有没有问题?”

“改个地方?”乔蕊愣了一下,又说:“没问题,您说,在哪儿?”

说了地址,乔蕊挂了电话,对司机道:“去市中心的百汇楼。”

当乔蕊赶到百汇楼的时候,还没到十点,她下了车,心里还觉得奇怪,之前听到百汇楼这个名字,还以为是酒楼什么的,原来竟然是茶馆。

她进去前台,还没询问,不远处,秦显突然走了过来,笑着道:“乔小姐,请跟我来。”

乔蕊愣了一下,还是老实跟上。

乔蕊被领到一间包间外,房门打开,里面,方征秋正坐在临窗的位置,目光淡淡的看着外面,金丝眼镜的镜片,在光线的折射下,生出一丝闪烁,令人看不清他藏在镜片下的眼神。

听到了声音,他抿了口茶,这才缓缓转过头,对着乔蕊微微一笑:“乔小姐,坐。”

在这种地方谈公事,虽然格调是有,但是总是怪怪的。

乔蕊压下心底古怪的想法,坐到了方征秋对面,开口:“方市长,我带来了一分我们景氏针对这次地皮案的看法,您可以参考……”

“这个不急。”方征秋抬手,打断她的话,含笑道:“来茶楼,当然是喝茶为重,公事,一会儿有的是时间谈。”

“您不是只有一小时时间吗?”乔蕊问。

方征秋眉目一挑,朝她看了一眼,眼角微弯:“为了乔小姐,腾出半天时间,也是应该的。”

为了她?乔蕊被他这话弄得有点不舒服,但是人家既然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多言,只得点点头。

方征秋按了铃,不一会儿,就有服务员穿着古朴的制服,端着茶具走进来。

百汇楼的茶,都是现点现冲的,当着客人的面,将一整套的冲茶方法都用上,什么花式都有,倒是倒是有点意思。

茶冲好了,服务员端着一小杯递给乔蕊,乔蕊接过,抿了一口,咽了下去。

方征秋笑问:“如何?”

乔蕊尴尬的点头:“很好。”

实际上,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茶这个东西,她根本没研究,也没品过,小时候外公倒是喜欢喝,她有时候口渴了也会拿来喝,但除了觉得苦,也没什么想法了。

“整个慕海市,也就这一家的茶,地道点。”方征秋垂了垂眸,镜片再一次折射,挡住了他的眼睛。

乔蕊没法分辨出他话里的意思,只点点头,沉默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