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亲手熬粥/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我说,什么明星偶像,都不如我们景总帅气,景总又帅又有钱,要是能嫁给这种男人,真是一辈子都值了。”

“嗤,做做梦还好,景总这样的男人,是能看得上我们这些货色的吗?我倒是觉得,整个部门,唯一有机会的,大概就是向秘书,你们不知道吧,向秘书跟着景总好多年了,从一开始就是景总的心腹,而且向秘书的家里跟总裁夫人,好像关系挺好。”

“可我看景总平时对向秘书也没什么额外的互动啊,人家只怕根本没那个心思。”

几个女生叽叽喳喳,景仲言听了无趣,正想走,却听到里头另一个声音响起。

“乔秘书,你说呢?”

“我说?”乔蕊的声音有些慵懒,似乎没想到火会烧到自己这来,磨蹭了半天,才说:“我没什么要说的,不过我感觉,景总不是会在办公室谈恋爱的男人。”

“切,兔子不吃窝边草,那是窝边没草,窝边要是有草,谁还满山跑。”另一个声音反驳。

乔蕊讪讪:“可能吧,不过景总这么优秀,他的妻子应该也很优秀,而且这还关系到门当户对的问题,反正我觉得,这种男人,如果真的找上你,那顶多就是拿你玩玩,真要结婚生子,共度一生,找的还是学识家世差不多的。”

“就算是玩玩也足够赚头了,景总对女人可不小气。”

“那就看个人选择了。”乔蕊无奈的道:“有人向往激情,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有人渴望安稳,平平静静,无波无澜,我大概是后者,没法理解你们的想法。”

“你这想法跟李秘书还真是一样,难怪李秘书挺喜欢你的,都是老实的过分的人,在景氏这样的大企业上班,竟然一点别的心思都没有,真是浪费。”

几个女人本就是趁着午休时间在茶水间八卦一下,说完了,也就陆陆续续离开了。

景仲言回到办公室,反复琢磨那几句话,心里想笑,原来,她是这么想他的,所以给他送伞也不露面。

“景总?”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景仲言回神,看着眼前的女人,眯了眯眸:“嗯?”

乔蕊看他神不守舍的,狐疑的问:“这部电影是不是没意思,要不我去换一部。”乔蕊觉得挺吓人的,本来她好好的在看电影,眼睛突然飘过来一眼,就看到景仲言歪着头,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看就算了,他看的时候,眼神还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看起来奇奇怪怪的,弄得她无端的后背发毛。

景仲言瞥了一眼前面的电视,吐了口气,刚才想起那些以前的事,倒是入神了。

“不用了,不早了,睡吧。”他说完,起身,上了楼。

乔蕊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人消失了,才跟着起身,关了电视,上了二楼。

景仲言回到房间,没有直接休息,而是去了衣帽间,打开柜子中间的那个抽屉,里面,一把粉色的伞,正安静的躺着。

他眼神动了动,将那把伞拿出来,撑开,旋转的看了一会儿,嘴角的笑意,慢慢扩大。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

他将伞放下,走回房间捞起电话,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随意接起:“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对你的慷慨,表示一下感谢。”电话那头嬉皮笑脸的声音,不是付尘还是谁。

付尘现在似乎快活似神仙,钟点临走前留下了大批零食,他现在正一边看电影,一边吃零食,然后觉得自己这么潇洒也不能忘了兄弟,就打个电话过来炫耀一下。

“你找的这个钟点手艺不错,她做的巧克力,可比小弟妹做的好吃多了。”

提到这个,景仲言脸色就不好,他沉沉的眯起眼,没有吭声。

半晌没听到回话,似乎也想象到了电话那头某人身上的风暴,付尘咳了一声,改了个话题:“那什么,不说这些了,我之前跟你说的那几只股票,你查了没?”

“嗯。”景仲言随意应了声:“是美国一家控股公司,是有点问题。”

“我就说吧,那既然你在查了,有结果顺便告诉我一声,没事儿了,先挂了。”说着,那头打算挂断。

景仲言突然道:“等等。”

付尘停住:“又怎么了?”

“巧克力怎么做?”

“……”付尘默了好一会儿,以为自己听错了,揉揉耳朵,道:“你再说一遍,我刚才没听清。”

“算了。”景仲言表情不好,冷冷的打算挂断。

付尘急忙道:“好好好,你先别挂,不就是巧克力,我帮你找菜谱,不过你做这个干什么,你们家小情人不是会做吗?”

“找到食谱发给我,就这样。”挂了电话,景仲言无端的有些气恼,付尘把那些巧克力吃了,就算乔蕊生气,也不该是他去献这个殷勤,刚才一时脱口而出,现在他已经开始后悔了。

过了没一会儿,付尘的邮件就发过来了,景仲言点开,发现是小米粥的食谱,不是巧克力,眉头蹙了一下。

这时,电话响起。

付尘吊儿郎当的声音,从那头传来:“我刚才看了一下,巧克力什么的,技术含量太高了,你要想讨好小弟妹,随便熬点粥就行了,就你的手,能熬出粥已经算上天积德了。”

“你废话很多。”男人不高兴的道。

付尘笑着:“我说真的,而且你跟小弟妹在一起也不少日子了,就没想过给她亲手做点什么,晚上那个那个完了之后,第二天就没想着亲手熬点粥,送到她枕边去浪漫一下?”

景仲言:“……呵呵。”

“你别笑啊,我跟你说正经的,女人对这方面,是没有抵抗力的,男人随便做点什么,都能让她们感动得一塌糊涂,我之前那个女人,叫什么Gigi的,那天早上我叫了外卖,她以为是我做的,兴奋得亲了我一天,要不是我自制力惊人,那天估计就不用下床了。”

“没事就挂了。”对于付尘那些话,景仲言嗤之以鼻。

看他真不上心,付尘有点急了:“你别不信,就熬粥,明天早上起来熬个粥,你看着吧,乔蕊不找你献吻,我把头切下来给你当凳子坐。”

挂了电话,景仲言看着邮件里的食谱,脸上虽然不屑,心思却动了起来。

第二天,乔蕊很早的起床,正打算下楼做早餐,却看到厨房竟然有人。

景仲言围着围裙,站在锅炉前,对着小锅里的什么东西在搅拌着。

乔蕊惊呆了,站在原地,久久动弹不得。

注意到有人来了,景仲言偏头看了一眼,嘴角带笑:“醒了?”

“景,景总?”乔蕊以为自己看错了,她揉揉眼睛,再揉揉眼睛,还是不敢置信。

“怎么?”看她呆着一动不动,男人挑眉。

乔蕊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指指锅炉,又指指他:“这……这……这个……”

“嗯?”

乔蕊挪着脚步,缓慢的走进来,看看锅里的米粥,又看看眼前的男人,僵硬的问:“景总,这是,你做的?”

“这里还有别人?”

“可是……”乔蕊很想不通,怎么,睡了一觉起来,景仲言被什么附身了?一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老爷,竟然自己洗手作羹?

不可能吧,她可能根本没睡醒,现在还在做梦?

“先去洗漱,一会儿可以吃了。”他说道,转首又开始专注的搅拌锅里的粥。

乔蕊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厨房,等到洗漱完,才稍微回过点神智来。

景仲言真的在做饭,一大早的,在做早餐,他怎么了?中邪了?穿越了?还是嫌弃她做的饭菜不好吃,宁愿自己动手?

各种想法在脑子里疯狂飞舞,又过了好一会儿,早餐终于好了,景仲言端着小锅出来,拿了两个碗,一边盛一边道:“没想到一锅粥要熬这么久,没时间做其他的了,将就吃点,如果不够,在外面再买点。”

乔蕊僵硬的看着他盛好粥,递到自己面前,她使劲眨了几下眼睛,在抬头时,对面的男人已经坐下,开始用餐了。

乔蕊吃了一口粥,味道竟然还不错,她犹豫一下,还是问:“景总,你是几点起来的?”

“六点多。”他不在意的道。

六点多,也是,这么稠密的粥,的确至少要花两个多小时,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

“其实我昨天买了吐司,家里还有果酱,今天只要吃吐丝,配牛奶就可以了,你为什么……”

“不喜欢?”他眉目微扬,又舀了一勺粥吃下,淡淡的看着她。

乔蕊咽了口唾沫,连忙点头:“好吃好吃,比我自己做的好吃多了,景总你真是厨艺界的天才,第一次做,就做这么好吃。”

景仲言不置可否,也不管她的话是真是假,只说:“既然好吃,明天再吃?”

乔蕊:“……”

所以景总你到底怎么了,有病要看医生的,不要讳疾忌医啊。

一个早餐,吃的乔蕊各种纠结,在去公司的路上,她还不死心,小心翼翼的问:“景总,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嗯?”男人看向她,“怎么说?”

“否则,你为什么要自己起来做饭,景总你有什么不满意就说出来,我们可以商量着解决,你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你这样我心里……”

她话还没说完,车子突然吱呀一声停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