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暗恋是怎么开始的/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电梯到了十楼,收敛好自己的神色,向韵深吸一口气,走出电梯。

外面,大家都在忙碌,她缓慢的走向自己的房间,视线,却扫向乔蕊的房间,透过玻璃窗,看到里面的女人还天真的对着电脑打字,她嘴角勾起冷笑,她倒要看看,她还能这么自由自在到什么时候。

一整个下午,乔蕊都非常忙,不过好歹,事情虽然繁杂,但也都不是什么紧急的东西,五点钟,她准时下班。

一出来,就看总经理室的门大大敞开,里面,景仲言正在穿外套,将衣服理了理,他随手拿起桌上的两份文件,走了出来。

大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在忙着收拾东西下班,景仲言却一眼就看到乔蕊,他嘴角勾着,对她使了个眼色。

乔蕊心口一震,看看四周,悄悄的跟着他走到电梯口。

电梯口此时还没有人,按了电梯,景仲言道:“还早,去看电影?”

“现在?”乔蕊纠结:“可是付先生还在家里,我有点不放心。”

“你还怕他不会自己找东西吃。”景仲言不耐烦。

乔蕊有些无奈,她就是怕他自己找东西吃,就周末两天,那位付先生不知道捅了多少篓子,她是一点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里乱转了,保不准回去,家里真的被拆了。

“景总你想看什么电影,网上有吗?晚上接在电视上,就在家里看吧。”

景仲言表情不虞,既然去外面看,当然就是享受影院那种气氛,靠在一起坐,一桶爆米花分着吃,他不喝饮料,她非要他喝,然后两人一起牵着手,摸着黑去洗手间,再一起回来。

上次看那个无聊的爱情片就是这样的,所以景仲言不可避免的,食髓知味了。

这跟在家里看,是两个意思。

此时,后面有些同事也过来了,两人也不好再说话。

乔蕊站远了些,跟其他同事站的近了。

电梯到了,几人一起进入。

乔蕊跟着众人在一楼就下了,等到其他人走了,她才绕楼梯,下了负一楼。

一过去,就看到景仲言冷着脸,坐在驾驶座里,车里没开灯,他的表情阴郁有森冷。

乔蕊讨好的坐进副驾驶座,笑眯眯的道:“景总,我这也是不想同事们再有什么联想,你也不想舆论太多,打扰我们正常生活,是吧。”

不是!

景仲言冷笑一声,没说话,驱动车子,驶出了停车场。

两人回到家时,乔蕊在门口就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就怕一进去,就看到衣服面目全非的惨况。

可当门一打开,看到里面空空如也,干干净净的摸样,她顿时愣了,还有些不敢相信。

她朝里面唤了声:“付先生?”

没人回答。

她又走到客房去,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声音,她扭了一下,房门竟然能扭开。

而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付尘,不在家?甚至他的行李也都不见了。

乔蕊走出来,看向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的景仲言。

“景总?付先生他……”

“走了。”

“走了?”乔蕊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真的假的?他不是死都不肯走吗?”前两天这人就差找根绳子把自己拴在房间里了,让他出门跟他们一起去散步他都不肯。

景仲言淡淡的道:“如果有一间位于市中心,面积一百平方,两室一厅,装修完善的高级公寓给他住,并且还给配置了钟点女佣给他,那我想,是我也会离开,毕竟,在这里,还要看其他人的脸色。”

不过他也没想到,付尘这么快就走了,还以为至少要明天早上才会搬,早知道,刚才就坚持去看电影了。

乔蕊顿了一下,才领悟过来:“你租了套房子给他住?”

景仲言没说话,只眸色清浅的看她一眼。

乔蕊哦了一声,明白了,不是租,就是他的,她怎么会以为堂堂景氏总经理,只有一套房子呢?

不过不管怎么样,付尘离开了,这就是好事。

乔蕊笑眯眯的走进厨房,把早上的碗洗了,再出来时,看到景仲言也换了睡衣。

真好,日子又回到了正常轨道,她想。

吃了晚饭,乔蕊记得景仲言想看电影,找他问电影名字,景仲言淡淡的看她一眼:“忘了。”

乔蕊:“……”竟然这么快就忘了,刚才不是还那么想看?

乔蕊把电脑抱过来,翻了好几个最近上映的影片,一部一部的问,他都摇头。

太新的电影,网上还不能看,最后,乔蕊只得随便找了一部男人都喜欢的欧美英雄类电影,播放起来。

这部电影是部电影的商业片,男主角本来是个普通人,突然天降金手指,有了异能,然后就大杀四方,拯救地球,最后和终极boss战斗。

看简介乔蕊觉得她已经知道整部剧的剧情了,可是看的时候,还是被那些恢弘的场面给迷住了,而且男主角还挺帅的。

她看入迷了,景仲言却没有,他懒散的靠在沙发上,眼角虚虚的瞥着她。

看她兴致勃勃的样子,他索性就偏着脑袋,专注的看起她来。

不算出众的容貌,不算出众的身份,这女人明明很平凡,却能让他念念不忘,势在必得。

想到三年前那个雨日,他的嘴角,又一次勾了起来。

乔蕊的存在,景仲言是早就知道的,哪怕那时候她不过是个小员工,在他的办公室里,扮演者籍籍无名的角色。

她做事很认真,处理繁杂的事物,也从来不抱怨,并且能很好的完成,这在他当时的印象里,唯一的概念就是,这个员工,比较勤劳。

勤劳在,公司紧急停电,大量文档没有保存,全办公室怨声载道,只有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了机,就十指飞速的在键盘上敲打。

在其他人还抱着,让电脑部的人来修修,看能不能找回文档时,她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三分文件,并且第一时间,将文件交给了值班秘书,然后,整个办公室,只有她一个人,可以按时下班。

那时候,他觉得自己应该夸奖她一番,一个懂得在危机时刻,不靠那虚无飘渺的一丝侥幸,而脚踏实地的重新开始,这个人,就算现在不成功,以后也一定会成功。

所以他打算在她下班的时候,叫住她,当着全办公室,点名表扬。

可是意外的是,她没有下班,自己的工作完毕后,她就帮其他人做,比如李丽,那天,李丽的孩子发高烧,他知道,可是年底公司忙,谁都有一堆事,他虽然之前记得,五点钟的时候,就让李丽下班,可真到那个时候,他又忘了。

可李丽还是准时下班了,因为乔蕊接过了她所有的事,替她加班到晚上九点。

那天加班的人很多,但大部分人,还是将不太重要的文件,带回家做了,毕竟太晚回家,可能就要打车,公司每个月报销的额度有限,年底加班本就频繁,那个月的额度已经要见底了,他虽然贵为总经理,但也不好单独给自己的部门开后门。

可是其他人都走了,乔蕊没走,李丽的文件不是她的,她没资格带走,也不可能带走。

那天她忙到很晚,但是,没打加班卡。

这件小事,被在总经理室同样加班到深夜的他,看在眼里。

这个女孩,在那次后,第一次出现在他视线里。

他考虑着,这么勤快的女孩,就算处理的东西都是比较繁杂精细的,而不是能邀功的,他也应该给她点鼓励。

所以没多久,内部一次升迁,他写了乔蕊的名字,将她调成了大秘书,有了自己的专属办公室。

那时候,这个女孩好像才刚刚来公司不满一年,引起了很多人不满,不过当时升迁和调走的也有其他一些人,因此这些不满夹在在抱怨中,很快也就过去了。

但说实话,这件小事在景仲言心中虽说留下了痕迹,但到底不是很深,而真正深刻的那次,是在之后的一次下雨日里。

那天也是加班之后,大概六七点的样子,天还没有完全变黑,他的车送去修了,在公司门口等了很久,也没等到计程车,那时候,他并不知道还可以叫车,实际上,他很少会坐计程车。

而就在他打算,叫其他人来接他一下时,保安送来了一把雨伞,并且告诉他,这个地方叫车很难,然后给了他一个号码,说他可以订车过来。

那把伞是把典型的女人用的伞,带着女孩家的秀气和粉嫩,伞把上有绣上伞主人的名字,两个很鲜明的字眼——乔蕊。

他抬头时,刚好看到公司门口,那抹小小的身影钻进大厅,尽管只是一个背影,他也看清了,那就是乔蕊。

他问保安,这个号码是谁写的。

保安说,是送伞的那位小姐。

他是她的上司,她给他送伞,理所应当,替他叫车,理所应当,可是这么理所应当的事,她却要躲躲闪闪的做,似乎并不想让人发现是她做的。

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呢?故弄玄虚?欲拒还迎?

这些字眼景仲言不陌生,很多女人都会玩,可是他总觉得,乔蕊不像。

他收下了那把伞,等到足足一个月,却也等到她来找他要回。

这让景仲言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看错了,那天的女人,不是乔蕊。

直到有一天,在茶水间,他偶尔听到她和同事的对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