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乔小姐替我喝一杯吧/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动作太大,举止虽说曼妙,但也有些放浪,秦显的脸当即就黑了,景仲言却好像并没生气,只是轻轻的扶起她,安抚:“别闹了。”

同样的一句话,秦显说出来的效果,和景仲言说出来的效果,就是不一样。

被景仲言这么娇宠的哄着,秦若像是一下回到了春天,脸上的喜色立刻就堆了起来,却愈发的撒娇得得更厉害:“那你帮不帮我?你说,你帮不帮我?”

这两人是在公开秀恩爱吗?

乔蕊尽量将自己的目光放在菜色上,心里却想,大家都不饿吗?她逛了一早上,早饿了。

正在犹豫,这个时候拿起筷子夹菜会不会太扎眼,方征秋突然道:“秦总这样,弄得我不喝也不行了,只是公务员,到底有点顾虑,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替我喝这杯。”

他话音一落,视线,已经稳稳的落在乔蕊身上。

乔蕊眼睛一眨,莫名的看看身后,然后僵硬的伸出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尖:“我?”

秦显已经自觉的站起来,为她前方的酒杯,倒了半杯酒。

乔蕊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们喝酒关我什么事?你又不是我老板,我为什么要替你挡酒?

“市长,我……我……”

“乔小姐这么小忙都不愿意帮的话,那我们今天的交情,可能也就到此为止了。”

威胁,绝对的威胁。

乔蕊抿着唇纠结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屈服的端起酒杯:“呵呵,刚好,我也有点口渴了。秦总不介意我代市长喝了这杯吧?”

“放下。”淡凉的两个字,突然响起。

乔蕊扭头一看,就见景仲言满脸冷意的看着她,他眼中的寒气像是要聚成实体一般,扎得她手背无端发疼。

见她不动,他起身,走到她身侧,将酒杯拿过,淡淡的道:“公司规定告诉你,上班时间可以喝酒?”

乔蕊无辜的望着他,景仲言眯了眯眼,抬眸,看向方征秋:“既然方市长不想喝这杯,就不要勉强了。”说完,将酒杯放到旁边的落台上,慢慢的回到位置上。

方征秋眼底还是带着笑,看了眼乔蕊,又看向景仲言:“景总真是位关心下属的好上司。”

景仲言不置可否,没有说话。

包厢里的气氛,因这小小的插曲弄得有些尴尬。秦若也没想到就是敬个酒,竟然搞得这么难看。她眼角似无意的瞥了秦显一眼,这个弟弟,要不是和她一样,从一个母亲肚子里爬出来了,她还真不想管他。

“好了好了,不喝就不喝,来吃菜,这里的粤菜可是最好的,在这慕海市吃了十几家,就这家的最对胃口。”

一餐饭,吃得大家都不是很满意,将近结束的时候,秦若要去洗手间,顺势叫了乔蕊:“乔小姐一起吗?”

乔蕊愣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见秦总,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叫自己,不过看房间里的气氛,她也不想留在这儿,便点头,跟着起身。

出了包厢,外面有些喧闹,不过空气倒是好了不少。

两人绕进了洗手间,秦若对着梳妆镜抚了抚头发,并没有正要上厕所的意思。

“他们男人的事儿,我们女人还是不要搀和的好,乔小姐你说是不是?”

原来是故意支开她。

乔蕊点点头,没说什么。

秦若弄好了头发,洗了个手,拿过两张手纸,一边擦着,一边上下打量乔蕊,乔蕊也在洗手,被她这么看着,有点不舒服的感觉,却还是礼貌问:“秦总看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年轻真好。”秦若将手纸扔掉,一脸漫不经心的摸样:“乔小姐也是景氏的员工吗?效力哪个部门的?说来奇怪,我去景氏这么多次,一次都没见过乔小姐。”

“秦总客气了,我就是个小职员,平时都在办公室,接待秦总这么大的事,当然也轮不到我去做。”

秦若浅浅一笑,倒是没说什么。

两人就在洗手间闲聊了两句,确切的说,是秦若问,乔蕊回答。

过了几分钟,看差不多了,两人才一起回去。

推开房门的一刹那,乔蕊下意识的感觉到里面气氛不对,她看向景仲言,见他目光淡凉,神色不变,似乎没什么不妥。

她又看向方征秋,方征秋此时正在喝水,玻璃水杯光洁透亮,将里面的清水都照得更加明亮透彻。

喝了一口,他放下,浅淡的眸光不偏不倚打在乔蕊身上,道:“乔小姐,我们该走了。”

乔蕊连忙去拿背包,那头,景仲言却横空出声:“方市长不是说下午还有很多事要忙,看来今天的约见也该结束了,乔蕊,过来。”

乔蕊愣然,也不知道刚才景总是不是和方市长吵架了,怎么一说话,火药味这么浓?

方征秋也不勉强,淡淡一笑:“那看来,乔小姐,我们只能下次再见了,对了,你挑礼物的眼光真的很好,以后有这方面的困扰,我还会求助你,希望到时候乔小姐不要推辞。”

乔蕊尴尬的牵牵嘴角,没有说话。

方征秋走了后,秦若也说要走了,景仲言皱眉:“你喝了酒,不能开车,我送你。”

秦若噗嗤一笑,挽住景仲言的胳膊,将头搁在他肩膀上,娇滴滴的咕哝:“要送我,就直接送我回家吧,我买了套件特别的睡衣,很漂亮,要不要顺便看看?”

话题好重口!

乔蕊几乎立刻将脸别开,景仲言扫了她一眼,扶好秦若,眼眸微微沉下。

秦若和他接触这么久,怎么能不知道他的意思,顿时打了个哈欠,无聊的摆摆手:“算了,没意思,外面计程车这么多,我也不稀罕你。”说完,还故意在景仲言胸口点了一下,那摸样,似嗔似娇,媚眼流转。

等到秦若离开,包厢里,只剩下乔蕊和景仲言两人,乔蕊觉得景仲言目光有点奇怪,嘟哝一声,谨慎的开口:“景总?”

“早上和他去哪儿了?”他说的那个他指的是谁,乔蕊当然知道。

说到这个,乔蕊就郁闷,她当场吐了一肚子苦水,把早上的遭遇都说了,末了,还问一句:“景总,我看他好像不想跟我谈赔偿的事,不过要真是这样,他还答应我的约见干什么?”

“他不是耍你,是利用你。”景仲言捞起椅背上的外套,朝外面走去。

乔蕊急忙跟上:“利用我?怎么说?”

景仲言嗤笑一声,看她一眼:“那位市长秘书,是秦总的弟弟,你觉得,这顿午餐,真的只是偶遇?”

乔蕊顿时眼前一亮:“景总你是说,方市长是特地要见你?可是他要见你,直接约你不就好了,为什么要搞这么多事?”

“呵。”景仲言冷哼一声,没有说话,走向了停车场。

之前景仲言没喝酒,他上了驾驶座,乔蕊自动上了副驾驶座,继续问:“到底为什么景总?是因为赔偿的事吗?你们刚才,已经谈过了?”

“没有,说了点私事。”想到刚才的对话,景仲言眼眸微微一紧。

他倒是没想到,方征秋竟然和那个女人认识,大学同学吗?原来那个女人跑了这么多年,到国外去了。

“景总?”看他表情不好,乔蕊有些揣揣。

景仲言回眸看了她一眼,目光有些深邃,随即,抬手揉了揉她发顶,沉沉的开口:“刚才方征秋要你喝酒,你就喝?你是谁的员工,谁的妻子,搞清楚没有?”

乔蕊一窘:“我这不是怕他不谈赔偿吗?景总,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不会扣我工资吧?”

“看你的表现。”他淡笑着收回手,驱动了车子,往外驶去。

乔蕊看他的表情,知道他不会真的扣自己钱,放下心的同时,又担心起来:“也不知道那个方市长到底是什么意思,今天赔偿的事,一个字也没谈,那到底这个价钱是怎么样,也没个准话。看来我还要找他一次。”

“过几天吧”景仲言淡淡的道:“到时候把价钱说给他听就是了,他会同意。”顿了一下,他补充:“第一个价位。”

“他真的会同意?”那天景仲言给了她两个价位,可两个价位中间差了整整五百万。她还以为谈妥了第二个价位就不错了,但看景仲言的态度,似乎是势在必得?

“试过不就知道了。”他凉凉的道。

乔蕊觉得他这话有点不负责任,不过又觉得,他不是会拿公司开玩笑的人,含糊的咕哝一声,点点头。

回到公司,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到电梯口等电梯,可刚过去,就看到电梯口外已经有人,是两个女人,而且还是乔蕊最不想见的两个女人。

萧婷今天依然穿了件很漂亮的衣服,看那个面料,估计也是几万块的国外货,她身边站着的是向韵,两姐妹容貌不是很像,但也看得出很亲密。

两人正在说话,看到乔蕊和景仲言走过来,两人都愣了一下。

景仲言没什么的表情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站在原地。

乔蕊站在他旁边,尽管尽量让自己平静,但还是能感受到萧婷怨恨的视线,一直在往她身上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