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谁的报复/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觉得,上次超市的事,的确弄得很难看,但是那也不是她的错,确切的说,最后她还替萧婷说过好话呢,不过显然,这人并不知道,并且还觉得她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关于这点,乔蕊没法解释,只能干受着。

不一会儿,电梯到了,四人一起进入。

电梯键上,景仲言按了十楼,向韵却按了九楼,九楼是什么?好像是人事部。

乔蕊顿了一下,想到一个可能,眼角不自觉瞥向萧婷。

萧婷的目光一直没离开乔蕊,此时见她看过来,她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那目光,愤恨得仿佛要将乔蕊吃了一般。

向韵拍拍萧婷的后背,让她冷静。

却不料萧婷突然炸毛:“表姐你不要拦着我,我就是不高兴,就是不痛快,怎么,有的人阴险狠毒,暗箭伤人把我开除,我还要感恩戴德的跟她说感谢吗?表姐我就不懂了,为什么你这么好,却要被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比下去,她有什么能比得上你的?哦,对了,可能床上功夫比你好,这点你还真没法羡慕,谁让人家经验丰富。”

这话说得指桑骂槐,并且难听极了,可是她偏偏就没吐出“乔蕊”这个名字,弄得乔蕊面色通红,却没法反驳。

电梯里就四个人,乔蕊听见了,景仲言不可能没听见,他森冷的目光浅淡的往旁边一扫,眸色定格在萧婷身上,淡淡开口:“你说什么。”

“我……我自言自语。”萧婷到底不敢得罪景仲言,虽然她知道,开除她的人就是景仲言,不过她也相信,肯定是乔蕊给景仲言告枕头状,才让这个完美无缺的男人,我了替她出气,欺负她一个弱女子。

想到这儿,她又不服气了。

“不过有件事,我倒要问问景总,景总,我虽然进景氏的日子不是很长,但是我做事一直规规矩矩的,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开除我?就因为我惹了你女朋友不高兴吗?那也不是我的错啊,我的衣服几万块,坏了难道不应该索偿吗?当然人那么多,我怎么知道衣服是自己刮坏的还是被谁故意弄坏的,我最后不也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吗?就因为这么一件小事,景总你就公报私仇,我不服气!”说到这儿,她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原本她就画了眼线和睫毛膏,现在这么一弄,整张脸都糊黑了。

向韵赶紧拿纸巾给她擦,萧婷吸吸鼻子,这才稍微冷静点。

景仲言目光沉沉,眼底酝酿着寒意,他看着向韵,表情很不好:“你就是这么跟她说的?”

向韵手指一顿:“景总,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此时,电梯到了九楼,景仲言也不想说了,向韵扶着萧婷,出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乔蕊觉得刚才的话有问题,看向景仲言:“景总,萧婷是你开除的吗?”

“不是。”他声音很冷,说完这句就没有后续了,似乎也不想多做解释。

乔蕊咬唇又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到了十楼,看到他们回来,李丽迎上来:“景总,刚才秦总打了个电话来,说是把上次谈好的项目数量,往上提一倍,价格不变。”

景仲言眸色动了动,一直不太好的神色,这才稍微放松了些。

乔蕊知道李丽最近在处理秦氏的器材引进,不过之前好像听过生产量跟不上,秦氏给了定额,只有一百五十台,国内只专攻给景氏旗下的电器商场,不过一百五十台,对于景氏的需求,还不能够达到,每个月,至少也要三四百台才能够勉强应付。

不过秦氏那边咬得很紧,就算景仲言亲自出面,数量也就这样。

不过现在,突然上升一倍,这虽然还不算多,但也算能满足景氏现在的需求量了。

只是,为什么秦若突然松口了?

乔蕊想了想,突然想到景仲言之前的话。

秦显和秦若是姐弟,今天的午餐不是偶遇,那么秦若这是,在给景仲言道歉?

用这种方法道歉,的确是商场中人的风格。

……

而此时,九楼的洗手间里。

萧婷对着镜子,一边擦自己的脸,一边愤愤不平的对身边的表姐说:“你就没有不甘心?表姐,你喜欢了景总这么多年,家里催你结婚都催了好几年了,你一直拖着,不就是为了他,我知道我这样的人,不适合景总,他那么高大,那么能干,他身边需要的,就是你这样能帮他的女人,以前一个成雪也就算了,至少成雪还有样貌,娇滴滴的,男人当然喜欢,可是事实证明,成雪那种,也就让景总维持不到两年的新鲜感,那这个乔蕊呢,她连成雪的三分之一都不及,甚至连我都不及,为什么她这样的人,还能站在景总身边?表姐,你不能这么放弃啊。”

“好了,别说这些了。”向韵埋着头,叹了口气。

“怎么能不说。”一看到表姐这样,萧婷更觉得不服气:“那个乔蕊长得也不怎么样,办事能力也一般,她到底有什么好的,我就想不通了,那天在超市,你是没看到,那个傲得不行的样子,我就是看不惯她那样的,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靠男人吗?”

“就算她是靠男人,她靠的也是景总,不是一般的男人,我们能拿她怎么样?”

“那你就放弃了吗?”萧婷差点叫起来:“表姐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傻了,你就算不为了你自己,也要为了景总啊,这种女人在景总身边,你能想象景总以后会变得多糟糕吗?堂堂一个集团企业的继承人,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对员工公报私仇,这么不负责任,我行我素,和那些纨绔子弟有什么区别?”

向韵摇摇头:“你别说了,你是自己要去找乔蕊麻烦,景总开除你,用的也是正当理由,说你的账目表做的不详细,还说是你们主管举报你的,有人帮他圆这个谎,你没理由和他辩。”

“怎么可能,我们主管前两天才夸我能干,说过我手的单子都清清楚楚,一目了然,就算他举报我了,也是景总授命的,表姐,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你要是在不做点什么,说不定哪天你也会被随便找个理由开除,到时候,你怎么办?就认命吗?”

“好了,好了,先去洗把脸,其他的事,晚点再说。”不想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向韵烦躁的道。

萧婷看她这样,压着到喉咙的怒气,终究不再说什么,愤愤的用水打在脸上,有些泄愤的在自己脸上使劲搓。

向韵站在她身后,看着她那愤愤不平的摸样,嘴角噙起一丝冷笑。

萧婷是怎么被开除的,她很清楚,不是很清楚,确切的说,是她一手促成的,萧婷的账目做得的确不错,可是谁让她还做着努力表现,争取有一天能上十楼,能在景总身边效力的梦呢,这个潜在敌人,不解决了,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就算是表妹又如何,一个乔蕊已经够她麻烦了,再来一个萧婷,她可不确定她真的还能够撑着。

只是刚才在电梯里,景总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她的那些小动作,景总都知道了?

知道又怎么样,今天早上人事部拿上来的解雇名单,是他亲手签的字,那萧婷就是他亲手解雇的,那张签名单,她已经给萧婷看过了,否则萧婷现在也不会这么激动。

洗好了脸,萧婷抬起头,看到镜子里,表姐低垂着头,看不到表情的摸样,突然很心疼。

她一咬牙,随便抓着纸巾擦了一把脸,就往外面冲。

向韵忙拉住她:“你干什么去?”

“我去找乔蕊!反正我已经被解雇了,我现在谁也不怕了,表姐你放心,就算不为我自己,我也要为你争取一下,您看着吧,我会让她好看的,至少,我也要打她一顿!”说着,她就拼命地要往外面冲。

向韵狠狠的拽住她,恼怒的呵斥:“你干什么你,你以为你这样跑出去有用?你想坐牢吗?这么大的人了,做事怎么不动脑子!”

“那你要我怎么办!”萧婷大吼。

向韵按捺住心底的狂喜,沉沉的把她拉回洗手间,小声的说:“你要收拾她,当然有其他办法,至少,不要让人发现是你做的,你也知道景总现在被她迷住了,你要是真的冲上办公室去打乔蕊,他肯定报警,打人可是犯法的。”

“那……”萧婷眼睛乱转:“那你说怎么办?”

“我说啊……”向韵贴着萧婷的耳朵,低低的说了一串。

萧婷听完,眼睛瞪的大大的,似乎还有些不能接受。

向韵看她似乎吓到了,急忙安抚:“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我这也是保证你不会被人发现,你要是觉得不好,就算了。”

萧婷低着头没说话,脑子,却思考开了。

半小时后,两姐妹从洗手间出来,萧婷去办了离职,向韵则上了十楼。

在电梯里,向韵终究抑制不住兴奋,狂喜的表情浮在脸上。

她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意外之喜,萧婷这个傻女人,竟然真的要替她报仇,不过这样也好,乔蕊她是早晚要整治的,现在有萧婷出手,景仲言怎么也查不到她头上。

事情如果成功了,乔蕊彻底毁了,这个当然好,就算事情不成功,比查出来,遭殃的也是萧婷,跟她没关系。

而最重要的是,这个主意,是萧婷自己提出的,是她要傻傻的钻进她的圈套,就算真的东窗事发,萧婷也是自作孽,怎么也不会供出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